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颠倒的局面

文/蝴蝶蓝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快去治疗啊!

魏琛的迎风布阵生命眼看就要见底,现场观众的目光全都投放到了安文逸的小手冰凉身上,期待着他能过去将迎风布阵的生命拉回来。

而很多中立观众,也因为被魏琛那顽强的狼狈所触动,本无什么偏向性的他们,此时都对兴欣有所期待,至少,他们不想看到努力到如此狼狈的魏琛,最后却只是徒劳无功。

迎风布阵若在此时倒下,兴欣一直以来的布局铺垫,不就白废了吗?

快啊!

所有人都在眼巴巴地注视着,期待着,而这当中,甚至包括蓝雨的喻文州。

快来吧!

他也在如此期待着,索克萨尔一边对迎风布阵保持着攻击性,视角,却已经偏转向了另一方向。而卢瀚文的流云,也在跟随着队长的举动,形成呼应。

不能来!

水平高端些的,拥有旁观上帝视角的人,此时却都察觉出来了。

“有陷阱!”李艺博此时已经彻底看出来了。

“不愧是喻文州,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做出谋划,拿迎风布阵做诱饵,引兴欣的小手冰凉过来,然后掐住兴欣的治疗!”李艺博叫道。

转播迅速拉出一个俯视的远角镜头。小手冰凉、索克萨尔、流云、迎风布阵,四个角色被高亮标注,如此一来,顿时显得更为清晰。索克萨尔和流云看似对迎风布阵夹击准备进行最终一击,但实际上两个角色夹击的角度已经将小手冰凉锁定。他若是要来治疗迎风布阵,那在行进途中必将被两人的夹击锁定。

控制住对方治疗,再击杀迎风布阵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但是再之后,少一人,治疗被捉住,兴欣将彻底陷入被动。

这一切,都只将发生在瞬息间。兴欣想救魏琛的迎风布阵,那可连一秒钟都不能耽搁。

但是这一瞬间,却好像凝固住了似的,它迟迟也没有发生。

而只是这么一缓,蓝雨有意放松攻势,顿时显得十分扎眼。

魏琛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仔细一留意索克萨尔和流云的举动,心下顿时了解。

“呵呵。”他在公共频道里笑着。

喻文州当然也知过了这么一瞬间,他的计划就已经破产了。至少,他们这位老奸巨猾的初代队长是肯定已经察觉了,这会大概已经放出提示了吧?

这能怪谁呢?

喻文州扫了一眼那边毫无动静的兴欣牧师。他知道这是一位新人选手,而且并不像兴欣的有些新人那么有天分和才华,是很多战队眼中兴欣的短板所在。

不过兴欣反过来以此短板为饵,可是设计了不少坑人的战术套路。这就是叶修的能耐,己方的缺陷,转头倒成了让对方栽跟头的关键。

那么眼下呢?

难道就是因为这位新人的反应有些迟钝,结果完全没有察觉迎风布阵的处境,以至于喻文州的精心设计落了个空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原因,喻文州也只能感叹真是时运不济了。一个反应不够及时的新人,反倒让他的布局出现了漏洞,这上哪说理去?

已知这个计划再无法继续执行,喻文州操作索克萨尔发动了攻击,卢瀚文的流云也配合冲上,剑锋落下,扬起最后一片血光,迎风布阵,成为这场团队赛第一个出局者。在拼命拖住蓝雨两人的过程中,他真的已经耗尽了一切,最终,也搭上了他角色的生命。

而至此,兴欣那边竟然还是靠无反应。

“什么破治疗啊??”无数观众此时都开始拍桌子骂娘了。包括现场观众,对安文逸也是极为不满。一路走来,他们都在包容着这个新手治疗,像兴欣战队的大家一样信赖着他。但是现在,眼看着他就这样无所作为地让魏琛的努力付诸东流,谁还可以忍受?

“白痴吗?”

“下去吧你!”

“后腿啊!”

安文逸显然还不足以聚集到什么一力维护他的脑残粉,大家对他的爱憎就是这么分明,一切就以场上的表现为主。

水平可以不够,新人手生大家也不会嫌弃。大家更看重的,是态度。积极进取的态度。

安文逸最终能不能救到迎风布阵,这其实并不重要,大家此时愤怒得是他呆头呆脑好像完全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你可以做不到,但是,你绝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眼下的安文逸,在所有观众眼中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做的人,叱骂声,瞬间卷遍全场,不过比赛却还在继续。

击杀了迎风布阵的索克萨尔和流云,迅速朝这端战团赶来,他们两个所受的伤害并没有多少。

而这端,这时奔放的一方已经完全轮到兴欣了。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居高临下,死锁灵魂语者进行攻击。郑轩为了保护自家治疗,自然是和苏沐橙开始对射。这距离,他的弹药专家枪淋弹雨也可以达到。一枚释放冲击力的爆缩式手雷,就将沐雨橙风直接从那高处给掀了下来。但是苏沐橙很快调整,沐雨橙风飞炮落下,直接就又是一个攻击点。

主场优势!

