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十一章 操纵飞行器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车到了镇子上,已经明显感觉到高海拔地区夜间的寒意。旅馆很简陋,好在还算干净。南乔和时樾同住一间,其他人也都各自配了对儿。

两人打了开水擦洗过了,便上床睡觉。南乔不习惯穿太多睡,但床上冰冰凉的,时樾便把她整个儿搂在了怀里。

时樾问:“你们以前来这边试飞过吗?”

南乔“嗯”了一声,“在珠峰大本营飞过一次,Phoenix的第一代样机。”

时樾问:“飞了多高?”

南乔老实答道:“七百多米。”

时樾低声笑了出来。把她光洁而寒凉的双腿缠得更紧。南乔觉得他腿上毛毛的,硬茬茬的,又暖又强悍,不自觉地轻轻磨蹭。她的头埋在他胸前,他身上的味道令她迷醉。

时樾压紧了她。

“别动了。”他低哑着嗓子道,“快5000米的地方本来就耗体力,你还想不想上去了。”

南乔闭着眼睛。

时樾道:“上回去珠峰那边你怎么住的?”

南乔说:“一个人住。”

“以后都我陪你。”时樾揉了揉她凉凉的耳朵,给她哈了哈气。“睡吧。”

第二天正午时分,一行人等到了子梅垭口。

天气晴好,裸·露的地面上布满了碎石和苍青色的草藓。子梅垭口被群峰环绕,云气如丝缕一般缠绕在峰峦之上。

壮丽的贡嘎主峰静峙在茫茫云海之间,雄姿伟拔,有如雪域王者。

飞手团队架设起各种测量仪器,调试带过来的三台Jaeger。小安架起三脚架,用摄像机拍下试飞的全程。另有一台Phoenix II低空飞起,从空中记录试飞过程。

时樾穿着冲锋衣,站在子梅垭口的山边上,向远处眺望。

“真是漂亮。”他说。南乔向他淡淡一笑。

飞手团队挑出了目前状态性能最稳定的一台Jaeger,秦时宇给它记录好了返航点,在众人全神贯注的目光里启动了飞行系统。

Jaeger灯光烁动,稳稳升入蓝空。

南乔观测着地面站的高度数值:100米,200米,300米……

所有人屏息噤声,看着空中小型战机一般的Jaeger渐渐变小成一个小黑点。

快接近700米了。

快要打破上次Phoenix初代样机的试飞记录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欣喜而期待的神色。

然而子梅垭口的天气说变就变。

浓雾倏然袭来,只见群山之间云海翻腾,如滚滚波涛。贡嘎雪山仿佛正在退却,很快便淹没不见。

Q哥和秦时宇脸色凝重起来,小安率先叫了起来:“怎么办啊!什么都看不见了!”

Jaeger已经消失在浓雾之中了。不过它的高清图像传输链路仍在稳定工作。只是传回来的图像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这种情况,不能目视操控,便完全只能依靠飞手的手感,以及准确的对各项数据的判断。但是对于Jaeger来说,仍然十分危险——极其容易失联,失联后便是坠机,这台飞行器就废了。

Q哥和秦时宇看向南乔。

南乔看着飞行时间,二分五十四秒。

Jaeger的正常飞行时间在十五到二十分钟左右,但在高空低温环境下,电池不可能像平时一样正常工作;而下降的安全速度又只有上升速度的一半。

究竟什么时候返航,完全依赖于她对飞行器动力和电池续航时间的准确判断。

秦时宇问南乔:“继续上升吗?”

已经超过上次的记录了。他们的基本目的,已经达到了。如果继续飞下去,随时都可能遭遇坠机。只要Jaeger不能返航,这次试飞就是失败。

南乔冷静地看着地面站上显示的各项飞行参数,沉着道:“继续。”

Jaeger的飞行高度继续攀升。

900米、1000米、1200米……

“穿透云层了!”小安惊喜地叫道。Jaeger传回的图像中,是蔚蓝晴空、无边云海,美景波澜壮阔。

南乔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她紧盯着风速、风向、飞行时间、速度、气温等各项数据,脑中飞快地计算着飞行器动力系统的动力能耗,以及可能的电池续航时间。

其他飞手们的心也都悬着,精神高度紧张,不时向南乔看上一眼。尽管Jaeger飞行的高度越来越令他们惊喜,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然而一个个也都是担心电池耗尽坠机,功亏一篑,暗暗质疑为何还不返航。

1400米。1450米——

当飞手们心中的质疑声达到最大时,南乔下令道:“返航。”

秦时宇推下了一键返航的摇杆。

接下来就看Jaeger自己的了。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地面控制站。传来的信号时不时有短暂而剧烈的波动,看得飞手们的心吊到了嗓子眼。高原地区的磁场会对电磁信号和GPS定位系统产生干扰,能不能扛得住,就看飞控算法的稳定性了。

时樾倒是平静得很,揽着南乔说:“我们打个赌,我赌降落点位置离起飞点不超过30米。”

南乔淡淡撇了他一眼:“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时樾说:“你写的程序,我能没信心?”

