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番外 · 双木成林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时樾在银河写字楼附近找了个紧挨着公园的小区,租了一栋大房子,南乔走路上班,也就不到五分钟的路程。

银河写字楼在二环内,这样一个房子的租金可是价格不菲。南乔问时樾:钱够么?

时樾淡淡一笑,屈起食指叩了一下她的额头,买这样一栋是还买不起,但要是连租都租不起,还敢娶老婆种小树?

南乔的即刻飞行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上市,投行、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的人都已经开驻进来了。以南乔现在的身家,在北京随便哪里买一套房子都不是难事,只是她并不在乎这个,而且她也知道时樾是想自己买,所以也一直不提买房的事。

时樾的老大老二老三寄养在南宏宙家里之后,南宏宙也是闲得无聊,带着它们去北空的军犬驯养基地去给它们找了伴儿。于是老三就怀上了,待时樾回来,很快一胎就生了六个,个个体质倍儿棒。南宏宙和老大老二老三有了感情,舍不得让它们走,时樾便另外带了一只老三的崽儿回去养,还是起名叫阿当。

搬家的时候,时樾完全没让南乔插手,理由只有一个,肚子里有小树了怎么办?

南乔注重锻炼,饮食起居规律,心境平和,例假也从来都是一天不差地来。这天等过二十四小时也没见动静,她便不吭气地在下班路上买了支验孕棒。第二天清早测了一下,果然是二道杠无误。这两天时樾在出差,她倒是很镇定,自己跑去301军总医院做了个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医生嘱咐她过段时间来建档。她看了一下医生推算出来的小树的树龄,正是在婺源的那天晚上种上的,心道时樾还真是了不起。

时樾现在家里头有南乔了,出差在外头也呆不住,一完事,哪怕是大晚上的,都铁定要飞回来。这天到家十点多钟,洗了个澡上床,南乔还没睡着。他抱着她揉弄了两下,就让她浑身都烫了起来。她一张白皙的脸飞着红,薄薄的唇也柔润了起来,她刚想挡住他的手,他却已经大不正经地探了下去。碰了一下,却又收回来,抵着她的额头低低问道:

“不是生理期吗?”

他记她的生理期比她记得都准。他也知道她不大爱用OB,一般还是用传统的那种,一摸就摸出来了。

南乔低声道:“知道是生理期还这样。”

时樾无耻地笑,捻着她的耳垂,贴着她的耳朵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太——想——你——了——”

时樾这人不用心的时候都能把情话儿说得让人心动不已,更别说如今是挚心诚意。南乔固然是听惯了,可是每次他这样赤·裸·裸地说出来时,她依旧会脸热心悸,只不过,从来不表现出来罢了。

她淡淡道:“再想,也只能忍着了。”

时樾差点“腾”地从床上跳起来,“真种上了?”

南乔拉着他的大手盖到自己小腹上,说:“医生说还没有花生米大。”

时樾:“……”

这蠢女人啊……

房子里面静谧无比,小小的阿当都熟睡了,几条银龙在门口的大玻璃缸中从容地游动。只有卧室里面,树状的夜灯光线微微,两个人的情意正浓。

时樾抚着南乔小腹的手是轻的,吻上她的唇却是重的,一下又一下,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么好。

他又多了一个想要守护的人。

……

两个人兴奋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突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来——种树这事儿真没想到一击即中,但他们俩还没领证呐。

又,南父那边又怎么交代?

时樾有点头疼,他们这流程的顺序走得有点奇怪。

牵着阿当在公园里走,时樾说:“我还没求婚。”

南乔走在他旁边,“哦”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她说:“那就不结了。”

时樾:“……”

他说:“开玩笑!”

南乔淡淡地笑。

南乔和时樾虽然搬出来住,每周仍然会回家一趟。南宏宙退休之后,之前是没事儿和以前的几个老战友打桥牌,现在又迷上了打双升,在家里天天逼着几个警卫员陪他练习。

他一副火爆脾气,年纪大了仍然争强好胜,谁和他做对家都被他骂得半死,到后来那些警卫员到了他闲的点儿就称病拉肚子,说首长,眼睛已经花得认不出来桃心梅方了……

南宏宙气吼吼的,却也不好再强迫他们。憋了几天,等到周末儿子女儿三家人来了,便吆喝着起灶打牌。南勤南思还有南勤的丈夫郑明先后和他做过几圈对家,都被骂了下来:

——怎么打得这么臭!啊?!

——连牌都不记,你是要懒死?!

——算不出来我手里还有几个组吗?不知道我要拖拉机抠底吗?!都被你给拆了!!!滚滚滚,换别人!

南勤从来没有被老爷子这样骂过,一心的委屈。南母都看不过去了,过来劝:“打牌不就图个乐子嘛!这么认真做什么?都这么大年纪了,真是的!”