在和郑轩周旋的过程中,苏沐橙充分展示了对这一区域的熟悉程度。多次程度连视角都没转一下,就准确找到了适合的攻击点。

擂台赛上,郑轩一对一可是刚刚击败了苏沐橙。和苏沐橙对轰,他不缺自信。但此时是团队战,他的攻击目标是沐雨橙风,但苏沐橙在攻击端的指向却是灵魂语者,两相交换,弄得郑轩疲于奔命,他需要思考应对的方面太多了。这对他这个没斗志喜欢偷懒的家伙来说着实是个折磨。

他控制不住苏沐橙的沐雨橙风,最后倒霉的就全成徐景熙。

灵魂语者四下奔走,却总是被苏沐橙很快揪到。这要真只是你追我赶倒简单了,徐景熙倒是可以顺势将对方就引入他们蓝雨期待进行对决的区域。但问题是,他现在走不开,他还需要给予蓝雨方面冶疗。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此时正在被叶修和方锐两人联手夹击。徐景熙让灵魂语者躲避沐雨橙风炮轰的同时,可还要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对夜雨声烦施以治疗。

这样的局面如果一直持续下去,蓝雨三人根本就是有败无胜的局面。但是在艰苦了挨过了一段后,他们到底还是迎到了转机,喻文州和卢瀚文加入战局。一记诅咒之箭以扩散的方式扫向居高临下的沐雨橙风,重剑焰影,气势腾腾地劈入战团,和冰雨平行而立。

“总算来了!”黄少天松了口气。徐景熙的灵魂语者先是被引诱,再然后是被强攻逼迫,不间断地在消耗法力。而现在,蓝雨五打四,总算可以释放一下压力了吧!这次机会,可不能再漏过了。

“强攻!”喻文州在频道里下达了指示,蓝雨全团发起了强攻。

“压迫为主,避免交换,增加他们的消耗。”整体战斗的思路,喻文州也明确点出了。虽然他们取得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兴欣对他们治疗造成的消耗依然健在。此时他们的战斗必须要小心翼翼,不能丝毫放纵。一旦治疗过早地用光了法力,场上所占据的主动和优势恐怕瞬间就会被摧毁。

这种时候,一般情况肯定是趁着己方人数优势,不顾一切强攻,趁对方第六人未到之前,尽可能地可以再击杀目标扩大优势。荣耀团队赛的绝大部分,也就是在这一时段奠定的最终胜势。

可是此时的蓝雨,如果不顾一切却有些不适宜。因为他们的治疗已经承担不起这种奔放打法的巨大消耗。所以喻文州才要特意强调,他们此时的强攻,并不是拼尽全力取人头,可是这样的人数优势,也不能轻易放弃,所以,控制好节奏,小心翼翼地展开攻势,击杀依然是主要目的,但不勉强执行。

冷静。

除了冷静还是冷静。

喻文州就是这样,领先时,落后时,顺利时,艰难时,他永远不失冷静,永远寻求着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这样的基础,才能让黄少天将机会主义演绎得丧心病狂。

但是随后,当蓝雨攻上时,却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反弹。

强攻!

是的,他们在强攻,但是,兴欣也在强攻。

少一人,四打五的局面,兴欣居然打得也是强攻。

两支战队,在这样一个团队赛常见局面下,却都是不常规的作法。

人数占优的一方,打得较保守;而人数处于劣势的,反倒是奔放起来。

懂门道的观众,这时候都看呆了,实在不知道这场比赛怎么就打成这么一种奇怪的局面。

只有那些职业级的选手们,此时或坐在电视前,或在哪里收看着这场比赛,看到这一幕时,却都感到了天平的倾斜。

“掌控比赛的,是兴欣!”

王杰希、肖时钦、张新杰……等等等等这些顶尖高手,这一刻,几乎都是这样的看法。

因为这个颠倒的局面,是基于蓝雨治疗法力消耗过大,有负担而造成的。

而这一切,都是兴欣有计划的制造的。

眼下的局面,应该也在他们的剧本之中。

魏琛的迎风布阵,并不是被治疗忽视了,在兴欣的计划中,本就没有要救援迎风布阵的内容。

魏琛那所谓为求胜利不择手段,完全包括冰冷地将自己牺牲掉。

蓝雨两代队长,索克萨尔两代执掌者的对决?

那终究只是一个话题。

这是一场团队赛,魏琛所要追求的,也只是团队的胜利,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