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四章 劫持飞行器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腿上还是被老二挣扎时抓了一道。欧阳绮带着南乔去酒仙桥的将台医院打狂犬疫苗。

两人在哪里等着医生叫号的时候,欧阳绮说:“南乔,你好像认识了那个时樾之后就一直在挂彩。”

南乔仔细回想,想到在Lucid Dream被人灌酒,地下车库遇到斗殴被刀子刮到,然后现在被时樾的狗给抓了——欧阳绮说得确实很有道理,她竟然无话可说。

“你知道么,那个时樾,我打听过,早些年有案底的。”

南乔有那样的父亲和兄姐,又在国外呆了八年,虽然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见却见过了不少。听见欧阳绮说到“案底”这两个字,倒也是不惊不乍。

“说来听听。”

欧阳绮斜了南乔一眼:“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爱听这种八卦。”

“闲着也是闲着。”

“不是吧——”欧阳绮怪怪的音调,故意把尾音拉得长长的。

南乔淡淡地瞥向欧阳绮:“你想听到什么?”

欧阳绮拦腰抱住南乔,一双漂亮的眼睛媚媚的,晃晃的:“你说呢?”

南乔说:“我对他有点意思,你说吧。”

欧阳绮双手一拍:“我就知道!”她笑眯眯地对南乔说,“那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这男人背景有点复杂。我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当得了真。说到底,也就想让你少走点弯路。”

南乔有欧阳绮这个交心的朋友,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能彼此理解。

欧阳绮也是个挺不一般的姑娘,可能是父母离异两头不靠的缘故,她为人处事离经叛道得很。南乔觉得和她在一块儿舒服,就是因为欧阳绮不会拿传统的价值观念来强加于她。

她尊重欧阳绮的一切,同样的,欧阳绮也不会由着自己的喜好褒贬她的选择。

欧阳绮说:“时樾这个人呢,出身我没查到,总之是二十岁上父亲去世了,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在中关村打工还债。”

南乔疑道:“二十岁不应该还在读书?”

欧阳绮道:“别打断。你觉得读过大学的能做混子么?”

南乔微微皱眉:“我看他投资即刻,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欧阳绮没好气道:“人聪明和受多少教育没有必然联系好么?”

南乔服气。

欧阳绮却唉了一声,看看南乔:“时樾比你大三四岁的样子,二十岁家里出事的时候,你刚好去德国读书吧?对比一下,是不是觉得天差地别?”

南乔沉默了下,说:“天差地别是有,但没有高低贵贱。”

欧阳绮点点头,说:“不过命这个事不好说。后来他遇上了贵人,给贵人卖过命,案底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不过这个贵人面子很大,他也没进去几天。出来之后,就得了贵人的赏识,不但帮他把债都还了,还给了他不小的生意去打理。”

“时樾这个人挺有生意头脑,那时候赚了不少钱。不过他有了自己的本金之后,就想洗白自己,从那个贵人手里独立出来。总之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那个贵人最后还是把他放出来了。所以你看到他现在,拿着一大笔钱到处做投资,清醒梦境就是他投的,老板郄浩是他还在中关村混的时候的哥们儿。”

南乔听完,说道:“这也就是个草根成长史吧,没什么特别。”

欧阳绮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说:“那个贵人是个女的。”

南乔不解:“所以?”

欧阳绮摇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啊,是蠢还是纯呢?非要我说得那么直白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时樾这长相,这身板,光靠脸吃饭都能吃几辈子了!”

南乔望着欧阳绮,沉默着,一双薄唇紧紧闭着。

“……今儿你口气倒大了,蹬鼻子上脸儿不正眼看人了。他·妈·的不是?姐罩着你你敢这么嚣张?”

那晚上,清醒梦境下面的车库里,和时樾对峙的矮胖子如是说。

她早已不记得那矮胖子叫什么名字,更不记得矮胖子提到的那个人叫什么。然而这句话,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欧阳绮却以为南乔仍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干脆也不遮遮掩掩了,在她耳边毫不避讳地说:

“名义上是欣赏,说白了,就是包养。”

外科急诊室里人声嘈杂,各种受了伤的人,包着纱布,捂着伤口。低低呻·吟的,哭爹喊娘的,模糊成一片。

南乔忽然觉得那一瞬,所有的声音都异常的清晰。能分得清男女老幼,分得清一切痛苦来自何方。

南乔深吸了口气,低声问道:“谁说的?”

欧阳绮耸耸肩:“我朋友多呗。有一个和那贵人生意场上有往来,前些年有见到贵人带着时樾出来谈项目。他说时樾又能喝酒又会哄人,谁都看得出来贵人很喜欢他。”

南乔道:“你信么?”

欧阳绮摊手道:“无论是真是假,那个贵人待他确实不一般。虽然现在他已经脱离贵人好些年了,道上人见他,还是让着三分。你以为三里屯开酒吧的都很太平么?清醒梦境能生意这么好,稳稳当当的,除了时樾自己有手段之外,跟那个贵人脱不开关系。”

欧阳绮拿出手机来,搜了一个名字出来递给她。这网页还是她连了VPN翻墙翻出来的,在国内并没有什么公开的资料。

“自己看看吧,说不准你还认识。”

南乔看手机的时候,欧阳绮又道:“听说时樾离开贵人之后,从来没有过女伴。你觉得他这种人,身边愁没有女人投怀送抱么?他不是找不到,是根本不敢找!”

