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章 做生意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挂念着还没写完的程序,时樾便载着她去了即刻飞行的办公室,在楼下的药房买了药和纱布。

即刻飞行在一个朝阳公园附近的科技孵化器里面。

离开中关村住到朝阳区之后,时樾就很少再看到这样破旧简陋的写字楼。即便是中关村,如今盖起来的写字楼也是无一不适用和CBD同样格调的玻璃幕墙,夜色之下霓虹闪耀。而这栋孵化器,还是老式的粉刷墙面。

好在里面的设施还算齐全。

时樾拎着药走在南乔的身后,看着她纤长的脖颈和臀后那面暗红色小旗,淡淡笑了笑。

这笑被南乔从电梯的镜子里看见了,问:“你笑什么?”

时樾说:“我在想幸好是你南小姐。”

南乔不理解:“为什么?”

时樾说:“换了别的女人,细高跟,小短裙,怎么逃?我铁定要被揍一顿。”

南乔默然想:这男人还算讲情义,不会抛下女人跑。

然而时樾又慢悠悠地说:“不过那样的话,我还出面做什么?”

南乔觉得还是不能对人妄下论断。

这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十一点,办公室里早已经没人了。南乔领着时樾直接去了她的实验室里。

——里面和她的家差不多。各种飞行器的零部件四处都是,而且还多了数台计算机和地面控制站,各种指示灯一闪一闪的,愈发显得凌乱。另一面墙上则是满满的书籍和文献资料,看着有种密不透风的感觉。

这间实验室就是即刻飞行最为核心的地方了。

除了温笛和另外几个团队核心人员,几乎没有人进来过。

南乔让时樾进来,倒不是因为百分百的信任,只是因为这种东西专业性太强,一般人看不明白。

时樾显然是有洁癖的人,实验室里有把黑色的转椅,他也并不去坐。

南乔终于略微觉得尴尬:“抱歉,我这里有些乱——”

“你太谦虚了。”

“……”

南乔不吭气了,她知道论口齿伶俐,她绝对敌不过他万分之一。

时樾搭把手帮南乔处理伤口,有一搭没一搭地问:

“南小姐今年多大了?”

南乔并不像别的女人那样避讳这个。“二十七。”

“哪儿人?”

“H省。”

“普通话说得好,听不出明显的南方口音。”时樾笑笑,他自己稍微有些鼻音边音不分。

“十二岁和家里人来了北京。”

“你呢?”

“我啊?”时樾笑了笑,让人有些看不透,“无业游民,什么赚钱做什么。”他拍拍南乔被纱布和绷带包扎起来的手臂:“好了。”

南乔扭过手来看了看,伤口包扎得很干净漂亮,是训练有素的结果。

“谢谢。”

“我救你一次,你帮我挡了一下,算是扯平。”时樾走到书架前面,目光上上下下。

他慢慢发现南乔这实验室,其实是无序之中,秩序井然。

所有的书籍和文献资料,分门别类,按照字母顺序或者时间顺序排列。

他抽了一份薄薄的文档出来。

这份文档纸张薄脆,就是普通的A4复印纸。虽然保管良好,但因为时日久远,纸张边缘都出现陈旧的颜色。

文档上是一篇手抄的英文论文,字迹潦草然而满纸锐气呼之欲出。文档上被南乔打了个标签:MEMS研究突破性进展。

南乔整理好衣服,回头看见时樾正拿着份文档出神,走过去问道:“看什么?”

时樾似乎惊了一下,很快又回过神来,抖抖手里的纸:“整篇就看得懂一个‘200X’年。”

南乔被他逗得弯了弯嘴唇。

时樾说:“南小姐那时候才十六岁吧?已经看这么深奥的东西了。”

南乔拿过文档看了看,难得的轻轻一笑:“这篇啊…”

她抬头说:“这篇是一个朋友拿给我看的。看到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我想象中的东西,已经能够实现了。所以我和父亲说想要出国学习。”

她指指手稿上的作者名字:“这篇论文的作者,后来成了我的导师。”

时樾淡淡一笑,拿着文档原封不动放了回去。

“南小姐,我该走了。”

南乔微微一怔,觉得有些突然,也觉得他的笑意似乎有些微的变化——他这样的笑,正如那一晚离开车库,在酒吧里见到他时,那种对待客人挑不出毛病的笑。

但她宁可看他在车库里的冷漠样貌,起码那种感觉,让她觉得更加真实。

南乔微皱着眉,点了点头。

送时樾到电梯间,南乔虽然为难,但还是坦白告诉他:“你的车……抱歉,我现在的公司遇到一些困难,暂时没有能力赔偿你。等我后面——”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时樾看了眼电梯。电梯门开了,他没有迈步。

“南小姐,听说你的公司需要融资。”

南乔点点头。

时樾看着她,淡淡地笑:“我早说过,南小姐有需要,可以找我。”

南乔微愕。

找他?融资?

