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十二章 意外红了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背靠着墙,薄薄的双唇抿着,软红纤细。整个地铁站里面是明亮的,空空荡荡的,有着巨大而规整的空间。她整个人就像扶墙而生的一朵蔓红花,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却又异常的独立鲜明。

时樾的拇指指腹轻轻摩过她的唇角,“就喜欢看你这种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低低说着,笑容浅淡,话却不是素的,“我还能把你吃了?——就你的牙也太尖了点儿。”

他喝了口水,拉着南乔的手道:“走。”

南乔却叫住了他:“时樾。”

“嗯?”时樾很少听见她这样正式地叫他的名字,转过身来认真听她说话。

“我刚才突然想到了,即刻飞行的产品究竟应该怎么卖。”她停顿了一下,目中的神光宁静而自信,“它真正的市场在海外。”

时樾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突发奇想的这一次夜跑,让南乔想到干脆将Phoenix做成和GP相机相配套的航拍设备,那么在GP相机被广泛接受的欧美国家,那些户外运动爱好者必然也会接受Phoenix飞行器。

更高,更远,更时尚,更有范儿。

时樾笑了起来,南乔的情绪是感染人的。他认识她已经将近半年时间,知道她大多时间镇静甚至冷淡,哪怕是现在,她也不曾展露笑意。然而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通畅而明快的感觉,让时樾觉得她就像一只一直紧闭着鳞翅的蝴蝶,忽然之间展开了翅膀上的鳞叶,烁烁生辉。

他屈起手指在她光洁的额上弹了一下,“真聪明,就知道投你能赚钱。”

南乔把他的手拉下来,抬头看进他漆黑的眼里,诚挚道:“谢谢你。”

也不知道是谁先接近的。四唇相合时南乔心中有浅浅的颤栗。她尝到了宝矿力水清甜中略带酸涩的味道。

南乔修长的手指抚上时樾的背脊时,他往后退了退,“都是汗。”

南乔贴着他的唇,低声道:“我不介意。”

时樾低低喘了口气,将她推开:“我介意。”他的眼睛更黑了,深不见底。见南乔一脸的茫然,攥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腰上,往下了一点点。

“你想让我等会怎么回去?”他低哑着声音道。

南乔忽然脸色骤红,抽回了手。

“红什么……”时樾低笑,拿手指背面贴了贴她的脸颊,道:“走吧,郑昊还在外面等着。”

南乔点点头。电梯上,时樾站在她后面下一级阶梯。电梯行到途中,南乔转身道:“时樾。”

时樾本来在想着什么,很是安静,闻言抬眼道:“嗯?”

南乔似是已经想了很久。她道:“有一件事情我很抱歉。”

时樾道:“什么?”

南乔道:“我现在还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时樾劲锐的眉锋微动。他笑笑:“不急。”

南乔道:“我会找到合适的时机,把你介绍给他们。”

看着她这么一板一眼的郑重样子,时樾脸上有不动声色的浅淡笑意。他的目光静谧地落上南乔修长的眉和眼睛,道:“好。”

出了地铁,郑昊立即迎过来,大声嚷嚷:“小姨!你们怎么这么久才上来啊?我都要下去找你们了!”

南乔脸色淡淡的,毫无表情。她不大说谎,所以选择不说话。

郑昊这孩子却有些死心眼,瞅准了南乔,还扯了扯她的衣角:“嗯?小姨?”

时樾在一旁抱着肩膀道:“你小姨来姨妈了,去了趟洗手间。这也要跟你说啊?熊孩子。”

南乔:“……”她不知道是该骂时樾呢,还是谢谢时樾。

郑昊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噢……”他赶紧转换话题问道:“所以,追上了?”

时樾点点头,把自己身上那个GP相机给他:“你看看。自行车给我。”

时樾骑自行车去建国门,去把那辆停那儿的辉腾开回来。

郑昊看着时樾远去的背影,说:“这个时叔叔不错哦。”

南乔淡淡地看了郑昊一眼,没有说话。

在时樾家里,郑昊把两个GP相机的录像都导了出来,在电脑上和秦时宇、小安、Q哥他们这个飞手小群炫耀。

郑昊:牛逼不牛逼!

小安:我靠!太酷了!怎么不叫我去看啊!

秦时宇:王的男人。这特么的才是runningman。

Q哥:我剪一下片子,放网上去。

郑昊:我也有出镜,哥骑车的样子帅不帅?

