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九章 说晚安的女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和这两个男人一同走回去,没人说话,连她这个最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空气中涌动着什么不寻常的气息。

她看了看时樾,问:“你们打架了?”

时樾说:“不打一架怎么分输赢啊?”

南乔看看时樾,又看看常剑雄,踢了时樾一脚,冷声道:“那你怎么还能站着?”

时樾深深看了南乔一眼,说:“怕你心疼,腿断了我也忍着。”

常剑雄实在忍无可忍,冷冷地“哼”了两声。走了两步,突然拉着南乔往一边走,说:“我有话跟你说。”

时樾眯了眯眼,冷笑一声,径自拎着木仓支走了回去。

他怕么?他当然不怕。常剑雄一个谎言说了十年,他不戳穿,难道常剑雄还能主动去承认吗?

常剑雄和南乔走到一边,南乔问:“你们两个什么情况?”

常剑雄双手握住南乔肩膀,道:“南乔,你听我说,这姓时的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

南乔非常不习惯这种突然的触碰,看了眼他握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抬头皱眉道:“就算他不是什么好人,又能把我怎样?”

常剑雄苦口婆心道:“你一心一意做研究,我不希望能保护你不受任何的干扰。但你社会经验并不丰富,不知道有些人心里头有多坏。”

南乔后退两步,脱开常剑雄的双手,说:“那么你和我说说,能有多坏。”

常剑雄道:“骗财骗色,还不够吗?”

南乔淡淡道:“我只知道时樾是个生意人。一千四百万的股权,六百万的债权,他和即刻飞行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会做亏本的买卖吗?”

常剑雄急道:“你不知道这个人他——”他忽然停住了。目色一狠,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缓了点口气,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他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的。南乔,时樾这人满口谎话,他要是跟你说什么,你千万不要相信。”

南乔淡然道:“谢谢提醒。”

常剑雄的脸色缓和了些,说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想说的,回去吧。”

常剑雄并排和南乔走过蜿蜒小路,碧湖清潭。山上的桃花已经稀疏地开了些。常剑雄低头看向身边的这个女人,二十七岁的年龄并不曾让她的脸上出现青春将逝的痕迹。

事实上对于这个女人来说,青春这两个字根本配不上她。青春是易朽的、一瞬即逝的,但是她的脸上,却是弥久愈坚的淡泊和清透。

十年过去了。他比十年前更加爱慕她——让他付出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漫长的等待,哪怕是,欺骗。

常剑雄问道:“十年前我拿给你的那篇MEMS论文,你还收着吗?”

南乔点头:“我有保存文献资料的习惯。后来正式发表的那份期刊,我也有保留。”

她看了眼常剑雄:“我还记得你那时候说借我看三天,然后拿回去,为什么后来又给我发邮件说不用了?”

常剑雄笑道:“之前不是就告诉你吗?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们对着原版又抄了一遍。”

南乔“哦”了一声。

常剑雄笑着说:“难为你还记得这么清楚。不过——”

南乔问:“不过什么?”

常剑雄说:“其实我挺后悔给你看那篇论文的,不然你也不会出国去。这一走就是十年不见。”

南乔看着怀柔蔚蓝的天空,那天空广袤无垠,并无边界。她淡淡道:“迟早都会走的。国界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常剑雄在心里道,对于你不重要,对于我却很重要。他苦笑,他在谈情,南乔却在论事,放在普通姑娘身上他或许觉得那姑娘是在回避,可南乔不是普通的姑娘,她是最不解风情的那一个。

但他能等,他已经等了十年了,还会介意继续等?所有潮水都会褪去,南乔总有一天会发现,他才是最忠诚和坚毅的礁石。

众人在“猎鹰”俱乐部里洗了澡,把衣服换了,又高高兴兴吃了顿军队餐,才坐班车回家。

吃饭时常剑雄灌时樾酒,时樾来者不拒。他知道常剑雄打的什么主意,要论喝酒两人不相上下,常剑雄只不过想让他酒后开不了车,只能找人代驾。这样就算南乔坐他的车,他们两个也别想孤男寡女地相处。

时樾微笑着和常剑雄对饮。端着酒杯擦身而过时,他低声道:“有什么用呢?来日方长。”

常剑雄此刻心中已然谋定,剑眉舒展,双目直视着前方:“来日方长,我劝你好自为之,不然下场会很难看。”

时樾身躯昂然,目中坚硬又冷漠,嘴角一抹冷冷笑意。

回去后,时樾仍然送南乔到她楼下。单元门前的灯洒落一地暖黄,两侧树影绰绰。

南乔抬头道:“我上去了。”

