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十二章 说故事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直升机救援队很快抵达,根据南乔和时樾提供的坐标位置,救下了两名遇险的西班牙登山队员。其中有一个伤势极重,急救医生说倘若再晚几分钟,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登山队对南乔时樾二人千恩万谢,执意以现金感谢,被他们拒绝了。

两人确认那两个遇险的登山队员人身生命无虞之后便返回了C1营地休息。时间已经很晚,两人没有时间再往山下赶,只能选择在山上扎营露宿。

营地里还有不少其他登山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各色的口音,还有一些国际友人。

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下午西班牙登山队遇险的事情,对时樾和南乔两个人便是分外尊重和欢迎——邀请他们一起享用晚餐,天南地北地神侃以打发漫长的夜晚时间。

时樾会说话,阅历也丰富。只要他想聊,跟谁都聊得来,人缘奇好。三两句话就和营地里的人打成一片。南乔则不太习惯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只是默然地坐在他旁边,听他说话。目光里映着炉子里燃烧的火焰,明亮又沉静。她这副样子,反倒惹得别人对她好奇起来,尤其是几个欧洲过来的老外。

时樾明显觉出南乔不想和陌生人说话,便在她耳边问道:“吃饱了吗?”

南乔点头。

“吃饱了咱们就走。”

“走?”南乔疑惑问道,“咱们今晚不在这里住?”

时樾捏了捏她的耳朵,低声道:“这里怎么过咱们的二人世界?”

南乔淡淡一笑:“你又有什么点子了。”

时樾带着南乔,往山下行走了一小段,找到了一个驼峰间的凹地。这片凹地避开了人迹,正对东方,平坦又避风,刚好容纳得下一个大帐篷。地面上都是石质,覆盖着一层白雪,正适合扎营而宿。

南乔喜欢这地方,问:“你怎么找到的?”

时樾展开帐篷,随口应道:“知道你只习惯和我睡,一路上都盯着。”

南乔脸上微微一红,好在天色沉黑,探照灯下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时樾说:“这儿可以看日出。”

南乔心中一动。贡嘎雪山之上,云海日出是一绝。这样的巨峰高耸、冰川环簇,比起泰山日出、海上日出,又是一种格外不同的壮观。

时樾和南乔合力把帐篷严严实实地搭起来,钻进了睡袋。高海拔地区体力消耗大,两个人又都是马不停蹄地爬了一天,合上眼便双双沉沉睡去,一直睡到闹钟响起。

帐篷朝东的一面是透明的,两人从睡袋里爬出来,那湿巾和热水袋的水擦了脸和手,又漱了口,裹了床厚厚的羊绒毯子一起看日出。

天边还只是一线金色,穹顶的暗蓝向东方渐渐变浅,无边无际的云海翻涌着,云气流淌,向四面山岭之间溢出去。

雄奇的群山之上,雪线分明,白雪皑皑如盖,雪线之下呈现出一种和天穹截然不同的蓝色,看得人心旷神怡。

时樾拥南乔在怀里,两人静静地一起看着这无边无际的壮丽美景。

时樾低低喊了声:“南乔。”

南乔“嗯”了一声。

“你听了我很多事情,但是还从没和我讲过你的故事。”

南乔说:“我其实没什么故事。”

时樾道:“那么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秘密。比如说,讲一讲你小时候,还有你为什么会想做飞行器。”

南乔望向帐篷之外,东方天际的一线,红色的光芒正在宏大地扩张自己的领域。众山在沉默中臣服,仿佛拜倒在贡嘎雪山的脚下。

这正是飞鸟一般俯瞰大地的视角。

回忆渐渐清晰地浮现在南乔的眼前。

她记得起很小时候,大姐南勤身体不好,总在医院住着,父母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她。而哥哥南思,又正在叛逆的时候,总在外面和朋友们一起玩耍。出于“安全”,她被锁在小书房里,只能看到哥哥姐姐的教科书,和一台老式的电视、VCD碟机。

