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六章 找到男人的女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清醒梦境这一晚的主题是上海滩。

既然是上海滩,自然少不了摇曳的具有复古气质的歌女,穿着高叉旗袍或者是打扮得像五彩雉鸡一样的舞女。

台上的歌手妖妖娆娆地唱着,满场飘荡着迷离又颓废的靡靡之音。底下的客人没了平日的疯癫,却多了几分沉醉,一对儿一对儿地在舞池中相拥,款摆着起舞。

郄浩看了看手表,问一边儿的赵梓曦:“时哥怎么还没过来?”

赵梓曦是清醒梦境的二老板,黑玫瑰一样的女人。唇红肤白,漂亮又有气场,镇得住场子。

赵梓曦说:“刚打了电话,说外面下暴雨,堵车了。”

郄浩拉开窗帘看了一眼,果然天色漆黑,三里屯炫丽的霓虹灯全模糊在漉湿的雨水里。

他叹了口气,说:“估计都堵上了。”

时樾一直到八点多才到。

他的车限号,打车过来的。身上倒是没湿,可看得出来被堵得有点不耐烦。

他在郄浩专门留定的位置上坐下,问:“有吃的吗?”

他白天开会,从早上吃了早餐到现在粒米未进,路上又堵了两个多小时,饿得眼睛都有点绿。

郄浩看着他的样儿,“诶”了一声道:“得,先上吧。”

他朝灯控打了个响指,场中的灯光都黯淡下来,台上的歌女画风亦随之一变,唱的是周璇的《月圆花好》。

从一旁的小道里,几个平时和时樾、郄浩熟悉的哥们,推了个小车出来。

时樾揉了揉眉心:“你这是搞什么名堂?”

郄浩心想,搞什么名堂?他的安排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全弄砸了。但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那小车的盖子打开,里面是一个三层的蛋糕,一碗长寿面。

郄浩说:“时哥,今儿你生日,自己都忘了吧。咱们也不闹大的,就哥几个在这里和你过一下。本来……唉,算了。”

烛光里,几张熟悉的面庞笑容满满,“时哥,生日快乐啊!”

时樾站起身来,“呵”地笑了一下,然后又笑:“你们还真是——矫情。”

“矫情就矫情吧!”郄浩说,“咱们哥几个,能同富贵,也能共患难,就算不给时哥你过生日,也得经常聚聚是不是?”

这一群人坐下来,切蛋糕,斟酒,笑闹着看时樾吃面。在这旧上海妩媚精致的气氛里,硬是挖出了一小片欢喜松快的天地。

一个女孩儿跑过来,硬是挤在时樾身边坐下,不悦道:“时樾,你还悄悄过生日!上回的账都还没跟你算!”

时樾一看,可不是冉苒么?时樾现在心情甚好,指着她,半开玩笑问其他人道:“谁把这个债债放进来的?”

冉苒不服气说:“我怎么就来不得了?你以为我爸管得了我一辈子?”

时樾摇头笑叹:“了不得。”

冉苒一把拉住时樾的手,央求道:“时樾,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

众人爆笑,时樾抽出手,唬道:“别闹啊。”

赵梓曦坐过来,勾住冉苒把她从时樾身上扯下来,逗笑着说:“小妹妹才多大,这男人你降得住?”

冉苒气怒地挣开她,说:“我降不住谁降得住啊?你啊?”

众人还没说话,忽然听到浅淡而又浮冷的一声笑,女人的,轻蔑的,带着十足的气场。

众人倏然噤了声,朝那笑声望去。

穿着黑色长裙的贵气女子正款步走来。

安宁这晚修饰得精致。丰满的嘴唇殷红欲滴,挽着高耸的发髻。肤色雪白到仿佛敷了粉,衣服齐肩,露出两条圆润得没有一丝赘肉的胳膊。和衣服同色的丝质手套却一直戴到臂弯以上。

谁都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客人正在被慢慢清退,只留下留声机典雅悠长的旋律,以及台上歌女细腻婉转的声调。

赵梓曦畏惧地看着安宁,揽着冉苒向后退开,在时樾周围留出了大片的空位。

冉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隐约被走过来的女人所惊住,也不敢作声,乖乖地被赵梓曦拉到了一边。郄浩看着安宁,也不知她怎么知道时樾在这里过生日,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安宁高傲地笑着,目光扫过冉苒和赵梓曦,慢慢取下手上的手套,对时樾道:“身边的女人不少啊,还有半大的小丫头,你口味挺杂的嘛。”

时樾方才的好情绪被一扫而光,知道这算是来者不善,冷淡道:“你怎么来了?”