时樾点了点头,却不动。他看着她,双眼漆黑,目光深柔中带了一点探询意味。

南乔避过他的目光,看着他衬衣的雪白领尖儿,上面似乎还残存着醇冽的酒香。下车时她又睡着,他为她来开车门时,她的鼻尖无意中擦过了他的领子。

她心在跳。

他的右手伸过来,不由分说与她五指交握,小指自她手背边缘一路划上来,在那指环处轻轻摩挲。

肌肤接触的地方很烫,像酒在肠胃中的灼热。南乔心中微颤,“你……”

她以为他又要吻她了。然而他的唇只是在她额头浅浅一印,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就离开了她。

他笑意醇厚,仿佛还有几分令人难以置信的纯洁,说道:“安。”

南乔冷冷地看着他。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除了偶尔一两声野猫的发春,小区中寂寂无声,了无人迹。

时樾开玩笑说:“你还不上去?再不上去我就——”

南乔突然伸手攫住了他的下巴。

时樾:“……!”

然后她稍稍踮脚,吻了上去,冷静中带着情·欲。

南乔并不闭眼,一双眼静静地看着时樾,瞳心中有毫不掩饰的一点炽热。

时樾的眼中先是惊讶,随即就眯了起来,覆上一层幽深的光。勾住南乔的软韧的腰,加深了这一个吻。

夜很静。

这个吻也很静。

只是在缕缕被树枝滤过的夜风中,交缠着浅浅的气息声。

南乔放开他,淡淡道:“安了。”

她刷卡进楼,不再回头。

时樾低笑,抬头看见十六层的灯亮了,便独自走了回去。

……

短暂的放松之后,即刻飞行的所有员工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时樾作为二股东,在这种产品即将生产发售的关键时刻还是过来看了一下。看过了生产工艺和成本明细之后,认为即刻找的代工商要价还是太高。

负责生产的小组之前都是被圈内人恭维说产品性价比高的,被时樾挑剔了自然心里不服,告到了南乔和温笛那里去。

时樾辛辣地嘲讽,你们千里迢迢跑去深圳找人代工,一点瑕疵还要反复地两头跑,早知如此为何不在深圳开公司?这个产业集群是在深圳没错,但是北方也有不少能做的,做得好的。

他拿出几张名片给他们,是河北廊坊、保定,还有河南的一些代工商。

南乔和温笛下来后细细一调查,发现果然是他们这个海归团队对国内的产业链了解还不够深入广泛,当即马不停蹄地带着人去这些代工商那里做调研,确定下来合作事宜之后,便把第二批产品的改到了廊坊生产。

最后合同的谈判是时樾带着温笛去的。回来之后温笛对着南乔又哭又笑。

“南乔,你把我开了吧!我本来以为成本能降一成已经是很不容易,时樾和他们老板一桌酒喝下来,硬是谈成了降四分之一!”

“四分之一啊!”温笛仰天长啸,“要我这个废物何用!”

南乔看着她发癫,摇头淡笑不语。

傍晚时分,秦时宇带了个人来敲南乔实验室的门,南乔一看是竟然是郑昊,问道:“你妈呢?”

郑昊往上背了背书包,又扶了扶眼镜,说:“我妈去外地开会了。”

“那你一个人在家?”郑昊的父亲每周大部分时间都在部队,所以一旦南勤出差,郑昊就落了单。

郑昊点点头,男孩子还有点天真懵懂的呆萌。他说:“我把钥匙落家了。我妈明天回来,她让我去舅舅家住一晚上。”

南乔皱了皱眉,“那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郑昊一脸骄傲地说:“舅舅家那俩熊孩子,没有共同语言。”

南乔:“……”

手头上突然多了个半大孩子,南乔各种不自在,各种头疼。

她能把自己管好不错了,带孩子?

赶鸭子上架!

但人家孩子都自己找上门来了,她作为小姨,总不能拉下脸把他撵到哥哥南思家里去。

南乔硬着头皮把郑昊带回了自己家。

“今晚你睡那儿。”南乔指了指那个行军床,“我打地铺。”

“小姨!”郑昊吃惊地叫起来,“你家连个床都没有的啊!”

“那不是床是什么?”

“那是体操垫子……”

“别娇气!”南乔可不给这个外甥面子,“受不了就去舅舅家。”

“睡你这儿会影响我发育……”

“……”

郑昊这么和小姨闹着,还是哭丧着脸把书包放了下来,并没有换地方的意思。

解决好了睡的问题,接下来就是吃了。南乔看了看自己厨房里面的冷锅冷灶,自从租过来之后就还没有开过燃气,也不知道打不打得开。

郑昊的肚皮咕噜叫了一声,南乔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吃上头虐待自己的大外甥了。

“走了,出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