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五十四章 完结章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的公司发展壮大,搬进了新的宽敞明亮的写字楼。这栋写字楼名叫“银河”,有着流线型的外观设计,星河一般的穹顶,十分契合即刻飞行的风格。

时樾服刑的这一年,南乔参加了许多国际性的合作项目。她的工作重心,渐渐从研发转移到了飞行器的社会性应用——让飞行器真正为人类服务,才是她的终极目标。

时樾脱离了安宁,就开始筹备新的公司,后来入狱,便暂时搁置下来了。出狱后,他和郄浩、郝杰等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名叫“棠棣”的公司,专门从事影视特技和特效制作。凭借他之前丰富的人脉,wings在极限运动方面的丰富资源,棠棣公司很快接到了相当一批项目,步入了运营的正轨。

时樾很忙。南乔也很忙,乘坐的飞机在空中交错的时间,都比两个人同时在北京的时间多。

时樾做事,有股子狠劲和冲劲。有时候半夜里闲下来,那种思念便是愈发的刻骨铭心,比在监狱里还要难耐。

那张彩虹跑照片的打印纸,几乎都已经被他翻烂了,用透明胶密密地粘合了起来。他有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把打印纸翻过来,仿佛这样,就能把照片里是背影的南乔翻过来,看到她的面容一样。

这时候他会驱车去雁栖湖畔,远远地站在湖水边眺望南乔的家。

自他入狱之后,南宏宙担心南乔再有危险,就勒令她凡在北京,每晚都要回家去住。他那三条德牧本来是郝杰交还了南乔在养着,也被南乔带回了家。南宏宙退休了,这三条狗和他,也算是一个陪伴。

只不过南宏宙接受了他的老大老二和老三,什么时候能够接受他,他心里没有一点儿底。

尤其是他有了二次入狱的经历之后,老爷子是不是会更加嫌弃他,他更加的不知道了。毕竟,一个堂堂的北空司令员,又怎么能有一个蹲过两次监狱的女婿。

他每每想到这里,心中都有隐隐的烧灼。

他不是不想去找南乔,也不是不能去找南乔。

他只是,不想让南宏宙知道后,看不起他。

他靠在湖水边的大树上,看着夜色下的雁栖湖上结着冰。但到底春天要来了,他偶尔能听见冰块出现裂缝的声音。

冬末夜晚的温度仍然很低,他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脚,目光投向了旁边的那辆车。

是一辆帕萨特。钱不多,又得有辆车方便些,他便随意地买了这么一辆。

——其实也不是那么随意。

“哦……帕萨特……没事,我会给你赔……”

他现在每每想起那一晚的南乔来,都会忍俊不禁。他的蠢女人,至今都还欠着他呢。

……

南乔收到了一份邀请函,是来自美国的TED会议组织的。

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即技术、娱乐、设计),是一个国际性的会议,每年都会召集全世界在科学、设计、文学、音乐等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物,聚集到一起面向全世界发表演讲,分享他们在所在领域的探索成果,以及对社会、科学、人文和艺术的思考。

TED的宗旨便是“用思想的力量来改变世界”,它的演讲视频向全世界传播,具有相当广泛的影响力。

TED邀请南乔去做演讲嘉宾。这是TED大会在多旋翼无人飞行器领域发出的第一封邀请函,也是第一个中国科技界的女性收到的邀请函。

TED的组织者是辗转通过南乔在德国的导师联系到她的。

南乔在仔细考虑要不要拒绝这个邀请。

她仍然坚持着尽量不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原则。一来,她不希望自己的工作受到太多的外界干扰;二来家庭的背景也让她选择低调,减少一切可能的麻烦。

更加让她想要回避的一点是,她有人前演讲恐惧症。和陌生人说话她尚觉得十分不自在,更何况在千千万万人面前做公开演讲?

导师和南乔恳谈了一番,告诉她:你要是真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梦想实现,将自己的思想传播到全世界、为这个世界做出改变,那么,就去吧。这是一个开放的、思维的火花相互碰撞的大平台,你的努力,应该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

她的梦想是什么?

