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十三章 被诬陷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从贡嘎雪山下山之后,南乔和时樾两人休整一晚,和飞手团队汇合后打道回府。

路上,时樾开车,南乔拿着他的手机,帮他查邮件和信息。

贡嘎雪山一带3G、4G信号近乎于没有的状态,除了偶尔有急事郄浩、郝杰他们会给他打电话,其他的他也不知道攒了多少事没处理了。

南乔翻着他的收件箱,有重要的就念给他听。时樾口述回答,南乔给他打上去。

“Hi 时先生,我是秦笑歌,你一定还记得我。你留给我的是工作电话,不诚实哦!……我的微信号是zhuzhuxiaoge,不加我是小狗!”

时樾:“……”

邮件后面还附了一张嘟着嘴的自拍照片,南乔还真对这个姑娘有印象——上过“时间海”的新综艺节目,凭着清纯可爱的相貌、大方又风趣的性格把Susie踩下去,成了亚娱目前主推的新艺人之一。

南乔看了一下收件人栏,估计是时樾也没有留邮箱,这个秦笑歌把名字为“shiyue”的所有邮箱后缀包括gmail、hotmail、126什么的都试了一遍,于是就中了。

时樾冷冷道:“心眼真多,设个拦截吧。”

南乔:“……”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南乔一看,竟然是温笛,便接了下来。

“南乔!我跟你说,出了点麻烦事。”

南乔一双修长的眉微微拧了起来。一般温笛要直接给她打电话,用这种急切的语气,那就不是“一点麻烦事”的问题了。

“你慢慢说。”

温笛道:“Phoenix的代码泄漏了。”

南乔微惊。

代码泄漏,这的确是生死攸关的事情。之前大姐南勤也说过,即刻飞行是个高科技公司,核心技术就是它的一切。而核心技术中的核心,就是飞控系统程序代码。

南乔很快又镇定下来,问:“怎么确定泄漏了?泄漏到什么程度?”

“有个匿名号在5iMX论坛上面发了个帖子,贴了几段代码出来。这个帖子很快就爆了,现在还被转到了Twitter和国际的一些无人机论坛上。我们的人看了下,确实是Phoenix的程序代码,但还只是涉及一些比较外围的东西,也不是完整的。”

南乔听着,脸色沉了下来。“那个人发这个有什么目的?”

“打压我们,顺便赚钱吧。”温笛恼怒地说。

南乔静静地思考着。时樾看了看她,从她的话和神态中也大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皱起眉来,但没有打断南乔的思路。

中国的创业环境就是这样。一旦一个新领域有人获得了成功,市场上马上就会有无数人冲进去,瞬间将蓝海变成红海。

事实上自去年Phoenix II一鸣惊人之后,国内很快涌现了其他好几个新的无人机公司。即刻飞行在良好的现金流和极致产品之下,已经拥有了很强的话语权,对新一轮融资的投资人选择非常慎重。不少投资人在知道投资即刻飞行无望之后,又不愿失去这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的机会,便转而投资和扶持其他新创无人机公司。

如此一来,市场上遥遥领先的即刻飞行,就成了他们的拦路虎。

过去的这几个月,这些拿了融资的竞争对手们,还真以高薪高职位从即刻飞行挖走了一些人,而胸怀野心,主动辞职出去创业的人也有那么几个。

程序代码是从他们这里流传出去的吗?

所谓是树大招风。

即刻飞行已经成了市场上各方所密切关注的对象。稍有风吹草动,立即就有媒体报道和各种猜测出来。

像Jaeger的研发和测试,虽然一直都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进行,市场上却一直有谍照冒出来。只不过因为无关痛痒,温笛便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借力打力来为今年的新品发布会造势。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南乔问温笛。

温笛道:“已经联系了警方,开展了调查。”她说,“其实我有些怀疑这是个障眼法。最核心的程序和技术不都在你手里吗?他们要拿到也只能拿到一些外围的比如云台、摄像、图传等方面的算法和代码。”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消息出去之后,必然会对我们公司的估值造成严重影响,现在正是我们新一轮融资尘埃落定的节骨眼,已经谈好合作意向的几家资方,就等着Jaeger新品发布,市场反馈出色,钱就进来。”

南乔说:“是这样。”

温笛说:“市场上现在都等着我们对这个事件做出官方答复。我在想Jaeger的高原测试已经完成,是不是能把今年的新品发布会提前一些。等你回来,我们筹备一下就开始。”

南乔道:“好。”

挂了电话,时樾问:“代码泄漏了?”