如今的南乔会称呼那段长达三年的学龄前时期为她生命编年史的“禁闭期”,一段扭曲、然而充满了神秘和启示的时期。

“禁闭期”中,她的时间贫瘠到连数学书上的每一个数字都饱含了意义。然而彻底改变她的世界的,是她从一个满是灰尘的书箱里,发现的两张VCD碟片,似乎是父亲南宏宙年轻时收藏的。

碟片上粗糙地印刷着三个外国人的头像,充满沧桑感的人脸、男人白色的夸张的头发、女人烈焰一般的红唇。这样鲜明刚健的漫画风格让她感受到了冲击力,然而远不及碟片内容带给她的震撼。

那时候她还不懂英语,但是或许人越小的时候,语言不通所带来的障碍越是没有那么大。她竟然顺畅地从头到尾看完了,并且记住了那个电影的名字:Blade Runner。1982年的电影,拍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出生。

她所印象深刻的是汽车模样的飞行器从昏暗的街道上混着雨水升起,身边闪亮的霓虹灯、巨大电子屏面上妩媚微笑的女人都在向下降落。视界腾空,多边形的摩天大楼在下方旋转,喧闹的都市在雨水中漂移。

“我一直都记得那些在密集的楼宇间穿梭的飞行器。”

南乔低低地说。

“我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里也会有无数飞行器,建立起低空领域的交通。他们传递货物、信息和必需品,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南乔忽而淡淡地一笑,回头望向时樾,“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理想主义了?”

她和周然也曾经简单地提起过。但周然都是一笑置之,“太遥远啦!等你去世的时候都未必看得到啦!”

时樾“嗯”地低笑了一声,说:“你好疯。”

南乔心中有稍许的失落。

然而只听见时樾说:“正好我也疯,咱们便一块儿疯吧。”他拦腰搂紧了她说,“疯到个七老八十的。”

南乔心中倏尔一震。

时樾说:“听你刚才说的,好像你爸妈对你照顾得并不多。”

南乔淡淡笑了笑,给他简单讲了一遍自己的来历。“或许就是那几年吧,我没办法变成我爸想要的样子。也可能是有代沟,我和他的沟通,一直不算顺畅。”

时樾用下巴轻轻蹭了蹭他的头。

“终归是你的爸爸。”他微微笑着,“就像当年,我爸再喜欢赌,我知道他的本意,是想让我和我妈过更好的日子。只是他走错了路。”

“后来他去世……”他半张脸埋在南乔的头发里,“我永远不会后悔私自出校去看他最后一眼。”他“呵”地轻笑了一声,“如果再来一遍,我可能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不会。”南乔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再来一遍,我不会收下那篇论文。”

时樾低低地笑了,吻她的发顶和脸颊,“这件事就过去吧,不要再提了。多和你爸妈在一起,不要像我现在,再也没了机会。”他开玩笑似的对她说,“帮我讨好讨好首长。”

南乔转过身去,跪坐在他腿上,和他面对面的。

“他要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一定会喜欢你。”

希望吧。时樾的心中总有一抹阴影,但他没有说出口。当年在北方航空军事学院,他远远地见过南宏宙。那个和平时期成长起来的、功勋卓然的军人,高大威武,肃然正义,是那时候每一个学员心中想要成为的人。

但如今的他,还能够为南宏宙所接受么?

不去想这些。他微微笑着,细细端详着她的脸,在她唇上蹭了蹭,“你真漂亮。”

你也真好看。

南乔在心里说。

他的眼睛那么的湛透,锋利又透明。她还记得起初次见面时他眼中的冷漠,但这时已经转变成了另外一种执着。

从他如此漆黑而通透的眼睛里,她看到云海和雪峰之间的太阳升起来了,释放出万丈金芒。那样博大的光,像烈火一般在白雪之上燃烧。

南乔说:“时樾,其实除了记忆障碍,我确实还有一个秘密。”

时樾好奇地“哦”了一声。

“其实我是一个文盲。”南乔坦然地说,“除了严谨的科学论文,我写不出任何文章。”

“哈!”时樾笑道,“信呢?你没有写过信?还有,情书?”

