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十八章 醉酒的女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被南宏宙关了整整一个星期。

被父亲关禁闭这种事她遇到得少吗?小时候生病了,不想去上学,被关禁闭。语文作文总是不及格,被关禁闭。留学回国后,从父亲安排的研究所辞职出来,被关禁闭。……

她和父亲似乎形成了一种斗争性的默契。

双方缺乏语言上的有效沟通,那么便用行动来表达。

南宏宙:绝不可以——

南乔:我必须——

南宏宙的命令从来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么南乔便安静地待在禁闭室里,不哭不闹,不争不辩。用餐,就寝,无比规律。其他时间,便去手写程序,绘制产品设计样稿。

反正关禁闭这种事,从来不可能改变她的想法。就在这种拉锯式的作战之中,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

然而南宏宙这一次似乎格外的顽固。

七天之后,南乔被放回了公司,身边却多了两个便衣警卫。出入开一辆吉普,无论南乔去哪里都务必护送和陪同。

禁止她直接与外界通讯联系。手机、电脑、邮件,包括手环,全部被监控起来。

禁止她在离开警卫视野的情况下与他人相处,哪怕是温笛。

南乔回来后在自己公寓中住的第一个晚上,她在半夜三点半开门出去,意外发现门口竟然有人站岗。

她“砰”地又关上了门。

那两个警卫一个叫丁远,一个叫解思。南乔问他们:“你们什么时候走。”

两人昂首挺胸,齐齐回答:“首长说走,我们就走!”

南乔于是不再多问。在家做饭时,叫他们进来一起吃。

两人齐齐拒绝:“首长吩咐!要警惕南乔同志一切以逃脱为目的的阴谋诡计!”

南乔:“……”

她在两个警卫的监视下去了一趟隔壁的房间,发现三条德牧已经被带走了。

她奔回自己的公寓,仔细找寻,发现家里什么都没有变化,却少了一张彩虹跑的打印纸。

时樾不喜欢拍照,她更不喜欢。她甚至连手机都没有。于是那一次彩虹跑石栎拍下来的两个人在五彩粉末中对视的照片,竟然成了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

她当时打印时樾在签名墙上的签字的照片时,顺手也将这张用彩色打印机打印了出来。

后来时樾看到,很是窘迫,南乔心中却是暗暗地喜欢他那种窘迫。

他回来过了。

可是她见不到他。

……

时樾还在北京城中。有一些产权的交接,还需要他亲自去完成。起码的,他需要和那些经营者去谈:你们的股东,换人了。

清醒梦境是他的最后一站。

还没到清醒梦境所在的大楼,他便敏锐地发现了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在这个酒吧密集的区域晃荡。

他看到了一个外号叫“龙头”的人。这个人是泰哥手下的一个得力助手。

龙头双手插着夹克的兜,警惕地四周顾盼,一直向清醒梦境的大楼走去。时樾尾随着他,在他要按下通往清醒梦境的电梯时,上前伸手盖住了电梯向上的按钮。

龙头一见是他,扭头就跑。

这龙头也是练过几手的,时樾一个箭步过去,抓住他的左臂。龙头双肩一别,双臂从外面的夹克抽了出来,金蝉脱壳。时樾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跑了,拎着夹克朝他脸上重重一扫,那金属的拉链抽得龙头一瞬间闭了眼。时樾趁此时机一脚绊了他个踉跄,朝他膝盖弯里一顶——

“跪下!”

就算是下盘最硬的练家子也顶不过时樾的这一下。

“噗通”一声,龙头便颓然地跪倒在地。他嘴一咧,朝领子里的无线通讯话筒喊了一声:“泰哥!时樾!”

时樾冷着一张脸,单手将他双臂反剪在背上,伸手在他身上上下一摸。

龙头嬉皮笑脸地一笑:“时哥,摸个啥子嘛。真没你想要的东西,我就上去玩玩。”

时樾淡淡一笑,胳膊肘铁箍一般勒紧了他的喉咙,一点点往自己面前收——

“有吗?”他温和地在龙头耳边说。

龙头脸上被憋得通红:“有!有!”

时樾松开他手,他从身下掏出了一个装着白色小药丸的小瓶子,递给时樾。

时樾冷笑:“就这?”胳膊又是无情地往下一压,龙头的脸很快涨成了猪肝色,眼睛都翻白了——

“我……说……”

时樾稍稍放开,龙头手脚发酥,抖抖索索地从脚底下摸出一小袋子白花花的冰晶一样的东西。

“呵——”

时樾掂了掂,估计有个好几两。

“能要你命了。”时樾冷冷看了他一眼。

龙头还没说话,那边泰哥已经带着大几号人快步走了过来。

“时樾,不义气!”粗犷圆胖的泰哥“嘎嘎”地转着狮子头,笑里藏刀地向时樾伸出手来。

“嗯?”他眨了眨一双鱼泡眼,示意时樾将那袋子东西交还回来。

泰哥这边七八号人,手里头还操着家伙。时樾一双眼中闪着寒光,判断着情势,伸手一抛,把东西掷给了他们。那龙头“嗷”的一声,被时樾踹了一脚,也狼狈不堪地归了队。

泰哥皮笑肉不笑:“时樾,听说你和安姐掰了啊。”

时樾“呵呵”冷笑一声。

“要不要来跟泰哥混啊?泰哥罩你啊?”泰哥轻佻地笑着。

时樾冷淡地一笑,鄙夷道:

“傻逼。”

“我草·你妈!”泰哥手下的一号打手马骝怒骂起来,操起了家伙。

“嗳——”泰哥倒是悠然自得的,手搭在马骝肩膀上把他按住了,“这种人,跟狗一样,要驯。越是野,越带劲。”

“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儿地跟他玩。我也想看看,安姐宠了这么多年的小狼狗,到底有多够味儿。”

泰哥阴阳怪气地拉长了“慢慢儿”几个字的字音,狞笑着,挥了挥手,“走了!还有要紧事!”

