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二章 相亲的女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美国影响力最大、科技界最为权威的杂志《Wired》刊登了其主编的一篇文章,大意是惊叹中国竟然出了一家隐形的世界级无人机公司,即刻飞行,堪称无人机行业的苹果。

能够与苹果公司相提并论,是什么概念?

意味着技术革新的潮流,意味着做到极致的产品!

要知道中国过去的硬件产品以山寨居多,汽车、电脑、手机……都是跟在行业巨头的身后亦步亦趋。

然而这一回,突然有这样一个充满未来感的行业,是完完全全地由中国人创造的公司引领了世界,定义了游戏的规则,能不令人惊奇吗?!

一时间,无人机的概念风靡全球,就连科技巨头Google、Amazon(亚马逊)都按捺不住,开展了自己的无人机计划。

温笛作为公司的CEO,自新品发布会以来日程表上就排满了各大中外媒体的采访、业界交流活动、投资人会议等等。她本来就是个上满了发条的工作狂,遇强而更强,现在每天更是神采奕奕。

南乔被她的胸晃得头都晕了。

全公司上下都是这样一种干劲十足的工作状态。用早已经转正的小安的话总结说:有奔头。

这种状态尤其体现在年终奖每人发了一辆奔驰轿车之后。

温笛的公关技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南乔决定当散财童子之后果断拿来炒作了一把,于是即刻飞行随着明星父子真人秀大电影上映,再度成了搜索热门。

品牌知名度有了之后,对产品销量的拉升也是惊人的。

年度销售额突破三亿。

更重要的是,当国内外其他无人机公司开始兴起,明里暗里找即刻飞行挖角的时候,这样土豪的年终奖直接给他们架起了一道铁门槛。

正如南乔当时打定主意发车时说的:理想要有,面包也要有。

温笛当时问南乔:这发掉的都是本来属于股东的利润,你要不要和时樾商量一下?

南乔突然听见“时樾”这两个字时,心中又是一震,沉默,却没有回避。

她拨通了时樾的号码。通了,那边却没有声音。

南乔说:“时樾。”

那边应了一声。确实是他。时樾淡淡地问:“什么事?”

南乔简要把年终奖的事说了一下。

时樾说:“依你。”

他在她话音刚落时便说了。

南乔静了一下,说:“那挂了。”

时樾说:“好。”

南乔搁下电话,隐约觉得刚过去的一年不真实。

她生来随性,年终总结、新年计划,都不是她案头必做的事情。毕竟她是即刻飞行的领导者,其他员工按照温笛的规定必须做,约束她的人却只有她自己。

时樾第一次对她说“依你”的时候,仿佛还在昨天。

南乔起身,看着窗外飘起的雪,想到她27岁的一年已经过去了。

她有时候会有一种奇异的幻觉,就好像时樾并不曾远离她。

他们栖身于同一个城市中,似两条平行线,每天在日出日落间行走。在城市汹涌的人潮里,他们时常会擦肩而过。他起床洗漱时,她正在享用清晨的牛奶与面包。他牵着三条狗在夜间的道路上溜达时,她正验证完最后一道程序,准备洗澡睡觉。

她似乎总能感觉到他。

有时候晚上回到家,她会突然心有所感,拉开洗手间的窗子。楼底下的树枝乌色幢幢,灯影摇曳横斜,却寂然无人。

那日的产品发布会,温笛是聚光灯下的主角。她一身随便的打扮作为工作人员出现在会场中,并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但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静静地注视着她,她去看时,却什么都找不到。

那时候,按照时樾节目的拍摄日程,他应该在澳大利亚才对。

南乔淡淡地笑,心想这算什么事。

她钟情于他不假,她无法容忍他对她感情的玩弄更是不假。

但这两种情绪,并不会因为彼此的矛盾而相互冲淡。

过去二十多年,她少有感情上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如今既然生活给予了,她便坦然接受。

爱便是爱,痛便是痛。聚便是聚,散便是散。没那么复杂。

……

过年仍然要回家。母亲生了那一场病,愈发感慨年纪大了,身体衰败得厉害,恐怕颐养不了太多年。南勤南思孩子都十多岁了,健康又聪明,她了无遗憾,唯独还是牵挂南乔这个小女。

南宏宙和南母伉俪多年,相濡以沫,感情笃厚。他固然是军队里面铁血雄风的司令员,然而年前听闻妻子病情的误报时,还是仿佛一下了老了几岁。他责备妻子信口胡言,说道是现在医学技术发达,这么点小病算个什么?不活到八·九十岁就不算他南宏宙的老婆。南勤和南思姐弟自然也都是好言好语宽母亲的心。

