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三章 牵三条狗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临走,时樾送南乔到电梯口。

南乔突然想起一事,回头:“时樾。”

时樾:“嗯?”

“你得还我一千块。”

时樾一听便知道怎么回事,心情愉悦,弯起一双眼睛笑道:“你进我的场子,花钱买门票,天经地义,哪里有要回去的道理?”

南乔严肃地想了想,说:“那你借我一百,我得打车回去。”

时樾就喜欢看她为难。南乔虽然向来冷冷淡淡的,面无表情,但若细细看去,一双眼睛却总有微细而丰富的变化。时樾居高临下地尽收眼底,伸手向清醒梦境入口处的白乌鸦人招了招手:“车借时哥用用。”

一把钥匙“嗖”地抛了过来。白乌鸦揶揄地喊道:“时哥,我车宽,尽兴啊!”

南乔拧着眉看向时樾。

时樾掂着钥匙,道:“送你回去。”

到了车上,南乔沉默着系好安全带。时樾将车开出车库,外边夜色清新。

时樾道:“南小姐还真是胆大。”

南乔道:“怎讲。”

时樾打着方向盘,精确地避让开密密麻麻的车辆,说:“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南小姐就不怕我时樾作恶?”

南乔淡漠地说:“谁吃亏还说不定。”

时樾怔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时樾将南乔一直送到她楼下。中间二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月色极好,南乔看着地上两个一长一短的影子,步伐都是一样的。

她偶然一转头看向时樾,他也偏过头来,淡淡然的,月光在他身上打出一层清冷颜色。

单元门口,南乔道:“我到了。”

时樾点了点头,示意她上去。

南乔回到公寓里,开灯,烧热水,却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她去洗手间打开窗子,看到楼底下时樾正好低头转身,向小区门外走去,一身漆黑的西装渐渐完全融没在夜色里。

次日到公司,温笛笑容满面,一脸轻松,告诉南乔融资已经全部到账,只是不是两千万,是两千万零一千。

南乔想着一千那个零头,心里略略磨牙。

温笛本来担心时樾成了仅次于南乔的第二大股东,会对公司业务造成干涉,就像之前的周然一样。

然而时樾却很长时间没有露过脸。

南乔潜心于新机的改造和生产上,一个月之后这款命名为Phoenix I的机型终于上市开展预订,在这个圈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是国内第一台多旋翼无人飞行器,性价比也全然地超过了国外的产品。

只是这款飞行器的受众尚小,虽然口碑好,销售却只局限于发烧友的圈子。

温笛为销量头疼,南乔却还是之前不急不慢的步调,考虑着怎么完善飞行的稳定性、提高续航时间,以及怎么让操纵变得更傻瓜。

就在南乔几乎要开始遗忘时樾这个人的时候,就在这个北京开始草长叶生的时节,她意外地又看到了时樾。

南乔有晨练的习惯,这是父亲从小·逼出来的。她从小在部队长大,每天早上跟着军人们的起床号起床,新的一天从体能训练开始。要是哪天懒了,铁定会挨罚。

南乔的锻炼地点就在离家不远的朝阳公园里。她起得早,跑的路线也刻意挑人少僻静的,这样她能够一边跑一边想一些问题。然而这种宁静终于在某一天被时樾终止。

时樾牵着三条狗。

清一色的德牧,也就是俗称的——狼狗。这三条狗一个赛一个的雄壮威武,通身的肌肉发达,线条简洁。一个个高昂着头,自信又泰然。

时樾遥遥地冲她打招呼:“早啊,南小姐。”

四月里来的春天,温度还没有完全起来。时樾却只穿一件白色的T恤,露在外面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南乔停下来盯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时樾环顾四周,道:“我家老大、老二、老三都觉得这儿是个好地方。”

南乔道:“它们的精气神儿跟你挺像的。”

时樾危险地眯起眼睛,“呵呵”笑了两声,一双手忽然解开两条狗脖子上的链子,指着南乔命令道:“老二老三!咬她!”

那两头德牧狂吠两声,离弦的箭一般纵身蹿出,直奔南乔而来。

南乔一看时樾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一副轻薄里透着冷漠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这人要来真的。

她自然拔腿就跑,扑进一旁的小树林里。

这小树林平时是朝阳公园一个真人CS的训练场地,布满了战壕、沙包、掩体、残墙等各种障碍物。

常剑雄说即刻一个全部都是男人的公司,当然要更有男人味,天天窝在办公室会折寿,于是每周都会组织即刻的员工来朝阳公园踢球或者玩素质拓展。温笛觉得这是个团建的好办法,于是非常配合。南乔时不时也会被常剑雄拉过来,对这片树林的地形十分熟悉。

