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八章 冷血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常剑雄把侯跃和姬鸣约到了清醒梦境。

震远护卫队是国内最大的武装押运公司,五大银行运钞,无一不是选用震远。

这家公司从来低调,因为它不缺客户,资金流也从来丰厚充足。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知道它——银行前面时常拉起防护带,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站立两侧,箱体密不透风的运钞车开了过来——那就是震远护卫队。

资本市场虽然青睐这家公司的优质资产,却找不到地方下嘴。所以侯跃和姬鸣被约见的时候,欣喜之余,还是觉得十分意外。

“常先生真是年轻才俊啊!航空军事学院硕士学历,又有部队实战历练…震远有常先生这样的接班人,何愁不会基业长青!”

侯跃一个劲地恭维,姬鸣却还保持着几分试探:

“震远已经是很成熟的企业了,怎么常先生还想到联系咱们这样的风险投资机构?云峰和光速还是投早期的项目多一些。通常一个项目的投资额,比起震远的收入,那都是毛毛雨吧。”

常剑雄闲闲地笑着,他在部队多年,多棘手的兵他都见过,更何况这两个秀才。

“守成容易,打江山难。家父已经拿下了华北武装押运80%的市场份额,我再想有所拓展,很难。既然有资金,当然想起手点新业务。”

侯跃和姬鸣也是创投圈子里打滚的老人了,一听常剑雄这么说,心领神会。

武装押运这个行业,政府背景很重要,一般挂靠在公安系统下面。各个地方画地而治,铜墙铁壁。震远虽然强盛,想要突破到别的省市去,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常剑雄是有雄心壮志的人,当然不满足于守住父亲的事业了。

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更何况这两厢情愿一拍即合?侯跃和姬鸣便松了戒心,看着秀喝了几轮,酒酣耳热之际,听见常剑雄说:

“洋酒没劲,我们来白的。”

……

酒保进了酒吧后面的总经理室,有些为难地对郄浩说:“老板,C30桌的客人喝大了,要白的。”

郄浩说:“老毛子的伏特加就不是白的了?去解释解释。”

酒保犹豫着说:“解释过了,客人说中国人就该喝中国酒,不上白的就砸场子。”

“谁这么豪爽,要喝白的砸场子啊?”

酒保这一看,才注意到郄浩后面的休息室还躺着时樾,脸上盖着本书。他慵懒十足地坐起身,那书就从脸上掉了下来。

“时哥!”酒保殷勤地叫着。他眼中放着光,有时樾在,总是觉得格外踏实。

“那人看着是从部队出来的,路子有点不一样,我们没敢惹。时哥,要不要去看看?”

时樾前天晚上一宿没睡,紧接着又飞了趟江西刚回来,觉还没补完整,懒洋洋慢吞吞地走在郄浩和酒保后面,离着三五步之遥。

常剑雄远远的一见到酒保过来,招着手说:“喂,叫你呢!白的到底还上不上啊?痛快点成不?”

酒保陪着笑:“您稍等,您稍等。”后背突然一紧,一回头,是时樾抓着他的衣服把他拖了回去。

总经理室里,时樾靠着墙,低头点了根烟:“上白的,他要多少上多少。”

酒保:“啊?”

郄浩拍了他脑袋一下:“啊什么啊!”

酒保还迷茫着:“我们家没白的啊。”

郄浩骂道:“你蠢啊!下楼往工体那边走两步,不是有个烟酒茶专卖吗?”

酒保:“……”

酒保问:“咋卖啊?”

时樾说:“原价往上五倍。”

酒保说:“会不会少了点?”

时樾“呵呵”笑了两声:“洋酒是用来装的,白酒是用来拼的。”

酒保了悟。

郄浩问时樾:“怎么回事?”

时樾缓缓地吐着烟,淡青色的烟气里一双劲利的眉峰锁起。“这事儿有点意思了。”

郄浩不明所以:“啊?”

时樾拍拍他的肩:“等着看好戏吧。”又说:“让弟兄们盯着点C30,有事儿赶紧打120,别在场子里喝出人命来了。”

郄浩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时樾冷淡地笑了笑,眼睛里有些复杂的情绪。

常剑雄的目标很明确,就要要给侯跃和姬鸣一点惩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云峰和光速虽然是一线数得过来名字的几个大VC(风投)之二,但常剑雄真放在眼里吗?

丁点没有。

别说侯跃和姬鸣这两个经理级别的人了,就算是合伙人来,常剑雄照样斜着眼看他。

常剑雄带了个助理过来,山东人,也当过兵,海量。两人一左一右把侯跃和姬鸣锁住,开始称兄道弟,营造气氛,灌。

侯跃和姬鸣这两个,和周然相熟。之前得了周然的暗示和撺掇,过来拿南乔取乐。这种人在投资圈混出了点地位,就趾高气扬,欺软怕硬。但在常剑雄眼里,也就是草包两个,绣花枕头都不如。

时樾和郄浩坐在C30斜后方一个光线昏暗的座位里,冷眼看着这个红男绿女狂歌乱舞,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欢喜场。

Lucid Dream,清醒梦境。

一个知道自己做着梦,却能如在真实梦境中一样放肆的地方。

有两个初来乍到的漂亮姑娘盯上了他们两个,大胆地走过来。

“嗨,两位帅哥,没人陪啊?”

