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年轻的成长

文/蝴蝶蓝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总决赛第二轮擂台赛,双方都已是第二顺位的选手出场,但是现场的气氛却好像还停留在第一场的对决中。莫凡上场,客队观众席这边倒是掌声热烈,但是全场来说,由于轮回粉丝们的情绪依旧低落,气氛显得十分消沉。完全没有心情对对手进行嘲讽或是噪音干扰之类的。

现场气氛是很能影响到选手发挥的,尤其一些情绪化的选手,现场气氛越热烈,他们注越来劲,无论正面的,反面的,都能成为他们燃烧的助力。

此时轮回主场气氛反常,这才刚刚打到擂台赛双方的二号位选手,结果因为周泽楷的败北弄得气氛好像整场落败了似的,特别冰凉。

结果这样冷冰冰的气氛中,莫凡似乎比起以往都要轻松许多,走上比赛台的步伐都显得轻快。

这一局很快开始,双方角色载入。

因为本轮还不是随机抽图临场派人,所以擂台赛名单早已齐齐给出,江波涛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

但是此时莫凡的毁人不倦已在载入中,江波涛却也好像有点像轮回的现场观众似的,沉浸在之前的比赛中有点走不出来。

打完周泽楷剩余了百分之四的生命,最后却消耗掉了江波涛的无浪百分之二十四,这交换实在做得很不赖。

不过考虑到叶修开场刷血,实战君莫笑的角色生命并不是从百分之四起,江波涛的发挥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但是他怎么也忘不了初交手时他自以为已经看穿了对手,最后却还是被对方打了一波抢攻。

虽然他后来很快还是稳住了阵脚,但是“前辈的可怕”,他确实已经感受到了。

他倒没有轻视叶修的意思,只是从开赛前的交流开始,双方就有心理上的交锋。江波涛的言辞并不激烈,也没有赤裸裸的嘲讽,只是用一种略显轻佻的态度来轻轻搔弄对方。因为江波涛知道,对这些经验丰富的老选手来说,赤裸裸的叫板、嘲讽,那都不是好的心理攻势。反倒是一些看起来不经意,却更显真实的情绪流露有可能刺激到他们。

江波涛不是轮回第一个要上阵的,却在赛前和兴欣要首发的叶修做了挺多交流。

话中没有挑衅,没有嘲讽,看起来只是平静的陈述事实,但是最后,叶修都流露出了想教训一下他的意思,江波涛这不动声色的挑衅,明显是相当成功的。

他正是希望引发叶修这样的态度,这样他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或许会急躁,或许会分心,会过多地想到江波涛这里来。就算他在这样的情绪下战胜了周泽楷,接下面对江波涛,又或许会太亢奋,太用心……

总而言之,破坏他的集中力,这是江波涛的目的。

但是结果,叶修被他撩起了战意,然后他击败了周泽楷,然后给了江波涛足够的,可以说明“前辈的可怕”的教训。

江波涛茫然了,这让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心理战到底有没有起到作用。

要说差距相当悬殊的时候,这点不动声色的心理攻势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叶修面对的是周泽楷啊!哪有悬殊的差距?

所以江波涛还是更倾向于认为叶修根本就没有被他撩拨起来。

所以他所流露出来的情绪,只是为了让我过分乐观而释放的糖衣炮弹吗?

这,才是江波涛真正体会到的“前辈的可怕”,细微之处不是这么几分钟就能体会完的,心理战,有着不输给场上的复杂。

载入完毕!

但是当这几个字跳出,画面迅速变成游戏内视角,开始三二一的倒数计时开始后,江波涛立即收敛了心神。

叶修?谁?干过什么?不知道!

眼前的对手是莫凡,击败这人,仅此而已。

江波涛的注意力迅速回归比赛,迅速回到他接下来要面对的这位对手,兴欣的莫凡身上。

一个沉默,坚忍,有耐性,同时也有一定爆力的选手。

技术结构不是太规范,典型的野路子出身,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在经历了一整个赛季后,他身上的这份习气依然存在。这让江波涛很好奇兴欣到底是怎么训练的,对于这个新人选手,有没有进行一些修正性的指导?