“我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里也会有无数飞行器,建立起低空领域的交通。他们传递货物、信息和必需品,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那一天,红日从云海喷薄欲出之时,她在贡嘎雪峰之上,如是和时樾说。

Ideas worth spreading.

南乔最终同意了。她所要求TED主办方提供的协助是:

允许她使用德语而非英语进行演讲,采用同声传译。

演讲时,用聚光灯照亮她,从而使她看不见台下的观众。

当TED大会的演讲者名单公之于众时,南乔作为即刻飞行创始人的名字赫然在列,瞬间业界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

Jaeger发布会那一次之后,业界便知道了南乔的存在,只是她行事始终低调,别说真人,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流传出来过。科技圈媒体的八卦属性并不比娱乐圈少,一时间关于这件事的报道又纷纷新鲜出炉,猜测着南乔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以及去TED会讲些什么。

而这件事,亦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关注。要知道中国的自主研发还是少,像即刻飞行这种,自然被主流媒体升华成了民族骄傲。这一次南乔去参加TED演讲,主流媒体索性策划了一期专题,要对演讲过程进行全程直播。

出发去美国参加TED大会的前夕,恰逢元宵节,南母做了一大桌子饭,聚齐了南勤、南思两家人,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团圆过节。

南宏宙和南母两老坐在上席,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南勤一家三口、南思一家四口。唯独南乔孤零零的一人坐在下首,默然地拣菜吃饭。

南母看着,莫名其妙地觉得心疼。这女儿的终身大事,终究是她心头上的一根刺。眼看着她都快三十了,回头郑昊等三个孙子都要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了,她还这样的没有着落,南母看着,能不心焦吗?

然而一看南宏宙板着一张脸,她也不好说什么,朝南勤使了个眼色。

南勤于是看了一眼郑昊。

郑昊端着碗站起来,挨着南乔坐到了她身边。“小姨,我来陪你坐。”郑昊已经长成个帅气的大孩子了,声音都脱去少年的稚嫩,厚实起来。

南思那边的两个小家伙却不知内情,嚷嚷起来:“表哥!那是未来小姨夫的位置,怎么能让你坐!”

郑昊“哼”了一声道:“明天小姨去美国,我也要一起去,当然今天要和小姨先联络联络感情了。”

的确,郑昊也酷爱飞机和飞行器设备,南勤又打算让他将来去美国念书,所以这回让南勤先带他出去经历一下,也算是和南乔做个伴儿。

那两个孩子还在叽叽喳喳地争辩着,南宏宙的威严浑厚的声音冷不丁冒了出来,着实吓了他们一跳。

“要讲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南乔一怔。

这还是父亲第一次对她的工作表示出关心。在过去,父亲对她做即刻飞行的事情,除了反对,还是反对。

她有些不太适应父亲的这种关心,僵硬着说:“好了。”

南宏宙绷着脸说:“不要给我丢脸。”

南乔望着父亲。

父亲终究还是变了一些。经历过暴风行动中Jaeger协助警方实施公共安全监测任务之后,父亲对飞行器似乎有所改观。有一回她看到郑昊在小院中玩飞行器,和二哥家的两个孩子骄傲地解释飞行器的性能和玩法,父亲竟然假装不关心地在一旁听着。

她缓缓点了点头。

一家人又开始沉默地吃饭。

吃着吃着,南母觉得压抑,又想缓和一下气氛,谁料南宏宙像是憋着一口气,又沉沉地开了口:

“那个混账玩意儿怎么还不来找你?”

南乔一开始还不知道说的是谁,抬起头来看了看,发现所有人都竖着头瞪着她。她讷然地又望了一眼父亲,南宏宙气恼地说:

“问的就是你!”

南乔反应了一下,说:“他不是混账玩意儿。”

“你!——”

南宏宙气得不行,若在平时,若不是南乔做得远,他肯定是一筷子甩过来了。

“我问那个姓时的怎么还不来找你!这都出来多久了!那小子就怕了?就始乱终弃了?他妈的还是不是个男人?”

