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番外 · 完结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时小树躺在床上,窝在时樾的怀里说:“爸爸,我还要一个睡前故事。”

时樾轻轻拍着小树,说:“咱们不是说好了午睡讲两个故事,晚上讲三个吗?爸爸的故事都讲完了。”

时小树四岁大,已经进入了小孩子好奇心旺盛的时候,睡觉最大的乐趣就是听故事。只是南乔这种开不了口的人,指望她讲睡前故事完全是没有可能,所以这副重担全落在了时樾身上。

时樾每天都苦恼地学习新故事,南乔鼓励他:挺好的,等小叶子长大一点,你的故事还能再讲一遍,一点不浪费。

小树伸出一根小手指,央求:“爸爸再讲一个,就一个。”

时樾绞尽脑汁,觉得自己也只能瞎编一个,说:“给你讲一个《纪念碑谷》的故事。”

小树开心:“好!”

“嗯……有一个山谷中的小国家,他们的宝贝被一个叫艾达的公主带走了,于是国家受到了诅咒,变成了一座座的石碑。国家中的人,也被变成了不能飞的黑乌鸦,困在了纪念碑谷里面,永远也飞不出去。”

“后来呢?艾达公主有没有回来救黑乌鸦?”

http://www.luoxia.com/qingcheng/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时樾笑了笑。南乔原本还担心自己的那些记忆障碍会遗传给小树,在小树学说话的时候很是紧张了一段时间。然而事实证明,小树是个极其聪明的小孩,跟他说过的东西,他都记得牢牢的,还能举一反三。

“后来艾达小公主闯过一层又一层的迷宫,把宝贝送回了原来的地方。黑乌鸦人受的诅咒也都被解开啦,变成了漂亮的彩色鸟儿,和公主一起飞出了山谷。”

“那艾达公主最后和王子在一起了吗?”

时樾笑了起来。谁说公主一定要和王子在一起呢?

他揉揉小树的小脑瓜,说:“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黑乌鸦人也是。”

小树心满意足,乖乖地闭着眼睛睡去。他还期待着今天晚上的平安夜呢。他捏了捏身旁趴着的大狗的爪子,“午安,阿当。”

时樾见小树渐渐熟睡,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到一旁的摇篮里,里面眉眼修长的女婴也正乖巧地熟睡着。

嗯,小叶子。

南乔希望小树能有一个弟弟妹妹陪伴,但又不希望像母亲生自己那样太晚,于是在生小树后的第二年年尾,又和时樾要了小叶子。正好时樾是独生子女,在政策放开之后,再生一个小叶子也是顺理成章。

相比于小树的顽皮好动,小叶子则要文静许多,大家都笑她是像妈妈的。小叶子闭着眼睛,睫毛又细又长,漂亮得让人不想移开目光。时樾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下,又看了许久,悄步走出了卧室。

而在卧室的墙上,静静地挂着许多照片。其中两幅,是时樾和南乔分别握着小树和小叶子的手,敲下了交易所的钟。

是的,小树成为了纽交所历史上最小的敲钟人。而在小叶子出生之后,由单一业务的棠棣公司发展壮大而成的棠棣集团又成功登陆港交所,小叶子,又成了港交所最小的敲钟人。

用时樾的话说,小树和小叶子,就是左手和右手,谁也不能亏待。

时樾走到了外面。他拿起桌上的一本厚实的书,翻开,抽出了里面那张泛黄的旧信笺。

再看一遍,依旧心动。

他拿着信笺,推开了有窸窣响动的厨房门。

厨房很大,中间有一个两三米长的流理台,南乔正在那里准备西式料理。小叶子需要营养,她每天下午会强迫自己加一次餐。

虽然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的身材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稍稍丰满了一些。时樾望着她走来走去的背影,依旧是简单朴素的白衬衣、牛仔裤,双腿笔直修长,臀上的那面小红旗随着她的动作一动一动。

他笑着锁上门,走了过去,将她拥住了。

那张纸晃在她眼前:“这是什么?”

