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千方百计的努力

文/蝴蝶蓝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喻文州的手不快,但是脑子很快,很多情况他都在瞬间判断清楚。

术士职业,他也同样熟得不能再熟。虽然迎风布阵这角色因为比赛资料较少,所以情报并不太透彻。但是像施法速度、施法距离这些东西,有一场比赛中有表现就足够了解。再之后,角色就算进步,这些属性总也该往上加,而不是往下降的。

根据这些已知的情报,喻文州此时瞬间做出判断:他来不及了。

他甚至更进一步地看出,这是一个特别针对他和索克萨尔的打法。换是另外一位术士选手,魏琛此时或许都不会得手。但偏偏是他,偏偏是索克萨尔。

选手的特点,角色的属性,都被完全摸透,这几个瞬间,完全就是为对付喻文州和索克萨尔量身定做的。所做的一切并没有浪费,大招死亡之门给这样给放了出来。

九秒后局面会有什么改变?

喻文州之前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现在他知道了,不需要九秒后,只是现在,一个死亡之门,他的状况恐怕就要非常狼狈了。

远端的迎风布阵吟唱已到末段,死亡之手汇集着咒术能量,闪耀的光芒背后,喻文州可以看到迎风布阵的那张脸。

这正是他记忆中的那张面孔:尚且年轻的,他们蓝雨的初代队长魏琛。而如此已过三十的魏琛,脸上可是多了不少岁月的痕迹。

喻文州就这样默默地望着,好像放弃了般的,没有任何行动。

魏琛一怔,但是死亡之门此时已经召唤完毕。门内黑线窜出,立即朝着范围内的索克萨尔缠去,直至此刻,喻文州却还是没有任何操作。

是的,完全没有。

黑气缠上索克萨尔,拖入死亡之门,这过程当中,索克萨尔一点反抗都没有。

再然后,死亡之门对索克萨尔的攻击结束了。

“靠!”魏琛忍不住嘴里骂了一句。

这就是喻文州的冷静了,清晰地判断出来了一切。他清楚自己的手速不足以应付死亡之门外加一旁虎视眈眈的魏琛。所以干脆不做任何周旋,就这样干干脆脆地让这记大招命中,15%的生命,换来了迎风布阵攻势的结束。

是的,结束了。

魏琛自诩很清楚喻文州的风格,却也没料到这个一贯稳健的家伙,居然采用这种仿佛围棋中弃子争先的战术。他所准备的后招中,完全没有应付这种局面的思路。死亡之门成功放出了,但结束得太快,结束得让魏琛反而仓促了起来。

切割术!

魏琛只能是本能般地放了个瞬发法术出去,想继续维持自己的攻势。但是死亡之门这么快就没了,让他心里着实有点空落落的。

切割术吗?

喻文州看着迎风布阵的出手,轻轻松松闪过了这一击。他清楚魏琛此时的意外,因为这本就是他有意营造的。

他看出魏琛对他和索克萨尔的了解,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基于他风格的判断和决策,肯定都已在对方的料算当中。所以这种时候,必须要走一条自己平时不会走的路。

于是,喻文州就这样做了。他用反常规的举动,瞬间打破了魏琛对他深度了解下的常规判断。

这当中的斗法,甚至连高手都不一定能看得出。

魏琛对喻文州和索克萨尔的熟悉,只有喻文州自己能深深地感受到。刚才那个死亡之门,真的是把他逼到别无选择的境地了。

即使他做出了出乎魏琛意料的举动,,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没能逃脱这个死之亡,索克萨尔受到了15%的伤害。这个死亡之门,确实将他逼入了绝境,只是他用令人意外的方式,迅速从这绝境中爬了出来。

他打乱了魏琛的节奏,可是,接下来呢?

望着这个完全了解自己的对手,喻文州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燃烧箭矢?

喻文州看到迎风布阵又搓起了这么一个技能。

这也是一个术士的低阶技能。虽要吟唱,但对于他们这些高端配置的职业角色,吟唱真就是瞬息间的事。迎风布阵的手杖只是略略一舞,这枚燃烧箭矢就已经成型。黑色的火焰,燃烧成一个枝箭的形状,迎风布阵手杖一抖,燃烧箭矢已经飞来。

但是,距离到底还是有点远了吧?