南乔抿着唇,浅浅地笑了,右手攥住了他的左手。

眼尖的小安第一个发现了返航的Jaeger,指着浓雾中的一个黑点叫起来:“回来了!”

一群飞手们欢呼雀跃,几乎就要击掌相庆,南乔淡淡道:“可能快没电了,切一下手动控制看看。”

秦时宇切回了手动控制权,一看,果然还剩下不到8%的电量,还正在急剧减少。

“我去……危险!”众人又紧张起来。

南乔倒是彻底松了下来:“差不多了。”

Jaeger越来越近,稳稳降落。起落杆刚一触底,所有指示灯熄灭——电量耗得一干二净。

“……算得太准了!”

“领导神人!”

一个飞手拉开卷尺一测:降落点距离起飞点29.8米,空中的水平漂移被稳定的飞控系统有效地控制住了。

时樾向南乔投来一个得意的眼色,南乔抿唇微笑了一下。

飞手们一个个喜之不尽,过来和南乔击掌而赞,小安更是一脸的钦慕之色,星星眼看着南乔。要在以往,他一定会扑过去和领导拥抱一下,然而现在她身边却多了个死守着她的男人,还是上次用地雷炸他的——他一定上次就看自己和领导同行不顺眼了吧,可恶!

秦时宇说:“这次试飞太成功了!这是破了世界记录啊!咱们回去把视频剪剪,回头Jaeger开发布会的时候,一定会震惊飞行界的!”

Q哥点了点头。

南乔依然平静得很,不像其他飞手那般喜悦,已经看到了Jaeger作为产品未来的辉煌。她淡淡一笑,道:“大家辛苦了,都回去吧。剩下两台飞行器留给我。”

众人讶然,秦时宇问道:“领导,你还要飞啊?”

南乔道:“这次起飞地点海拔4550米,飞行高度1450米,一共是6000米。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飞行器能飞上珠峰,这样在远距离货物运送、自动巡逻和险境搜救中都会有极大的应用意义。既然都来了,我想去贡嘎雪山上再去试试。”

贡嘎雪山主峰海拔7556米。在其上试飞的话,确实能够试一下Jaeger的极限。

Q哥郑重道:“这样不行,贡嘎山太危险,死亡率64.8%,比珠峰和乔戈里峰都还高。”

秦时宇说:“是啊,如果领导你非要去试飞,我们也一起。”

南乔摇头说:“没事,我没打算登顶,看能不能在6200米的C2营地试飞一下。你们过去都没有登山经验,就别一起了。”

她抬头看了时樾一眼,道:“他和我一起去,没事的。”

众人都没话说了。南乔和时樾带好了两台飞行器,驾车奔贡嘎山而去。他们旨不在登山,一直驾车到不能再走的高度,骑了两匹藏民的马,驮着飞行器和帐篷等装备上山,当夜夜宿贡嘎寺。

夜里南乔去厕所,时樾一直陪她到外面。那厕所依山而建,就几块木板搭起来,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时樾说:“嗳,我进去拉着你吧,万一出事咋办?我跟别人说我老婆是掉厕所……”

“滚!”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继续骑着马上山,8公里的路走了五个小时,才到了C1营地。C1营地5300米,两人休息整顿了一下,南乔稍稍有些喘,时樾拿了片西洋参含片给她服下。

“有没有事?头疼吗?”

南乔摇头:“我上过7000多米的地方。5300米没事,就是刚才路有点陡。”

时樾不怀好意地看着她:“那就还是运动少了,以后要更多运动。”

南乔恼怒地看着他。

天气还算不错。两个人打算再往上走一走,能走多远走多远,然后试飞后晚上返回营地扎营住宿。在他们后面上山的还有一支西班牙登山队,都是专业的装备,意气昂扬,是要挑战登顶的。登山队很快赶上了他们俩,还非常骄傲地向他们打了声招呼。

时樾和南乔向他们微笑了笑。两人让开道路,让他们过去。

南乔说:“你心态不错。”

时樾:“嗯?”