南乔摇摇头,“带有主观色彩的,我写出来都是一塌糊涂。我的作文从来都不及格。”

“天啦。”时樾夸张地说,“我觉得我失去好多。”

“你想看?”南乔皱着眉问。她知道对于军人出身的人来说,“信”,确实带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他们不像普通人,能够通过手机和网络随心所欲地与所爱的人沟通。那一纸纸的信笺,便是他们传达和接收感情的最好桥梁。尤其是那个年代的军人,大多都有信件情结。

时樾笑道:“你给我说说情话,或者,念念别人的情诗也行啊。”

南乔认真想了想,说,“那三年的禁闭期里头,我确实看过一本诗集。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过文学方面的书。”

“念念。”时樾笑着说,他就喜欢看南乔这种认真的样子。

就算是他开玩笑,南乔也会当真。如果他说想要她给她摘月亮,她一定会计算一下去月球的成本和可能性,然后告诉他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登上月球。

他最开始觉得这女人这样真蠢,可现在,他觉得她蠢得可爱,蠢到他心心念念,蠢到让他心疼。

南乔注目着他的眼睛,念道:

“我记得你去年秋日的样子。

“你是灰色的贝雷帽、一颗静止的心。

“在你的眼中,曙光的火焰嗔斗。

“树叶纷纷堕入你灵魂的池中。”

她一字一字,认认真真地念着,每一个字都咬得很准。

时樾后来的生命之中,再也不曾忘记过这个时刻。

他钟爱一生的女人微乱着乌黑的长发,和他一起裹着毯子,在雪峰云海上初升的日光里,严肃着一张素净的脸,给他认认真真地念这样一首西方的诗歌。

他受过的教育很普通,九年义务教育,然后进入北方航空军事学院。比起文字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享受枪支冰凉而坚硬的手感、拳拳入肉的痛快。

他甚至不知道“火焰瞋斗”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整段诗歌的逻辑是什么。

可他听懂了。

这也许正是文字和诗歌的魔力,若不然,那在没有文字、人皆愚昧的时期,《荷马史诗》和《摩诃婆罗多》,为什么会口口相传、生生不息?

南乔诵念诗歌的表情依然严肃,音调平直无华。然而他知道她的每一句都是为他而念,他体会得到那平淡表象之下的炽烈情感。

他的眼中,有曙光的火焰瞋斗。

她念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堕入他灵魂的池中。

“让我的双臂如攀爬的植物般紧握,

“树叶收敛你的声音,缓慢而平静。

“敬畏的篝火中我的渴求燃烧。

“甜美的蓝色风信字缠绕我的灵魂。”

他脱去两人之间的一切障碍,他亲吻她的胸口。她的手臂如同攀援的藤缠绕着他的身体。

他的手指挑战她身上的每一处,柔软抑或坚韧,干燥抑或泥泞。

她亦回报,那强悍在她修长的手指间越发的猖狂,薄滑皮肤之下脉络贲起,重重地击打她的手心,令她难以掌握。

“我感觉你的双眼游移,秋日已经远去;

“灰色的贝雷帽,鸟的声音,像一座屋子的心,

“我深切的渴望朝彼处迁移,

“我的千吻坠落,如琥珀般快乐。”

他迫切不已地喘息,将渴望深深埋进她最隐秘的深处,在其中膨胀而周旋,搅弄着她没有一刻的停歇。

他顾不得她尚未完全打开时,被撑开的疼痛低吟。他亲吻她薄薄的嘴唇,带着她在厚厚的毛毯中起伏。每一下,她的脊背就被重重地摩擦在毛毯上,被撞击得宛如一叶波涛中的船,仿佛下一瞬便要化作碎片……

“孤帆的天空,山丘的阡陌:

“你的记忆以光制成,以烟,以沉静的水的池塘!