欧阳绮说着,见南乔垂目对着手机好一会儿,不言语,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欧阳绮担心南乔听了这些心里不舒服。于是问道:“想什么呢?”

南乔突然关掉了手机浏览器,递给欧阳绮,淡然道:“不问过去,但望前程。他过去犯过什么事情,与我有何相干?”

听她这么说,欧阳绮方确信这才是她所认识的南乔。她格格笑道:“我不知道他过去和你有何相干,只知道今天早上他的狗抓了你,你接下来要打五针狂犬。”

南乔:“……”

南乔去公司上班,被狗抓伤和打狂犬疫苗这事儿就瞒不住,很快就传到了常剑雄耳朵里。

南乔在实验室接到常剑雄的电话,听得出来常剑雄相当的愤怒。

“也没多大事。”南乔平静地说,“闹着玩的。”

“闹着玩?放狼狗咬人然后说闹着玩?”

“闹着玩是我定义的。”南乔依旧平静地解释。

“南乔。”常剑雄郑重地说,“你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投资人,就这样纵容着他。我早就说过,找他投资是一个错误。”

“我想我自己有判断的能力。”

“你有……”常剑雄很想说,你若是有判断的能力,怎么会看上周然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但这种话他知道不能直接说出口,于是道:“这样吧,南乔,你这个投资人我也挺想认识认识,不如安排一个会面怎么样?”

“常剑雄——”南乔忽然警惕起来,“你不会又像上次那样,把别人灌进医院抢救吧?”

“不会。”常剑雄朗笑起来,“怎么能对你的投资人这样?咱们不是每周有团建么?叫上他也出来玩玩吧,我来安排。”

南乔想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

常剑雄动作很快,也不知动用了点什么关系,把这一次团建的地点安排在了怀柔的一个军事训练基地,说是真人对战游戏,其实就相当于一次野战演习。

即刻飞行除了温笛和南乔之外全都是男性员工,之前本来就被常剑雄的一系列团建活动激发出了男人本性,这回一听这个安排,更是一个个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地恨不得要过去表现表现。

“常总,听说要摸真木仓?”

“废话。不摸真木仓去那里干嘛?”

“跟军训那样打靶?”

“有点志气行不?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士兵突击》看过没?《火蓝刀锋》看过没?就那种军事演习,红蓝军对战,你们也行!”

“我靠我靠我靠!”

几个程序猿高举着双手在办公室里高叫着跑开了。

“牛逼啦!”

温笛看着常剑雄高高一个,在即刻飞行的办公区里享受着众星捧月一般的待遇,啧啧着对南乔说:“农村包围城市——你这个追求者也真是用心啊。你的员工全部沦陷了,你还要挺到什么时候嘛。”

南乔淡淡瞥温笛一眼:“你也要去。”

“What!”温笛尖叫起来,“男人之间的游戏,我去掺合啥啊!”

“团建团建,少了你就不叫团建。”南乔拍拍温笛36E的惊人胸器,“去买个结实点的束胸,免得跑下垂了。”

“南乔!”温笛嚷道:“我觉得你最近嘴有点贱!跟谁学的啊!”

傍晚依旧在朝阳公园试飞,测试,纠偏。秦时宇操纵着一个飞行器在GPS信号干扰下返航,南乔聚精会神地监视着地面站上传导过来的图像和各项数据。

飞行器飞过附近的一栋住宅时,南乔面前的FPV(第一人称主视角)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像。

他在看着她。

似笑非笑的,朝她眨了下眼睛。

南乔心中一跳,抬眼向那栋楼望去,果然——

时樾俯身靠在那个开放式阳台的栏杆上,看那姿势,怡然自得。

南乔垂下眼,又将注意力集中回来。飞行器的自动返航系统不负众望,几次有惊无险的抖动之后,终于还是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原点。

大家彼此相互拍着手庆祝又闯过一关,秦时宇嘻嘻笑道:“头儿,和咱们去喝一杯吧!”

南乔淡淡道:“你们是嫌我出丑还不够?”

上一次她在清醒梦境被灌醉的事,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开去了。这事情固然狼狈,然而即刻的员工知道南乔是这样的人之后,一个个都在心里暗暗赞叹老板义气。南乔素来没什么老板的架子,员工们和她熟了,就时不时的和她逗乐。横竖他们黑她,她也不甚在意。

秦时宇狡辩:“咱们都还没跟头儿喝过酒。”

南乔道:“什么时候即刻真正成了,一定和你们喝个够,不醉不归。”

秦时宇和一众人欢喜道:“头儿,你说的!”

南乔点头:“你们去吧,今天这顿记我工资里头,算我请。”

众人欢天喜地,立马拿出手机开始大众点评,务必以米其林三星为标准。

南乔看着这帮豺狼,无语摇头。

人都散去了,南乔思忖一番,拿出一张便利贴,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粘在了飞行器的脚上。

手起,如同大蜘蛛一般的飞行器直线拉升,越过数重障碍,稳稳当当向时樾飞去。

本月24日早8点,怀柔北斗军事训练基地,真人对战户外拓展,敬请莅临。

黄色的便利贴稳稳停在时樾面前,他触手可得。

南乔渐渐皱起了眉头——他时樾就是不伸手拿。

南乔想着他就算是看也看完了吧,于是操纵着飞行器飞走——

说时迟,那时快,时樾长臂一伸,抓着四轴飞行器的一只脚,活生生地将它拉了下来。

他拎着还在嗡嗡转着翅膀的飞行器,回了屋里。

南乔就那样呆站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