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十五章 同居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中秋节前夕,南乔有点事,下班很晚。时樾把菜备好了,只等南乔回来,炒一下就能上桌吃。

他看着冰箱里还有一些莲藕,想着南乔回来大约还要好一会儿,不如炖一锅莲藕排骨?这是H省的特色菜,南乔向他描述过——排骨混着莲藕的清香,莲藕炖的熟软,咬一口,藕丝牵连,又糯又香甜。

北方的莲藕自然远比不上南方湖塘里的莲藕好吃,不过他没有做过,倒也不妨一试。

他拿了钱下楼,去附近的生鲜超市买了两斤排骨,又买了其他的配菜和调料。一大袋子拎着,走到门口,门卫小哥照例给他打招呼。

“时先生,买菜回来呀?”时樾刚才出去的时候,这门卫小哥刚换班上来,看着他出小区的。

“是啊。”

门卫小哥殷勤地笑着,“刚才来了女的带着一孩子,找南小姐,说是南小姐的姐姐。我看她们长得像,就放她进去了。”

时樾心中“咯噔”一声。他问:“还说什么了?”

门卫小哥说:“她问家里有人没,我想着南小姐平时这点儿都回家了呀,就说有,只是先生出去买菜了。”

这段时间时樾闲一些,南乔只要公司没什么特别紧急的事,一般会准点回家吃饭,要加班的话,吃完饭时樾便遛着狗,送她回公司。遛几大圈儿,人和狗都运动够了,再把她从公司接回家。

时樾问:“没问别的?”

“问了问了。”门卫小哥说,“她问先生是谁,我说就是南小姐的老公啊!”

时樾的心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这些日子,南乔每周回家一次。自从那次奥森的彩虹跑照片传回去之后,南父南母是愈发地认定了石栎这个人。

南乔和时樾在一起之后,固然外面看上去依旧是表情淡漠,然而整个人所透出来的精气神的变化,一大家子的都是过来人,能看不出来么?都以为她和石栎算是成了。

有时候几个女人在厨房准备饭菜,南乔的嫂子也会故意调戏南乔,拐弯抹角地问她和石栎的床第之事是否和谐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要孩子啊什么的。

南乔不知如何回答。

南母却是高兴得不得了,捏着南乔的脸给媳妇儿看,“你看这又红又润的,什么阿胶啊燕窝啊都省得吃了。”

南乔的嫂子笑个不停:“真是大补啊。”

南勤比较男儿气,受不了自己妈和弟妹这种,拍拍南乔的头,出去了。

南母含着笑,语重心长地说:“乔啊,你现在二十八·九岁,正是女人生孩子的最好年纪。你要是真喜欢石栎呢,我看咱们两家就把喜事办了,赶紧生个大胖小子,我和你爸退休了,也有个乐子。”

南乔几番想张口,告诉母亲和自己在一起的是彼时樾而非此石栎,但看着母亲大病之后好转了许多的精神状态,却又担心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会让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毕竟医生说了,南母的肠胃现在很虚弱,情绪上的波动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务必要保持她愉悦的心情。

或许需要一个更好的契机吧。南乔这么对自己说。

后来Jaeger问世之后测试、筹备产品发布会、准备量产等一系列的事情让她忙得无暇顾及其他,这一件事便又压下去。

快到中秋节了,南父南母突然对南乔说,想见见石栎了,要不就带他回家一起吃团圆饭吧。反正石家的儿子多,也不少石栎一个,他们都和石家人打过招呼了。

南乔接到父母电话之后烦恼不已,回家和时樾商量。

时樾想了想,对南乔说,你和石栎回去吧。

南乔问为何。

时樾说,即刻飞行产品发布会上才出了那样的事,他的口碑恐怕不好。万一南家父母知道了这事儿,结果发现他和南乔真在一起,还瞒了他们那么久,会作何想法?还是等这场风波过去了再说。

南乔细细一想,也觉得他说得在理,便应了。石栎那边倒是好说,他知道南乔和时樾复合之后,很是替南乔高兴。又和南乔约定了如果需要的话,就还是继续装下去,横竖他也受不了父母天天在耳边念叨。

然而话虽然是这么说,又有哪个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中秋节挽着别的男人回家、还得卿卿我我装一对情侣这样心里会没点儿梗的呢?倘若真是这样,那真就是圣父了。