“越过你的双眼再过去,夜正发光。

“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回旋。”

……

雪山之上,云海之巅。那轮红日喷薄而出,将他们照彻。

贡嘎神山上的玛尼石静静堆叠,五彩的风马幡高高扬起,颂赞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和吉祥。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我还是把半夜写晕了的那版戏给删了,太直白了。

另外很抱歉我删了“敏”的评论,也是看了你说我爬起来赶在网审前修改的。你说得很对,非常感谢。不过放在评论区实在是过于刺激所以我还是删了……

※ ※ ※ 以下为42章旧版本 ※ ※ ※

( 直升机救援队很快抵达,根据南乔和时樾提供的坐标位置,救下了两名遇险的西班牙登山队员。其中有一个伤势极重,急救医生说倘若再晚几分钟,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登山队对南乔时樾二人千恩万谢,执意以现金感谢,被他们拒绝了。

两人确认那两个遇险的登山队员人身生命无虞之后便返回了c1营地休息。时间已经很晚,两人没有时间再往山下赶,只能选择在山上扎营露宿。

营地里还有不少其他登山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各色的口音,还有一些国际友人。

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下午西班牙登山队遇险的事情,对时樾和南乔两个人便是分外尊重和欢迎——邀请他们一起享用晚餐,天南地北地神侃以打发漫长的夜晚时间。

时樾会说话,阅历也丰富。只要他想聊,跟谁都聊得来,人缘奇好。三两句话就和营地里的人打成一片。南乔则不太习惯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只是默然地坐在他旁边,听他说话。目光里映着炉子里燃烧的火焰,明亮又沉静。她这副样子,倒是惹得别人对她好奇起来,尤其是几个欧洲过来的老外。

时樾明显觉出南乔不想和陌生人说话,便在她耳边问道:“吃饱了吗?”

南乔点头。

“吃饱了咱们就走。”

“走?”南乔疑惑问道,“咱们今晚不在这里住?”

时樾捏了捏她的耳朵,低声道:“这里怎么过咱们的二人世界?”

南乔淡淡一笑:“你又有什么点子了。”

时樾带着南乔,往山下行走了一小段,找到了一个驼峰间的凹地。这片凹地避开了人迹,正对东方,平坦又避风,刚好容纳得下一个大帐篷。

南乔喜欢这地方,问:“你怎么找到的?”

时樾展开帐篷,随口应道:“知道你只习惯和我睡,一路上都盯着。”

南乔脸上微微一红,好在天色沉黑,探照灯下也不怎么看得出来。

时樾说:“这儿可以看日出。”

南乔心中一动。贡嘎雪山之上,云海日出是一绝。这样的巨峰高耸、冰川环簇,比起泰山日出、海上日出,又是一种格外不同的壮观。

时樾和南乔合力把帐篷严严实实地搭起来,钻进了睡袋。高海拔地区体力消耗大,两个人又都是马不停蹄地爬了一天,合上眼便双双沉沉睡去,一直睡到闹钟响起。

帐篷朝东的一面是透明的,两人从睡袋里爬出来,那湿巾和热水袋的水擦了脸和手,又漱了口,裹了床厚厚的羊绒毯子一起看日出。

天边还只是一线金色,穹顶的暗蓝向东方渐渐变浅,无边无际的云海翻涌着,云气流淌,向四面山岭之间溢出去。

雄奇的群山之上,雪线分明,白雪皑皑如盖,雪线之下呈现出一种和天穹截然不同的蓝色,看得人心旷神怡。

时樾拥南乔在怀里,两人静静地一起看着这无边无际的壮丽美景。

时樾低低喊了声:“南乔。”