南宏宙嘴上不说,却把妻子的话挂在了心上。他身居高位,春节期间应酬不少,无论去哪里,见什么人,都务必把南乔带在身边。

南乔觉得自己就是父亲身边一个待价而沽的旧花瓶,带有复读功能。

父亲的这种行为着实收到了成效,很快就有人回应。其中有个叫石栎的,方方面面看都是优秀。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聊起来,才发现石栎也在德国读过书,同一个学校,年长南乔五届,所以不曾见过面。回国之后一直在海军舰队工作,是航空母舰方面的专家。

石栎长得高大温文,戴着一副眼镜,身上有着军事专家的严谨扎实,也有身为军人的果敢坚韧。南家人看着,怎么都觉得喜欢。石家的长辈亦对南乔满意,觉得两人郎才女貌,气质十分相合。

石栎知晓南乔是他同校的小师妹之后,对她格外有好感,席间俨然是以师兄的身份来照顾她。他直以其名来称呼南乔,南乔却是自始至终,不愿意开口叫一声他的名字。

石栎终于发现了这一点,在洗手间洗手时碰见南乔,两人的目光在光亮的镜子中相遇,石栎友善地问道:“南乔,你对我没什么交往的兴趣?”

两家人吃饭,抱着什么目的,这两个当事人心中最是清楚不过。石栎也是军事世家出身,说话没那么多拐弯抹角的。

南乔抖掉手上的水,拿纸巾擦手。镜子中的她没什么表情,不悲不喜。她说:“也不是这样。”

“那么为什么没有叫过我?”

南乔擦手的动作在空中定了一定,她坦白道:“你的名字和我之前喜欢的那个人一样。”

“哦?”石栎觉得有意思。

“字不同。”

石栎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了。南乔,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人。”

南乔在镜子中淡淡地看向他。

“我有一个很多年的女朋友,本来都要结婚了。”他顿了一下,说,“但是三年前海上执勤的时候,牺牲了。”

“所以我到现在也没结婚,也没想过和别人结婚。”

南乔说:“抱歉。”

石栎笑笑:“不要有压力。都是为了让父母开心。我看到你觉得投缘,所以话多一些。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万一将来哪天我们两个想开了,彼此也算是可靠的人。你觉得呢?”

南乔如释重负:“谢谢。”

……

这一场饭吃下来,南宏宙算是认准了石栎。他为人本来霸气,虽然和石栎的父亲不是一个军种系统,但年纪和地位上都要高出一截,就当仁不让地坐了主位,最后的总结致辞,自然也是由他来做。

酒过三巡,南宏宙红光满面,满桌子的长辈也都是喜气洋洋。

南宏宙说:“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彼此还算满意吧?”

石栎看了一眼南乔,含笑道:“相见恨晚。”

南乔只想早点结束,拿出她唯一会掩饰的一招,低了头不说话。

石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就喜欢这样矜持的姑娘。石母高兴道:“女儿家到底脸皮薄些,咱们就别逼着小乔表态了嘛!”

南宏宙颇觉欣慰,南母也觉得有戏,高兴得合不拢嘴。南宏宙道:“很好很好!你们年轻人不是讲究约会嘛,那就该约的约起,该谈的谈起!那个什么,情人节,我看你们两个就一起过了!这是命令,不能违抗!”

石母也乐呵呵地说:“是啊,你们年轻人都喜欢自拍,两个人出去玩,多拍点合照,回来给我们看了也开心!”

南乔的脸还算绷得住,石栎之前和她对过口风,当然知道她心里头已经快忍不了了,拍着石母的手劝道:“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哪还自拍啊、玩啊!”

南宏宙一挥手:“诶!照片一定要拍!这也是任务,要汇报!”

这一年的春节早,情人节在春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

南乔自然不想和石栎约会。除了吃饭、看电影,她也想不出什么特殊的约会方式,难道要一起去实验室讨论学术问题?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和一个不熟悉的男人单独相处。那种相对无言的感觉,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她不知道当时和时樾怎么就能够那么自然。

不知不觉的,南乔就走到了欧阳绮那里。

欧阳绮是个洒脱的人儿,父母两边都各自组建了家庭,各自又都有新的儿女,她便两边都不依附,独自去了趟南美,享受那里的夏天。

南乔去的时候,欧阳绮刚刚回来,晒得皮肤微黑,一头的小脏辫儿更显异域风情。

房子里暖气十足,欧阳绮脱了衣裳,就穿一套小内衣,在房中走来走去,收拾行李。

南乔时不时帮她一把。欧阳绮扔给她一个复活节岛的石像雕刻,“送你的!”

南乔细细一看,歪鼻子歪嘴的,问:“那边的工艺品这么丑?”

欧阳绮拍地板道:“我刻的,你敢说它丑?”

南乔抿笑,把小石人包好了揣进兜里,问:“情人节你怎么过?”

欧阳绮放下手中的一大堆衣裳,半蹲在地上打量着南乔:“怎么啦?你要过这个节?”

南乔道:“我爸妈给我安排了一个人。我不想和他单独过。”

欧阳绮格格笑起来:“这样啊。我情人节倒是有安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

南乔问:“什么?”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彩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