喻文州躲得并不困难。比起枪手,无论元素法师还是术士,他们的法术在飞行速度上都要远逊于子弹。这等距离的法术攻击,对于职业级别来说压迫性可就有些不足了。

但是再晃出了这个技能后,魏琛就也不再理会喻文州和索克萨尔,迎风布阵突然转身,死亡之手,指向了流云。

卢瀚文的流云已经脱困,从六星光牢是冲出,迫不及待就杀向了迎风布阵。

却不料迎风布阵突然一转身就指向了他。

死亡之手上咒术光芒闪现。

卢瀚文连忙就让流云朝旁一躲,结果,那黑光却正是朝着他躲得这方向飞了过来。

好一个卢瀚文,自投罗网,却还是有反应和操作去应对,流云不停歇地再次朝旁一窜,那团黑光就这么缠了个空。

魏琛很无奈。

对付这个年轻的小子,那和对付喻文州可就不是一回事了。他此时很遗憾死亡之门因为攻击结束已经收起,如果喻文州能和死亡之门多周旋一下的话,此时对卢瀚文的流云正好也是一种威胁。

喻文州壮士断腕般的举动,确实是打乱了魏琛的全盘计划。一对二,控制了卢瀚文9秒,然后让喻文州吃了一个大招。说实话,这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实现的了。换是任何一位选手来,未必能打出比魏琛更漂亮的9秒。

但是他不甘心。

他的计划,原本可不只9秒。

“瀚文去那边”喻文州看到卢瀚文脱身,立即在频道里消息道。

新老两代术士对决,这是一个观众喜闻乐见的话题,但是选手可没义务配合。他们是在打比赛,而不是在演节目。喻文州此时主动支开卢瀚文,也绝不是为了配合话题进行演出。只是因为魏琛的意图似乎是一拖二,虽然不知他的目的指向是什么,但是,让他无法实现,这总归是对兴欣安排的破坏。

黄少天他们那边正在仰仗治疗进行施压,正需要强大的攻击手,这个职责,卢瀚文比他更适合。所以他让卢瀚文支援那边,而他和魏琛继续纠缠,只是一个很寻常,很合理的战术决定。

而魏琛果然对此并不支持。

“小鬼哪跑!”看到流云抽身想走,魏琛却不肯罢休。

但是,喊喊罢了,喻文州又怎会不对卢瀚文做出掩护?一个燃烧箭矢,刚刚魏琛用过的技能,喻文州这很快就还回来了。

魏琛想阻拦流云转走那也不能是让迎风布阵上去肉搏啊!当然还是要靠施法,结果索克萨尔的燃烧箭矢恰到好处地飞来,让迎风布阵顿时没有办法吟唱。

结果就见迎风布阵居然真的迈步追了上去,一边移动躲开了这枚燃烧箭矢,一边挥手就扔出了一样东西。

噗!

紫烟瞬间扩散。

即影分身术之后,迎风布阵又一次施展了一个忍者的低阶技能:忍具?烟玉。

迎风布阵和流云的身形迅速被吞没了,卢瀚文的反应倒也机敏,瞬间剑光在烟雾中亮起,护身的同时,让流云继续前进。

混乱之雨!

喻文州也让索克萨尔开始了大型吟唱。他一时间也没办法锁定迎风布阵的位置,但是若迎风布阵不来阻止他出手,执意对着流云吟唱咒术的话,接下来他可就没时间逃出混乱之雨的笼罩了。

结果,烟玉当中,流云的重剑剑风霍霍,看起来所向披靡。

噗!

烟玉中,似有血花飞起,迎风布阵终于还是被砍到。但是紧跟着,就听“啪”一声响,剑光还在,但是,却不再继续向前移动了。

这是……陷阱扣?

喻文州虽没看到,却也猜出了个大概。

魏琛拼着挨了一剑,却终于是让迎风布阵布下了一个盗贼技能陷阱扣,终于还是暂缓住了流云的去势。

可是此时混乱之雨已经淅淅沥沥地落下了,中剑的迎风布阵看起来已经来不及从烟玉里躲出。

“魏琛真是很努力啊!!”潘林有些动容,很是遗憾的地感慨着。

魏琛打得并不好看,对流云千方百计的牵制,都透着一股子狼狈。

又是绕着石头转圈,又是被人砍得滚到一边趁机下套,再到现在挺着剑伤在烟玉掩护下抢下了这么一个陷阱扣。

魏琛很不容易,他一直在苦苦支撑,任谁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和卢瀚文正面较技的话,他十有八九会落败,但他就是用这样层出不穷的小手段,努力将卢瀚文和喻文州拖在了这里。

但是他的努力,终将因为这场混乱之雨画下终结。

流云还不能动,但是喻文州已经准备让索克萨尔过来继续控制迎风布阵了。

他操作索克萨尔迈步向前,结果索克萨尔却朝左翻了个跟头。

“喻文州在干嘛?”所有人愣住,这翻滚,毫无道理啊,他注意到什么未知的威胁了?观众们有上帝视角都没有发现。

喻文州的反应,却远比他们这些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更快,更准确。

混乱了?

喻文州吃惊地看着索克萨尔的状态。

跟着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魔镜,是魔镜。

术士技能魔镜,反弹所有法术攻击效果。烟玉当中,迎风布阵不只是给流云设下了一个陷阱扣,更藏了一面魔镜,等着索克萨尔的法术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