南乔慢慢放下筷子:“爸的意思是,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了?”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是耸动的。父亲终究是一个她捉摸不透的人。本来时樾入狱,她以为父亲会更难接受他。但情况,却似乎是恰恰反了过来。

她的父亲,到底是她的父亲,不一样的父亲。

南宏宙生气地说:“我说过这话吗?我什么都没说!”

“……”

南乔分明看到,就连不苟言笑的大姐,都不着痕迹地笑着摇了摇头。

离开家的时候,南宏宙把南乔送到门口。

南乔想起当年她第一次去德国念书之前,父亲也是这样破例送她出门。

她说:“爸,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

南宏宙一双浓眉皱了起来,不耐烦道:“说什么?磨磨唧唧!”

他还是和南乔一同走到了一旁的银杏树下。

南乔仰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镌刻着深深皱纹的坚毅脸庞,伸出双手,用力地拥抱了他。

“谢谢你。爸。”

南宏宙愕然。

作风素来刚正硬朗的他,教出来的三个孩子也都是硬朗不屈的。其中又以南乔最不善于表达情感。

他印象中的小女儿,打小就不甚合他的意,像一块打不烂砍不断的铁木。

他忽然想起来,当初妻子生下这个小女儿的那个医院前面,有几棵高大的乔木,他当时随意地就给她取名为南乔。

现在回想,那些树可不都是铁树?到如今,这棵小铁树,终究还是成为他南宏宙的骄傲了。

他不自然地回抱了南乔,拍了拍她的背。嘴上说:“好了好了!谢个屁!……”

……

南乔到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国际出发港,和郑昊一起托运了行李,又换好了登机牌。正要走进那条通往安检和海关的长廊时,郑昊扯了扯她的衣服:

“小姨你看,那边在拍电影。”

很多人站在T3的大厅里,透过透明的玻璃墙向外瞭望。南乔也顺着郑昊的手指向外望去。

这个摄制组租借了机场的一隅。从现场的穿着和场景布置来看,是一个都市警匪动作电影,正在拍摄一场警察驱车冲入机场,阻止罪犯登机潜逃的惊险一幕。

南乔听见旁边有人低声解释:“这就是香港导演陈牧升的新片,《全境追捕》,投资1.2个亿,朝着票房五亿去的。”

南乔心中忽然一跳。《全境追捕》,这个名字她记得住,据说此片主打惊险刺激的动作场面,有极多的飙车戏、枪·战戏和武戏,为了俘获内地观众的心,好几个场景还都选在了内地的标志性地区。

这部电影的特技和特效,就是“棠棣”接的。据说起初对镜头表现要求极严格的香港导演并不信任这个崭露头角的新公司,然而在其中一场戏,其他几家公司都不能让导演满意的情况下,棠棣脱颖而出,最终包揽了这部影片的所有特技特效制作。

南乔看了一下手环,她还有半个小时的空余。她问郑昊:“我要去找时樾,你去不去?”

郑昊眉开眼笑:“去啊去啊!你不嫌我是灯泡就好!”

南乔想,她大约也就能见时樾一眼吧,但是有些话,她也该对他说了。

片场管得很严,但郄浩看见了南乔他们,把他们引了进去。

南乔四周看了一眼,问到:“时樾呢?”

郄浩吭哧了两声,吞吞吐吐地说:“时哥他……今天没来。”

南乔盯着他:“怎么可能。”

郄浩打了个哈哈,“怎么不可能嘛,他去和另一个客户谈生意了。”

南乔冷冷道:“我觉得他就在这里。”

郄浩:“……”

郄浩第一回想明白,南乔说到底还是个女人,没逻辑起来,没人能拦得住。

时樾确实在这里。

这一场戏,拍的是男主角在机场阻截罪犯,从T3航站楼的三层,抢下了一辆展车,撞碎墙面的玻璃冲了出来,落上二层的一架廊桥,以车身的重量压塌廊桥,从而落地,追上了正要登上一架国际航班的罪犯。

