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九百一十五章 烂摊子

文/天蚕土豆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轰!

庞大的战旗,携带着滚滚战意,以一种无法形容的声势呼啸而下,那飘摇的旗面,却是散发着锋利到极点的气息,异常凌厉。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那战旗表面的战纹,在与那一道死寂光芒相撞时,已经是达到了一万八千道的惊人数量。

这种数量的战纹,看得各方强者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嗤!

而在他们为之震撼间,那战旗已是和那死寂光芒重重硬憾在了一起,而在碰撞的那一霎那,并没有意料之中惊天动地般的冲击传出。

有的,仅仅只是那犹如刀锋切过豆腐时的轻声,那一抹战旗,仿佛是开天辟地那一抹锋刃一般,竟然直接是在接触的瞬间,轻轻巧巧的自那死寂光线之中一掠而过。

战旗微微波荡着掠过光线,牧尘的双目,犹如古井一般,没有任何的波动,充满着毁灭波动般的黑色光线在他的面前一分为二,最后搽着他的脑袋横飞了出去。

砰。

飞出去的时候,光线最终蹦碎开来,化为漫天黑色光点逐渐的消散而去。

天地间无数瞳孔陡然紧缩,谁都未曾想到,这来自林冥的惊天一击,在那一面战旗的挥舞下,竟然会显得如此的脆弱。

“怎么可能?!”

那林冥狰狞的面庞也是在此时僵硬下来·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他最为强大的底牌,竟会被如此轻易的化解?

在那一面战旗之下,他的最强攻势,几乎如同豆腐一般。

“他那战旗之上的战纹数量竟然是真实的?!怎么可能?!”林冥终于是在此时清醒过来,但随即涌来的是更大的惊骇,他可是在吸收了诸多战意天才的意念之后,方才将战纹数量凝炼到一万四千道,而牧尘,怎么可能比他还要多足足四千道?!

这个家伙究竟获得了什么传承?竟然如此的厉害!

唰!

不过在林冥震骇之间·牧尘却并没有丝毫的废话,战旗撕裂了死寂光芒,去势依然不减,瞬间就已穿透了空间,直接对着林冥狠狠的斩了下去。

尖锐的破风声传来,顿时将林冥惊醒过来,当即他满脸骇然的急忙倒退·同时催动战意在前方形成一道道巨大的战意防护。

咻!咻!

不过面对着他的这些防护,那战旗却是摧枯拉朽般的尽数摧毁。

噗嗤!

当那所有战意防护都是被撕裂时,那林冥终于是承受不住那种战意冲击,一口鲜血喷出,身形狼狈的倒射了出去。

噗嗤!噗嗤!

在林冥狼狈倒射而退时,在其后方,那数万的军队之中,无数战士也是受到了重创·当即吐血声不绝于耳,那些数分钟之前还战意昂扬的军队,几乎是在此时瞬间萎靡下来,原本磅礴的战意,也是变得紊乱虚弱起来。

谁都看得出来,这些军队,已是受到重创。

林冥望着那瞬间崩溃的战意海洋·面色也是一片惨白,他明白,这场交锋他已经彻底输了,军队士气已消,他脑海中剧痛阵阵,意念虚弱·先前施展那般手段的后遗症开始出现,而失去了战意的他,恐怕连一个寻常啊的四品至尊都敌不过。

林冥眼芒急促的闪烁着,旋即他猛的一咬牙,身形迅速暴退。

不过,就在他身形逃窜后退的时候,牧尘却是一声冷笑,他手掌一握,只见得那一面战旗便是膨胀开来,磅礴战意直接是化为一只战意大手·瞬间洞穿虚空,当头便是对着林冥笼罩了下去。

“小辈·你敢!”

这般变故,都是在电光火石间,谁都没想到林冥溃败得如此之快,那幽冥宫的诸多强者也是未能反映过来,唯有着那天邪王暴喝出声,不过仓促之下,也仅仅只有一掌拍出,浩瀚灵力瞬间在天际形成一道千丈庞大的灵力掌印,狠狠的对着牧尘镇悳压而去。

这七品至尊一旦出手,便是显露出了强悍无匹的实力,这等仓促下的攻击,即便是比起先前牧尘与林冥他们那种倾力而为的攻势也是不遑多让。

灵力掌印犹如山岳般镇悳压而下,牧尘眼光也是一闪,旋即一声冷哼,竟是丝毫不避,双手结印,只见得那原本抓向林冥的战意巨手便是迎上,直接是与那灵力掌印硬憾在一起。

轰隆!

