600mi小说网

第三十章 东林宗内(本卷终章)

文/我吃西红柿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两名元神道人并肩而行,忽然前方流光一闪,凭空出现了一名穿着兽皮的少年。

“你是谁?”这两名元神道人面色一变,都喝道。

轰!

纪宁身上爆发出了无比可怕的威压,周围千丈范围完全安静了。

风停了,弯曲的小草依旧弯曲着,蹦跳的蚂蚱也停滞在半空,流动的溪水也凝固了,飞溅的水珠也悬浮着。两名元神道人虽然满是焦急恐惧之色,可却一动都不能动。那可怕的道域降临,令他们俩毫无反抗之力。

当初在斜月大世界,纪宁释放出道域便轻易令一支火翼卫小队毫无反抗之力,相对而言,这两名元神道人和那支小队相比还略微弱些。

“收。”纪宁一挥手,便直接将这毫无反抗之力的二人收入了随身仙府中。

纪宁扫视了下周围,刚才他动手的时候非常谨慎,仅仅幅散千丈范围,没有影响到远处一丝。

……

随身仙府中。

两名元神道人惊恐看着四周。

“这是哪?”

“我们到哪里了?这,这,这难道是随身仙府中么?”两名元神道人看着这美丽的庭院,想到的只有随身仙府。

“东丘,那少年到底是谁,怎么仅仅释放出道域就令我们毫无反抗之力,难道他是天仙不成?”

“恐怕是天仙一级数。”

这两名元神道人都满心的焦急恐惧,对方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他们俩根本是毫无反抗之力。他们东林宗的一些强大散仙也不可能单凭‘道域’就令他们俩挣扎不得,显然那少年‘道的境界’已经超乎东林宗任何一人之上。

“两位。”黑色道袍纪宁出现。

“前辈,你抓我们二人来是?”其中一名高瘦的元神道人连问道。

“前辈有什么要我们俩做的,尽管吩咐。”另外一名三角眼元神道人连道。

黑色道袍纪宁一笑:“很简单,我想要对你们俩搜魂。”

“搜魂?”二人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搜魂,如果运气好还能保持正常理智,也就损失掉点少许记忆。运气差的话,甚至直接变成白痴!

“你们俩应该知道。我要杀你们不费吹灰之力。”黑色道袍纪宁道,“我完全可以强行搜魂,可你们也懂,这强行搜魂对你们的伤害会很大,甚至可能令你们变成白痴。所以我希望你们俩自愿。别丝毫反抗。这样一来,以你们俩元神道人的神魂,还是能够保持正常理智的。”

两名元神道人彼此相视一眼。

无奈。

怎么这么倒霉?

他们俩也清楚如果反抗,被强行搜魂……他们俩会很惨。

“我俩愿意。还请前辈饶我俩性命。”二人都道。

“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黑色道袍纪宁道,其实从天宝山得到的资料来看,这二人为恶不少,以纪宁寻常脾气早就直接杀了。可如果杀死,东林宗内二人的命简会碎掉,东林宗就知道这二人身死,那自己的计划可就不成了。

两名元神道人闭上眼。

黑色道袍纪宁伸出手掌,放在了高瘦元神道人的头上,当即施展出了‘千星搜魂’,这‘千星搜魂’还是当年在斜月大世界杀死那邪恶老祖得到的一门搜魂秘术。

片刻纪宁放下手掌。

高瘦元神道人睁开眼露出喜色:“我没事,我没事。”

“我说过,完全不反抗。反而会保持理智,甚至损失的记忆也会很少很少。”黑色道袍纪宁转头看向另外一人,那三角眼元神道人看了眼,也认命的闭上眼睛,待得纪宁走过来。也将手掌放在他头上。

******

东林山脉山脚。

“原来这二人乃是软骨头。”纪宁暗道,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袋子,这袋子内便是放着此次购买的物品。

东林宗在大概三十年前遭遇到一场灾难,一些刚烈之辈死了大半。还有一些刚烈之辈则是隐忍继续生活着。他们期盼着‘自由’的一天。不过东林宗内也有一些软骨头,甚至帮助隐秘势力剥削自己的同门!

这东丘道人、东损道人便是这样的软骨头!他们踩踏着原本的同门。像狗一样讨那些神秘人物的欢喜!

他们俩自然就受重视些,甚至有资格出去购物。

不过……

他们俩虽然极力献媚,神秘势力依旧只是将他们当狗罢了,像最重要的‘禁地’是绝对禁止他们靠近的,别说是他们,便是东林宗主都禁止进入那禁地。

“神秘势力?”

“为首的是个将军?据说是天仙层次存在?”

“禁地?”