这样一条飚车的路径,虽然演出来只有短短几秒钟,却是极其的惊险刺激。部分布景是完全比照真实场景搭建出来的,这个导演正是这种写实而严谨的风格,这也正是为什么他能成为香港的一线导演,是典型的票房保障。

“刚才几个特技车手走了几遭,都觉得这条路跑不下来,太难了。”

郄浩说,“导演也觉得难,但他拍了这么多动作片了,这部收山之作,总得有超越以往的地方。本来说干脆用特效得了,但肯定没有真人演出来效果好。”

“时哥正好过来,跟导演聊了两句,他说他能做。”

南乔咬了牙。

布景的三层玻璃墙之后,隐约已经能看见那辆白色的展车准备就绪。设置现场两侧拉开了巨大的防护网,急救医生、灭火栓、气垫……一切应急安全措施都已经准备齐全。

但谁都知道,那一辆车从那么高的地方砸下来,稍有差池,便是车毁人亡。这些措施又能起什么作用?

南乔现在只想冲上去,狠狠地再扇时樾一个耳光,把他骂醒:

“你就这么拼吗!为了公司就不要命了吗?!”

可是她又冷静下来。可是时樾自始至终,不就是这么一个人吗?敢闯的、敢拼的、喜欢冒险的、肆无忌惮的,倘若没有这些特质,会被“蓝天利剑”看中吗?

其实她要做的,只是相信他而已。

他心里头要是有她,又怎么会看轻自己的生命?

他毕竟是在为她而奋斗着。

那辆车启动、加速,利箭一般飞射了出来……玻璃“轰”然破裂,四碎飞溅!车身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地重重落在了下方狭窄而展长的廊桥上,向前冲出一段,惊险至极地被刹车减速,压得合金构架的廊桥承受不住重量,哗啦啦地向下塌去。白色的车就势从廊桥末端飞出来,稳稳当当地落上地面,晃了两晃。

导演猛一声“Cut!”这一场戏一条通过,所有人这才从大气都不敢出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纷纷鼓掌欢呼。

郑昊说:“小姨!你把我手都掐疼了!”

手腕上的手环振动起来,时间到了。南乔远远看着时樾从车里走了出来,取下头盔和身上的防护装置,依旧是身材高大,俊厉挺拔。她强压着心中一阵一阵的悸动,平静地对郑昊说:

“走吧。”

……

几日后。

时樾在片场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吃盒饭。郄浩走过来说:“那边的朝廷台在直播TED,时哥,你不过去看看?”

那是片场对面商业中心的一块大LED屏幕。许多工作人员短暂的午休时间,包括导演,边吃着饭边在那边看视频消磨时间。

屏幕中是TED的会场,很大,一片漆黑,唯独台中,雪白炽亮的聚光灯照射着那位演讲者。

当镜头缓缓拉近,时樾的气息越来越缓。

是她,就是她了。

依旧是随性的白色衬衣,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看着,就像一棵清爽的树木。

她比划着手势,口中吐出一串串他所听不懂的语言,铿锵、生硬、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听着,就是极其严谨的感觉。

屏幕底下不断的有中文字母滚动出来,其中夹杂着许多专业术语,但她往往会加以解释,深入浅出。她所论述的一切脚踏大地,可听的人分明能够感受到她怀着一种理想主义的热烈,她的思维触达天际。

她讲述无人飞行器的发展历程,一次次地技术突破将飞行器带入商业化阶段。

她讲述即刻飞行的成长之路,千万次的试飞所教给她的东西。

她讲述无人飞行器在现在和未来的应用,描绘出壮阔而清晰的图景。

这是一场TED历史上罕有的专业程度很高的演讲。TED一般的演讲大多比较浅显、生动,便于观众理解。

南乔的这一次演讲,却是罕见的严密、精确、客观。然而现场的观众却一直被持续性地感染着,不时响起掌声。黑暗的观众席上,闪光灯的闪烁从来没有停止过。

时樾看得出神,郄浩挨过来,肘尖撞了他一下,嘲笑道:“一看到嫂子连饭都不吃了。”

