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番外 · 三木为森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开始发现一种不好的趋势。

她爸南宏宙开始越来越离不开时樾。

人都说老人家年纪越大,脾气越像小孩,她爸的确就是这样。她自怀孕之后,大约是某些激素分泌多了些,她的情绪终于变复杂了点。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时樾对她的爱会被分担走,比如小树,比如计划中的小叶子。

但她就是没有想到最早干出这种事的是她爸。

她爸浑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时不时就一个电话过来,把时樾从她身边叫走,时樾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事儿,只是南宏宙叫得急,他也只能马上开车过去。

有一回南宏宙下命令“四十分钟内必须到,否则以后甭回来见他”。南乔以为出了什么事儿,也跟回去,结果发现南宏宙只是在雁栖湖边遛狗无聊,要拉时樾过去陪他散步聊天。

南乔无情地把她爸教训了一顿。

聊天。

没错,的确是。

从陪玩之后,南宏宙又从时樾身上发掘出了一个新功能,陪聊。

退休之后他也不能时时刻刻和那帮老战友混在一起,其他的时候除了看看书和电视,就闲得发慌。身边的警卫员是不敢和他聊,南勤、郑明、南思呢,倒是能聊,但是性格过于老成持重,对他尊重有余,挑战不足,所以聊不出什么激情来。

但是时樾不一样。

处久了,南宏宙就发现这小子身上有野性,虽然恭谨地喊他爸,有时候也叫一声首长,但骨子里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怕他,有时候觉得他不对的,还敢和他对着干。这股子野生劲儿,时常挠得南宏宙心痒痒,却又浑身舒畅。

时樾是真喜欢军事,尤其是空军。从“蓝天利剑”出来后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关注空军的发展,军事方面的书,也是他没事时候一直在翻在看的。所以一旦和南宏宙聊起空军,两个人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南宏宙固然实战经验多,但时樾脑子灵活举一反三,有时候南宏宙还真被他噎住。南宏宙兴致来了,有时候还带时樾去北空去转一圈,实地讨论,俩人都甚是兴奋。时樾是真佩服这老爷子,有经验有本事有理论,是这时代的真英雄。这老爷子固然脾气古怪执拗,他却越来越喜欢了。

南乔怀孕的状态一直比较平稳,四五月份连孕吐的症状都不显著,所以每次回家,家里人也完全看不出来什么。到了六月份,虽然身形上仍然没有明显的出怀,却不知怎么的开始早上吐得厉害。时樾看着心疼得要命,却也束手无策。去看医生,医生说这太正常了!

他原本还想到了三个月,小树扎根扎稳了,能和她回一趟婺源去过端午,母亲也一直想念南乔来着。但南乔这一吐,他便舍不得让她出远门了。端午节前他专门回了趟家,向母亲讨了一堆照顾孕妇、缓解孕吐的经验,然后又赶回来,和南乔一同回雁栖湖过节。

端午节这天,南宏宙知道北空出了好几个大成果,开心得不得了,晚上拿出了好几瓶藏了许多年的茅台。南乔怀上了,时樾也没了戒酒的压力,放开来陪老爷子大喝了一回。老爷子喝酒多年无敌,这回和时樾算是棋逢对手,到最后老爷子都直招手,“来来来,坐那么远做什么?坐我旁边!”

南乔还算淡定,南思看了都嫉妒了,趁着酒劲终于敢笑话老爷子:“是谁亲爹都忘了!”

老爷子虎着一张脸,拍着时樾的肩膀说:“以后谁还敢说你没爹,让他来找老子!”

……

那天晚上,老爷子喝高了,时樾还清醒着。喝完酒老爷子看了会《北平无战事》,拉着时樾开始聊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然后又扯到笕桥“八一四”空战、英阿马岛之战两弹两机、海湾战争的“空中制胜论”……老爷子是越聊越精神,越聊越眉飞色舞激动不已。

时樾看着南乔已经开始有些困意,便推说要陪南乔回去睡了,哪料到老爷子浓眉一竖,脸色一横,拉了他说:“女人家家的,有什么好陪的!今晚咱爷俩睡书房,对着沙盘咱聊一晚上去!”

时樾:“……”

南乔:“……”

不由分说,老爷子连推带搡地把时樾拖去了楼上的书房,高声喊着警卫让搬一张床过来。

南乔默然在楼下站了会,自己回房去睡了。

在一起这么久,头一回和时樾在一起但她要独守空房。

抢她男人的居然还是她爸。

南乔觉得这事儿有点想不通。

第二天一大清早,时樾一身水气地扑来南乔房中,掀了被子钻进去,把她抱住了。

南乔迷迷糊糊地摸了摸他湿润刚挺的头发,干净清爽的脸颊,说:“刚洗澡?”

