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章 酒吧里的男人

文/小狐濡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南乔上了电梯,手一抖按了个15层,发现按钮根本没亮。

南乔于是从B3层一直按到24层,发现就16层亮了。

——原来这就是个Lucid Dream的专属电梯。这层意识尚未在南乔心中形成完整,电梯里已经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Welcome to Lucid Dream.”

“欢迎来到清醒梦境。”

如是重复三遍,伴随着灯光闪烁。南乔仰起头,也分不清这声音从哪里来的,飘飘渺渺的,像是催眠师的话术一般。

灯光停止闪烁后,南乔才看清电梯壁上装饰着埃舍尔融合了非欧几何原理的画作《鱼与鸟》。飞鸟与鱼相生相融,渐次变化。这样的设计布满整个电梯的六个表面时,看得南乔都眼花起来。

甫一开电梯,喧嚣的声浪就扑面而来,夹杂着男人的欢笑,女人的尖叫。

穿得彬彬有礼的侍应生立即迎了过来,“小姐有订座吗?”是个十分英俊的小生。

南乔拿出卡片,侍应生微笑着一鞠躬,指引她往里走。旁边的两三个贵妇簇拥着过来时,其中一个在侍应生的腰上捏了一把,格格格放出一阵浪笑。侍应生侧过身体避免被吃更多的豆腐,点头哈腰地赔笑:“对不起,撞上您了。”

南乔在音乐暂停的间隙问:“你为什么道歉?”

侍应生小声说:“老板定的规矩。我们这是正规娱乐场所,但是也不能得罪客人。”

南乔四周环顾,这酒吧的场子确实很大,中间一个十字架形的舞台,四周散布着半环形的沙发和酒枱。舞台上的深夜秀尚未开始,只有数个肌肉健壮的男人和身材火辣的女子在上面扭动,勾引着台下人们渐渐勃发起来的肾上腺素。

A12离舞台稍远,观秀的视角却正好。侯跃和姬鸣两个人已经到了,已经先行点了几瓶,喝得酒酣耳热。他们穿着休闲Polo衫,长相还算周正。侯跃是微胖界的,姬鸣则骚气地立着领子,头发也用了发胶,亮闪闪地朝上戳着。

他们一见南乔,便热情地招呼她坐到两人正中——与其说招呼,不如说是强迫。姬鸣给她斟上满满一玻璃盏的酒,侯跃已经伸手搭上了她的背,手指不自觉地在她的长发上摩挲。

南乔只觉得中间这个位置坐如针毡,忍不住往前挪了挪。这时候深夜秀的开场音乐气势浩大地响起,满场欢呼声震耳欲聋。侯跃趁机凑近过来,嘴唇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大声说:“南小姐这么漂亮,真是完全没想到啊!之前总是只让温总出来见投资人,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

南乔又往前挪了挪,几乎就只坐了个沙发边儿。她勉强敷衍着说:“没这个意思。”

侯跃将耳朵送到她嘴边,大声喊道:“南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啊!”

南乔闻着他一身酒气,看到那红通通的肥耳朵,只觉得恶心得不得了,索性对着他耳朵吼道:“我说我没那个意思!”

侯跃大笑,姬鸣将两杯酒推到她面前,“南小姐犹抱琵琶半遮面,又千呼万唤始出来,不喝完这两杯酒,那就真是看不起我们了。我们投资人也辛苦啊,哪里的创业者联系我们想融资,我们就要屁颠屁颠飞过去看。但是真正做决策的创始人不肯出面,派个二把手来和我们聊,我们也难办啊,南小姐,你说是不是?”

南乔看那两杯酒跟两杯水似的,里头还浮着冰块。她盯着那酒瓶,上面写着“VODKA”。

南乔也不知道这伏特加度数多少,但到了这种境地,她也不懂如何用言语去周旋开脱。

或许这种时候,利用女人的优势撒个娇、示个弱、哀求一下,这也就过去了。但是南乔一副直肠子,半个弯儿也不会转。

她闷着一口气,将两杯伏特加无声地、爽气地,喝得一干二净,杯底的冰块几乎还没有开始融化。

侯跃和姬鸣面面相觑,马上招手叫侍应生过来:“加酒加酒!”

