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被侮辱的女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接过手机,走出宴会厅,穿过几道走廊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她听见温笛说:“南乔,GP那边突然改了说法,说是如果要和我们合作,必须签订排他性协议。”

“怎么排他?”南乔问。

“我们即刻飞行的飞行器,只能同GP相机合作,不可以再配套其他摄影摄像机,也不能使用自行研发的摄像头。”

南乔修长的眉深深地拧了起来。

这就有仗势欺人的意思了。

几亿美金的估值增长……

借助GP公司深度打开欧美市场……

学习GP公司的优势技术和管理经验……

拿下?还是放弃?

南乔推开走道尽头的窗,凉风吹进来,外面是洒满了星光的湖水和针叶丛林。

她的梦想未止……银河尽头。

目光渐渐扬起来,南乔对温笛说:“排他性协议不能签。”

“啊?!”温笛道,“你确定?我们……”

“我很确定。”南乔斩钉截铁地说,“整个Phoenix——”

“都必须是我们的,任何一个部件,不都会让别人做主。”

……

打完这个电话,南乔一路沉思着走回宴会厅去。不知不觉,却走向了另外一条路,到的不是宴会厅的正门,却是一个虚掩的侧门。

她正要抬手推门进去时,突然手停在了半空之中。

“你们说的是那个女飞手?”这是周然的声音,南乔再熟悉不过。

“对,听说是即刻飞行过来的,时总投资过的那一家。”

“很漂亮的妞儿啊,就是有点冷。”

“那些外围啊嫩模啊都玩腻了,这种的玩起来说不准更带感。”

“没错没错,周公子刚才应该也看到了吧?不感兴趣?”

七嘴八舌的声音,听着是一群周然的狐朋狗友。

南乔凝神细听,却听见周然放肆地笑了起来。

“我以为你们说谁呢,还在想四九城里有哪个这么正点的妞儿我不知道的,原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那些人诧异道:“难不成这个妞儿周公子也认识?”

周然大笑:“不但认识,还睡过,好吗?”

南乔脑子中突然似有一根紧绷的弦,“铮”地一声断了,震得她的头颅嗡嗡作响。

周然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周然说了那话之后,其他人顿时来了兴趣,纷纷问道:“咋样啊?”“带劲不?”“条子很正啊!”

周然得意地笑着,骄矜又鄙夷道:“条子正有什么用?这女人简直无趣得要命!躺床上和一条死鱼似的,叫都不会叫一声。我在燕莎桥下头随便找个一百块一夜的玩都比干她带劲!”

“嗬!”一群人都起起哄来。

南乔脸色煞白,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原来纨绔子弟就是纨绔子弟,相互之间,就是这样交流经验。

他把她当什么了?

南乔忽然觉得特别恶心,手按在门上,都在微微地颤抖。

她控制住了自己没有推开那扇门。那扇门过于邪恶,邪恶到她的世界里完全承受不住。

她木然地转过身,却看到了时樾。

他就站在她身后。之前没有看到她,他打发掉了那些人,寻了过来。

南乔的脸色更是雪白。

“你都听到了?”她淡淡地问,脸色有一点恍惚,脚下有一点飘忽。

没有什么比两·性之间私密的事情从前男友嘴里说出来,让自己现在喜欢的男人听见更加令人难堪的事情了。

这比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袒·露在别人面前更加羞耻。

南乔的手指紧紧攥着,嘴唇发白,身体都有些晃。

时樾一双漆黑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腕道:“跟我来。”

他的手那么有力,容不得她反抗。南乔被拽着走了两步,喊道:“时樾!”

时樾停下来,转身道:“怎样?”

南乔薄薄的唇紧抿成一线,别过头去,眉心轻轻地跳动。时樾握着她的手,亦觉得微微潮润。

时樾双手覆上南乔的脸侧,大拇指按着她的眉心,向两边为她抚平了皱痕。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什么好在乎的?”他冷着声音道,醇厚又沉稳。

南乔这时候才缓过来些,声音低颤,摇着头喃喃道:“他太过分了。他太过分——”

时樾伸手一带,把她拥在了胸前。五指穿过她的长发扣在她的后颈,缓缓安抚。待她完全平静下来了,时樾冷酷地在她耳边道:“……想不想让周然受点‘身’‘心’上的双重刺激?”

……

普陀山庄中有一个专为贵宾准备的化妆房,也提供衣饰出租的服务。

时樾把南乔带到那边坐下,吩咐那里的人:“叫你们主管过来。”

时樾来普陀山庄的次数不算少,山庄里头的人都晓得他是个大金主。还没叫,那主管已经笑盈盈地来了。

“时总,今晚怎么来这儿啦?”

时樾把南乔摆正到主管面前:“找套衣服给她换上,然后画上晚妆。又好又快,我等着。”

南乔:“……”

主管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南乔,啧啧道:“这就是衣服架子!”