时樾望着C30的眼睛没动。郄浩亮了亮手指上潘洛斯三角的戒指,示意自己是清醒梦境的人。

清醒梦境的服务生,不陪酒,这是规矩。

两个姑娘当然不肯轻易放弃,甜笑着坐到他们旁边,说:“看你们的衣服就知道是啦。但你们都是经理以上的人啦,可以陪酒了嘛。”

“对呀,顾客是上帝呀。”

郄浩看时樾一直出神,知道他今晚没兴趣,便好言好语地哄着那两个姑娘。

时樾冷不丁来了一句:“明码标价,陪一杯三十万。”

“哎哟喂!”

“给脸不要脸!”

两个姑娘齐齐变了脸色,其中一个立马就被激怒了。“还明码标价呢!既然陪喝,那就还陪睡咯!”

时樾冷漠道:“一夜三百万。”

“哎哟我说,你当你谁啊?吴彦祖啊?三百万,你敢不敢再高点啊?”

“三千万。”时樾说。

“……”

“贱!”

俩姑娘被气得柳眉倒竖,拿起包包起身就走,圆翘的屁股配合着超短裙一扭一扭的。其中一个还不甘心,又折回来指着时樾:“你!名字!我要投诉你!”

“时樾,去吧。”

时樾倒了半杯矿泉水在杯子里,加了两块冰,晃荡着杯子,慢悠悠地喝。

目光仍在C30。

郄浩看着时樾,总觉得他今晚有点不对劲。但他清楚时樾的脾气,只要他不想说的,就别问。

郄浩陪着时樾一起喝矿泉水。

“时哥,我看那俩哥们不大行了。”

郄浩指的是侯跃和姬鸣。什么颜色的灯光落在他们脸上就是什么颜色,他们脸已经发白了。之前时樾友善地让服务生送了四个本来用来装水果的玻璃碗过去,于是就能看到50多度的五粮液开始像不值钱的白水一样往里面倒。迎着霓虹灯五光十色,剔透晶莹。时樾由衷地赞叹:这酒,漂亮。

郄浩咋舌。

时樾仔细盯着侯跃和姬鸣这两个人,接着郄浩的话头说:“没事,还没伤着脾胃呢。还能再灌点。”

郄浩有点心惊,很久没见过这样冷血的时樾了。“时哥……”

时樾下巴指着常剑雄:“你放心,他有分寸。”

郄浩看着后面他们又拿白酒和洋酒掺着喝,说:“这他妈的就是当兵的喝法,那两个弱鸡,顶得住么?”

时樾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五百米外就是武警医院,一千米外就是朝阳医院,你怕个屁?死不了人。”

郄浩:“……”

过了好一会,郄浩说:“这个人是不是来帮前天晚上那穿白衬衣的女的寻仇的?”

时樾冷冷道:“你才看出来。”

郄浩啧啧了两声:“没想到那女的穿得一般,还有点背景。”他感叹一声:“来的都是贵人啊!”

时樾依旧紧盯着C30。

郄浩有点无聊,开始八卦:“刚才听负责他们桌的曲海说,那哥们是震远护卫的少东家,叫常剑雄,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立过几次二等功。啧啧,有钱,经历牛逼,人长得又帅,那女的运气不错啊。”

他还想接着八,时樾“唰”地起身:“你他妈结了个婚,嘴都跟婆娘一样碎了。”

郄浩:“……”

郄浩有点受伤,说:“时哥,我看出来了,你就是见不得我结婚。我晓得你对我有感情。”

时樾差点一瓶子砸死他:“我操·他·妈·的对你有感情!”

这时候有个墨镜人急匆匆走过来,在时樾和郄浩两人之间耳语了两句。

时樾和郄浩相互看了一眼,时樾说:“我下去看看。”

郄浩点点头:“时哥你小心点,要不要带两个弟兄?”

时樾已经大步走了出去,摆着手表示不用。

这边,侯跃和姬鸣终于没来得及跑去洗手间吐,当场“哇”地狂呕起来。早有服务生盯着,拿了垃圾袋接住,喷了香水去味。清醒梦境中音乐震耳欲聋,无处不喧哗,无处没有干冰和彩灯制造出来的梦幻效果,竟没有其他人发现这边出了点小意外。

常剑雄微醺,走路略颠,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他走过来搂住郄浩的肩膀,看了眼呕吐物的颜色,拿着杯子醉笑道:“郄老板,我这两个朋友好像喝得有点急性胰腺炎了,麻烦帮忙叫一下医生。”

郄浩是混出来的人,久经酒场,一看那大粪似的呕吐物,自然知道是急性胰腺炎,一面心中暗道这常剑雄是个得罪不起的狠角色,一面赶紧让人对那两个半卧位处理抬下去,叫救护车。

而另一边,南乔正在出租车上,急匆匆往清醒梦境赶来。

她本来在即刻的实验室加班加点地修改一道控制程序,温笛拿着手机过来找她。

“欧阳绮的电话。”

“我看到常剑雄了,在清醒梦境。”欧阳绮也是微醉,听得见她旁边女孩子的尖叫和笑闹。“我看你再不过来,那两个欺负过你的逼男就要被他拿五粮液灌死了。”

她之前听说了南乔的遭遇后,特地去人肉了侯跃和姬鸣两人,所以认得出来他们。

“怎么回——”

南乔一个“事”字还没说出来,欧阳绮便说:“好大一条会咬人的忠犬。”她格格格地放声笑,然后挂了电话。

“……”

南乔一个人对着电话发愣。

温笛友善地塞了一百块钱给南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