纪宁搜魂后立即注意到了‘禁地’。

禁地,太神秘了。

那神秘势力占领了东林山脉,将一片区域划为禁地,大量人手都是在禁地中。甚至连那将军也经常进去。

“变!”纪宁当即一变,变成了那高瘦元神道人‘东丘道人’。

随即纪宁便直接朝东林宗山门赶去。

“东丘道人回来了?东损道人呢?”山门的两名看守问道。

“东损道人好久没回部族了,这次就顺便回去一趟,所以我就先回了。”纪宁笑着道,因为搜魂,纪宁也清楚,像这些‘软骨头’比较受到信任,也会经常回部族,好歹让‘大夏皇族’的探子们发现不了东林宗的异常。

否则东林宗所有修仙者一个都不出来,甚至一个都不回部族,在如今三界动荡的时刻,大夏皇族自然会来调查。

纪宁笑着说着,便继续走,非常熟悉的走过一个个阵法,他知道怎么穿过这些阵法,因为‘搜魂知道的’。

……

回了东林宗,将购买的物品上交后,和一些东林宗的修仙者随意搭讪了下,便回‘东丘道人’住处了。

“变!”

一只蚊虫飞出了东丘道人的住所。

蚊虫太常见了,即便杀光,恐怕一夜过去又会有许多蚊虫出现。更何况这东林宗又是在山林中。蚊虫更是多。纪宁变成蚊虫,飞啊飞,朝‘禁地’靠近了过去。

禁地周围布置着更加强大的阵法。

蚊虫‘纪宁’也只能飞到阵法外便停下,随即直接落在地面上。

“跟紧点。”

“快快快,别走散了。要入阵了。十八座大阵。走散了你们困在大阵内。我可不想找那群老家伙来救你们。”一群黑袍人朝大阵走去,其中走在最后的黑袍人还催促着。

啪。

当他们行走时,其中一名黑袍人的脚底沾上了一粒‘尘土’,这尘土便是纪宁变成的!

即便是修仙者也不可能走路的时候。一次次将尘土给震散,毕竟走一步就震散一次多累?这群黑袍人行走在阵法中,小心翼翼的接连穿过了十八座大阵,沾在其中一人脚底的‘尘土’也跟着穿过十八座大阵。

过了大阵后,便是戒备森严的禁地了。这里有大量巡逻的看守。

“嗡~~~”

禁地中,蚊虫‘纪宁’飞着。

“这地方看守真是森严,到底干什么的?”蚊虫纪宁飞行在一条峡谷中,峡谷中还有其他一些小蚊虫,纪宁必须保持‘蚊虫’该有的速度,“这峡谷越是深入,守卫就越加森严。”

在峡谷深处,有着一座古堡。

古堡表面有着一层蒙蒙光罩,便是蚊虫都进不去。周围的巡逻的黑袍人更是多的惊人,一个个黑袍人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尽皆都是‘散仙地仙’层次。

“有些黑袍人仅仅只是些万象、元神层次。而这座古堡周围的看守,足足过百人,尽皆都是散仙?”纪宁暗暗咋舌。外面站着的就过百名散仙。真正的看守力量恐怕更加强大。

“这古堡?”

蚊虫纪宁便降落了下来,注意着远处的古堡。

等到傍晚时分。

有一批灰袍人从古堡中走了出来,“总算有人从古堡中出来了,这些人气息都挺强。似乎都是地仙散仙层次。咦,他们怎么都……”纪宁忽然吃惊的发现。这些灰袍人一个个都满脸疲惫,甚至那股疲惫连远处的纪宁都感觉得到。

“这都是地仙散仙啊,怎么疲惫成这样?”纪宁难以置信,地仙散仙的心神何等强大,只要让地仙散仙的心神消耗太大,太过疲倦,才会如此。

心神消耗,对仙人而言不算什么。

可如果消耗到极致还是很可怕的,某某仙人为了制作出一强大的法宝,呕心沥血不眠不休耗尽心血直接身死,这种消息在三界当中也是经常有的。修仙者太过疲倦,一般都会放松休息一番。

“疲倦成这样,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纪宁疑惑。

忽然——

纪宁愣住了!

在那一群灰袍人队伍靠后的一名身材瘦小的灰袍人,也同样麻木走着。

“师……师弟?”纪宁难以置信看着,那灰袍人正是纪宁无比熟悉的好兄弟,失踪了二十余年的木子朔!

木子朔!

当年木子朔找到了道侣,过着快乐的日子。

可是很快,道侣身死,木子朔便失踪了。

黑白学宫找过,可找不到!

纪宁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东林山脉碰到自己的师弟!更加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弟会是眼前这样!