时樾“嗯”了一声,一双结实又矫健的长腿抬起,将南乔修长光洁的腿夹紧了,弓起身,像一头大豹子一样埋到她暖融融的胸前去蹭。

南乔被他蹭得发痒,是又清醒又有些像浮在半空中,想要又不大敢要。两个人本来就是一年多不见,一见面中了招之后就发现自作自受了。忍了三个月时樾终于喂进去一次,却也不敢大动,就这么小火慢炖的,两个人也终于算是吃了顿荤的。

时樾摸着她白皙光滑的小腹,感觉稍稍凸起了些,这种感觉神秘又窝心。

南乔说:“有鸡蛋大了吧。”

时樾:“……”

九点多钟,一家人下楼去吃早餐。

南宏宙看到时樾,说:“诶你小子,早上怎么跑了?”

时樾:“……”

这时候南乔看到桌上的鸡蛋,登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立马起身,往楼上的洗手间快步走去。时樾一看,知道她又有了妊娠反应,连忙拿了瓶矿泉水,跟了过去。

桌上的人面面相觑,心里隐约猜想到是那么回事儿,却又不敢肯定。唯独南宏宙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心无旁骛地在吃早餐。见着其他人都有些发呆的样子,不快道:“都九点多了,还没睡醒?吃饭!”

大家只好埋头吃饭,没人敢在南宏宙面前多说一句。毕竟按照南宏宙初步的设想,这俩人的婚期,初步是定在今年九月份的。

那时候南乔大着个肚子,这婚礼不是又泡汤了么……

过了会南宏宙接了个电话:“什么?你们已经到了?好好好,我马上赶过来。担心老子掉队?放狗屁!”

他挂了电话,时樾正牵着南乔回来入座。南乔脸色稍稍有些苍白,倒也没什么异常。时樾给她添了碗白粥。

南宏宙对时樾说:“你,收拾一下,跟我出门。”

时樾愕然:“现在?”

南宏宙不耐烦道:“对对!没吃饱就拿两个馒头鸡蛋揣着!老家伙们今天要上山练靶子,我看过你打毒·贩的那一枪,准得很!跟我去露两手!”

时樾:“……”

时樾迟疑道:“爸,南乔她……”

“她我知道,没你照样吃喝拉撒。”南宏宙粗暴地打断,“别磨叽,快走!”

时樾简直就要给岳父大人跪下了。

路上,南宏宙坐副驾驶,一开始是警卫员开车,南宏宙嫌太慢,便让时樾来。时樾这时候正一肚子闷气呢,一上手就飙出了飞车的速度。

“开得好!”南宏宙勒紧了安全带,他当然分得出瞎开和真正会飚车的人的区别,说:“就这么开!老子就不信超不了那几个老家伙!”

山路前方渐渐出现了另外几辆军用吉普的影子,南宏宙兴奋起来:“超它们!”

时樾乌着一张脸换挡加速,吉普车粗犷的轮胎紧抓着地面,发动机发出低沉的吼声,狂躁地向前冲去。

南宏宙终于觉察出一直沉默着的时樾有点不大一样。回想着早上出门前发生的事情,他猛然醒悟——

“你他·妈!——”

南宏宙怒吼起来,“我家老三有崽了?!”

“是啊,我的。”时樾干脆又明了地回答。

“我草!——”

“你个混账玩意儿!——”

“首长,冲不冲啊?”时樾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滚滚尘土中的几道车影,镇定地说。

“他妈·的!冲啊!”

“那有崽儿怎么办?”时樾镇定又不要脸地问。司令首长岳父泰山老大人您倒是弄死我啊。

“草!——”

南宏宙怒发冲冠,然而前面几个老家伙的嘲笑言犹在耳,他咆哮道——

“有了就生啊!废话那么多!”

“是!首长!”

……

于是小树就这么过了外公的那一关。十月怀胎期满,小树被顺顺当当地生了下来,果然是个健康漂亮的小男婴,啼哭声响亮又清脆。时樾全程陪产,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南乔。

因为是顺产,生的过程虽然小有周折,但也算是相当顺利,南乔生完小树就能下地走路。她看着时樾把粉嫩嫩的小树抱起来,兴奋不已地笑着说:“叫爸爸!”

