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九章 相互撒谎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天边刚有些微光,南乔便醒了。她脑子里就像有个机械闹钟,只要心里计划了事情,无论多困第二天都能一早醒来。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首先刺激着她感官的是包裹着她全身的强烈男性气息。用纸巾包成一团儿的物事还在床垫旁边的地上躺着,露出边缘的一点淡红颜色和粘腻白浊。她还闻得到那浓重的甜腥味道,她模糊地想了想,抬起搁在脸侧的手上来闻了一闻,果然是。

呵。昨晚后来都做了些什么。

时樾还熟睡着,气息低缓均匀,怀抱温暖又悍然有力。南乔枕着他的大臂,被他宽厚的手掌盖在肩膀上,简直舒服得半点都不想动。

她想中国的古人总说什么温柔乡温柔乡,女人的怀抱是温柔乡,时樾的就不是了?

南乔闭了闭眼,极轻地拿开时樾的手,悄无声息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站在床边,静静观察了时樾一会。确信他没有醒来,便赤着脚去了洗手间,简单梳洗了一下,拿了点东西,静悄悄地出了门。

外面路上的人还很少,她轻易便打到了车。她拿了个纸片,上面用眉笔写着一个俱乐部的名称,地址就在长安街上。

到了俱乐部楼下,她向门童报了房间号,又告知了自己的名姓。不久,有人出来邀请她入内一叙。南乔从容地走了进去。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进去,后面,就从路边的花坛一侧闪出一个人影。

白T恤,短裤,还踢着一双人字拖。

他过来,和门口的一个门卫勾肩搭背,熟络地聊了两句,便旁若无人地进了大楼。

南乔被带上了一个顶层的露天花园,纯欧式风格,花团锦簇,修剪得宜。

安宁独自一人坐在里面,穿着纯白的睡衣,头发刚刚洗过,还盘着干发带——看着是极其随意的打扮。然而一张脸却是精心妆饰过。

她慢慢用着早点,看见南乔过来了,抬手招呼:“来这里坐。”

南乔并不见外,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有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拿来菜单,南乔摇摇头,只要了一杯温盐水。

安宁的目光慢悠悠在南乔脸上游走。

“南小姐在国外念过几年书?”

“有些年头。”

“学工科的?”

“是。”

安宁不温不火地问着,南乔淡然地喝着温盐水,不急不缓地回答。

“那想来南小姐对中国的历史不算很了解。”

“确实不太懂。”

安宁悠悠一笑:“南小姐知道虢国夫人吗?”

“不知道。”

安宁捻着桌上花瓶里一枝娇艳的花儿,道:“虢国夫人是杨贵妃的姐姐。她自恃美貌,每次去见唐明皇,也都不化妆。于是有个词儿,叫‘素面朝天’。——啊,虢国夫人这种女人——”

安宁妩媚笑着,望着南乔,“——真是让人讨厌极了。”

南乔微微皱了眉:“你说话,我不太听得懂。”

安宁忽然倾身闭目在她身上嗅了嗅,又睁开眼道:“还真是一身他的味儿呢。”

南乔的眉头拧起来。

安宁一颗颗摸着手腕上的佛珠串子,道:“这一大清早的,天刚刚亮,你就来我这儿喝茶,看来昨儿晚上时樾的表现退步了很多啊。”

南乔冷眉不语。

安宁又道:“时樾这男人专会伺候女人。”她看了看旁边的时钟,“从昨晚到现在,你们也就一起待了五六个小时吧。”

她靠在椅背上,矜傲地转着珠子,“你心里头有东西搁着,做那事儿又怎么做得欢喜。”

南乔不同她言语,拿出那一柄迈巴赫的车钥匙,从玻璃桌上推给了安宁。

安宁看了一眼,柔柔一笑:“怎么?他自己怎么不来还啊?”

南乔淡淡道:“他扔了。”

安宁冷冷一笑。

南乔道:“他如今和我在一起。”

安宁把头上的干发巾拉下来,摇了摇头,微湿的漆黑长发散了一肩,风韵十足。

她状似无辜道:“啊,有什么问题吗?我也不介意三人行啊,反正就算再多几个,他也应付得过来啊,是不是?”

南乔冷冷地看着她。

安宁媚然而得意地笑了,凑近南乔道:“南小姐啊,我真是不太懂你。你有才有貌,有权有势,为什么要和我抢这么一个低贱的男人,不是自降身价么?”

南乔冷漠道:“我不是在和你抢。你不配和我抢。”

“啊哈!”安宁尖锐地笑了起来。

南乔道:“你当他是玩物,我却当他是伴侣。我不觉得他低贱,只是觉得你可怜。你把男人踩在脚下,这一辈子也找不到一个真心尊重你的男人。”

安宁大怒道:“我用得着吗?!”