此刻的师弟,在那灰袍下的身子显得愈加瘦小,明明已经是地仙散仙的气息,可纪宁丝毫没有感觉到师弟的强大,反而感觉到师弟就仿佛燃烧的蜡烛,仿佛要灭的蜡烛,生机都很是黯淡,浓浓的疲惫扑面而来。

疲惫还是小事,重要的是纪宁感觉不到师弟的‘朝气’,那个充满朝气的少年似乎消失了,眼前的仿佛是一个将死的老者。

他面色苍白,头发也披散着乱糟糟的,甚至都有少许白发。

“师弟……”纪宁觉得这少许白发非常刺眼。

对达到地仙散仙而言,头发变白除了‘变化之术’外只有一种可能——心神消耗太大。心神消耗极大,甚至可能一夜白头。心力耗尽甚至会身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纪宁真的懵了。

还清晰的记得……

“我叫木子朔!”那个稚嫩的白袍少年充满了朝气。

“我叫纪宁,我今年十六,你多大。”

“十四。”

那初次见面的场景,那个羞涩稚嫩的少年,那场景就仿佛昨日的事。

“师兄。我跟你走吧,跟你一起逃亡的日子一起很精彩。”当初杀了少炎农,师弟却毫不犹豫,即便对逃亡之旅,师弟依旧充满斗志。

“到底什么。到底什么让师弟变成这样?”

纪宁看着远处的灰袍人木子朔。看着那苍老疲惫的木子朔。

……

一群灰袍人走着,山谷中的蚊虫飞着,有一只蚊虫在跟着他们飞着。

“你们只有一个时辰休息的时间。”一名黑袍人喝道。

而这一群灰袍人却开始散开,分别朝自己的住处走去。灰袍人木子朔也朝自己的住处走去,那是众多院子中的其中一个,推开了门,木子朔进去后又关上。

在院落的一个屋子内。

木子朔坐在木桌旁,端起木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端起来默默喝着。

安静,静的可怕。

这屋子内只有很小声的喝水声,随即木子朔默默放下茶杯,就在那坐着,默默坐着,不发一言,目光就这么看着前方。

“哗。”木子朔忽然一挥手,屋内立即出现了一屏蔽阵法。

随即他才一翻手。拿出了一个木雕,那是一个女子雕像,栩栩如生,木子朔看着雕像,轻轻放在桌上。随即手中出现了一根木头。一柄小刀开始雕琢了起来,他慢慢的雕琢,木花飞溅,木头渐渐成一女子模样。

终于。雕好了。

他将木雕放在桌上,看着。就这么呆呆看着。

“师弟!”忽然一道声音响起。

一兽皮少年出现在了屋内。

那熟悉的声音似乎唤起了木子朔那被压抑在心底深处的记忆,他抬头看了过来,忽然他定住了,整个人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那站在那的穿着兽皮的少年。

那熟悉的兽皮……

那熟悉的模样……

那熟悉的声音……

那眼神,那神情……

“师,师兄?”仿佛很久没有说话一般,木子朔发出了干涩的喊声。

“师弟,师弟。”纪宁看着师弟,眼睛都湿润了,“到底怎么了?”

木子朔看着纪宁,盯着纪宁,眼泪却是流下了下来,他张开嘴巴想要哭,却没有声音,只是身体一阵阵颤抖,眼泪流着。

纪宁连上前一把抱住了木子朔。

“哭吧,哭吧,别压在心里,都哭出来,都哭出来。”纪宁眼睛都红了,轻声说着,他感觉到师弟压抑在心底的无尽痛苦,他无法想象,他甚至都不知道师弟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到底什么能够让道心坚定的师弟变成如今这样。

抱着师弟,纪宁感觉到师弟的身体的颤抖。

纪宁感觉到自己的心也随之颤抖!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

会这样?

“哭出来吧,哭出来吧,别压在心底,都哭出来,师兄在这,师兄在这,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纪宁说着,抱着师弟颤抖的身体,师弟的泪水在自己的衣服上,甚至都在自己的脖子上。

纪宁感觉到师弟的泪水。

“啊!!!”一声痛苦的哭声忽然响彻屋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木子朔的哭声甚至都有些干涩凄厉,疯狂哭着,嚎啕大哭。

纪宁紧紧抱着自己的兄弟,听着兄弟的哭声,他能够感觉到那无尽被深藏的痛苦、委屈、悲哀、绝望这一切都随着哭声爆发出来,纪宁紧紧抱着兄弟,此刻纪宁的心在颤抖,心仿佛刀刺一般。

痛。

痛的要裂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当初那个稚嫩的白袍少年,让那个甚至能视死如归愿意和自己一同逃亡闯天下的师弟变成如今这样?

“我发誓!!!”

“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些人,所有的,一个个……全部……全部都要死,全部都要死!!!”纪宁抱着哭泣的师弟,流着泪心中则是发出了誓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