小安:帅!就是没脸。

郑昊:……

秦时宇:给咱昊哥来点特写,加点光线特效。

Q哥:[OK]

秦时宇:对了,头儿不喜欢露面的,给她全模糊了吧。

Q哥:要你说。

小安:我擦好可惜啊。美女涨点击啊。

秦时宇:你特么的还想不想转正了?

小安:[尔康手/不要!]

Q哥是业内有名的飞手,在优酷和Youtube上面都有自己的专栏,放飞行器的视频,圈内有几万的粉丝。他把剪好的视频也放了上去。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视频很快就火了。

一周之内,优酷上面的点击播放破百万,Youtube上面更是上亿。微博上被许多段子手和营销号转载,转发基本上都是“舔屏!”“新晋男神!”“老公!我要和你生猴子!”Youtube上的关注点则更加多元化一些,除了惊叹中国人也有这么厉害的,更多的就是“买买买!”

南乔那晚回去之后,就钻进实验室,一心一意修改产品,并且让温笛开始着手建立海外销售渠道。

时樾则在家休息了一天之后,独自驾车去了阿尔山。

他在中俄蒙三国交界处的三角山哨所上看风景时,接到了郄浩的电话——

“时哥,你火了。”

“这他妈是又出什么事儿了?”

“你在长安街上蹦跶了吧?”

“啊?违法啦?”

郄浩“噗”地笑了起来,“没。那视频被搁到了网上,你被人肉了。清醒梦境现在每天都他·妈·的爆满,我再给酒水涨价,物价局他·妈·的就要来查了。”

时樾倏然放下手机,面色冷然地向远方眺去。

无边无际的草原和丘陵,光从云层中投下来,落在河谷两岸的白桦林上,澄净又安宁。

他缓缓地举起手机,问道:“安姐那边有动静吗?”

郄浩说:“没有。”

时樾漠声道:“好。我今晚就开车回来。”

郄浩说:“没事儿你就再躲两天吧,我听说都有导演想找你拍戏呢。”

时樾说:“拍他娘的戏。”然后挂了电话。

即刻飞行那边,却是一片欢腾气象。

这个视频让他们在国外名气大涨,开始有Wired、Verge之类的外国著名科技媒体过来接触他们。温笛这个海归团队在国内的经验或许稍嫌不足,在海外开展销售推广、开拓销售渠道却是如鱼得水。

将Phoenix I改造成能够配套安装GP相机的飞行器并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南乔他们的小组连着几天加班加点的工作之后,很快做出了正式的样机,并且把形象改得更加具有前沿科技感了。温笛决定趁热打铁,雇佣海外的专业团队拍摄了一系列即刻飞行的宣传视频,在欧美国家展开了大规模推广。南乔亦通过德国留学时候的导师,联系到了科技界不少名人,寄出Phoenix I去供他们试用。凭借试用后的优良口碑和高性价比,Phoenix I的海外订单迅猛增长。

即刻飞行的所有人从来都没有如此有干劲过。温笛每天足下生风,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她喜气洋洋地去找南乔:

“时樾呢?”

南乔道:“不在北京,怎么?”

温笛神秘兮兮地说:“我想请时樾给咱们拍一版新产品的宣传片,你觉得怎样?”

南乔顿时一双修长的眉皱了起来。

郑昊和Q哥他们把时樾夜跑的那段视频放到网上去,她全然不知。知道后来视频火了,她才从办公室中火热的议论中知晓。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回家,从绿萝后面抄了时樾的号码,给他打电话过去。

“要不要删?”她第一句话就这么问。

电话那边,她听到熟悉的低笑。“你真不会打电话。”时樾说。“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说的话难道不应该是‘我想你’么?”

南乔有点急,有点抱歉,哪里有心情听他打情骂俏?她说:“时樾,我担心带给你困扰。”

时樾又笑。“不用删了。大不了以后出门墨镜口罩都备着。”

南乔:“……”

时樾安慰她:“别多想,好好工作。回北京之后——”他的声音低沉了些,“我来找你。”

虽然时樾告诉她不用删短片——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删也来不及了——但南乔始终心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忐忑。她隐约知道自己心中有些忧虑,可是到底在忧虑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南乔对温笛说:“拍宣传片这个事情,还是不要了。”

温笛好奇道:“为什么?时樾是咱们的投资人,趁着他现在的人气,拍宣传片正好是一次话题营销啊。而他的外形、气质、表现力,样样都很优秀,我觉得比请明星好多了。”

南乔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情得尊重他的意愿。”

温笛笑眯眯道:“亲爱的,那就靠你啦!”

温笛走出去,南乔摸了摸小指上的指环,神色有些凝重。她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了时樾的手机号码,然而在按下最后一个数字时,她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