时樾不理他。郄浩说:“时哥,你俩到底要啥时候好上啊?我都跟着你们着急。我原来还想让我儿子跟你儿子拜把子呢,看来以后只能做你家小子的大哥了。”

时樾笑着骂了他一声,眼睛仍不离大屏幕。

这时候,南乔的演讲正好结束,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她却还没有退场,令所有人惊讶的,她突然伸手,向同声传译的方向做了个动作,说了句德语。底下的中文字幕还是如实地弹了出来——

后面的话,请不要再做同传,谢谢。

上万人的会场又变得极其的安静。没有人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时樾看见她突然变得特别局促,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我——”

她切换到中文,说了个“我”字,险些说不下去。

时樾定定地看着屏幕中的她。他知道她犯了人前演讲的恐惧症了。她之所以能用德语顺利流畅地完成演讲,只是因为德语科学严谨,她也完全在陈述客观性质的东西。然而她突然换成中文,却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能够肯定的是,必然是带了她个人的情感的。

时樾忽然就紧张起来。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双手紧握成拳,闭上了眼睛——

“回家吧。老三都要生崽了。”

后来,这一句话成了这一场演讲的著名彩蛋。

这一场演讲成了无人飞行器发展历史上的一次里程碑式的演讲,自此以后,无人飞行器在许多领域展开了更加广泛的商业化推广和应用。这一个演讲视频在网络上被广泛流传,最后一段却并未被掐去。这一句话引来了无数人的好奇和津津乐道,即便有懂中文的人给翻译出来,却没有人能真正看懂,“回家吧”是向谁说的?要“生崽”的“老三”,又是什么?

只有时樾懂。

或许没有什么能够描述那一刻他心中的狂喜。他心中巨浪滔天。

南乔有对他说过什么情话吗?

从来没有。

多少次他想尽办法想从她嘴里骗一句“我爱你”,可她就是说不出她觉得那么肉麻的话。

可是,“回家吧”,这三个字,他觉得是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

片场里的人都看着时樾呆呆地站在那里傻笑,又像笑又想是要流泪,像疯癫了一样。导演觉得最好的演员,都未必能演出那一刻时樾的情绪。

他望着屏幕,略显透明的眼睛里情绪变化万千。他低低地,喃喃着说:

“回啊。”

回啊。

……

时樾在南乔回国的那一日,掐着时间回了此前和她一起住过的公寓。出乎他的意料,公寓中并没有人。

他又开车去往南乔的家。然而门口的警卫告诉他,南乔还没有回来过。

时樾迷惑了。

她难道并不是这一天回国?然而温笛给他的日程中,清清楚楚地就是写着这一天。她还告诉时樾,说随行的人不少,别去给南乔接机。

时樾问:“那我在哪里等她?”

温笛狡黠地笑:“她不是让你回家吗?”

回家。

时樾再一次咀嚼着这两个字。猛然之间,他奔出去拦下一辆车:

“去机场。”

……

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回了婺源。他走路几乎都是在跑,他恨不得飞机再快一点、大巴车再快一点、从村口到他家的距离再近一点!

小河边一群嫂子阿姨在洗衣服,看见他奔过石桥,一个个乐呵呵地喊:

“青啊,回家啦?”

声音中,一个个都带了异样的、有点古怪的笑意。

他像个孩子一样在门口骤然停住,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又蹭去了一路狂奔过来脚上所沾的泥土,才屏息着,蹑手蹑脚地一步一步走进了家里的房子。

他不敢大声地呼吸。

他害怕稍稍出声,他热切的企盼就只是一场梦幻,一枚泡沫。

可是他走到厨房边上,听见里面母亲慈蔼的语声说:“好姑娘,就这样,味道就正好啦。”

而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说:

“嗯。知道啦,妈。”

