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拆毁

文/蝴蝶蓝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韩文清这是要干嘛?”观众们已将大漠孤烟的举动完全看在眼里,他们没有笨到这样了还看不出他的意图。这疑问,完全就是一种惊叹,就连潘林也在转播中这样嚷了出来。

轰轰轰!

墙壁不断有脆弱处被轰开,飞快地,已有两面墙千疮百孔。

这是古堡在颤抖吗?

听着这不停的响动,乔一帆也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的,好像已经感觉到墙体在颤动,似乎支撑不住上面的重压。天花板看起来也像是在一点点的下沉,好像失去了足够的支撑。

这样下去,真的会塌!

乔一帆不管自己到底是错觉还是怎样,最终做出了肯定的判断。

他没办法再在这里继续死守下去,霸图的老拳法家,比他们的新拳法家狠辣太多了。

乔一帆只能主动出击。这一带的房间结构他十分熟悉,韩文清的大漠孤烟,正在这一圈里轰毁着墙壁。

听声,辨位。

乔一帆大致判断出了大漠孤烟的所在,立即操作着一寸灰赶去。

因为熟悉,他预判了韩文清接下来要拆的墙,乔一帆决定到这边去伏击。

压低身形移动,一寸灰顺利抵达墙下,摆好姿式不动,乔一帆开始数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头顶开始有灰尘不住地跌落,乔一帆抬起角色视角看去,这次他可以确信,现在真的是天花板在颤,它们真的有点支撑不住了。

乔一帆不动。

大漠孤烟已经绕到附近,再动只会暴露。

啪啪!

两拳,如些清晰地响着。甚至不是从空气,而是直接从墙体上传过来的声音。大漠孤烟终于砸到了一寸灰藏身的这边墙。

轰!

第三拳,墙破。一寸灰背抵着墙不动,偏转的视角,可以看到大漠孤烟洞穿墙面的拳头缩了回去。

啪啪啪,又在砸,还是这面墙。韩文清是专找墙上脆弱处,所以他轰过的墙,目前还没有整面直接倒下的,但是连成一片后,明显有些吃不住力了。

轰!

再破开一洞,几乎就在一寸灰的身边,乔一帆甚至可以清晰看清大漠孤烟拳头的骨节,包裹在他那赫赫有名的银武拳套烈焰红拳当中。

火一般的颜色,乔一帆似乎可以感觉到那拳头的炙热,带着无与伦比的斗志和杀意。

啪!

拳又响,大漠孤烟第三次轰墙。

不是一寸灰所抵的位置。乔一帆判断的很清楚,当然会选墙体坚固的位置,正是韩文清不会选择的地方。

拳在身边响动,一寸灰慢慢亮出了刀锋,光芒徐徐浮起。

轰!

又一洞破开,乔一帆丝毫不为所动,视角锁紧了前端,大漠孤烟即将出现的走廊口。

但是就在这时,背抵的墙壁发生了非常强烈的颤抖,跟着竟然变起形来。

不会吧?!

乔一帆抬起视角,上方的天花台,多处已经开始向下塌斜。

到极限了吗?

答案显然。韩文清也立即注意到了这一点。

啪!

又一拳轰上,而这一次,他不再挑选什么脆弱处,只是击打着墙面,以攻击加剧墙面的颤动、变形,他要催化这片坍塌。

只一拳,那半面墙顿时就已经塌。显然为了加速,这一拳已经不再是普通攻击,而是威力更大的技能,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产生了很强的破坏。

这半面墙一塌,一寸灰身形暴露,极限也终于被打破,不用大漠孤烟再做催化,轰一声响,头顶一片顿时就已经跌了下来。

乔一帆连忙操作一寸灰就要转移,大漠孤烟却一个箭步窜来,就从那跌下的天花板下方。

轰!

天花板跌地,尘土一片飞扬。大漠孤烟最后一个翻滚,用这低身位的移动,终于将跌下的天花板甩在了身后。弹起时,拳头迎着一寸灰的刀光就上。

崩拳!

拳头发力,鬼剑士的斩技,判定实在不足以和拳法家的拳头抗衡。这一拳,连人带刀,崩飞。

脚下不停,立即迈步赶上。

周围墙在倒,顶在落,韩文清却无视着这一切,在晃动中,大漠孤烟笔直地冲了过去。

轰轰轰!