南乔道:“Phoenix的。”

时樾问:“Jaeger呢?”他忽然想起来,“上次坠落的两架会不会出问题?”

南乔摇头道:“Jaeger的开发我更加谨慎,不会出问题。我们试飞的样机都带有自毁装置,无论是失联还是坠毁,都会触发自爆。”

时樾点头:“那就好。”

他的眼睛直视着前面的道路,脸上冷淡又漠然,看不出什么表情。

南乔想到了安姐。

就算她是一副直肠子,也无法不想到安姐。

——你看我不惯,那就直接冲我来。

所有离开即刻飞行的人,都和公司签订了严格的保密协议和不竞争条款。除非是有暴利,否则没人会铤而走险。

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和时樾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实在太顺了。

这样的甜蜜,甜蜜到她有时候都莫名地觉得不像是真的。

是安姐耐心等到了这个时点,要给她的即刻飞行致命一击吗?

她不敢确信。目前的情况,敌暗我明,她还是只能静候事态发展。

她不想让时樾趟这样一趟浑水。看了一眼他,淡淡道:“你不用担心,我不认为他们拿到了Phoenix的核心代码。这个事情总会水落石出。”

时樾“嗯”了一声。两个人便沉默了。

回到北京之后,南乔和时樾便各自扎入了各自的工作之中。

中间时樾和常剑雄遇见过一次。

常剑雄的脸色有一些苍白,是长时间劳累和焦虑之后的虚疲。

他的父亲在前段时间突然脑溢血,幸亏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然而原来精神焕发魄力十足的一条大汉,现在变得痴痴呆呆,行动困难。

常剑雄还有一个异母的弟弟,年纪尚轻。现在整个震远护卫的担子,全都压在了常剑雄一个人身上。

时樾说:“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叫我一声。”

常剑雄定定看了他许久,问道:“你还是和她在一起了。”

时樾点了点头。

常剑雄说:“命吧。”

他说:“好好对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Jaeger的发布会提前到一个月,安排到了九月初。

一切都很顺利。

Jaeger再一次不负众望,俘获了所有到场媒体和业内人士的心。Jaeger的宣传片——其中就包括子梅垭口试飞的片段——播放出来时,全场起立鼓掌赞叹。

而这一次的受众甚至更大,还有政府、农业、安防、物流运输等各个领域的权威人士与会。当场签下来的,就有几个亿的单子。

接下来的现场提问环节,基础的关于Jaeger的性能方面的提问结束之后,所有人都知道,真正敏感的问题要来了。

温笛女强人范儿十足地站在台上。南乔站在幕后的某个角落,静静观察着台上台下的一切。

时樾作为投资人坐在嘉宾席上。

问题起得很平淡。是国内知名门户网站科技频道的记者:“请问温总,前不久爆发出来的代码泄漏事件,即刻方面有什么官方的说法?”

温笛胸有成竹地说:“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的炒作。我们即刻飞行对核心技术有严格的保密措施,那些流传出来的,只不过是少量的、废除的片段。对于那些泄露公司秘密的人,我们已经申请追究其法律责任。”

又一名记者站起来道:“所以你们承认确实有程序代码泄漏。”

全场屏息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那个记者几乎就是在逼迫即刻飞行的发言人亲口承认这样一个事实。

温笛迟疑了一下,说:“是的。”

那记者又咄咄逼人地追问道:“但据那名爆料人声称,他们拥有你们Phoenix系统的全部程序代码。”

温笛说:“我们希望媒体能够调查事实真相,以正视听,而不是偏听偏信,错误地引导舆论风向。Phoenix最为关键的代码都掌握在我们核心技术人员手中,不可能全部泄漏。”

那记者说:“据我所知,温总您的专业是金融与管理,和无人飞行器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有理由相信即刻飞行的真正创始人并不是您。不知道贵公司是否能让主管技术的领导出来和我们沟通一下。我想所有业内人士都会非常期待。”