他紧紧地靠在厨房门外的墙壁上,慢慢地蹲了下去。

这一栋白墙乌瓦的徽式小楼外面,满山的凤尾竹摇曳着葱茏的身姿,发出沙沙的温柔声响。

而无边无际的油菜花田,都正在热烈地盛放。

——全文完——

在如今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有人歌颂这样的爱情吗?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南有乔木,时有樾树。

谨以此文,送给所有忠贞不渝的爱人。

※? ※※ 以下是旧版结局 ※※※

(在美国,有一个被命名为“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即技术、娱乐、设计)”的国际性会议,在相关领域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TED大会的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来改变世界”,每年都会召集全世界在科学、设计、文学、音乐等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物,聚集到一起面向全世界发表演讲,分享他们在所在领域的探索成果,以及对社会、科学、人文和艺术的思考。

这一年,TED向南乔发出了演讲嘉宾的邀请,这是TED大会在多旋翼无人飞行器领域发出的第一封邀请函。

TED的组织者是辗转通过南乔在德国的导师联系到她的。

南乔本来想拒绝这个邀请,一来她并不愿意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不希望自己的研究工作被打扰,家庭的背景也让她力图保持低调;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有人前演讲恐惧症。和陌生人说话她尚觉得十分不自在,更何况在千千万万人面前做公开演讲?

导师和南乔恳谈了一番,告诉她:你要是真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梦想实现,将自己的思想传播到全世界、为这个世界做出改变,那么,就去吧。这是一个开放的、思维的火花相互碰撞的大平台,你的努力,应该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

她的梦想是什么?

“我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里也会有无数飞行器,建立起低空领域的交通。他们传递货物、信息和必需品,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那一天,红日从云海喷薄欲出之时,她在贡嘎雪峰之上,如是和时樾说。

Ideas worth spreading.

南乔最终同意了。她所要求TED主办方提供的协助是:

允许她使用德语而非英语进行演讲,采用同声传译。

演讲时,用聚光灯照亮她,从而使她看不见台下的观众。

当TED会议的演讲者名单公之于众时,南乔作为即刻飞行创始人的名字赫然在列,瞬间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兴趣!

要知道,即刻飞行如今在无人飞行器领域的地位非同一般,然而其真正的创始人却一直隐藏于幕后,低调神秘,业内甚至连她的一张照片都没有。如今她竟然要参加TED大会并做公开演讲,怎能不极大地激发了业界的好奇心、摩拳擦掌地想要一睹真容?而她作为科技界登上TED演讲台的第一位中国籍女性,又令国人的民族自豪感暴涨。

一时之间,国内外的科技媒体争相报道和猜测,尤其在国内,尽管TED还不太为科技、娱乐和艺术之外的民众所熟悉,经过大大小小媒体的报道,很快已经是大街小巷、人尽皆知。

出发去美国参加TED大会前夕,南乔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周末。

南勤一家三口、南思一家四口,都是和和睦睦闹闹腾腾,唯独南乔一个人坐在餐桌一角,孤零零地吃饭。

南母看着莫名其妙地又觉得心疼。但南宏宙板着一张脸,她也不好说什么,给南勤使了个眼色。

南勤于是看了一眼郑昊。

郑昊“蹭”地跳起来,跑到了南乔旁边,和她挤挤挨挨地坐下。

“小姨,我来陪你坐!”

南思那边的两个小家伙却不知内情,嚷嚷起来:“表哥!那是未来小姨夫的位置,怎么能让你坐!”

郑昊振振有词地说:“明天小姨去美国,我也要陪她去,当然要和小姨先联络联络感情!”

的确,郑昊也酷爱飞机和飞行器设备,南勤又打算让他将来去美国念书,所以这回让南勤先带他出去经历一下,也算是和南乔做个伴儿。

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地斗着嘴,南宏宙的威严浑厚的声音冷不丁冒了出来,吓了孩子们一跳。

“要讲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南乔一怔。

这还是父亲第一次对她的工作表示出关心。在过去,父亲对她做即刻飞行的事情,除了反对,还是反对。

她有些不太适应父亲的这种关心,僵硬着说:“好了。”

南宏宙绷着脸说:“不要给我丢脸。”

南乔点了点头。

一家人又开始沉默地吃饭。

吃着吃着,南母觉得压抑,又想缓和一下气氛,谁料南宏宙像是憋着一口气,又沉沉地开了口:

“那个混账玩意儿怎么还不来找你?”

