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谨慎的豪迈

文/蝴蝶蓝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乔一帆对宋奇英,这其实也可以看成是一场新人对决吧?”潘林看着镜头里走上场的乔一帆说着。

“差不多吧!”李艺博点了点头。

乔一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小透明,而是随着兴欣这匹黑马,一同凶狠闯入人们视线的优秀选手。他的过往早已经被人挖出,而像左宸锐这种掌握着一定话语权的微草黑,更是多次拿着乔一帆说事,奚落微草有眼无珠放走了大好人才。

乔一帆的表现引人注目。甚至很多人为他感到遗憾:这明明才是他初次站在职业赛场上的处子赛季,但是因为早在微草就成了注册选手,所以他并不能算是初年新秀,所以无法竞争最佳新人。

不然的话……

很多人都喜欢说这种如果,但是乔一帆本人从来不关心这种如果。他对在兴欣的现状很满意,满意极了。

他更换了职业,成为了阵鬼,在兴欣有着稳定的出场机会,甚至连并不太适合阵鬼发挥的单挑赛场,他都时常能得到机会,这种有价值的充实感,是他在微草的一年从来未曾体会到过的。

他得到了重视,甚至有不少战队私下联系过他,试图将他挖走。

乔一帆毫不犹豫地都拒绝了,无论任何战队,无论任何许诺,都不能让他动心。因为他永远记得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向自己伸出手的是谁。

对于被冷落,乔一帆没有什么怨恨;但是对被重视,他肝脑涂地。

他希望就在这里,让兴欣承载着自己,实现自己的一切理想。

理想实现得有些太快。

乔一帆的过去经验,让他非旦不会好高骛远,反倒会万分的小心翼翼。他最初的想法,只是从兴欣这里重新开始,一步一个脚印,重新成为职业选手。

是的,他的最初目标就是这么低,他只是不想就此放弃荣耀,还想继续做一位荣耀职业选手而已。

但是现在,他站在季后赛的舞台,并且和战队一起顺利闯过了第一轮。

理想实现得太快太快,快得让乔一帆都有些手足无措了。现在应该以什么为目标啊?总冠军吗?

这居然不是一句玩笑吗?

当现实就这样出现在眼前时,乔一帆真的有些目眩。兴欣的前辈们总是嚷嚷着冠军什么的,但乔一帆一直想这就是对大家的一种鼓舞了,虽然这种鼓舞有些天马行空吧!但是,兴的几位前辈就是那么爱开玩笑的啊!

原来这不是玩笑。

原来自己的自信还远未够啊!

原来他们真的有争取冠军的能力啊!

眼看着季后赛一天天临近的时候,乔一帆就已经在手忙脚乱的地调整心情,调整状态。

因为他发现兴欣真的要朝通往总冠军的独木桥冲过去了。

手足无措之余,乔一帆也会激动,也会兴奋。

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才不至于成为总冠军征程上的负累。他一再这样告诫着自己。

而现在,他就要单枪匹马地站在场上,为兴欣的征程去铺垫道路了。

乔一帆深呼吸,走上了场,不由地回眼又朝队伍的选手席那边望了一眼。他们的队长,叶修,正朝他举起胳膊,扬起了手,挑着大拇指。

“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出色!”

这是他上场前,叶修对他说的话。

这句话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对他说了,每一次那确凿的口吻,都会让乔一帆充满斗志和信心。

他不能辜负前辈,还有队伍的期望。

转头,乔一帆走进了比赛席,刷卡,地图载入,开局的一切都好像是重复,两个角色,堡前堡后。

宋奇英的举动和上一场如出一辙,路线选择一模一样,这让他在搜查的时候更加娴熟有效率,一间一间地筛选着房屋。

乔一帆呢,他从古堡正门进入,没有表现出任何有个人特色的意外举动,也开始了一间一间地串门。

但是一寸灰的行进却比宋奇英的长河落日要快得多,他似乎有很强的目的性,是想要快此到达某处似的。

古堡正门入是大厅,而后左右各种走廊穿插各种用途的房间,共计17间。

乔一帆的一寸灰穿过了两条走廊四间房,似乎到了让他满意的位置,一寸灰停止了快速的移动。

然后,返身一刀,刚刚走进来的房门被劈了下来。

再然后,前边,右边……

这间房三面墙上的房门,都被一寸灰给拆了。而后一寸灰靠立墙边,提剑,不动。

“这……算是蹲守吗?”潘林问了一个问题。

李艺博皱眉。

要说蹲守,却也算,但和一般意义上的又不同。乔一帆操作一寸灰劈下房门,动作很大,一点也不掩饰。古堡可没什么隔间系统,正在搜查中的宋奇英,明显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而且是接连三下。

乔一帆是蹲守,不过却又放出了引诱对手的信号。

只是这个信号也忒简单了点吧?以宋奇英的谨慎性子,怎会贸然就闯上来?