于是少不了晚上又是一通折腾。时樾也不多说话,就是可劲儿地弄她。南乔气喘吁吁的,骂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明明舍不得糖还非要假装大方分别人一块。时樾不管她骂什么,尽拿床第上的优势来压着她,逼着她说些令她羞臊至极的话语。南乔不肯说,他自有办法磨着她、吊着她、刺激着她。南乔觉得那晚的身体都不是她的,魂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那一夜跌荡浮沉,都不知道高·潮了多少回。第二天的床上一片狼藉,只得换了床单。南乔之前还不相信有这种事,哪里想到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

门卫和时樾说这话,时樾一眼便看到小区大门里头,南勤带着郑昊一同走了出来。他以前在北方航空军事学院见过南勤,这时候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是迎上去还是避让,眼尖的郑昊已经发现了他,高叫了一声:

“时叔叔!”

时樾想这下想避开已经不可能了。隔着小区的铁门,他向郑昊点了一点头,“小昊。”

南勤看见了他,快走两步过来,一双眼睛疑惑地打量着他,“时俊青?”

“不是!”郑昊俨然是“权威人士”了,给母亲介绍说,“他叫时樾,是小姨的朋友,就住在那边的小区里面。”他伸手往时樾原来住的地方指了一指。

南勤冷冷地看着时樾,她的冷和南乔的不同,带着一种威严和不可抗拒的压力。“是么?”

时樾知道南乔之前通过南勤调查过他在军事学院的档案,现在他在南勤面前,也基本上是处于一种无处遁形的状态。于是道:“之前是。”

“现在?”

时樾没有说话,只以目光给予了一个坦然的回答。

“进来说话。”

门卫主动给时樾开了门,还向他笑了笑。南勤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时樾径直在前面走进了单元楼,南勤和郑昊跟在后面,郑昊感觉很奇怪,但看着母亲严肃到隐带怒气的神色,就没敢吭声。

时樾直接按开了指纹锁。

南勤问:“多久了?”

“半年。”

时樾把菜放到厨房,南勤在打量着这个房子。她看到了阳台上两人混杂着晾晒在一起的衣物,紧靠在一起的双人枕头、一切颜色都是黑白搭配的情侣生活用具。房中的布置异常的干净整洁,连被子都叠成豆腐块儿状的,完全是军营里的作风。

——这样一个大开间,所有的角落都看得一清二楚,而每一个地方都在清晰地提醒着她,这公寓中的两个人,已经一起生活很久了,而且,很契合。

时樾问:“吃过了吗?”

南勤道:“吃过了。”

“妈……”郑昊有点委屈,“我就吃了个汉堡,没吃饱……时叔叔做的饭超好吃。”

时樾看着郑昊,“那我去做吧。”

南勤又去厨房看了两眼。这时候门口指纹锁传来响动,时樾不自觉地走过去,南乔开门进来,习惯性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又亲吻了他一下。

这一切都太自然了,已经成为了两个人根本无需思索的行为。

南乔放开他时,目光便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立在后面的大姐南勤。

她皱起了修长的眉:“姐?你怎么在这儿?”

“嗬。”南勤冷冷地笑了一下,“不来不知道,一来真是吓一跳啊。”

既然南勤都已经知道了,南乔这时候也坦然自若了。“就是这样,早就想和你说了。”

时樾进去炒菜,南乔在外面把事情的原委和南勤说了一遍。

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默。南勤象征性地吃了几口,最后放下筷子,下决定道:“既然你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这中秋节回去还带石家的石栎像什么话?回头又让人嘲笑!”

她严厉地看着南乔和时樾两个人,道:“好好准备一下,过两天过节,一起去见爸妈吧。”

她斥责南乔:“简直不懂事!有什么好瞒的?你以为瞒得了今天瞒得了明天?爸妈这回想见石家的石栎,就是打算让你们订婚!要不是我今天亲自过来一趟,还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收场!”

南勤回去了,说是要给爸妈打个预防针,免得两老到时候接受不了。

南乔和时樾两个,也不知是该喜还是忧。只是到底是时樾第一次见南乔的父母,着实慎重地准备了起来。

时樾又去把头发剪短了一些,又买了套看着更是低调沉稳的衣服,看着愈发的清爽。

他问南乔:“你爸妈喜欢这样的不?”

南乔捋了下他雪白挺括的领子,道:“你就算半点不打理,也照样是他们喜欢的样子。”

时樾说:“要见首长了还是很紧张。”

南乔低笑了声,“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怎么没见你紧张?”

时樾在她耳边低低地说:“要睡你的那晚还是有点紧张的。”

南乔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