南乔一开始还不知道说的是谁,抬起头来看了看,发现所有人都竖着头瞪着她。她讷然地又望了一眼父亲,南宏宙气恼地说:

“问的就是你!”

南乔反应了一下,说:“他不是混账玩意儿。”

“你!——”

南宏宙被她气得,如果他有胡子,胡子都被吹起来了。

“我问那个姓时的怎么还不来找你!这都出来多久了!那小子就怕了?就始乱终弃了?他妈的还是不是个男人?”

“……”

离开家的时候,南宏宙把南乔送到门口。

南乔想起当年她第一次去德国念书之前,父亲也是这样破例送她出门。

她说:“爸,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

南宏宙一双浓眉皱了起来,不耐烦道:“说什么?磨磨唧唧!”

他还是和南乔一同走到了一旁的银杏树下。

南乔仰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镌刻着深深皱纹的坚毅脸庞,伸出双手,用力地拥抱了他。

“谢谢你。爸。”

南宏宙愕然。

作风素来刚正硬朗的他,教出来的三个孩子也都是硬朗不屈的。其中又以南乔最不善于表达情感。

他印象中的小女儿,打小就不甚合他的意,像一块打不烂砍不断的铁木。

他忽然想起来,当初妻子生下这个小女儿的那个医院前面,有几棵高大的乔木,他当时随意地就给她取名为南乔。

现在回想,那些树都是铁树啊。到如今,这棵小铁树,终究还是成为他南宏宙的骄傲了。

他不自然地回抱了南乔,拍了拍她的背。嘴上说:“好了好了!谢个屁!……”

……

时樾在上海外滩,和一个电影摄制组在一起。

凭借着之前在影视圈的人脉,以及特种兵出身、Wings的极限运动特长,他和郄浩、郝杰那群朋友开了一个特技特效制作公司。

这段时间接的项目是一对著名香港导演新的动作大片。这片中最为重头最为火爆的一段外滩飙车戏,导演试了好几个特技团队都无法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经人引荐,他们找上了时樾的公司。

这天飚车特技师临时有事回家,时樾便亲自上了。中午拉着郄浩,和一群演员和工作人员吃盒饭。

时樾吃着吃着,郄浩拉了拉他,他抬头,才发现周围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方向。

他也看过去。

是一块巨大的露天电子屏。

正在直播TED大会的演讲现场。

会场很大,一片漆黑,唯独台中,雪白炽亮的聚光灯照射着那位演讲者。

当镜头缓缓拉近,他的气息越来越缓。

是她,就是她了。

依旧是随性的白色衬衣,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看着,就像一棵清爽的树木。

她比划着手势,口中吐出一串串他所听不懂的语言,铿锵、生硬、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听着,就是极其严谨的感觉。

屏幕底下不断的有中文字母滚动出来,其中夹杂着许多专业术语,但她往往会加以解释,深入浅出。她所论述的一切脚踏大地,可听的人分明能够感受到她怀着一种理想主义的热烈,她的思维触达天际。

这是一场极其严谨而科学的演讲,然而现场的观众仍然在被持续性地感染着,不时响起掌声。黑暗的观众席上,闪光灯的闪烁从来没有停止过。

时樾站起身来,放下了手中的饭盒。

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一个发音,都会牵动他脸上的笑意。他看见她有时候转身,以手中的激光笔去指向背后大屏幕的演示文稿,臀上那面小红旗便随着她的动作一动一动。

他止不住地笑。

他的女人。

他真是太久没有见过她了。他想她,都想到了骨子里。

“谁是时樾?”

