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十四章 戴墨镜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再一次见到时樾,是在一个红霞漫天的傍晚。

时樾之前给她实验室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有空。这些时日,南乔都是一天连着一天地工作,根本不知道每一天是星期几。事实上自公司开始转型以来,南乔就基本上没有过过周末了。

不过好在时樾也没有什么星期几的概念。这意思就是——他想哪天是周末,就哪天是周末。

于是日子就这么诡异地约在了一个周一。

飞手小组依然一遍又一遍地在朝阳公园调试廊坊工厂最新生产组装出来的样品。经过反复的测试和调整,这一批次的产品终于被判定为优良,能够大批量投入生产。

做硬件,做忌讳的就是跳票。

南乔是个极其有时间概念的人,定了哪天的Deadline(截止日期),就必然是那一天。现在新品终于能够刚刚好赶上头一批订单的发货时间,团队中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要是真赶不上,恐怕他们所有人都得陪着南乔睡办公室了。

南乔早早地就发现了时樾。

他在一棵大槐树下面的长椅上坐着,休闲的直纹白衬衣,配一条牛仔裤。只是比较夸张地是,他真戴了一副墨镜,一个白口罩,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看他们试飞。这个季节正是槐花盛开的时候,风一吹就扑簌簌地往下掉,很快就落了他一身。

小安当时说:我擦,那个变态谁啊,看了我们一两个小时了,不会是竞争对手过来窃取我们试飞信息的吧。

南乔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秦时宇说:担心个啥啊,我觉得是个瞎子。

小安说:那咋没拐杖啊?

秦时宇说:那不是有导盲犬吗?

南乔内心默默给时樾点了一支蜡。

六点多钟的时候试飞团队散了,南乔把器材都交给小安他们带了回去。

她站到时樾面前,老二又开始冲她汪汪叫唤,蠢蠢欲动。

时樾摘掉口罩和眼镜,仰头:这你都能认出来?

南乔认真道:我认不出来你,也认得出你家老二。

时樾意味深长地看了南乔一眼:好样的。

时樾起身,抖落一身黄黄白白的槐花,拉了南乔的手:“想吃什么?做给你吃。”

南乔看了看手环上的时间:“来得及吗?你不饿?”

时樾浅淡地笑了笑,道:“就是想做给你吃,赏脸吗?”

南乔抬头望着时樾,背后的万紫千红的霞光映照在他挺拔的背上。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他的模样陌生又熟悉,仿佛一切都还是那样,又好像一切都变化了。

她想她心中其实是一直思念他的。

时樾住的那个小区里面有一家有机蔬果店,食材的品相都是极好,就是贵,一斤排骨也得百来块钱。两人为了省时间,就在那里买了。

结账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抬了抬鼻梁上挂着金链子的眼镜,道:“哟,小两口出来买菜啊?连衣服都穿成套儿的。”

南乔这才注意到,时樾这身儿打扮,可不就是和她一样的。

时樾笑了笑,拿出银·行卡来给阿姨刷。

那阿姨还是没忍住继续絮叨:“这俩小模样长得,真配!生娃娃没啊?龙生龙凤生凤,小娃娃将来肯定把电视上那些明星都比下去!”

南乔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尴尬得想要脱开时樾的手先出去,却被时樾抓得更紧了。

南乔就点了三个菜:一个生拌穿心莲,一个银杏百合炒虾球,还有一个三杯鸡。

时樾在厨房一边做着,一边感慨,你还真是好养活。

南乔自己动手用高压锅煮米饭,米是柬埔寨的长粒香米,一颗颗又长又晶莹,干闻着就有一股子清香。

她这边折腾好了高压锅,那边时樾都已经开始炒菜了,三杯鸡的锅子也炖在了燃气灶上。

他专心致志的,翻炒、下佐料、掂锅,熟练又细致。

南乔静静地看着。

时樾不看也知道她在身后,道:“怎么不去外面坐着?这里油烟大。”

南乔伸出一双手,从背后安安静静地环抱住了他。

时樾定了一定,似是眉头凛了凛,复又淡淡笑道:“怎么,过意不去?郑昊说你做的西餐不错,下回做给我吃。”

南乔的脸贴在他背上,他衣上清香,仿佛还残留着槐花的香气。

南乔低低叫了声:“时樾。”

时樾以为她有话要说,侧耳倾听,“嗯?”