宋奇英不会贸然,但也不会无视,退缩迂回那不是霸图战队的风格和性情。长河落日顺声朝这边冲来。

轰!

长河落日干脆也是破门而入,冲进了一寸灰所在房间右侧的屋子。被轰碎的门板四下飞溅着,宋奇英飞快转动视角,迅速看清房内形势。没有看到人,但是那边被劈下躺地的门板一眼就被宋奇英发现了。

目光立即朝着那房间内扫去,乔一帆的一寸灰,此时却也正在悄然往这门口处移动着,但只几步后,就不再动,刀提到了胸前,随时都会斩落的架式。

刀名雪纹,紫色幽光中藏着一线白,随着一寸灰此时身子的起伏,摇摆着。

长河落日的脚步,也是越走越慢,靠近门口时,几乎已经要停下。

两人明明都是极年轻的新一代选手,但这一场,却打得仿佛老将一般谨慎。现场的观众,都已经紧张的气都快出不来了。这种隔墙相对,叶修和张佳乐对决的那一局时曾出现过。只是这次,门板都已经被掀飞,两人的角色只差一步就可以相见,更显得一触即发。

一寸灰的太刀雪纹微微提了提,他似乎已经感受到宋奇英的长河落日就在门旁似的,刀身开始浮现光芒,那一线雪白在光芒映衬下显得异常清晰。

一寸灰已经开始吟唱,已经开始准备降下鬼阵。

长河落日呢?在门前似乎踌躇了一下,突然向后退去。

观众不解,不过有了上一阵,霸图铁粉可不会再对宋奇英的举动有什么质疑了。他们相信宋奇英也是真正的霸图男子汉,那么再有任何举动,都不会往怯懦方面考虑。霸图的好汉,就是这么干脆。

退开两步,横移,挥拳。

啪!

拳头砸中墙面,所有人都惊呼了一声,他们满以为方锐和张佳乐那一局的场面要重现了,这墙已松散,一拳就会被打崩。

电视转播,也是连忙拉近镜头一个特定,然后就见墙皮扑啦啦地往下跌着。

墙呢?纹比不动……

紧跟着,第二拳,啪,再次轰了上去。

一拳,接着一拳,又一拳。

长河落日的拳头不住地轰打在墙面,这全是普通攻击,没有法力消耗,同样的攻击威力也小的可怜。靠这样的拳头想打穿这墙,不知道要多少下。但是宋奇英却不理会这一点,只是操作着长河落日,一拳一拳地轰打着墙面。

数拳之后,换了个位置,依旧是照着墙面,继续一拳一拳地轰。

大家有点看出他的意图了。

乔一帆不是卸下了三道门吗?宋奇英倒好,他现在准备推翻这整堵墙。

相当豪迈的想法,只是实施起来的办法有点笨拙。只是用着普通攻击,一拳又一拳。

一墙之隔,对手若在那边,肯定会听到这动静,但是宋奇英不理会,他打定了主意,就要坚决地执行下去。

一寸灰的太刀雪纹上泛起的魔神之力的光芒渐渐又收敛起来了。

啪,啪,啪,啪……

隔壁那一拳接着一拳击打墙面的声音,清晰地向他耳中传来。

乔一帆也很快察觉到了宋奇英的意图,一时间也有点发愣。

对方竟然是想将整道墙打穿,这份谨慎的豪迈,真是完全出乎了乔一帆的意料。

迂回,还是留守?

现在也无外乎这么两个选择。一寸灰靠着墙,感受着那一拳又一拳传达过来的振动。

不走!

乔一帆最终打定了主意。

即使对手用这样笨拙的方法才消除可能的隐患,但乔一帆却认为留守依然是对他有利的。

墙面的承伤能力,兴欣的选手都很清楚,因为他们的主场,他们的选图。

而对对手,他们也有一定的了解,宋奇英的长河落日,攻击力是多少他们大概也知道个范围。

那么,长河落日摧毁这面墙,到底需要多少拳?乔一帆觉得自己可以判断一个大概。

赶早不赶晚,提前做好布置,必要的时候,由自己最终摧毁墙面,主动进击也是可以的。

一寸灰不再贴墙站立,而是退开了数步,但是刀锋,依然指向墙端。

不走,在这里和宋奇英分胜负!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态度。

啪,啪,啪,啪……

只剩下拳头击打墙面的声音,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