南宏宙生气道:“做什么事都要认真!图安逸求享乐,这都是腐朽又可耻的小资产阶级想法!”

众人:“……”

那边南乔和时樾在站在窗户边上,在小声地说着要不要把怀孕的事情说出来。

南宏宙的狩猎一般的目光巡视了一圈,看上了时樾——

“喂,你!过来!”

时樾被这一声喊,往南宏宙那边看过去,见郑明、南思几个都在冲他点头,脸上一副释然的表情,疑惑道:“爸在叫我?”

“对对对!过来!”

南宏宙拿着厚厚的两副扑克在桌面上磕着,威武地问:“会打双升吗?”

时樾差点露出本性“呵呵”地笑了出来。

打双升……

别说打双升了,麻将骰·宝梭·哈百家·乐德·扑赌·球赌·马,那些年里头有什么他没玩过。

看了一眼南乔,他很纯良地微笑:“会一点。”

南宏宙高兴了:“那就行!来来来!坐我对面!”

看到时樾过来了,其他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解脱,真正的解脱。

理论上来说,时樾当然是南宏宙最好的对家了——脾气又好,脸皮又厚,对着老爷子还秉存着一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精神,简直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时樾和南宏宙坐对家,郑明和南思在另一边,打“五十K”,打过了才能从2开始打。

南乔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时樾的旁边。

南宏宙慢悠悠地说:“你坐那有什么用?打得不好我照样骂!”

南乔瞪父亲一眼。

时樾看了南乔一眼,笑起来。他摸牌插牌都是老手,还腾出手来揉了一下南乔的耳朵。

郑明和南思的开局很顺,一开始便抢到了桩,两圈就打到了K。时樾善于记牌,谁出了什么都心中了然,没一张牌打错。南宏宙于是显得格外安静。

打K的这一局,时樾摸到了一对黑桃K,把南思叫的红桃组给反了,起了八张底牌。他把手头上的方片这一轮全扑了下去,包括两个对子,另外再加一个小王。

南乔虽然没打过双升,看了两圈也会了。低声在时樾耳边说:“怎么能这样扑?”

时樾勾着唇一笑。南乔觉得他之前的那股邪劲儿又出来了。

八张牌一落桌,南宏宙问:“有人反吗?”

黑桃最大。郑明南思都摇头。南宏宙两张大王甩下来,得意道:“反大常!”

他起底牌,越起眼睛越亮,还透过老花镜底下向时樾投过来一个大约是刮目相看的眼色。

这一局,南宏宙直接第一圈小王抢桩,随后甩一对大王、一对方片K圈分。再然后一条方片上特长的一道拖拉机拉下来,基本上把郑明和南思手上的副牌打了个落花流水。

时樾就负责无私上分,然后压着郑明南思让他们抬不了头。

南宏宙一桩到底,最后一个拖拉机四抠,彻彻底底地大爽了一发!两副牌的分全部都给捡上了,最后的四抠还将底牌的分直翻四倍——南宏宙和时樾两人还没坐过桩,就直接跳过去打2了,郑明和南思一夜回到解放前,又要从头打“五十K”。

南乔后来本着求知的精神问时樾:你怎么知道我爸拿到了一对大王?

时樾说:你爸脸色虽然绷得很严,眼睛是会发光的啊。

南乔问:你怎么知道要扑方块?

时樾:你爸拿牌有个规律,从下到上是桃心梅方的顺序。我看他方块这轮最长,当然要给他扑方块。

南乔:……

南宏宙这一晚算是彻底打痛快了。基本上他想要什么牌,时樾要么能想办法扑给他,要么就能喂给他。他们一直打到老A,郑明和南思都没能打出“五十K”。

南思后来都怀疑了:“你们两爷子是不是耍老千啊?”

南宏宙大怒:“放狗屁!你爹我堂堂正正,会耍老千?!这就叫技术!你们都学着点!”

南思还在微弱地抗辩:“那怎么妹夫都好像知道你的牌一样?”

南宏宙这时候看向时樾的眼里颇有满意之色:“这小子牌打得不错,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下回跟着我去干死那帮老家伙去!”

南思:“……”

南宏宙的话不是说着玩的,后来真没事儿就叫了时樾去和其他的老战友打牌。这倒真是苦了时樾了,白天要忙工作,晚上要陪南乔,中间还得挤出时间来负责老丈人和诸位首长们的娱乐活动。

南乔又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想着反正怀都怀上了,还急着领证和操办婚礼做什么?

时樾心想这下好,“未婚先孕”这罪名算是坐实了。南家门风极正,之前听郑明提过,说要是南乔敢还没结婚就搞出个孩子来,南宏宙一定“打死她”。

时樾想“打死”这话固然是说重了,但南宏宙怎么说也轻饶不了他呀。为了把小树顺顺当当正大光明地在南宏宙面前提出来,他这个“陪玩”的,也算是绞尽脑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