南乔“嗯”了一声。

“你听了我很多事情,但是还从没和我讲过你的故事。”

南乔说:“我其实没什么故事。”

时樾道:“那么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秘密。比如说,讲一讲你小时候,还有你为什么会想做飞行器。”

南乔望向帐篷之外,东方天际的一线,红色的光芒正在宏大地扩张自己的领域。众山在沉默中臣服,仿佛拜倒在贡嘎雪山的脚下。

这正是飞鸟一般俯瞰大地的视角。

回忆渐渐清晰地浮现在南乔的眼前。

她记得起很小时候,大姐南勤身体不好,总在医院住着,父母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她。而哥哥南思,又正在叛逆的时候,总在外面和朋友们一起玩耍。出于“安全”,她被锁在小书房里,只能看到哥哥姐姐的教科书,和一台老式的电视、vcd碟机。

如今的南乔会称呼那段长达三年的学龄前时期为她生命编年史的“禁闭期”,一段扭曲、然而充满了神秘和启示的时期。

“禁闭期”中,她的时间贫瘠到连数学书上的每一个数字都饱含了意义。然而彻底改变她的世界的,是她从一个满是灰尘的书箱里,发现的两张vcd碟片,似乎是父亲南宏宙年轻时收藏的。

碟片上粗糙地印刷着三个外国人的头像,充满沧桑感的人脸、男人白色的夸张的头发、女人烈焰一般的红唇。这样鲜明刚健的漫画风格让她感受到了冲击力,然而远不及碟片内容带给她的震撼。

那时候她还不懂英语,但是或许人越小的时候,语言不通所带来的障碍越是没有那么大。她竟然顺畅地从头到尾看完了,并且记住了那个电影的名字:r。1982年的电影,拍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出生。

她所印象深刻的是汽车模样的飞行器从昏暗的街道上混着雨水升起,身边闪亮的霓虹灯、巨大电子屏面上妩媚微笑的女人都在向下降落。视界腾空,多边形的摩天大楼在下方旋转,喧闹的都市在雨水中漂移。

“我一直都记得那些在密集的楼宇间穿梭的飞行器。”

南乔低低地说。

“我总觉得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里也会有无数飞行器,建立起低空领域的交通。他们传递货物、信息和必需品,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南乔忽而淡淡地一笑,回头望向时樾,“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理想主义了?”

她和周然也曾经简单地提起过。但周然都是一笑置之,“太遥远啦!等你去世的时候都未必看得到啦!”

时樾“嗯”地低笑了一声,说:“你好疯。”

南乔心中有稍许的失落。

然而只听见时樾说:“你想疯我就陪你一起疯啊。”他拦腰搂紧了她说,“疯到个七老八十的。”

南乔心中倏尔一震。

她转过身去,跪坐在他腿上,和他面对面的。

“嗯?”时樾微微笑着,细细端详着她的脸,在她唇上蹭了蹭,“你真漂亮。”

你也真好看。

南乔在心里说。

他的眼睛那么的湛透,锋利又透明。她还记得起初次见面时他眼中的冷漠,但这时已经转变成了另外一种执着。

从他如此漆黑而通透的眼睛里,她看到云海和雪峰之间的太阳升起来了,释放出万丈金芒。那样博大的光,像烈火一般在白雪之上燃烧。

南乔说:“时樾,其实我确实还有一个秘密。”

时樾好奇地“哦”了一声。

“其实我是一个文盲。”南乔认真地说,“除了严谨的科学论文,我写不出任何文章。”

“哈!”时樾笑道,“信呢?你没有写过信?还有,情书?”

