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章 疯狂的男女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坐在常剑雄的车里,Q哥带着器材,另外从山庄租了一辆皮卡。

常剑雄见南乔在副驾驶座上,一直静静地看着窗外,脸色苍白又沉静,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他也没料到时樾这么无情,说断就断了。

可他时樾到底是个什么妖孽,这才不过几天?竟让南乔和上次与周然分手时有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上一回南乔仅仅是怒。

但他感觉得出来,这一回,她这次是真的伤了。

常剑雄嫉妒。

他嫉妒时樾。

但无论如何,时樾走了,把南乔留给了她。而且从南乔的反应来看,时樾仍然没有提及任何那篇论文的事情。

时樾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他真的不知道。

常剑雄放缓了车速,唤道:“南乔。”

南乔低低地应了一声。

常剑雄缓慢而委婉地说:“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还不能接受我,但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

南乔滞然地从窗外收回目光,看着前面。过了好一会,她说:“常剑雄,不要在我身上耽误时间。”

常剑雄心里头一震,锲而不舍道:“我的时间都是你的。无论你怎么样,我都在你身边。”

南乔静静道:“我是我,你是你。我不属于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属于我。”

常剑雄叹了口气,道:“南乔,我究竟应该怎么做,你才会接受我?”

南乔忽然淡淡笑了起来。

有些人什么都不用做。她看一眼,就会心生喜悦。

感情如此唯心的东西,他问她,她又怎么知道?

南乔低头,突然发现小指上还戴着时樾送的指环。她试图捋下来,那指环却像是长了根一样。她又试了两下,放弃了。

“无赖。”她低低地说。

……

八达岭区域的一座无名山峰下,郝杰、郄浩、时樾,还有另一个Wings里面经常一块儿玩的哥们儿叫老柴的,四个人聚齐了。

郝杰是标准的高富帅,钻石王老五,开了辆保时捷过来。郄浩开着他新买的小钢炮,老柴则是一辆抗造的美国肌肉车。

唯独时樾,开的还是他那辆辉腾。

郝杰上去,拍了拍时樾的车头,歪着眉道:“穷啊,还是咋啦?”

时樾嘴角翘了翘,懒散地靠在车边上,指关节硬硬地敲了两下窗子,“开辉腾就是穷啊?没天理啊?”

郝杰抬着下巴指了指那满是砾石的山路,说:“早跟你说了是山道,还以为你会搞辆跑车过来。就算开普通车——你起码得改装一下吧?”

时樾眯起了一双锐利的眼睛,扬起头来:“瞧不起我这车啊?跑给你看。”

郝杰无奈地笑了,他觉得时樾今天有点反常的任性,说白了,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别说车了,他、老柴、郄浩仨都是人身上也带了装备的,万一出了事故,起码还能捡条命回来。就他时樾光膀子一条,真真好汉。

郝杰朝老柴丢了个眼色,询问和确认的意思。老柴和时樾他们也都是熟的,也看出来了,笑着朝郝杰点了点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郝杰和时樾好些年的老友了,眼睛比狼还尖,看着时樾眼睛底下有点青,神色里隐约还有点什么——颓然与不甘之类不太说得清的东西。

他揶揄时樾道:“嗳,昨晚上是不是和妞儿鬼混去啦?是不是我喊你的时候你还抱着妞儿没醒呐?”

时樾“呵呵”干笑了两声。

郄浩对时樾的事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过来打圆场:“时哥不是拍那节目嘛,昨儿晚上酒会,今早上刚从普陀山庄回来。够意思啊。”

郝杰和老柴恍然,悟了。

郄浩心想,我草,解释了和没解释似的。逮着个郝杰和老柴看不到的时机,他悄悄问道:“断了?”

时樾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咣”地一声又带上了。

郄浩:“……”

第一圈是试路况。熟悉弯角,确保路上没有其他行人和车辆。郝杰找的这条路,基本上是条废掉的二级公路,车流稀少,没人维护。尤其是山下的一段,山体落石较多,地上都快变土路了。

时樾跑了两遍,都开得算是温和。郝杰第二遍就提速了,马达轰鸣着,闪电一般蹿过另外三辆。下山的时候,他路过正在蜗速上山的时樾,探出头来得意道:“咋样?我就跟你讲啊,你这车跑山不行!注意油温啊!还有!下山别快啊,刹车兜不住!衰减起来要命的!”

时樾嫌他啰嗦,冷冷回敬:“滚!擦干净屁股山下等我!”