时樾道:“要你们最好的,二流货色别拿出来丢人现眼。”

主管能做到主管,自然是精明的,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南乔不是寻常人,至少在时樾眼里面,不是寻常人。这姑娘打点漂亮了,那是时樾要带出去的。

主管一双自带量尺的眼睛扫过南乔,对南乔的造型已经拿捏个十之八·九。进储衣间拎了一套Versace的晚宴礼服出来。

时樾看了一眼就摇头:“露少了。”

南乔:“……”

时樾对主管说:“你盯着她,我进去挑。”

时樾出来时,手里拿的是一套Alexander Mcqueen的黑色绣金礼服和一双CL的高跟鞋。

Alexander Mcqueen的礼服偏古典,但这一件的设计,在古典之余,又带着成熟性·感的诱·惑。

南乔从换衣间走出来,面前两道菱形的布料,把该挡的挡住,然后绕过脖子后扣住,衬得她颈形优美,如同天鹅。衣服底下则是开衩的长裙,直到脚踝,走动时,一双修长匀称的腿便若隐若现。

她的个子本来就高,踩上高跟鞋之后更是身材颀长,还没化妆,那种高贵优雅的状态就全出来了。

时樾抱着手臂靠在一边的化妆台上,微眯起一双眼看着她。

“走起路来还挺有范儿,之前穿过吧?”

南乔之前随父亲参加大小宴会,自然穿过。她点头:“没穿过这么露的。”

她转身,后面除了三道窄窄的带子之外,几乎整个背部都光·裸在外,细腻的腰线向下收束,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形,露出了浅碟一样的小小腰窝。她并不羞涩,只是表情依旧冷淡木然。

时樾道:“样子是有了,神态还差了点。”他向主管抬了抬下巴。

主管亲自给南乔上妆。她看了时樾挑的衣服就大概明白了他想让南乔呈现的风格。

南乔的长相底子好,主管也用不着花太多心思去遮瑕啊、刷阴影啊、贴假睫毛双眼皮啊什么的,凭着一手纯熟的技术,半个小时就给画好了,还给盘了个雅致而不失妩媚的发髻。

主管画完,审视着自己的作品,感叹道:“这还不把今天来的小明星们都比下去?时总,您眼光真是好啊。”

时樾冷淡道:“说什么话呢。”他左右看看,又让主管挑了一对耳环给南乔配上,才说:“好了。”

出了化妆房,南乔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时樾抬眉,看着她道:“男人也是会嫉妒的。”

南乔不解。

时樾贴着她耳廓道:“让周然看看,抛下你不要,那是他瞎了眼。”

南乔沉默了好一会,淡淡道:“我确实也是个无趣的人。”

时樾“呵”地笑了一声,“那是因为你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多有趣。”

南乔静静地望着他。时樾微微地向她笑,忽然向她正式地浅浅一礼,伸出手来:

“尊敬的南小姐,愿意做我时樾今晚的女伴吗?”

……

时樾挽着南乔进入宴会厅时,几乎是全场的焦点。

要知道他是节目的主要制片人之一,有多少赞助商、经纪人和明星都是冲着他来的?他刚才匆匆道歉消失掉,已经让众人迷惑不解,现在突然出现,身边突然多了个艳压全场的女伴,怎能不让所有人惊讶!

时樾刚刚出来惊鸿一瞥,已经让很多小女星惊叹,投资人里面也有长这么帅的!然而再一回忆,可不就是此前热传的那个夜跑视频里面的男人?那种惊喜感扑面而来拦都拦不住,这票小女星心里便各怀了心思。一打开“秘密”这个匿名社交软件,首栏赫然就是“看到了S姓制片人,好想求潜规则呀!”下面一溜儿的点赞。

然而这时候他挽了女伴出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谁都想得到他刚才是专门去接女伴了。有些此前在片场见过南乔的,隐约觉得面熟,但又想不起来。

此前南乔在欧阳绮宠物店见过的那个小男星也来了。作为被王牌经纪公司力捧的新生代男星,他已经被内定上节目了,这次过来,主要是和五个真人秀男星和“时间海”熟络一下。他看见南乔,倒是眼尖地一下子认了出来。欣喜地跑过来,向南乔伸出手,道:“没想到姐姐也是圈儿里面的啊,我叫吴斐,姐姐的名字是?”

小男星确实没什么架子,虽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是人尽皆知,但还是礼貌地介绍自己。当然,这对于南乔来说,很有必要。

他如此有礼貌,南乔自然必须回应。她挽着时樾胳膊的手放下来,本来打算借步和吴斐说话,谁知道时樾手掌一翻,又将她的手紧紧握住不放,让她一步也跨不出去。

南乔:“……”

她侧头,时樾还在和别人说话,就像完全不知道一样。

吴斐多聪明的小孩,将这些细节都看在眼里,笑眯眯道:“既然姐姐没空我就先不说了,姐姐以后能让欧阳大夫给我办张打折卡么?”

南乔:“……”

另一边,也有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只是一个心里又惊讶又不爽,另一个心里头酸劲儿十足。

Susie拉着周然,撅着嘴发泄道:“那女的谁啊?哪里来的小妖精这么不要脸借机上位啊!烦死个人了!”

周然听她抱怨,突然暴躁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跟别人睡了上节目啊?”

Susie吓了一跳,跺脚尖叫道:“周然!你吃错药了吧!我哪里得罪你啦?说话这么难听!”

周围人的目光都被Susie这一声尖叫吸引了过来。周然心中愈发烦躁,搂住Susie哄道:“别闹了啊,乖一点!”

Susie仍然生气,胡乱摆着肩膀撒娇:“那你去帮我跟那个时樾说啊,你不是说你家很有面子吗?上个节目就这么难吗?……”

周然按着胡搅蛮缠的Susie,目光落在那个形象焕然一新的女人身上,愈发地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