安宁看了眼两头坐满了其他人的沙发,不屑于入座。将手套递给身边陪同的人,对时樾道:“来给你庆生。”

她看了看清醒梦境这一晚的整体布置,很是满意的样子。

“既然都是上海滩了,来,和我跳支舞吧。”

舞曲摇曳而婉转,灯光绮靡。

这一晚的安宁很软,很媚,仰望着时樾的眼睛里面,像是注满了水一样。

时樾陪着她移着缓慢的舞步,冷笑道:“安姐,你就这么缺男人?”

安宁进舞池之前就脱了时樾的西装,这时候一双柔若无骨的手从他腰部一直滑上他的背,感受着衬衣下他肌体的纹理和力量。

她的头轻轻靠在时樾的颈侧,

“时樾,三十二岁了吧。”

安宁低声说,口中吹出的气息扑在他解开一颗扣子的领口处。

“人是越来越有味道了……早知道就不放你走。”

“安姐今晚喝多了。”时樾淡淡地说。

安宁低低一笑,抬起手来,手指上多了一柄车钥匙,迈巴赫。

她转了转,吊到他眼前:“送你。”

时樾道:“我有车。”

安宁说:“车会嫌多?”她悠悠一笑,吐气如兰,“车就是你们男人的玩具而已。男人哪,都长不大,只是玩具越来越高级而已。”

时樾说:“我不要。”

安宁柔软地笑了笑,又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在她眼前晃了下,连着车钥匙一并放在了他衣服上的口袋里。

——那是一张某高级俱乐部的门卡。

时樾变了脸色,突然停下脚步,推开安宁,道:“安姐,你这是反悔了。”

安宁笑盈盈的,勾着嘴角:“就今晚一次,你要是听话,以后你爱和哪个女人谈恋爱就和哪个谈恋爱,爱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我再也不管了,好不好?”

时樾“呵呵”地冷笑一声:“你现在能说话不算话,我怎么知道你将来会不会又反悔?”

安宁媚·软地笑着,说:“这个你就自己考虑咯。”她拍拍时樾的肩膀,道:“行了,之前和即刻那件事你做得很干净,我很满意。你要是能一直都这么乖,我就很高兴。”

她招呼了随从。临走时,向时樾抛了个媚眼,目光落到他胸前衣兜上,嘴角勾起一道富于深意的笑,风情万种地离开了。

时樾回到那边的座位上,郄浩焦虑地问:“安姐她跟你说什么了?”

时樾烦躁道:“没什么。”

冉苒这时候回过神来,说:“那女人看着就讨厌,谁啊!”

赵梓曦忙去拦着冉苒:“嗳,别瞎说!”

冉苒怒道:“敢和我抢男人,我让我爸剁死她!”

时樾对赵梓曦说:“你送她回去。”

赵梓曦点了点头,起身拖了冉苒走。冉苒还要负隅顽抗,赵梓曦却也是个强悍的女人,捂着她的嘴道:“你听我说,这女人,你老爸也惹不起的……”

一场好好的生日宴,就这样搅成了一潭死水。

时樾看着凌乱的蛋糕,稀烂的面条,淡淡地笑了笑。

他放空地靠上沙发背,点起一支烟,抽上。

半晌,他说:“抱歉,又让你们看笑话了。”

郄浩说:“时哥,其实我们是叫了……”

他话没说完,时樾说:“散了吧。”

郄浩重重地“唉”了一声。他说:“时哥,安姐那边,你得想办法抽身才行啊!”

“我怎么抽?”时樾冷冷说,他叼着烟,摊开手道,“我现在做的事,哪样不控制在她手里?”

郄浩紧咬牙关,一拳狠狠打在了桌子上,装蛋糕的纸盘子都跳了起来。

“时哥,要不我们找——”

郄浩感觉对面又有人影过来,一抬头,果然一道颀长的人影带着冰凉的水气,冷冷淡淡地站在了时樾前面。

“南乔小姐!”

郄浩讶然地叫。他本想说,你怎么现在才来?但看着南乔湿漉漉的裤脚和发梢,微微起伏的胸膛,就知道她也是被堵上了,匆匆赶来。再看到那一张冰冷到有些发青的脸颊,顿时所有想说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时樾,你出来。”南乔冷冷地说,强硬而不容违抗的语气。

时樾看到南乔,先是片刻的怔愣,然后很快就换了一张脸,漫不经心地起身,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说:“什么事?”

南乔带着他走到清醒梦境外头,电梯前面。

郄浩和其他哥们儿面面相觑,也紧随了出去,在门口探头探脑。

这时候清醒梦境的客人已经走光了。除了里头幽明的灯光,以及咿咿呀呀如泣如诉的老上海歌声、从走廊传来的狂暴的雨水声,几乎是一片岑寂。

时樾不愿意直视南乔锋利的目光,抱着臂靠上墙,有些不耐烦道:“不是早掰了吗?还来找我干嘛啊?”

只听见重重的“啪”的一声,南乔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时樾被打傻了,郄浩和其他哥们儿也看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