两个香港导演找了过来。

郄浩站起身来,“导演有什么事?我就是他公司的。”

导演还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操着一口蹩脚的国语说:“我们仔细回放了他今天的那段飙车戏,真是特别特别的好!正好是我们想要的那种感觉!我们香港人说话很直,我们希望他能够长期和我们合作,不知道你们公司愿意接受怎样的条件?”

郄浩眯眼一笑:“这事儿恐怕成不了。”

两个导演异口同声道:“为什么?”

郄浩说:“他就是我们公司老板。”

两个导演惊讶得不行,待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那还有啥说的!以后你们公司,就和我们长期合作吧!签个长期合同,怎么样?”

郄浩朝时樾努努嘴:“我看是没问题,不过他现在没空谈这事儿。”

导演朝时樾的目光望去,屏幕正中,白衬衣女子的演讲正好结束,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其中一个导演疑惑道:“这就是之前传闻中的即刻飞行创始人?这么年轻漂亮?”

郄浩得意说:“那可不,我们时总的女朋友。”

两个导演哈哈大笑:“你开玩笑吧!”

这时候,屏幕中穿白衬衣的女子突然伸手,向同声传译的方向做了个动作,说了句德语。底下的中文字幕还是如实地弹了出来——

后面的话,请不要再做同传,谢谢。

上万人的会场又变得极其的安静。没有人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时樾看见她突然变得特别局促,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我——”

她切换到中文,说了个“我”字,险些说不下去。

时樾定定地看着屏幕中的她。他知道她犯了人前演讲的恐惧症了。她之所以能用德语顺利流畅地完成演讲,只是因为德语科学严谨,她也完全在陈述客观性质的东西。然而她突然换成中文,却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能够肯定的是,必然是带了她个人的情感的。

时樾忽然就紧张起来。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双手紧握成拳,闭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

“时樾,回家吧。”

时樾,回家吧。

这一句话,随着视频直播传递到千千万万人的眼前、传递到整个世界。

这样胆大又自私的示爱呵……

它像巨浪一般狠狠地冲击着时樾的耳膜,一下、又一下,震得他整个耳膜嗡嗡作响,他的整个世界里都只剩下了这句话的回音。

时樾,回家吧。

时樾,回家吧。

两个导演对着这完全出乎意料的一幕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听见时樾低低地笑着,低声喃喃道:

“回啊。”

……

即刻飞行随着业务的拓展,不得不搬入了更大的办公室。

银河写字楼,楼如其名,整个办公区都宽敞明亮,宛如置身于未来世界。

南乔仍然独自关在她的实验室里。那一次演讲带来的一切鲜花和掌声,都被她挡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

温笛急匆匆推门进来找她,丢下一摞文件在她面前:“我有点急事出门,恰好来了个客户,你快帮我应付一下。”

南乔皱眉:“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接待客户。”

温笛说:“哎呀呀呀呀我实在是有急事啊,这个客户很重要很重要!公司里就你能应付了!就一次行不行?”

南乔不悦道:“我不会和人打交道。”

温笛说:“没事没事,这个客户人非常nice的,你一定一定没问题!”她不由分说地踮着高跟鞋冲出门去:

“靠你了南乔!”

她还给了南乔一个飞吻。

南乔紧锁着修长的眉,拿着文件站了起来,朝会议室走去。

她路上翻看了一下文件,显示着这是一家名叫“十月”的公司。来即刻飞行的目的,是想采购一批无人机。

她走近会议室,看见里面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坐在绿植边上的大沙发里,就露出漆黑的、短而挺直的头发来。

南乔关上门,淡淡道:“您好。我是即刻飞行的负责人,南乔。”

她看见沙发上的男人缓缓站起身来——

高大,挺拔,身形矫健,似一尾猎豹。

“时樾。棠棣集团的董事长。”

他转身,一步步地向她逼近,向她露出一个危险的、属于捕获者的笑容。

“南小姐,说不定,你很需要我。”

——全文完——

在如今这个浮躁的时代,还有人歌颂这样的爱情吗?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南有乔木,时有樾树。

谨以此文,送给所有忠贞不渝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