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十三章 赴宴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常剑雄看着手里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南乔的侧面照,露了大半张脸,能够非常清晰地看到她的容貌。

一张是时樾笑着,握着南乔的手,拉她出车门。南乔下来的一下没有站稳,险些扑进时樾的怀里。这张是在南乔背后拍摄的,虽然对焦不准有些模糊,但是让这个角度的他们看起来更加的暧昧不清。

常剑雄的表情,是一种愤怒到极点的冷。他强悍的手指从照片的一角慢慢滑到下面的角,眉心里有决然的算计。

时樾夜跑的视频在微博上火了之后,有一小撮好事者穷极无聊,开始在网上八卦“女主角”的长相。基本上站队站为两边,一边认为是俊男配美女,另一边则坚持“女主角”相貌平平,不然怎么会把脸模糊掉。

这时候就有当时和南乔同一节车厢的人出现了,在微博上Po出了偷拍的照片。常剑雄看到之后,就让人和那个博主联系,花一笔钱买断了他的照片。

南乔这种身份,不应该被卷入这种风波里。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这样的照片,有别样的用途。

……

嵩祝名院。

所谓大隐隐于闹市。在故宫西北角楼不过五百米、沙滩北街里头,有一套起于明朝永乐年间的三联体古寺庙,合成为嵩祝院。也只有住在附近胡同里的老人,才知道这样一个地方。

这嵩祝院从明代开始就作为御用番经厂和汉经厂——也就相当于如今的中央编译局,并不向老百姓开放。到如今更是被三米高的红墙围起,极少有人知道,里面还有一个私人高档会所——嵩祝名院。

天色已经彻底沉了。

经受了数百年风霜雪雨的大殿之下,一溜儿低矮的红色喇嘛雕塑手举白炽灯管,照出了斑驳而沧桑的墙壁、磨损严重的砖石地面。

时樾从西院进去。院中的水景布置得十分清雅。水中央打着灯,从下而上,照得垂坠的青枝绿叶有种墨绿欲滴的丰满。水边的中式传统古建筑上悬挂着八角风灯,地面是水磨石的方砖,愣是看着湿湿润润的,在这空气干燥的北京,营造出了江南一般的水木情趣。

整个嵩祝名院中看不到一个侍应生。时樾径直走向了水边一座玻璃墙面的房子。

房中的灯打着浮光。当中一个圆桌,颀长的青瓷上,燃着一支莲花香。

整个房中都弥漫了淡淡的禅香。

时樾一身纯黑西装,脸上漠然又凌厉。他说:“安姐,我到了。”

“还是叫我安宁吧。”

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温柔中带着强势,妩媚中含着锋芒,同她本人一样——

安宁款款地走出来,步态闲雅。

一身墨色长裙,不见珠宝装饰,可偏偏就是看着贵气。衣服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羊脂玉一般,时樾知道那一双手有多柔又多软,然而折磨起人来,又是有多硬。

这双手上如今多了一串乌沉沉的沉香佛珠。

三十九岁的女人应该长什么样?

时樾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但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九年前刚见到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几年没见了吧?怎么穿得还是跟奔丧似的?”安宁在主位上坐下来,手轻抬:“坐。”

时樾依言在她对面坐下。

饭菜陆陆续续上了上来,都是精致的粤菜,时樾看着毫无胃口。安宁让他吃,他便抬着筷子动了两口。

安宁这边多一碟小小的水晶饺,晶莹剔透,透出里头红红的馅儿。

她也并不怎么吃其他的,就拈着这饺子吃,那馅儿吃起来,偶尔有脆骨一样的细碎声音。

看她吃这种东西看了好些年,时樾仍觉得不大适应。勺子里的皮蛋瘦肉粥都似乎变得更加腥膻起来。

那缠绕在她手腕和虎口之间的佛珠,又怎么压得住人心这么多的欲望。

安宁缓慢而优雅地吃着,这样玲珑的水晶饺,天然就是为女人的矜持和端庄准备。

“最近怎样?”

“好。”

“生意呢?”

“好。”

“听说你刚从阿尔山回来,那边怎样?”

“挺好。”

“去哨所了吧?”

“去了。”

安宁将那五六个水晶饺吃尽了,拿着餐巾优雅地沾了沾唇,很细腻地,没有沾染上半点颜色,双唇仍是丰润如脂。

“心里有事吧?”安宁淡淡地瞟了时樾一眼,“这么多年,还是抹不掉你心里的那点部队情结。一有点事儿,就往边境线上跑。”

时樾的勺子搅着面前那碗皮蛋瘦肉粥,动作稍稍一顿,又继续缓缓地搅动。

“有什么事。”

时樾这语气,是在给她的问题一个否定的回答,却又像是在质询她叫他过来的用意。安宁听在耳里,红唇微弯,玉笋一般的葱葱手指随性地搭在膝盖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尽是成熟女人的风韵。

“身边各色各样的男人看腻了,还是想起你时樾来。”

她端起桌上的高脚杯,琥珀色的葡萄酒浅浅地斟了个底儿,随着她的手缓缓荡漾,在她白皙的手背上折射出清澈的光。

看着时樾的目光和对酒一样的玩味。

时樾劲锐的眉锋微凛,搁下勺子,看向安宁。

“你想怎样?”