然而她只是又低低地叫了一声:“时樾。”

女人的直觉吗?

时樾那时候有一种错觉,南乔的这两声低唤近乎梦呓,仿佛在确认他的存在。

他想他真的低估了这个女人。

或许是有些不堪回首的经历的缘故,他近些年对女人的身体很是冷感。逢场作戏的时候居多,动性容易,动情却没什么可能。

南乔初初在他看来,就是最容易打发的那种女人。一个字概括,那就是“蠢”。

他几乎都不用耍什么花招,这个女人就能轻轻松松被他吸引。

可是他分明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南乔和其它被他的皮相吸引到的女人不一样。这种区别,就好似后者如同《喜剧之王》中浓妆艳抹的张柏芝,拿着芥末眼泪汪汪地说,我是真心的,我是真心的啊。

但是南乔是一棵树。沉静地站在那里。她不会开花,不懂得谄媚。她有情,却绝对够不上一个“痴”字。他知道就算哪天他死了,她也只是会停下来,挖一个坑,把他埋进去,然后继续往前走。

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就把他逼去阿尔山了?

那一晚上在地铁里面,难道是假的么?南乔那么青涩的吻技,竟然让他狼狈了。

从未有过的狼狈。

见好就收。他再往前多走一步,他整个人都会搭进去。

时樾放下勺子,调了文火把锅焖上,双手拿厨房纸擦干净了,转身过去,把南乔圈在了宽大的流理台前面。

“想干什么?”

“叫你的名字。”她一双修长的眼睛淡淡地注视着他,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叫我的名字做什么?”

“想叫自然就叫了。”

——想叫他那自然就叫了。想吻他那自然就吻了。她想做什么,自然就做了。

时樾眯起眼睛,拇指指腹擦过她干净的脸颊,“任性。”

晚饭在客厅里吃,时樾开了电视。

“看过综艺节目么?”

南乔摇摇头。她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她从不否认这一点,也从未想过要改变。

“看个国外的吧。”

时樾似乎早已想好了,调出了一档韩国的综艺节目,内容是明星亲子真人秀。

南乔并不认识节目中的那些韩国明星,但这节目中父子天伦真情流露,四五岁大的孩子们璞玉浑真,这种天真自然是只要是人类便可以欣赏的,并没有什么门槛。所以南乔也看得很愉快,有时候还会笑出声来。

时樾问她:“你觉得这节目怎样?”

南乔道:“好玩。”

时樾道:“想不想去参加拍摄?”

南乔惊讶:“我?”

时樾笑着把她揽过来,道:“不是让你去做秀,是想让你去‘拍、摄’。”他特意加重了这两个字的读音。

时樾一解释,南乔才知道,时樾之前投资的那个综艺节目制作团队的上一季节目全国平均收视率破三,积攒下了人气和口碑。于是时樾干脆大手笔增加投资,让他们引入了韩国这个真人秀在中国的独家版权。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之后,下个月初就要开拍了。

时樾让南乔背靠在他怀里,一双手玩着她乌黑光润的长发,道:“上回我帮了你们即刻飞行这么个大忙,这回,你是不是应该帮帮我?”

时樾指的是航拍。

他需要即刻飞行的无人飞行器参与到节目的拍摄中来。空中鸟瞰的角度,能够让节目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尤其是这种亲子真人秀,爸爸和孩子们漫山遍野撒欢儿乱跑的节目,在摄像机的机位调度上复杂性要多出许多,这时候空中拍摄,就变得非常有必要了。

更何况,无人飞行器这种东西本身就充满了科技感和未来感,引入节目,不仅能让孩子们喜欢,对观众而言,也是充满新意的。

时樾说:“……我付钱的。”

南乔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无人飞行器到底还是不比航模,操纵的复杂程度很高,一不小心就会摔机、失控、飞丢,更有甚者,还有炸机事件。若要做这种综艺节目的航拍,除了飞行器的拍摄性能要提高之外,还需要有专业的飞手来操纵。

专业的飞手是什么人?

她就是专业的飞手。

时樾蹭了蹭南乔的脸,低低道:“就在北京西边的门头沟,三天两夜,陪我去吧。”

南乔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