那两条狗也不知道几百年没被时樾放出来过了,像得了狂犬似的,一路疯扑,逮着就下口。

南乔根本都没空回头看,在小树林中狂奔,只听得到身后两条狗冲断树杈子和爪子重重蹬在地上的声音。

最可怕是那两条狗还懂得左右包抄、一个撵一个伏击的战术!南乔被逼到一堵残破的高墙之上,两条狗屡屡扑到她的脚踝,被她飞脚踢下去。所幸她晨练时穿的都是专业的紧身运动服,倘若稍稍宽松一些,恐怕就要被狗给咬着拽了下去。

南乔扯下耳机线,趁着个头大点的老二飞扑上来的时候准准地勒住了它的脖子,打了个猪蹄扣。这猪蹄扣看似简单,却是越挣扎越紧。那狗再凶狠,也到底也不如人聪明。无论它怎么挣扎,南乔死死勒住不放,旁边的老三也爱莫能助,在底下徘徊吠叫。

眼看着老二的呜鸣的声音都变了,奄奄一息的状态,忽的一条更大更壮的狗迎面扑来,虎虎生风。

南乔措手不及,低叫一声,仰头从墙头上倒栽了下去。

“砰”地砸进了一个人怀里。

时樾低醇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南小姐真有两下子,差点儿就把我老二给废了。”

南乔猛一翻身,提腿就向时樾胯·下顶去。

时樾早有防备,微微收身,一只手稳稳当当将南乔的膝盖压了下去,不怀好意笑道:“再废个老二,就不得了了。”

然而南乔那一下却是虚的,趁着他轻佻调笑期间,一记勾拳狠狠地打在了时樾的肚子上——

“我草!——”

时樾疼得弯下腰去,南乔胳膊压着他的后颈,毫不留情地说:“就算都废了,那也是你活该!”

那三条狗围拢过来,对着南乔虎视眈眈。只是老二还在咳嗽,这场面就有点滑稽。

时樾左手拍拍左腿上部,呼了口气说:“坐。”

三条狗很不情愿地原地侧面坐下。

南乔这才放开手,说:“四环内不准养大型犬。”

时樾缓过劲来了,站起身,狡狯地说:“我乡下人刚从郊区进城,真不懂这些个规矩。”他拍拍腿侧,那三条狗又齐刷刷地换了个姿势,正面蹲坐起立。

南乔冷冷道:“好好管教你的狗。”

时樾说:“它们很听话,从来不咬人——”他看了眼南乔,慢条斯理,加重语气:“就喜欢做游戏。”

三条狗齐刷刷地吐舌头,发出“哈、哈、哈”的出气声,像是在附和时樾的话。其中老二哈两下还“咳咳”两声,两只漆黑的大狗眼满怀忿意地盯着南乔。

南乔觉得跟这一人三狗,难以理论,总有一种寡不敌众的感觉。什么叫人仗狗势,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南乔这十分钟的运动抵得上她平时一个小时的,擦着汗往回走。

“你为什么在这里?”

她不回头,也知道时樾牵着狗不紧不慢地晃在后面。

“我在我喜欢的女人附近,都会买间房子陪着。”时樾说,皮笑肉不笑。

“你刚才还说刚从郊区进城。”

“是啊。”时樾厚着脸皮说,“我原来就喜欢乡下柴火妞儿,看到南小姐,突然就决定放下一切,追随在南小姐身边。”

“无耻。”

“无耻你打我啊。”

“……”

南乔忍无可忍,回头一记冲拳直击他面门。

“我草……”

时樾虽然躲了过去,却还是被南乔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动起手来半点面子也不给的作风给震慑了。

“难怪姓周的跟你分手,你这母老虎谁敢要?”时樾微怒,说着,又添油加醋一句:“除了我。”

南乔不多话,用行动让他闭嘴。

要知道刚才时樾确实是大大冤枉了南乔。在一块儿六七年,除了最后分手那一次,南乔并不曾同周然生过气,所以周然也并不知道南乔从小在父亲的强迫下,是练过的。

时樾被按在地上打。三条狗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忠诚又老实地蹲在一边观战。

时樾:“我草……我放狗了!”

南乔:“有种你放啊!”

时樾:“……我打110。”

南乔:“有种你打啊!”

时樾:“操……”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上一章时大大捉虫,已修改。

关于脑洞的问题,顺便提一下本文的技术流——三分真实,七分瞎扯。女主的公司是多个现实中公司原型的糅合。我yy得比较多。无人机技术的发展有明确的时间线,为了剧情需要本文刻意模糊了时间。全息投影技术确实已经实现了,不过一家酒吧采用这样的技术,确实不现实,纯属yy。

有兴趣可以看法国的一个舞蹈表演《Pixel – extraits》,是本文参考的形象。

(请选择“超清”观看)

另外,喜欢《纪念碑谷》这种烧脑游戏的同好,再推荐一个游戏《shadowmatic》。难度个人觉得会比《纪念碑谷》略大,iOS版18元,还是觉得挺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