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七章 嚣张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军演里面有些约定俗成的讲究。红蓝两军对抗,一般红军是攻击的一方,蓝军是防守的一方。

常剑雄是天生的进攻者和领导者,分队时,当仁不让地做了红军的领袖。

推选蓝军的领袖时,众人都不自觉地看向时樾。但在大家眼中,时樾也就是个普通的投资人,只是体格看起来更加强韧一些,所以时樾自己不发话,也没人敢押注在他身上。

常剑雄倨傲地看着这种场面,目光却始终不离保持沉默的时樾。

他表面上平静自若,内心里却燃烧着熊熊怒火。

刚才他蒙眼对枪支进行解体,又对一支解体的枪支进行组装,揭下蒙眼布时,正看到对面的小树林中,时樾亲昵地从后面拥抱着南乔。

是当所有人背对着他们,看不到么?而他呢?正对着时樾和南乔两个人的他,是被视若无物了么!

常剑雄绝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已经近在咫尺的女人被抢走。

他足足等了十年,等南乔从欧洲回国,等他自己服役完成,复员回京。

周然么,这个捷足先登的小白脸,他固然憎恨,却不会放在眼里。来北京没多久,就被他调查出周然有外遇的事情。他约南乔在世贸天阶见面,正是为了让她亲眼看一看,她这个未婚夫都在背着她做什么好事。

一切都顺应着他的计划在走。有着这么多年在部队的荣耀和积累,南家人果然是欣赏他的。只是这个时樾,这个莫名其妙投资了即刻飞行的时樾,又是从哪里冒出来斜插一脚!

只是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个时樾,长得是如此像他所认识的那个时俊青,不光体型,连声音都像!

见到时樾的那一刻,他心里只有四个字:冤家路窄。

他死死地盯着时樾,恨不得立即将他满脸的油彩抹了,好好看一看底下的那张面皮,究竟长什么样子!

“猎鹰”的组织者也是观察了许久,试探着说:“时先生,我刚才注意到你持枪的动作随意但是老练,感觉有些经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试一试?”

时樾提起手中的狙击枪,眯眼瞄准了“猎鹰”的组织者,不咸不淡地说:“你真的很多话。”

众人看到一个亮蓝的光点准准地落在了组织者的嘴唇上,不由得心里一惊。

那组织者也是被时樾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尾椎一凉,只觉得他眼中寒光一掠而过,仿佛下一瞬就会扣下扳机,送一枚子弹呼啸而至。

常剑雄说:“正好,我也想看看时先生除了投资眼光独到之外,在这种游戏上是不是也有过人的天赋。”

时樾说:“常先生发话,恭敬不如从命。”

蓝军据守一山一潭,红军的目标是在指定的时间内将红旗插上蓝军的山头,并且消灭所有蓝军成员。

南乔和温笛两个女人本来一个在红军,一个在蓝军,但双方对峙期间,温笛突发奇想,奔出阵地,突入红军的地盘,发现竟然没有人向她开枪,行走如入无人之境,不由得悲呼:你们有意思吗!向我开炮啊!

话音刚落,听到“突突”数声,她身上爆出十几朵枪花。

温笛:“WTF!”

红军这边喊:“领导,你让我们打的!”

蓝军那边喊:“领导,你一个人废了他们十几发子弹,死的光荣!”

温笛:“……”

模拟对战随着这十几声枪响正式爆发。

常剑雄将红军编排成五个小分队,从不同的方向向蓝军的山头展开进攻。

南乔不在五个小分队中,她和即刻里面古灵精怪的实习生小安一起组成突袭小组。

按照常剑雄的安排,五个小分队将吸引和消耗蓝军的火力,南乔和小安的目标,则是从一条隐蔽的小路进发,避开正面交战,找到机会将红旗插上制高点。

这座山上的树木大多是松树,放眼过去一片深灰绿色。枝叶丛生的树林之中,南乔和小安紧握激光模拟枪,背靠着背一步步警惕地向山上移动。

山的其他地方枪声已经此起彼伏,轰鸣不绝。两边的都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什么“兄弟们、冲啊!”“干死那帮小混蛋!”之类的咆哮声不断从山边上传来。

南乔心想,这群豺狼们,平时在办公室压抑得有这么厉害么?

她低声问:“蓝军的机关枪手是谁?一边打一边鬼哭狼嚎的。”

小安侧耳倾听了一会,小声道:“Q哥,估计是打嗨了。”

小安羡慕地往山那边望了望,有点后悔选了这么一条安逸的道路,不能参与到激烈的战争中去。不过他也很快开始赞叹常剑雄缜密的心思,“咱们这样上去,一定让蓝军防不胜防!到时候就一定能大战一场了!”