南乔淡淡地笑。旁边的南母和越秀英都笑着说他发蠢。然而蜷着小手小腿在时樾掌心蹬弹的小树,竟然真的对着他张着嘴叽叽笑了起来,一双大眼睛明锐得有点透明的感觉,真真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时樾这个一米九个头的大男人,突然就“呜”地叫了一声。

小树交给南母抱出去给南宏宙和南勤南思他们看。越秀英看着时樾眨了眨眼,笑着给他带上了病房的门,退了出去……

小树出生六个月之后,恰逢即刻飞行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南乔作为公司创始人,自然不可缺席。然而小树正在母乳喂养期,哪里好离开母亲这么久?南乔也舍不下小树。和时樾一合计,决定做下周密的准备,把小树也带过去。

上市那日,纽交所人头攒动。交易所内部空间巨大而开阔,开放式的钢结构横梁上处处悬挂着电子屏幕,不停地闪动着即刻飞行鲜明的logo。

南乔和温笛一出现在纽交所里,立即引来无数的闪光灯。投行、律所、会所的中介们,各种机构投资人们……都已经早早守候在那里。交易大厅、观景阳台和直播厅都已经准备就绪。

这一天或许是即刻飞行成立以来最为辉煌的时刻,所有人的努力,都将在那一刻获得完美的回报。

南乔站在敲钟台上,她向下望去,下面有温笛、秦时宇、Q哥、小安……所有同她一路奋斗而来的同事们、战友们。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激动而兴奋的光辉。

她不会忘记,她曾经面对大姐发下的誓言:

“他们都是我的弟兄,在这里陪着我耗了三年青春,我绝不会让他们这三年白白浪费。”

即刻飞行没有倒下。所有人热血青春的倾注,也远远不止三年。但,她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的努力白白浪费。

她望着那每一张熟悉的面孔,淡淡地笑了。

“什么时候即刻真正成了,一定和你们喝个够,不醉不归。”

她还欠他们一顿酒呢。

敲钟的时间快到了。南乔看见人群让开道路,一身漆黑正装、雪白衬衣的时樾大步走了过来,身姿凛然修拔,容貌俊厉摄人。他怀中还抱着个软绵绵的小东西,同样是和他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睛,有着初显锋锐之态的小眉毛,长得俊俏又可爱。他正抱着爸爸的墨镜,咿咿呀呀地玩着,偶尔还去舔上一口,被时樾小心翼翼地分开,但紧接着,他又一舌头糊在了爸爸的脸上。

南乔看着这父子两个,淡泊的面容渐转温和。

时樾抱着小树走过来,在无数的镜头和目光之下,大大方方地吻了一下南乔。南乔的嘴角微微勾起,拿起那个小槌子,放到了小树的手心里,帮小树用五根胖胖的指头握紧。

她和时樾相互对视一眼,一同握住小树的小手,“咣”地一声,敲了下去——

那一刹那,洪亮的钟声响彻整个交易所大厅,随着媒体直播传播到世界各地。盘面开启,所有的大屏幕上都开始快速滚动出股票交易数据。

现场掌声响起,许多即刻的老员工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小树咿咿呀呀叫着,向着妈妈伸开双手。南乔微笑着,把他从时樾怀中接了过来。小树像树袋熊一样一样巴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用力“叭”了一下。时樾望着她笑着,摸了摸她自产后为了方便打理被剪短的头发,低下头也在她另一边脸上亲了一下。

南乔真正地笑了起来。

生命中最可贵是坚持。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所幸的是,这两样,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

一生中,全心全意地做一件事,真心实意地去爱一个人。她得到的回报,是全部。

透过交易所大厅的人群,她忽然看到了周然。

周然的公司作为国际最有声誉的第一大投行,自然是温笛选择上市中介的首选之一。这家公司也十分重视即刻飞行,两方一拍即合。周然虽然觉得地位尴尬,却也左右不了公司的决策。他所带的小组,也成为上市中介团队的一份子,不得不以乙方的身份来为即刻飞行提供服务。

南乔本身并不与中介打交道,此前也没有在公司和周然见过面。温笛知道南乔和周然的宿怨,也没借这个机会少折腾过周然。周然自知理亏,又是他自己有眼无珠,也只得认了。他曾经是即刻飞行的二股东,如今即刻飞行却成了他的金主,这其间带来的落差,可想而知。