难道都是放养自学成才?可兴欣新秀又不只这一个,其他人可都没有他这样典型。

这种疑惑,无人解答的话,多想也无用。更何况知道原因对江波涛来说也不重要,他只要能看清对方现在显露出来的最终状态就可以了。

无浪开始移动,直切中路。同时江波涛在频道里发出消息:“中路?迂回?谢谢。”

没有回应,江波涛也没意外,迄今未止确实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莫凡在比赛中和人对话,更别提互飙垃圾话。

江波涛也就这么随便甩了一句后,并没有多期待莫凡有所反应,事实也证明,他不期待是对的。

无浪很快到了地图中央,此时正中立了一根洞中最大的钟乳石,将地和顶连接在了一起。

江波涛在无浪靠近前就已经侧拉过视角,莫凡的毁人不倦果然没有从对面中路切来。

这家伙的比赛,十有八九都是要迂回,要偷袭,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但是这是轮回的主场图,主场图,于己方便,于人为难。以此为方针,尽可能多地方便己方选手发挥,尽可能多的限制对方选手发挥,那就是一次出色的选图。

而莫凡的风格,却正在此图的限制范围中。看到对方未切中路后,江波涛很随意地让无浪寻了个位置,就这样静候起来。

身遭最近处,有三根钟乳石,而这所谓的最近也有一定距离,想偷袭,渡过这段距离不被发现太困难,莫凡所擅长的打法,似乎是被人硬生生给斩断了。

“需要知道我的坐标吗?”江波涛选位完毕,一边注意视角的旋转,一边又试着找莫凡交流去了。

莫凡在网络上比起在现实中还是能话多几句的,不过比赛中他真心没有和对手交流的习惯,尤其是这种没营养的废话。

坐标,根本不需要,我因为看见你了……

距离无浪最近的三根钟乳石之一,毁人不倦掩身其后。

不过这个距离不好发动偷袭,于是莫凡就耐心等了起来。

结果江波涛不动。

这种情况下,江波涛不动,他也不动的话,最后被判消极比赛的将会是他。莫凡吃过这个教训,早已经牢牢记住。

他心里掐着时间,眼看对方是真要在这里不动,莫凡无奈,也只好有所行动。

钟乳石后,毁人不倦悄一探头。

江波涛不住旋转,眼观六路的视角立即发现,眼前寒光一闪,毁人不倦甩手一枚手里剑就已经扔了过来。

无浪闪身一让,箭步上前,手中天链顺势扫出。江波涛没指望这一剑能直接扫中只是微微露出一点身子以便攻击的毁人不倦,所以天链挥剑时腕一转,用得却是一个圆旋波动剑,直接走着弧线向钟乳石后切去。

毁人不倦一缩身子,跟着忍刀甩出飞快起落,只几下就攀高数米,稳稳地蹲在插入钟乳石中的忍刀上。

从江波涛的视角里完全无法发现毁人不倦的动作,可是他也没有就这样让无浪冲过去,魔剑士又不是一个近战职业。

无浪横向移动,试图拉开视角。

有这样的距离在,无浪的视角空间却足够将处在高点的毁人不倦装进去,莫凡的这一偷袭意图,此时看来真有些儿戏,完全忽视了对方的职业特点。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无浪在动,毁人不倦竟也在动,无浪向那边横拉出了一个角度,而毁人不倦,竟也绕着钟乳石,继续隐藏了自己。

他猜到了江波涛的举动!

场边兴欣战队的选手席,叶修、苏沐橙,等等,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莫凡真的越来越想一个职业选手了,像这种判断对手意图做出应对,典型的职业思路。

他是野路子出身,技术特点至少都有着清晰的烙印,但是他的思想、他的意识、他的态度,却越来越是一个职业选手了。

他越来越多的是按照比赛逻辑,而不是昔日他所熟悉的拾荒逻辑来应对比赛。有了思想和意识上的转变,那么渐渐的,他自己就会调整他的技术结构,用更有利于比赛的特点来比赛。

对于这家伙的前途,叶修已经越来越不担心了。他是不喜欢和人交流,但这并不代表他拒绝改变自己。他有他的适应方式,或许比起那些直接听从他人教导的方式要慢一些,会多走一些弯路,但是最终他所找到的,却一定是他最适合的,最强大的。

“年轻真好啊!”魏琛此时忽发感慨,莫凡默默的成长他也看在眼里。只恨自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否则的话别说只是不擅和人交流,就是再艰难,自己也一定会努力想办法去突破,去进步。

成长,那就是年轻人的主旋律啊!

=============================

先上一章。六更之后的疲惫确实难以消除,今天脑子都有点僵了。另外还拉了肚子,当然这个不是码字码出来的,是老干妈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