南乔淡淡瞟了一眼:“瞎写的。”

“瞎写的?”

“嗯。”

南乔自然不会承认任何事情。但她的思绪已经飘到了许多年以前。

那架穿越太平洋,飞往美国TED大会的飞机上。

旅途漫长,郑昊自得其乐地一直在看电影,一部接着一部。

她看不下去。翻了几本书,她抽出飞机上提供的一张白笺纸——她突然想写一些东西,寄给时樾。

她扯掉郑昊一边的耳机:“你写过信不?”

郑昊摇头,“没写过,都是女孩子给我写。”

南乔:“……”

南乔问:“那你知道怎么写吗?”

郑昊“嘿嘿”一笑,“小姨要给小姨夫写信?嗨,也不指望小姨你能写出什么有文采的东西,你就给他写,‘亲爱的,我爱你,快回来我们结婚吧!’就这样,比写什么都有用!”

南乔差点一巴掌拍过去。

她想了又想,可是文字和语言是上帝所吝啬赐予她的东西。笔落上纸面,只是一句干巴巴的不知所云的东西。她放弃了,揉皱了想要丢掉,想了一会,却又捡回来,展开后夹在了书里。

那时候,她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

既然不能用笔,那便用口吧。

……

“嗯?不说?”

时樾一粒粒地解她的扣子,压着她的耳朵道:“饿了么?”

“嗯,是饿了。”

“我也很饿……饿了好几天了。”那丰盈处,如今手感更好。

南乔忽然抬起头来,说:“旁边的国家,有种叫‘人体盛’的东西。”

时樾一听大乐,心道自家女人真是越来越开窍了。然而等了半天,也不见她有什么动静。

他说:“嗯?难道咱们不趁小树小叶子都睡着了,‘体盛’一下么?”

南乔淡淡道:“哦?那你还不上去?”她点了点装着三文鱼片的小碟子,“难道加餐的不是我么?”

时樾:“……”

这天,时樾不得不躺上了流理台,彻彻底底地‘男体盛’了一次,生命中独一无二的体验。

南乔慢条斯理地、带着充分欣赏的目光,把一片片三文鱼片、扇贝、鹌鹑蛋放到该放的地方。这男人都快四十了,身材还像刚刚认识他的那会儿一样……蔚为壮观。

她不用筷子,俯下身一口一口地吃掉。顺便再把搁置食物的地方一口一口舔干净……她觉得,若是每天的加餐都这样吃的话,倒是实打实的享受。

……

晚上,正是平安夜。世贸天阶有一个冰雪节,时樾和南乔家离得近,便带了小树和小叶子一同过去。

天阶之下,竖起了一座座冰雕、冰灯、冰做的游乐场,被五颜六色的彩灯照得晶莹剔透、五彩缤纷,就像童话世界一样。

小树欢呼雀跃,奔过去爬上了冰城堡,从高高滑梯上“嗦”地溜下来,和其他的小朋友一同快活地尖叫。

小叶子也看得手舞足蹈的,像在给哥哥加油。时樾抱着小叶子,和南乔一起守护在小树旁边,看他玩得忘了一切。

“I feel it in my fingers,

“I feel it in my toes,

“Christmas is all around me,

“and so the feeling grows……”

天阶中仍然在播放这一首经久不衰的圣诞歌,而天阶顶上的大屏幕上,依旧在滚动着那些甜蜜的话语和祝福,只是都换了人——

“爱你一生一世。陈。”

“你永远都是我最傻的大傻瓜。”

“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致我最爱的橙子。”

……

南乔望着时樾,时樾便轻轻地吻了下来,小叶子捂住了脸蛋儿。

所有的爱,何必要许下一个时限呢?放肆去爱,何必患得患失?

爱是凡事相信,凡事盼望。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网络版番外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