一群人趾高气扬地走了。

时樾在阴冷的车库里站了会,按下了向上的电梯。

……

一切如故。

电梯里是时樾听过千百遍的人声: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明明是这么熟悉的环境,他的心境却不一样了。他盯着电梯里装饰的《鱼与鸟》,那空中飞鸟,水底游鱼,他过去看是相生相融,而今来看,却也看得出来相别相离。

他进到清醒梦境,里面的侍应生看见他,都高高兴兴地同他打招呼:“时哥!”“时哥好久没来啦!”

时樾向他们点头示意,径直走到后台,找到了郄浩。

郄浩自然知道他的来意,看了他一眼,道:“时哥,咱们哥俩到前面喝一杯去。”

依旧是灯红酒绿,幽暗与绚丽的灯光交织着闪烁。台上的歌手唱着沙哑的摇滚:

“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

“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

时樾和郄浩在吧台前点了两杯酒,调酒师调制的时候,时樾看着台上声嘶力竭在喊着“私奔——私奔——”的摇滚乐队,笑了:

“在咱们这儿唱这个,不搭吧?”

郄浩摊摊手:“咱们这儿的风格想怎么变怎么变,啥时候搭过?”

时樾摇头无奈地笑:“这怎么也得露天的场,扯着喊两嗓子才痛快啊。”

郄浩笑,朝台下一起跟着混唱和发癫的客人努了努嘴:“你瞧他们不也挺嗨的。如今城市里头的人,都压抑。有这么个场次让他们发泄,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他偏着头看着时樾:“要不你上去唱两嗓子?”

时樾拿到了酒,从高脚凳上走下来,不着痕迹避开了一个即将来搭讪的摩登女郎,说:“别扯了。早不唱了。”

郄浩也拿了酒,同他一起往一个偏僻点的角落走去。

“咋不唱了啊?唱那么好!不就是安姐嫌弃唱这种歌太民工么?他·妈·的这女人不懂人民群众的艺术!”

时樾笑而不语。

坐下来,郄浩说:“时哥,说真的,你要走了,我们哥儿几个也不想干了。”

时樾说:“说什么话!安宁还是有分寸的人,舍得放权。就算股份以后是她的了,她也不会干涉你。你照样想怎么搞怎么搞。”

郄浩说:“不是这个意思,时哥。”他喝了一口酒,道:“我们哥几个跟着你这么多年了,你不在,我们觉得没劲。”

时樾低低笑着,靠在沙发背上,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没说话。

郄浩说:“时哥,你对自己也太狠了,白便宜了那个老女表子。”

时樾转着手里的高脚杯,望着里面潋滟清透的光,道:“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破罐子破摔就当是爽快。”

但这也许又是一种无奈的命中注定。

他呡一口酒,记忆拉回到十多年前——他和南乔本就是两条本来永不会交错的平行线。

是那一纸MEMS论文打破了本来应该各自平静的命运,轨迹开始错乱。

他遇到南乔的时候晚吗?

也许不早不晚,恰好就是那个时候。

南乔和周然七年不痛不痒的感情。他十年身不由己的傀儡生活。他们都把最好的时光浪费在了错误的人身上。他们都走了漫长的弯路。

但终究还是遇上了,就在这个冰冷阴暗的车库里。或许不是个好地方,可他觉得没有比那更对的时间了。

如果说他注定要付出这么多的代价才能换得那一次相遇的话,他觉得,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丢了的东西,他不能一点一点地捡回来吗?

郄浩说:“说真的,我觉得南乔姑娘是个好人。你就算一分钱都没有了,她也不会在意。”

时樾摇了摇头,“不一样。”

——你好疯。

——正好我也疯,咱们便一块儿疯吧。

——疯到个七老八十的。

或许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南乔了。

南乔想要的是有人和她并肩而立。

但现在的他,还能与她并肩吗?还能和她一起疯吗?

并不是他自卑。

只是他想要的更多。

他三十多岁了,已经看过了太多的东西。

以为有了爱情就能够蔑视一切的,为了昙花一现而飞蛾扑火的,那都是年轻人的爱。

他是要在南乔身边扎根的。

如果南乔就是一棵顽强而自我的乔木,那么他必然应该是她身边一棵更加高大的树,枝叶繁茂,给她挡住风雨。他会静静地笑着,看着她爱怎么生长就怎么生长。

他要荫蔽她一生。他容不得她受到半点委屈。

时樾并没有再多说话。可是眼中的万千情绪,郄浩也都看在了眼里。

郄浩说:“时哥,其实还有点麻烦事,要你帮个忙。”

郄浩带着时樾走到了清醒梦境另一头的一个座位边。时樾一眼看去,便定住了。

南乔一个人坐在那里。

一杯一杯的,她在喝闷酒。

旁边站着两个年轻男子,虽然是便装,但一看那干净利落的头发,忠诚又正气的长相,就知道是部队里出来的。

他们看着南乔,脸上十分纠结,却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