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打游戏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太纯洁,卡了一夜。随便看看,不知道会不会重写

————————————

两个人湿漉漉地拎着一堆东西回了南乔的公寓,开了灯,彼此看着,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没忍住抱着吻了一会儿,地上便积出一滩水来。两个人看着彼此狼狈不看的模样,又忍不住对视而笑。

南乔推时樾:“你先去洗澡。”

时樾说:“你先去,我没那么容易感冒。”

南乔道:“我可以把湿衣服换了。你先去洗。”

时樾笑笑,低头在她唇上一啄,转身进了浴室。

南乔换了衣服,又把地拖了。时樾不知道为什么洗得很慢,她想了想,又去把那张行军床上的床单和被套全换了新的,又拿了个新枕头出来。

那张床虽然不是特别狭窄的那种单人床,但以时樾这种体格,两个人并排睡着也就都靠边儿了。南乔心想,将就吧。

时樾一身清新地出来,漆黑的短发尖儿上都泛着水气,看着又是俊得不得了。南乔心跳失了一拍,低头说:“我去洗了。”

时樾看到那淡红色的新床单和被子,眯了眯眼,“这么喜气。”

南乔咬牙,置若罔闻地进了浴室。

浴室洇湿,弥漫着温暖的水蒸汽。她这时候才忽然真切地觉得,她不是一个人了。

这是他刚用过的浴室,是他刚用的一切,现在在与她分享。

想到从今往后,生命中会多出这样一个与她分享一切的人,她迟钝的心中忽然也觉得甜蜜和酸楚。

这是她和周然同居多年,所从未曾有过的感觉。

这才是相爱的感觉吧,充满了烟火气息。她从高而冰冷的神殿,被他拉到了人间。

她慢慢解开衣服,突然瞥见一旁新换的卫生袋里,丢着一把车钥匙,还有一张折断成四片的卡。

她捡起那些碎片,拼好了,看见了上面写的字,脸上没什么表情,又丢了回去。

她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用了保湿之后才出去。

时樾在外面玩游戏,戴着虚拟现实头盔和全身的传感器装置,在房中转圈行走,不时做出射击动作。

这套虚拟现实游戏设备是南乔专门从国外买回来的,本来想有空和周然一起试着玩一玩,所以买的是情侣设备。然而设备还没到,两个人就分手了,于是就她自己偶尔玩一下。没有搭档,里面许多关卡也无法探索。

南乔淡淡笑了笑,穿上了属于她的那一套装置。

时樾在游戏中,选择的是一个人类战士角色,独自一人打过两关,进入三级关卡后,明显觉得敌方力量过于强大,独木难支。这个虚拟现实游戏的特征就是整个人如同置身于真实游戏环境中,自己本身就是游戏中的角色,身体的动作,就是游戏角色的动作。同样,角色受到伤害,自己也能感受到疼痛。

他在游戏中被打掉了一条胳膊,现在整个左臂都疼得不行。他心想南乔买的这玩意儿也太狠了,这样再玩下去,这晚怕是要废了。

他正思忖着,所在的荒漠中又出现一大波魔兽。他击倒一群,匆忙撤退,突然眼前跳出一个庞然大物,挥剑砍杀。

【您的同伴“NQ”已上线】

时樾:“……”

南乔选择的角色形态是一头有着类咀嚼式口器的人形怪兽,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是战斗力超强。

时樾心想行吧,他喜欢的女人本就该如此。接受了这种设定之后,果然就觉得顺眼多了。

两个人配合起来之后,通关就顺利了许多。打穿了荒漠地图,他张开双臂向南乔做了个拥抱的姿势。

人形怪兽蹦了过来,在他面前俯身,蝗虫一样的上下颚微微颤动。时樾耳中传来“咻咻”的叫声。

“……”这游戏的拟真程度太高,这个形态居然连话都不会说。

时樾伸手抱住了这个怪物,他的女人。

怪物张开凶恶的口器向他凑了过来。

“噢,好吧。”他也凑过去,吻这个丑恶的怪物。

画面突然静止了,然后变作一片漆黑。

南乔把游戏关了。

时樾摘掉身上的设备,见南乔抿着薄薄的唇,微微地向他笑着。

“这你都能下口。”

时樾促狭地笑,走近她,“我以为你别出心裁,想在虚拟现实里面把我办了。”

他人顺当了,放松了,就又开始说浑话。

南乔也习惯了。她从小接触军人多,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就算受再高的教育,说话也经常荤素不分,她能没听过吗?她淡淡道:“我倒是想。不过你选的那角色,除了第二性征没有第一性征。”

时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居然也会说浑话,还把浑话说得这么一本正经。

他一步步逼得她后退,把她抵上后面的阳台的栏杆。窸窣两下,矫健的身体一挺——

南乔固然表情镇定,脸色却倏然飞红。

他以身作则。

时樾眯着一双劲锐的眼睛道:“嗯?”