这次的硬憾,倒是引得天地震荡,冲击波肆虐开来,周围的一座座山峰顿时崩塌下来。

一记硬碰,牧尘也是一声闷哼,那一道战意大手被震散而去,不过与此同时,天邪王那一记灵力掌印,同样是在此时黯淡消散。

哗。

天地间响起一片哗然声,各方势力心头都是微微一震,当两个战阵师在依靠着战意交锋时,他们或许还并没有太过直观的感觉,可眼下当牧尘竟然凭借着战意的力量,将来自天邪王的一道攻击给抵御下来时,他们心头方才猛的震惊起来,一个五品至尊,凭借着战意的力量,竟然能和一位七品至尊略作抗衡,这等力量,实在太过惊人了。

哼。

战意大手被震碎,牧尘却是一声冷哼,他背后突然有着凤翼伸展开来,双翼一振,身形便是化为道道残影,快若闪电般的出现在了那林冥前方。

林冥见状,面色顿时一变,急忙运转体悳内灵力,一拳便是对着牧尘轰去。

牧尘面色漠然的看了他一眼,他如今已是晋入五品至尊,而这林冥借助着诸多外力,才堪堪达到四品至尊的实力若是比拼灵力的话,不出三回合,牧尘就能将其斩于手下。

所以牧尘仅仅只是一掌拍出,掌心一旋,便是将那林冥拳风给抵御下来,劲力一吐,只听得咔嚓一声,那林冥的手腕直接是被他震断了过去。

啊。

手腕震断,林冥当即发出惨叫之声,但却被牧尘拎得犹如小鸡一般毫无反抗之力,这般模样与之前一比,简直天壤之别。

而这一幕也是看得众多强者暗暗感叹,战阵师虽强,可毕竟太过依靠军队的战意,一旦失去了战意做依靠,所谓的战阵师也是脆弱之极。

战意这种力量,虽然另辟蹊径,可也多了诸多的限制,这令得战阵师不可能犹如灵力修炼者那般的自由自在,可以孑然一身,依靠自身力量,独自闯荡这大千世界。

显然,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着绝对完美的力量。

“小子,你放肆!”

在牧尘出手擒住林冥时,那天邪王方才彻底的从先前牧尘挡住他一记攻击的事实中回过神来,当即面色阴沉下来,可怕的灵力压迫,直接是笼罩开来。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够资格对我大罗天域的人叫嚣?!”不过这一次显然就不再需要牧尘出手,修罗王那冰寒的冷笑声,已是随之响彻起来,紧接着修罗王一步跨出,出现在天空上,锐利的目光锁定着天邪王独自一人便是将天邪王那灵力压迫尽数的抗了下来。

两名七品至尊在天空对峙,那等威势,竟是比起之前牧尘与林冥的交锋,还要来得有压迫感。

随着修罗王与天邪王阴沉的对视起来,那大罗天域以及幽冥宫的诸多强者,也是立即剑拔弩张起来,一时间天地间气氛都是紧绷起来。

“呵呵,天邪王,如果你们想要开战的话,待会我们大罗天域奉陪到底不过在此之前,我看是不是可以先将赌注给结算一下?”

而在那气氛紧绷间牧尘的淡笑声突然的响起来,而那笑声,却是让得连天邪王在内的所有幽冥宫强者,面庞都是一阵狠狠的抽搐。

这天地间各方势力的目光也是在此时闪动起来,其中不乏一些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向幽冥宫,一些本就对幽冥宫有恩怨的势力更是借势冷嘲热讽。

“嘿嘿,这幽冥宫猖狂这么久,总算是遭到报应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这幽冥宫肯不肯认账,嘿嘿,若是失去了陨落源丹,恐怕幽冥宫主一个都不会放过。”

“可不交的话,幽冥宫的脸可就丢光了”

听得天地间那些冷嘲热讽声,天邪王面庞也是一阵青白交替,眼中满是怒火,他怎么都没想到,原本稳操胜券的林冥,竟然会输掉这场交锋!

“牧尘,你不要太过分了,大不了我们将冰河王交给你们!此次的事情,算我幽冥宫认栽!”天邪王咬牙切齿的道。

牧尘闻言,眼皮微垂,道:“此事并非我一人独断,而是在场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我们的赌注便是如此,我想,如果现在是我输了的话,恐怕天邪王应该不会这么好心吧?”

天邪王眼皮一阵抽搐,他算是看出来了,牧尘可不打算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将此事给揭下去,但要让他们交四十万陨落源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样的话,幽冥宫主一旦知晓,暴怒之下,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活路。

可如果眼下当着这北界群雄的面,如果反悔不认,那幽冥宫的颜面,同样丢光了。

此事的他们,简直要被逼得无路可走了。

其余的那些顶尖势力,诸如神阁,玄天殿等见到被逼到无路可走的幽冥宫,也是略微有点头皮发麻,同时又是有点庆幸,所幸今日出头的是幽冥宫,不然换作他们的话,此时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眼下局面,幽冥宫已是被逼得焦头烂额,接下来,就得看他们究竟想要怎么样收拾眼下这个超级烂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