南乔说:“我以为你会很想和他们一决高下。”

时樾“呵”地一声笑了出来:“你当我还才十几二十岁?”

他压着南乔的后颈把她一下子带到了怀里,“你都在我手里了,我还要去争个啥玩意儿?”

南乔鄙夷道:“肉麻。”

两人继续向上攀登。过了C1爬起来更加艰难,时樾怕南乔体力跟不上,背了所有的飞行器和装备,牵着南乔走。大约在5800米的时候,遥遥看见上面一面巨大而陡峭的冰坡,而山下已经开始起雾了。时樾望上南乔:“就这儿吧?”

南乔点点头,两人开始调试Jaeger,准备起飞。

这时忽然听见上方骚动,那支登山队以西班牙语高声呼喊,喊声起伏不已,焦虑而又惊恐。

有登山队员跑下来,南乔用英语问道:“怎么回事?”

登山队员指着上面的冰坡,焦急不堪道:“我们试图迂回冰坡上山,有两个队员滑坠,现在失联了!现在正在联系搜救,你们看到他们了吗?”

南乔和时樾摇头,南乔说:“从哪个方位掉下去的?”

那登山队员也是专业的,很快报出了一个精确的方向。

时樾说:“用Jaeger试试。”

南乔点头,取消了Jaeger的安全速度设置,操纵它迅速起飞,朝着登山队员滑坠的方向飞去。时樾打开手中的平板,上面清晰地出现Jaeger所覆盖的广角视野。

那个西班牙登山队员惊呼一声,大喜过望!朝着山上的同伴高声喊叫,挥舞着手说:“有中国的朋友帮助我们!有无人飞行器!我们有希望早点找到他们了!”

他说得不错。联系搜救还需要一段时间,尤其是外国人,还需要经过流程审批,直升机救援队的到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然而抢救是争分夺秒的事情,早一点定位清楚,救援队就能够更早救人。

这样的搜救比试飞还要紧张。

又是超视距飞行。南乔和时樾,还有西班牙登山队员们密切关注着Jaeger传回的图像中的每一个角落,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画面晃动。南乔操纵着遥控杆,眼睛盯着图像上的一系列参数,明显感觉到山间的大风对Jaeger的扰动非常大。

越往山下方搜寻,雾就越来越重。这时候天色也暗了下来。

时樾紧盯着画面中的山面陡坡,忽然说:“这里有擦坠痕迹,再往下!”

这时候Jaeger已经飞行了十三分钟,接近低温下电池续航的极限,根本不可能返航了。

南乔没有让Jaeger停止降落,而是沉着地让它继续下坠,利用最后一秒钟所能搜寻到的画面。她对时樾说:“记录好空间定位,没电了。”

画面骤然一片空白——Jaeger坠机了。但在最后一刹,队员们看到了一块熟悉的布料,还有缆绳。

西班牙登山队员遗憾而又失落地惊叫,南乔却又启动了第二架飞行器,照着时樾刚才记录的空间定位数据,以最大速度飞降而下。

第二架Jaeger在那片范围中透过雾气,艰难地搜寻。很快又是八分钟过去,它也根本不可能返航了。

所有的登山队员们大气也不敢出。

还有五分钟的希望,没有人会放弃。

最后两分钟。

一分钟。

画面中骤然出现一只手,在微微地晃动!

“Oh My God!”

“Oh My God!!!”

找到了!

南乔调整Jaeger的镜头,时樾手中的画面出现了一张血迹斑斑的脸,但他还活着!在向飞行器挥手!

登山队员们几乎就要喜极而泣,时樾截下那张回传的坐标图,递给他们。“SOS。”他说。

南乔看着时樾淡淡一笑,用英语对登山队员说:“赶紧传给搜救队吧。”

遥控器上的警示灯一闪,第二架Jaeger再次坠毁。

登山队员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谢意,紧紧抱住了南乔和时樾。要了和他们的合影,还有名字电话,又照下了他们装飞行器的盒子上即刻飞行的名字和Logo。

“你们救了我们朋友的性命,我们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南乔和时樾相视而笑。

南乔刚才为了更好地操纵飞行器,脱下了厚厚的手套,现在一双手冻得红红白白的,完全没了温度。时樾解开脖套,拿着她的一双手放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暖么?”

南乔圈着他的脖颈,冰冰的指尖擦着他颈后温暖又结实的肌肤,头抵在他锁骨上,低低地笑。

“笑什么?”

“开心。”

“……”

“两台Jaeger都坠毁了你也开心。”

“开心。”

她抬唇在他壮实的喉结上吻了一下。

“你在,更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