南乔就穿了一件丝质的连身睡衣,下摆也就到大腿的一半。现在那最细腻敏感的内侧肌肤,正像被烙铁烙了一样。

她微咬了唇,一双修长的眼睛里开始有水波荡漾。

她扯着他身上的背心,“脱了。”

他如她所愿。

肩宽身长,腰窄而劲,那一身的肌肉并没有张扬到块块隆起,而是恰到好处的漂亮,剽悍又匀称,猎豹一般。

她眯起眼来打量他。

他问:“看什么?”

南乔抬起头,淡淡道:“第一天就想看。”

时樾想起南乔宿醉醒来的那个早上,也是在这里,她对他放肆地打量,放肆欣赏。

时樾的眼睛愈发的黑了。

他撩着她睡衣的短短下摆,搓弄了两下,有什么菲薄的布料掉在了地上。他轻轻一挤,就濡湿了一头。

“你——”

南乔低声惊呼,足趾在地面上蜷缩起来,身体微颤,双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咬牙低声道:“无耻。”

时樾将她的长发拨到耳后,去咬她耳朵上的小小软骨。

“现在说,晚了。”

他嘘着气,缓慢而结实摩擦着她,“你不就喜欢无耻的么。”

南乔紧咬着双唇,一声不发。

他的手不规矩。

南乔动了两下也放弃了挣扎,身上的衣裳着实的只是摆设,宽松到只能任由他肆虐。

她个子不小,但在他怀中也只是宛如小鸟儿一般。他钟爱她的肩膀,那片布料便遭了殃。她觉得他的手过之处,皮肤都会淤血。

然而那力量让她觉得舒畅。

她被压在栏杆上,身体向后折去,双手紧紧抓着胸前男人的头发。她深吸着气,挣起身来看他。他恰好也抬起眼睛,那双冷漠而微微透明的眼睛如今染上了情·欲的味道,愈发的深邃迷人,却又强悍到令人折服。

他还在向下。

“不要——”

说得还是晚了,她险些差了口气,“到床上去——”

时樾半跪在床边,压着她,抚摸着她绯红而又光润的脸颊,低语道:“羞什么羞?又不是没做过。”

他唇上还有些透明而粘连的液体,牵成丝状。南乔愈发的脸色臊红,别过头去。

时樾的这些行为,她就真没试过。她的性经验完全来自于周然,然而周然那时候追她,对她总有些许高高在上的敬畏。即便是后来同居,也大多是标准的清教徒式,从来不曾放肆。

时樾看着她,也大概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心头上软了些,知道她还需要他慢慢去引导,低下头去吻她,温柔又绵长。

南乔这才稍稍适应了些,缓慢渐而激烈地回应他。

她的手指在他背上深嵌下去,时樾全身的重量渐渐都移上来。正双双忘情之际,忽然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两人的身体有短暂而骤然的下坠——

这行军床给压塌了。

“……”

时樾抱着她,在她颈边低低地笑。

南乔没办法了:“怎么办?”

时樾说:“照样办啊。”

他们没开灯,插座上插着一个树状的节能夜明灯。微弱的光线下,男人的眼睛熠熠然,兴味盎然。

南乔还在体味“照样办啊”是什么意思,忽然只觉得身下微疼,一根劲长的手指进来了。

“你……”

时樾按着她,“嘘——”

又一根。如同拨弄琴弦,她很快说不出话来。涩了那么久,她紧紧夹着双腿,都不知如何反应。

男人在黑暗中亲吻她,动作轻柔珍重,帮着她全身都放松下来,却又伸进一根手指,将她扩张开来,轻轻重重地摩按,按得她又酸又软,却似乎有种奇异的难过。

她本是紧闭了咽喉,一声不发,这时候却忍不住无助地攀住他的胳膊,喉中发出喑呜的声响。

她一双修长的眼瞪得大大地,借着微光望着他。

他说:“再忍忍。”

第四根手指,她终于“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身体绷作弓弦,附在他手上颤抖不止。

他抽出手来,抱紧了她,倾身而入。南乔又一次失声叫了出来。她有些惊恐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唇,被他强行拿开。

他低吻着她额上的汗水,湿漉漉的头发,深深抽动着,每一下都带出她的低声惊叫。

他低低地笑着,道:

“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