前面一大片荒草枯枝簌簌一动。南乔猛然拉住小安:“小心!有人!”

小安激动了,压抑着兴奋小声道:“我去干掉他!”

他端着枪,以树干为掩体,在树与树之间飞快移动,直扑那片枯枝草丛。南乔在他背后举枪环视四周,为他掩护。

小安到了草丛边上,食指压在扳机上面,拣了根树枝将草丛猛地一拨——

“受死吧!”

然而,后面空无一人。小安疑惑地踏前一步,只听见轰隆一声,他全身上下冒出青烟——

小安被地雷炸了。

小安张着嘴,呆若木鸡。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南乔暗道糟糕。这种真人对战中虽然也有地雷这种武器,但是因为激光模拟器的触发范围非常小,不容易踩中,所以一般轻易不设置。小安这明显就是中了诱敌之计。

她刚一转身,胸口“砰”地腾起一道青烟——

南乔也阵亡了。

时樾慢吞吞从几米之外的树木后面走出来,身上的迷彩服和脸上的油彩,与灰绿色的松针草叶几乎浑然一体,有一种平时所见不到的悍猛之气。

他单手提着枪,麦色皮肤上粘着不少泥土草渣儿。

“常剑雄是觉得我想不到他这一招儿呢,还是觉得我会放你一马?”他悠然地笑。

南乔觉得他这人已经嚣张得没有天理了。

时樾走到南乔身边,两根手指从她衣兜里扯出一面纱织的红旗。收手回来时,在小安看不到的角度,有意无意地擦过南乔的手背。

“去外边儿看着去吧。”

红蓝军的对战已经白热化了。蓝军在山腰上根据地形布下三处据点,彼此呼应,阻击从下方攻来的五支红军小分队。两军几乎是寸土必争地在展开拉锯战。

山下湖畔立着的电子显示屏上,不断滚动着放出红蓝两军的阵亡人数。从剩余人数上看,本来红军领先,然而突然拉出一大屏的红色,红军人数骤减。

“猎鹰”的组织者“咦”了一声,调出监视屏。从好几个角度的分屏上清晰地可以看到,三四个蓝军狙击手绕到敌后,向正在向上进攻的红军展开了扫射。

红军一心向上发动猛攻,目标近在咫尺,于是后心要害大敞,从后方袭来的蓝军狙击手一打一个准。

“猎鹰”的组织者指着其中的一块分屏,问南乔:“这个是时樾吧?好枪法!”

南乔仔细一看,正是常剑雄所率领的那支小分队的战场,几乎已经到了山头插旗台的下方。

局势是五对一。

藏身于掩体之后的那个蓝军狙击手正是时樾。

一片枪声之中,红军一个队员在其他人的掩护下,翻过沙包垒成的掩体过来袭击时樾。刚爬到了掩体顶上,时樾背后像长了眼睛似的,倏然拿出之前从南乔这里夺来的红旗向后一套,齐肩勒住,一个过背摔拽了下来。他以这个红军队员为人肉盾牌,出了掩体一梭子迅猛扫射。随着人肉盾牌身上青烟腾起,另外三个人身上也飞起一溜儿浓烟。

只剩下了常剑雄。

常剑雄手中的这一把激光枪的子弹已经用完了,来不及换,时樾已经举枪瞄准了他,常剑雄下意识闪避——

然而时樾没有向他开枪。枪口抬起,毫不犹豫地“击毙”了将红旗插上山头的最后一个红军队员。

“猎鹰”组织者看着这一切,点头赞扬道:“势均力敌啊,只要时樾这时候射中常总,就是平局了。”

南乔心中一动,忽然觉得不对劲,连忙起身向山那头跑去。

……

周围的人都退光了。

时樾将手中的激光枪支扔到一旁。他的目光冷冽、嘲弄。

“假的,没劲。”

常剑雄的脸色渐渐沉下来,冷得像腊月里头的乌青天色一样。

两个人这样沉默地对峙,中间仿佛有暴风雪在聚集、盘旋,气氛越来越沉重。

时樾扯开身上的激光触发器背心,扔到一旁水泥杆上盖住了监视器,呵呵冷笑道:“费这么大劲把我引过来,不就想揍我一顿吗?来。”

他的身体仿佛一块具有记忆能力的钢铁,脊背猎豹一样前倾,四肢舒张又收拢错开,自然而然地形成那样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

——常剑雄当然熟悉那样一个姿势。

这个姿势,躯体所形成的每一条直线、每一个夹角,都被钢尺和准线精确地校正过。稍有不标准的地方,便会迎来教官的无情惩罚。

常剑雄的双拳一个骨节一个骨节地收紧,发出一阵喀拉拉的声音。

他咬牙说:

“时俊青,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