温笛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然而全场的嘉宾和观众却都开始蠢蠢欲动,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一个个脸上都是兴奋又好奇的神色。

没错,就是这样。

前一次发布会的时候,大家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然而这一次发布会,很多人心里都有了底。

即刻飞行一次又一次向市场交出完美的答卷,发布出令人惊艳的产品,背后一定有另外才华横溢的灵魂人物存在。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创始人一般都会站出来向市场推广自己的理念、宣传自己的产品。然而即刻飞行的灵魂人物却从不曾抛头露面,怎会不让所有人都想一睹为快?

温笛斟酌着,思考着。底下已经有观众按捺不住地叫了出来:

“让Jaeger的设计者出来讲一讲吧!”

“对!能让我们和开发者直接沟通一下吗?”

“你说关键技术都掌握在你们核心技术人员的手中,那么能让他出来证实一下吗?”

“是啊是啊!同意!”

底下的人越说越是热闹,越来越大声。温笛突然敲了敲话筒,道:“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的技术人员不太习惯当众演讲。所以,非常抱歉,满足不了大家的这个愿望。”

底下人一片失望的嘘声。

温笛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正要说话时,底下忽然有一个响亮的声音道:

“你们猜的没错!这家公司确实有一个不敢见人的、真正的创始人!我告诉你们是谁!你们都看过那个地铁站夜跑的视频吧!里面那个穿白衣服的、脸上虚化处理了的女人,就是即刻飞行的真正创始人!”

全场顿时哄闹起来,大家纷纷地拿出手机,调出那个视频,去回头寻找。

温笛定睛一看,这个说话的人,竟然是那个光速基金的高级投资经理姬鸣!

只是这个姬鸣,因为错过了即刻飞行这么一个极好的投资机会,在公司中总被人指指点点。后来他来找温笛恳求参加这一轮新的投资,自然也被温笛拒绝。他觉得很没面子,也受不了自己的老板老提起这件事来羞辱他,一气之下便辞了职。没想到,他今天既然来了这里!

温笛叫来保安:“不要让他再说了,把他请出去。”

然而姬鸣坐在人群正中,保安想要接触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那姬鸣又高声道:“我再来爆一个料!所有的投资者都听好了!那些拿到这家垃圾公司投资机会的大基金,你们别以为你们是捡到宝了!——投不到的才是运气好呢!”

“告诉你们!这家垃圾公司的上一轮投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对!没错!就是夜跑视频里面那个、宣传片里面那个男的!”

姬鸣伸手指向时樾的方向:“大家都看好了!就是坐在前面的那个人!这个人叫时樾!之前因为盗窃国家军事机密被军事学院开除!开除之后陋习不改,欺诈斗殴,坐过一年半的牢!出狱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投资人!”

全场一片哗然,陷入混乱之中,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温笛敲着话筒,“大家安静!不要听这些荒唐的话!麻烦保安维持一下现场秩序!”

南乔在幕后,一双手攥得青筋暴起。她几乎就要走出来,却看到坐在第一排的时樾眼色森冷,向她摇了摇头。

两名保安跑过去拉住了姬鸣,把他往场外架。然而姬鸣还在歇斯底里地叫:“时樾是真正的骗子!他骗了那个女人,做了她的男朋友!是他偷了即刻飞行的代码!他一千五百万投的即刻飞行上一轮,就是想趁这一轮融资退出!”

“几十亿的估值,投资人们!你们算一算,这是百分之好几万的回报啊!你们现在投了即刻飞行,那个时樾退出之后把代码转手再卖个高价,即刻飞行就一文不值了!一文不值!”

“狗改不了吃·屎!偷一回,就会偷一辈子!你们好好想想啊……”

整个会场都在骚动。那些已经初步达成投资协议的投资人们,也一个个神色凝重,目中将信将疑。

温笛在努力平息这一场风波,南乔匆匆走了出去。时樾追出去,在一角的门口拉住了她:

“你去哪里!”

南乔挣开他,冷冷道:“我去找我姐。这个冤,不能再让你背着了。”

“不许去!”

时樾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脸色又冷又凶:

“我说了!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