老柴在山下对郝杰说:“老时的APEX点找得很细啊。”

郝杰“嘁”了一声,说:“这山弯道那么多,他记得住个鬼啊!还不是凭感觉。”

郄浩叼根烟过来道:“好几个弯APEX点都难找,还是左拐,不敢切弯,哥们还是悠着点。”

APEX点就是弯道线路上,最接近弯心的那一点。一般山道上飙起车来,激进的车手都会采取最激进的行驶路线,争取最大的速度。过弯也是一样,转弯半径越大,过弯速度越高。在这个线路选择中,APEX点就显得异常重要了,对于车辆速度控制的判断,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第三遍,要正式飙了。几个人都很郑重,注意力集中。时樾在车里头系紧了安全带,紧闭车窗,摘下一只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和手机一同关了放车上的小箱子里。

车中是绝对的安静。

郝杰的保时捷最是炫酷,时间一到,轮胎和地面高速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白烟腾起,一个漂亮的弹射起步飙了出去。

另外三辆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时樾的车不玩响胎,最是安静,然而仪表盘上的速度指针却是在瞬间提速到100公里每小时后,又直冲300公里的时速而去。

四辆车在山道上你追我赶,一圈一圈地闪电般上去,在山下看,但见山道上尘土弥漫,几道车影偶尔一闪而过。

到了一个大弯,郝杰谨慎地放慢了车速——这是个高负载弯道,APEX点估计也有三四个,挑战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时樾那辆漆黑又低调的辉腾,突然之间就贴着他的车身超了过去,一阵风一样。

“我草!时樾这是疯了!”

郝杰紧追不舍,却见时樾开始疯狂过弯!每一道弯角都直逼山道最边缘,给郝杰的感觉就是他的车要失控了,要飞出去了!这山道没防护栏,没缓冲带,郝杰哪还顾得上自己啊,他都要被时樾吓尿了!

然而在最惊险的山道边上,时樾的车又总能奇迹又流畅地拉回来,出弯时,强劲的马力带出狂暴的响胎声。郝杰为了听路况,是敞着车开的,被这声音震得耳膜疼。

“草,太狠了……”

山顶上,郝杰一身冷汗。他脱掉装备,下车来,一拳打在站在路边抽烟看风景的时樾身上。

“我说,飚车也就是玩玩,有你这么不要命的吗?”

“要啊,不要我能还站这儿吗?”时樾吐出一口烟气,漠然地说道。

“服你了。”郝杰觉得跟疯子没法比。

回去路上,郄浩有点不放心,戴着蓝牙耳机给时樾单独拨了个电话:“时哥,有事没事啊?”

时樾说:“没事。”

“屁没事。我说时哥,你还真上心啦?”

时樾道:“你他·妈又来了啊。”

郄浩说:“喜欢就甭断了,安姐总不能牵着你一辈子吧?时哥,你跟她把事情说清楚,横竖都是为她好,你偏偏要装个恶人,你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时樾说:“有完没完啊?”

郄浩说:“你烦了吧?烦就是被我说中了。说真的,我也觉得这姑娘不错。她是你初恋吧?”

时樾:“……我草·你·妈!”

……

南乔回了即刻飞行之后,进了实验室就两个多月没出来,直接把公司当家了。其他研发团队的人也绝大部分是没有成家的单身大小伙子,跟着她一起疯了。

温笛每每去问她:融资的事咋办啊?

南乔说,不急,再等等。和时樾签的合同是两年为期,现在还早。

温笛焦虑:皇帝不急太监急!现在趁咱们Phoenix销路正旺,是和投资人谈判的最好时机。万一这一波过去了,又没有GP合作的后劲,想再谈个好价格就难了。

她怒骂时樾:这人就是个奸商!骗子!之前咱们还觉得他好呢,真是瞎了我的眼!

温笛摇着南乔:你居然还和他谈了!还和他谈了!温笛捂着心口说,我都替你心碎了,和他谈还不如和我温笛谈!

南乔低头写她的程序,不言语。

温笛叹气:也好,是个奸商也好。起码不会跟无耻前任一样,分了手把钱也要抽走。

九月里,南乔突然拉了温笛进实验室。里面的研发团队一个个胡子拉碴的,然而精神抖擞,笑容闪闪发光。

温笛说:“看什么?”

南乔淡淡一笑,旁边的秦时宇操纵起手柄,一架全新的飞行器飞了起来,如同一只雄鹰抓着猎物,飞行器底下有一个小巧的云台,上面的鱼眼摄像机接近一百八十度自动旋转,无论飞到哪里,始终追随温笛而动。

地面站的屏幕上,温笛仰着头,渐渐露出惊喜而又狂喜的表情。

“你们所有人,竟然都瞒我!”

南乔淡淡地说:“Nirvana计划。”

秦时宇道:“Phoenix第二代。领导,这云台是我们的,摄像机是我们的,图像传输技术是我们的,一切专利都是我们的,去他妈的GP公司!三个月,牛逼不牛逼?!”

温笛瞪着眼睛。

南乔说:“是凤凰,都要涅槃的。”

作者有话要说:Phoenix:凤凰。Nirvana: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