安宁妩媚一笑,高挺的鼻尖轻轻嗅过葡萄酒浮出来的醇香,道:“从你二十岁看到三十岁,本来以为你成熟了不少,没想到还是不沉着。”

她呡了口酒,放冷了调子,道:“我安宁一诺千金,出了我的门,再想进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歹你也是跟过我几年的人,怎么我现在有心关心关心你,你还不领情了?”

“我时樾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你知道就好。”安宁冷冷一笑,指尖转过酒杯,欣赏着透明的杯沿被自己印下的朱红唇纹,轻描淡写道,“交了个女朋友?”

“没有。”

“回答得这么快,假话无疑。”安宁道,她的目光世故又犀利,富于阅历的女人,总是有不寻常的洞察力。“你知道的,时樾,我安宁,最不喜欢的就是对我撒谎的男人。”

时樾微微地眯起了眼。

安宁知道这事儿不奇怪。接到郄浩电话的那时候,他就预料到有这一天。

他只是在计算安宁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在录下视频的时候,就很注意不和南乔有过多的接触,后面亲密时,他早就关了相机了。这无论对于南乔还是他来说,都是安全的。他之所以没有让南乔删视频,主要是他了解安宁,那种内容的视频,还不足以让她起疑。

所以只能是车厢上那些好事者拍到了什么,流传了出来。

然而谁又会那么无事生非地把照片去给安宁看?谁又有那么大的面子,能接触到安宁?都无需多想。

常剑雄,你太不懂安宁了。

你以为这样做,害到人的是我,但像安宁这种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又怎么会不捅南乔一刀才肯善罢甘休呢?

时樾淡漠道:“常剑雄当年坑我,我玩他女人,安姐有什么意见?”

“玩?”安宁笑得别有意味,“你知道她父亲是谁?”

“知道。”

“知道你还有这样的胆子?”

“见好就收。”

安宁“哈哈”地笑了起来,“算你有本事。这姑娘我见过,也就是两三年前吧,和一个姓周的小子一起出席一个宴会。这姑娘漂亮是漂亮,就是是个木头美人——也真是难为你了。”

她看了看时樾,问道:“所以,当年那篇论文,找到了?”

时樾点了点头:“常剑雄给了南乔。”

“有趣啊……”安宁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手撑在脸侧,若有所思道:“人在做,天在看。这姓常的小子功利心太重,也不想想痴心追求这套路数,木头姑娘已经栽过一次了,哪里那会吃第二回亏?”她摇摇头,“这木头姑娘也是可怜,天之骄女,就是碰不到一个真心人。”

时樾尝了一勺子粥,已经差不多凉透了。

“不过这世上,指望着男人对自己真心,还不如养条狗。”安宁款款站起身来,走到时樾的背后,白皙丰润的双手按在他肩上,在他耳边浅浅地吹气,“时樾,你说呢?”

时樾一言不发,又吃了一口冷粥。

安宁在他肩上一按,又直起身来,道:“你投了即刻飞行?”

“是的。”

“听说他们产品最近卖得不错,在欧美火起来了。”

时樾平静道:“我的眼光不会差。”

安宁说:“我听说GP公司正打算借这个机会,和即刻飞行合作,进入中国市场。”

“我这段时间不在北京,不知道。”

“是刚刚别人给我的消息。这笔交易如果是做成了,对即刻飞行来说是好几个亿美刀的价值。”

时樾看着安宁,揣摩着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安宁笑了笑,“无论如何,即刻飞行已经找到自己的路子了,很快就要筹备下一轮融资。”她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时樾,你也该退出了。”

时樾突然冷静下来,脑子中清晰无比:“安姐的意思是——”

安宁的笑意中万千风情,“把GP的单子给我抢过来。反正即刻飞行和GP合作不合作,你都是稳赚不赔。”

时樾双目沉下,瞳心中蕴着冷厉的光芒。他在思索。

“怎么?不想对木头姑娘的公司下手?”安宁转了个身过来看着他,温柔笑道:“是见好就收,还是假戏真做?”

“抢单子不难。”时樾抬头时,脸上已经淡漠一片,“但安姐和南乔既然有过一面之缘,想必和南家也有些交情,安姐不卖个面子吗?”

安宁捻着手上一粒粒的珠子,笑得又媚又柔:“时樾啊,玩弄南三小姐感情的人是你,抢GP单子的人也是你——”

她摊开双手,万分无辜道:

“你和我安宁,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