她真的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时樾似乎洞穿了她的想法,微笑道:“只有南小姐想不到,没有我时樾做不到。”

南乔警觉道:“你帮别人做投资中介?”

时樾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笑意,摇头道:“我的。”

南乔想起他那辆车。

她对他的印象始终是那个清醒梦境中接待她点酒的酒吧经理,以及车库底下那个狠心辣手的男人。

或许是她的偏见,她认知中的投资人,应当是高学历,具有扎实的专业背景的人。时樾不像。

但那辆车——他确实应该有做这笔投资的实力。

时樾笑笑:“一千四百万,我要40%的股份。南小姐觉得怎么样?”

南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不可能。”

他这个提议,相当于折价12.5%。

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她得出售10%的股份,只剩下50%。还有10%是创始团队其他成员的,她不希望在这一轮融资中就让他们的股份稀释掉。

时樾说:“南小姐好好考虑一下。只要你要,现款第二天全额到账。如今市场不好,融资不易,我这个折扣,已经很公道了。若让我来估值,可能连这个数的一半都不到。”

南乔冷冷地看着他:“你这是趁火打劫。”

时樾淡笑:“南小姐,我是生意人。”

电梯再一次抵达,时樾这次没有停顿,走进去,两根手指并拢在额头一点一挥,悠然笑道:“南小姐慢慢考虑,后会有期。”

电梯门慢慢合上。一内一外,一个成竹在胸,一个僵立当场。

清醒梦境的总经理室里。

郄浩匆匆走进来,“哐啷”一声把门带上。他一屁股坐在里间那张床上,耸得时樾脸上的书都掉下来了。

“我草,你媳妇儿都把你喂成猪了!”

郄浩一个翻身,单手压在时樾身边。时樾本来起来了半截的身体,被他逼得又躺了回去。

时樾寒光闪闪地瞪着一双眼:“我草,你干嘛?”

“时哥,听说你要把小汤山那个温泉别墅给卖了?”

“是啊,咋啦?”

“当年那么辛辛苦苦花四百万盘下来,就这样给卖了?”

时樾把郄浩当胸一推给推开了去,坐起来说:“我还以为多大的事,你这么气势汹汹的。那地价炒了两三年,我瞅着到头了,不卖还留着养老啊?”

郄浩问:“时哥,你真要投那姑娘的公司啊?”

时樾点头:“投啊,稳赚不赔的生意,为什么不投?”

郄浩说:“时哥,云峰和光速那都是大公司,人家都不敢投。”

时樾笑笑:“姓周的买椟还珠,那是他不识货。那些搞风投的没见过这种新鲜玩意儿,看见二股东周然退出,自然也都不敢轻易接盘。”

郄浩依旧不解:“那姑娘做的不就是一航模么?”

时樾问:“你见过能自主飞行的航模么?一般的航模,你看得到多远,它就只能飞多远。无人飞行器,玩儿的是超视距飞行。”

郄浩一脸的疑惑:“怎么能超视距?”

时樾今儿算是有耐心,跟他比划:“飞行系统程序控制,GPS三维空间定位,能懂不?”

郄浩吃力地点点头。

时樾道:“这些技术,大型军用无人机早几十年都实现了。军方早期用来当空靶,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军在对阿富汗军事行动中,头一回用战术无人机‘捕食者’来进行空中打击和作战。但直到近十来年,MEMS……也就是微机电系统技术取得突破,中小型无人机才真正被做出来。”

“那姑娘的技术比我想的还要前进一步。要知道室内没有GPS,一般无人机根本飞不起来。但这姑娘的飞行器可以,靠的就是MEMS传感器。这要是做成产品……啧啧,相当不错。”

郄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草啊,时哥,你怎么还懂得这些玩意儿?我他·妈·的听都没有听说过!”

时樾操起书就抽了过去:“你妈叫你多读书!多学文化不养猪!”

郄浩被训得灰溜溜的,刚才那段儿听得云里雾里,还是锲而不舍地追问:

“这玩意儿有啥用啊?”

时樾冷冷一笑:“等你都知道它有啥用的时候,这公司还轮得到我去投钱?”

“我还是觉得,时哥,你对那姑娘有点不一样。”郄浩嘟嘟囔囔的,“我看你对她有点意思。”

时樾双手枕着后脑勺,又懒洋洋地躺了下去。

“这姑娘,调调情可以,上床——”

他眼中的光凉幽幽的:“那不是我时樾玩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