南乔冷冷看了她一眼:“那你化妆做什么。”

安宁刚要爆发,忽然意识到情绪竟然在被这样一个小姑娘在牵着走,于是又松下来,冷笑着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我告诉你啊南小姐,你也是个挺强的女人,不要被男人牵着鼻子走。男人嫖一嫖就得了,要当回事,那就输了。”

南乔淡淡道:“我和他,两相平等,各自独立。他左右不了我,我也尊重他的一切。”

她起身,对安宁说:“我的来意你已经很明白了。你要是真看我不惯,那就真刀真枪地冲我来。还像上回那样耍花招,把时樾扯进来,有失你安姐的风范。”

说完,她坦然转身离开。

安宁独自坐在花束间的椅子上,殷红的指尖扣着圆润的佛珠,忽然脸色莫测地浅浅笑了一声。

南乔匆匆打车回家。到了,她看了下时间,也就一个小时,将将七点。

时樾应该不会这么早醒来,她想,心中稍稍松了一些。

然而出了十六层的电梯,蓦然看见家门口的绿萝旁边,靠墙站着一个人。

白色T恤,短裤,人字拖,可不正是时樾么?昨晚他的衣服洗了,晾着还没干,他竟然这样跑出来了,还被锁在了门外。

他的脸色微黯,眼色轻淡,有些令人难以捉摸。

南乔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时樾道:“醒来没看见你。出来找去小区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你。想着你没手机,只好又回来等你。”

南乔心中有些歉意,然而还是镇静道:“温笛突然找我有事,去了趟公司。想让你多睡会,就没和你说。”

她头一回撒谎,见他一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忍不住心虚,又解释道:“温笛过的是太平洋时间。”

时樾道了声:“哦。”

南乔问:“你生气?”

时樾看了她一眼,道:“怎会。”

南乔总觉得时樾有些怪异,但又说不清怪异在哪里。两个人一起进去开门,她忽然嗅到他身上又有了淡淡的烟草气息。

南乔问道:“你又抽烟了?”

时樾点了点头。

南乔道:“少抽一些吧。你本来就比我大几岁。”

时樾忽然转头看向她,微微一笑,道:“难道你还真想和我一起过到七老八十的?”

南乔沉默了会,左手无名指按上指纹锁,扬了扬头,淡淡道:“如果你愿意的话。”

时樾眼神深邃,忽然紧抿了唇。

开了门,南乔启动了门锁指纹设置。她问:“你要用哪只手指?”

时樾微笑着:“你要让我随便进出啊?”

南乔反问:“难道不应该?”

时樾低低笑开:“那我真就搬过来了,和你——”

他的唇压着她的发顶,摩挲,低声道:“同居,过夫妻生活。”

南乔心中微微一颤。她没有同居过吗?她和周然一起住了几年。可是这话从时樾嘴里说出来,为什么总觉得不一样,更加的暧昧,令她心动不已?

夫妻生活——

呵。她和周然那几年,从来没有过婚姻的概念。她一直觉得,结婚与否,都没有什么差别,不过是一纸婚书,法律约束而已,两个人的生活,根本不会因为婚姻而有所改变。

但是这次,似乎不一样了。

时樾问:“你为什么用左手无名指?”

南乔淡淡解释道:“因为无名指坚贞。”

时樾便拿了右手无名指按上去,让智能门锁读取自己的指纹。

读取时,机器一圈一圈地覆盖、识别他的指纹,发出轻轻的“哧啦哧啦”的声音。时樾扭头向南乔看去,南乔也正好转头看过来。目光相遇时,心中都随着那“哧啦哧啦”的声音觉得熨帖,仿佛是两道指纹密密印合,灵犀互通,一下子都看进了对方心里去。

南乔向房中走去,时樾忽然从身后将她抱住,贴在她颈侧道:“你既然去过公司了,是不是今天不用再去了?”

“……”

南乔没想到时樾会这么问。她不想让自己的谎言露馅,只好点了点头:“嗯。”

时樾埋在她后颈地低低地笑着,轻嗅她的身体,她的发。他低声问道:“为什么这么爱我?”

南乔怔了一下,道:“有么?”

时樾笑了,一双手慢慢地摸上她的柔软的胸腹,她馨润的腿间……四处点火。

南乔按住他的手,无力地抗议:“时樾!”

可他沙哑着嗓子在她背后说:“我想要你。”

“……”

“就是现在。”

南乔迷离地伏在凌乱的床垫上,手指一根根扣进枕头里。

他从身后深深地贯穿她的时候,他紧贴在她的耳边,一句句地说:

“我们今天,可以去买一张床……”

“我想和你一起到七老八十的——还不够,我想要一个儿子,叫小树;还有一个女儿,叫小叶子……”

那天他不知道为什么说了很多,南乔后来都要昏睡过去了。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可在她的梦里都开成花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上一章……啰嗦一下,因为被锁了,所以把后面部分替换,放到了微博上(因为修改v章字数必须比之前多)。这种阅读上的不顺畅,我也很头疼……不知道下回怎么办

关于这章,其实有首歌我很喜欢的,林子祥的《分分钟需要你》。

愿我会揸火箭 带你到天空去

在太空中两人住

活到一千岁 都一般心醉

有你在身边多乐趣

共你双双对 好得尺好得意

地暗天昏当闲事

就算翻风雨 只需睇到你

似见阳光千万里

有了你开心D 乜部都称心满意

咸鱼白菜也好好味

我与你永共聚 分分钟需要你

你似是阳光空气

扮靓D皆因你 癫癫地皆因你

为你甘心做傻事

扮下猩猩叫 睇到乜都笑

有你在身边多乐趣

若有朝失左你 花开都不美

愿到荒岛去长住

做个假的你 天天都相对

对木头公仔做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