南乔摇摇头,“带有主观色彩的,我写出来都是一塌糊涂。我的作文从来都不及格。”

“天啦。”时樾夸张地说,“我觉得我失去了好多。”

“你想看?”南乔皱着眉问。

时樾笑道:“你给我说说情话,或者,念念别人的情诗也行啊。”

“喔。”南乔说,“那三年的禁闭期里头,我确实看过一本诗集。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过文学方面的书。”

“念念。”时樾笑着说,他就喜欢看南乔这种认真的样子。

就算是他开玩笑,南乔也会当真。如果他说想要她给她摘月亮,她一定会计算一下去月球的成本和可能性,然后告诉他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登上月球。

他最开始觉得这女人这样真蠢,可现在,他觉得她蠢得可爱,蠢到他心心念念,蠢到让他心疼。

南乔注目着他的眼睛,念道:

“我记得你去年秋日的样子。

“你是灰色的贝雷帽、一颗静止的心。

“在你的眼中,曙光的火焰嗔斗。

“树叶纷纷堕入你灵魂的池中。”

她一字一字,认认真真地念着,每一个字都咬得很准。

时樾后来的生命之中,再也不曾忘记过这个时刻。

他钟爱一生的女人微乱着乌黑的长发,和他一起裹着毯子,在雪峰云海上初升的日光里,严肃着一张素净的脸,给他认认真真地念这样一首西方的诗歌。

他受过的教育很普通,九年义务教育,然后进入北方航空军事学院。比起文字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享受枪支冰凉而坚硬的手感、拳拳入肉的痛快。

他甚至不知道“火焰瞋斗”是什么意思,可他的眼中,真真的有曙光的火焰瞋斗。

她念的一字一句,也都堕入他灵魂的池中。

“让我的双臂如攀爬的植物般紧握,

“树叶收敛你的声音,缓慢而平静。

“敬畏的篝火中我的渴求燃烧。

“甜美的蓝色风信字缠绕我的灵魂。”

他脱去两人之间的一切障碍,他亲吻她的胸口。她的手臂如同攀援的藤缠绕着他的身体。

他的手指挑战她身上的每一处,柔软抑或坚韧,干燥抑或泥泞。

她亦回报,那强悍在她修长的手指间越发的猖狂,薄滑皮肤之下脉络贲起,重重地击打她的手心,令她难以掌握。

“我感觉你的双眼游移,秋日已经远去;

“灰色的贝雷帽,鸟的声音,像一座屋子的心,

“我深切的渴望朝彼处迁移,

“我的千吻坠落,如琥珀般快乐。”

他迫切不已地喘息,将渴望深深埋进她最隐秘的深处,在其中膨胀而周旋,搅弄着她没有一刻的停歇。

他顾不得她尚未完全打开时,被撑开的疼痛低吟。他亲吻她薄薄的嘴唇,带着她在厚厚的毛毯中起伏。每一下,她的脊背就被重重地摩擦在毛毯上,被撞击得宛如一叶波涛中的船,仿佛下一下,全身都要散了架去。

“孤帆的天空,山丘的阡陌:

“你的记忆以光制成,以烟,以沉静的水的池塘!

“越过你的双眼再过去,夜正发光。

“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回旋。”

他抽离她,扯掉了物事,看她浑身瘫软地躺在毯子上,圆润的胸口起起伏伏,身下仍是一张一合,吞吐不已。她紧闭着双眼,细长浓密的睫毛微颤,脸色光润粉致,好看得不得了。

5300米的高处,这样的纵情自然让她体力大耗。可是她这样无力的样子,却又看得他无端心动,某些地方又狰狞起来。俯下身去,对准了,硬生生挤进了一个开始。

南乔倏然睁开眼,眼中烟一样的迷离,“混账……”

他挺身,又是全根没入。南乔整个身躯都拱起来,他双手扶着她的臀,将她整个儿收进了怀里。两个人无一处不镶嵌,无一处不吻合,仿佛两棵树,根系相缠,枝叶相交,密不可分。

“南乔——”

他低声唤着,狠声说道:

“我就是混账东西。混账东西这辈子就算死,也一定要死在你的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