他随中介团队过来,看见敲钟的那一家人,忽觉得五味陈杂。倘若当年不是那一念之差,今日站在上面的那个男人,或许就是他自己。可是这人世间,却没有那一味后悔药。

南乔看见周然黯然离去,心中最后的一点尘埃也落下。

……

八月的东非大草原,成千上万的动物正在从坦桑尼亚向玛莎玛拉迁徙。黑尾牛羚惊恐又疯狂地奔跑过遍布鳄鱼的玛拉河,印度豹奔跑在斑马、南非羚羊和非洲水牛群中。隆隆的蹄声宛如闷雷,卷起漫天的尘土。

时樾和南乔在一架飞机上。随着飞机逐渐升上高空,地面上迁徙的动物也越来越小,渐渐成为草原上大片黑色的流动斑块。

即刻飞行上市之后,南乔便马不停蹄地参与到了一个在非洲地区与WHO(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项目中。这个项目主要是利用无人机向交通不便地区运输药品。她随着WHO的人员在那些贫穷落后的村庄间来往调查,极其颠簸的路途让她在非洲的停留时间比预期中要长出不少。

恰好一个纪录片导演正和Wings、棠棣合作,到东非大裂谷来拍摄一个极限运动纪录片。时樾便一同赶过来,接南乔回国。

离开非洲之前,时樾说想和南乔跳一次伞。南乔虽然在空军部队中长大,却从来没有尝试过高空跳伞。她知道时樾会带着她一起跳时,便欣然答应了。

时樾之前是“蓝天利剑”训练出来的空降兵啊,跳伞,不知道跳过多少次,有他在,她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

这一次的高空跳伞是Wings和当地的一个跳伞基地合作组织的,时樾和南乔是最先上天的一拨。

时樾自己穿好了装备,又帮南乔穿完整了,将她紧紧地固定在了身前。跳伞装备一切检查无误,飞机上的指示灯由红变绿——飞行高度达到了五千米,已经可以起跳了。

南乔知道时樾自己从几万米的高空跳过,这次是为了迁就第一次跳伞的她,选择了这样一个更加方便安全的高度。

舱门打开了。狂风“呼”地灌了进来。时樾在南乔的耳后,带着笑意问道:“怕不怕?”

南乔摇头。

时樾笑:“那可就跳了。——抬脚。”

他抱着她,站到了舱门边上。南乔的双脚完全是凌空的,下面是万丈高空、渺小世界,她“啊”地一声就叫了出来!

“还说不怕。”时樾低低地、促狭地笑着,忽然纵身一跃,带着南乔跳了下去。

天旋地转,地平线都在翻转,彻底失重的感觉。

南乔那时候只觉得脑子中一片空白,无法呼吸。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仿佛是处于宇宙之中一般的宁静。

她听见时樾在她耳边说:“不要闭眼,放轻松,手臂展开。”

她感觉到时樾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指,嘴唇印在了她的头顶。她忽然就找到对身体的感觉,那种自由落体的速度感,那种鸟儿一般自由的感觉,都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海洋、山川、河流、草原,壮丽的地球景观都在她眼前辽阔地铺展开来,飞行器赋予她这样辽阔的视角,时樾现在却给予她如此设身处地的飞翔的感觉,何等的美妙!

时樾也感受到了她的放松,在她耳边大声问道:“高兴不高兴!”

南乔在高空这种极限环境下,整个人都不似在海平面上那般淡定,整个人都打开了。她“咯咯咯”地像个孩子一样大笑起来:

“高兴!”

狂烈的大风灌进她的嘴里,让她的声音飞扬在风里。

时樾也大笑起来,忽然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枚钻戒在她眼前,他在高空之中,大声喊道:

“南乔!嫁给我吧!”

那样大的风,将他的声音重重打在她的耳膜上。

她忽然头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哭泣的感觉。

可是她仍然在大笑。

时樾继续大声地喊:“南乔!你逃不掉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开伞,咱们就这样一起掉下去!你答应,就陪我时樾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他喊道:“南乔,你嫁不嫁!”

南乔有一滴晶莹的泪水落在风镜上,向下滑去,让这个世界有一点点的模糊,折射出不一样的颜色。

她依然大声地笑着,在空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

“嫁!”

“绷”的一声,巨大的、五彩的降落伞在他们身后展开,狂风吹得他们又向上飞去,惊险刺激至极。

地平面上险峻的死火山、辽远苍茫的平原、群峰、原始森林一望无际,气势万千。在他们的眼底,一览无遗。

他们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飘荡着、飞翔着,旋转,升腾起伏……那一枚钻戒套住了她的无名指,也彼此相许了一生。

——你为什么用左手无名指?

——因为无名指坚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