四处都是墙倒顶落的声音,砸起的尘土四下飞扬着,几乎要将一切遮盖。两道人影,就在这仿佛地震般的灾难中,战斗着。

一整圈,真的全数塌了。甚至一些大漠孤烟没有轰击到的地方,也因为之前战斗后残留下的脆弱,此时被其他地方倒塌的地方一带,仿佛多米诺骨牌似的追着就倒下去了。

废墟,一大片废墟。

墙倒了,天花板掉下来了,二层上的无数陈设,甚至墙面跟着一起往下坠。观众已经完全忘了搜寻二人的战斗,只看着这古堡,不知会不会被这样牵一发而动身地整个倒塌。

没有,最终还是没有。

古堡从外观上看,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内里已经翻天覆地。原本的二层,在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后,几乎不存在了一般,一屋,那尽是二屋埋下来的各种事物,已是一片废墟。

轰!

一声闷响,一团废墟突然破开,一个角色摔出。

是谁?

大家视线连忙追上。

一寸灰,是乔一帆的一寸灰!紧跟着,韩文清的大漠孤烟现身,没有理会周围的剧变,他的眼中只有那个要击倒的目标,拳头挥下,最终一击。

荣耀!

系统宣布着胜利,而此时大漠孤烟身处的背景着实惨烈,一片废墟不说,许多地方还在继续摇摇欲坠。

观众们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主场地图?韩文清现在是把主场地图给拆了啊,这真是太豪迈了。

现场的兴欣粉丝都默不作声,听着客队看台那边的霸图粉们又吼又叫。

气派!

这场胜利太气派了。

连屋带人一起拆,一起毁,痛快!

喧闹中,乔一帆从兴欣的比赛席中走出。狂热的霸图粉,难免对他有些不友好的攻击。上一场,乔一帆将宋奇英压制得挺死的,那么这一场呢?韩文清带给了霸图粉复仇的快感,而且是很豪迈的复仇感。

不能再满意了!

霸图粉们兴奋不已,大概都已经忘了这还没完,兴欣还有一位选手要上场呢!

于是就在他们的兴奋中,电子大屏幕已经悄无声息的将兴欣的第五位,他们的守擂大将的名字亮了出来。

魏琛,术士,迎风布阵。

“是魏琛!”潘林的口气中饱含惊讶,这确实是一个让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安排。

魏琛,蓝雨战队的前队长魏琛,在对蓝雨的第一回合系列赛的团队赛中,他用坚韧顽强的表现,帮兴欣的战术打下了基础。

他打得很辛苦,但这也正是他最值得尊敬的地方。谁都看得出,这位选手的纵然意识还在,但他的反应和操作却都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魏琛不是在和蓝雨比赛,分明是在和无情的岁月较劲。

能有一次那样的表现,堪称奇迹。或许就是因为在主场,遇到的又是他应该很熟悉的蓝雨战队,所以魏琛才能有这样枯木逢春般的发挥。

和蓝雨的比赛一结束,大家就都以为魏琛所能贡献的就已经结束了,他就是针对蓝雨的一支奇兵。

但是现在,面对霸图,第一场,擂台赛,魏琛竟然以守擂大将的姿态登场?

令人意外。可魏琛已经起身,得瑟地向主场粉丝们挥着手,朝场上走去。

途中遇到乔一帆。

“吓坏了吧!”魏琛对乔一帆笑道。

乔一帆愣了愣,这算是什么说法,自己该怎么回答呢?

“看老夫的。”魏琛摸了摸乔一帆的头,把他的发型搞得一团乱后,满意地上场去了。

“兴欣最后一位选手居然是魏琛,这……是怎么个意思啊?”潘林向李艺博请教。

“大概……这图……魏琛特别擅长特别有把握吧……”李艺博十分勉强地回答着。

歪打正着。

魏琛本也以为自己的季后赛之旅打完蓝雨后就差不多,但是,当对霸图这一阵,兴欣最终选择了这幅图做擂台用图时,魏琛就有了预感。

这副图他熟,这副图中的古堡他更熟。室内战斗,因为不住切换的小场景,节奏想快也快不起来,对于他这种慢节奏的老将来说,倒是天然地配套。

这图,自己可以一战!

魏琛已经准备主动请缨时,却看到叶修已在望着他。

一切尽在不言中,魏琛再次得到出场机会。

但是现在……走上赛场的魏琛,苦笑了一下。

他赖以仰仗的东西,此时已经被韩文清毁得不成样了。坐在台下时,魏琛就已经将韩文清咒骂了一百八十多遍了。

兴欣擂台赛的胜负系在了他身上,可是他却失去了他本将大肆利用的东西。

和韩文清那家伙打正面?

魏琛肝都发颤。现在的自己哪里还能驯服那头猛虎啊?哪怕那头猛虎也已经露出老态,但自己本都已经埋土里了,却又硬生生趴出来在这挣扎呢!

都这样了,还要给老夫出难题!魏琛嘴里不住地嘟囔着。直至裁判向他招呼,示意他快些进比赛席。

那就上吧!

魏琛咬牙进了比赛席。

韩文清吗?时隔这么多年了,就让老夫再领教一下你猛虎般的气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