南乔抬起头时已经开始晕眩。这酒入口醇厚,下了肚肠之后一道激猛的热流窜遍全身,整个神经系统都被刺激得兴奋起来,兴奋得她有点控制不住,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轻飘飘的。

十字架舞台上三个妆容妖孽的东欧男人脚踩粗跟恨天高,黑丝裤袜,上半身披一件黑皮夹克,敞开来露出赤·裸的胸膛。他们边唱边舞,力量十足,带着三队同样妖孽的伴舞男团将全场的气氛拉得几乎要烧起来。

“Kazuky!Kazuky!Kazuky!”台下的红男绿女声嘶力竭地尖叫,跟着疯狂舞动。

南乔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样疯狂的声浪里了。

这时候过来点单的却不是普通的侍应生了,换了个西装革履,打扮相当体面的男人。南乔并不知道,在Lucid Dream这种地方,消费到了一定水准,就会引起酒吧的关注,有经理级别的人过来亲自接待。

侯跃和姬鸣两个人嘿嘿地笑着,把南乔推过去:“刚才我们都点过了,这回该南小姐了!”

南乔站起身时,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栽倒在那个酒吧经理的身上。一双温热的手抵在她两边的肋骨下头,将她扶正。

“小心。”那经理淡淡地说,声音醇然低沉,在嘈杂的环境中却显得十分清晰。

男人清新的气息拂在她脸上,带着薄荷香气,她还敏锐地闻到了浅淡的烟草味道。

酒后的南乔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差了很多,“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酒吧经理保持着职业性的温文尔雅的微笑,但看得出,他被南乔笑得莫名其妙。

南乔一手按着肚子,一手摆着,“失态了——你别碰我那儿,真的……痒得受不了。”

这些话被巨大的音乐浪头打了下去,侯跃和姬鸣发愣地看着南乔和酒吧经理两个人,还当是酒吧经理讲了什么笑话。

南乔睁着微醺的双眼打量这酒吧经理,意外地发现这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好。

如果说周然已经长得很帅的话,这人给南乔的感觉还要好。

因为他身上没有半点“刻意”的感觉,就是清爽、通透、利落。

那种“刻意”多了,整个人就会觉得腻,像是一摸,手上就会粘一层油。

南乔说:“我好像见过你。”

酒吧经理淡淡地笑,“哦?”

南乔艰难地回忆,说:“……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有点犯傻,这分明就是搭讪啊?

她南乔这辈子竟然做了公然搭讪这种事?

这种意识一来,她竟觉得有些无地自容,好在脸上本来就有酒劲,也看不出来她的窘迫。

酒吧经理很及时地化解了她这种尴尬。他伸出手来:“时樾。”

南乔也连忙伸出手去:“南乔。”

指尖一碰,南乔的手不自觉颤了一下,被碰触的地方有种微细的痒疼,让她的手有点无力。

时樾拿了个精装的黑皮本子给她。南乔翻了一下,立马触电似的合上。

“有没有便宜点的?”

她身上就带了三千块钱。温笛当时塞给她的时候,她已经觉得这样一笔钱作为招待费,堪称巨款。

这里面一瓶酒卖得比她辛辛苦苦研究三年做出来的飞控系统还贵,南乔微醉之后,很想问候这酒吧老板的十八代祖宗。

时樾倒也没有因此换了一副嘴脸,依然是温文尔雅地笑着,换了张酒水单给她。

三千块,还是只能点一瓶其中中等偏下的酒。倒是有些果汁软饮是几百一杯的,但是显然满足不了那两个投资人。

南乔咬咬牙,点了瓶2998元的龙舌兰。然后从裤兜里摸出那一沓厚厚的纸币来,递给时樾。

时樾微笑:“女士付费?”

南乔点点头:“我请他们。”

时樾又低着眼笑了笑。他嘴唇立体饱满,唇角锋利,唇下有一道窄窄的阴影。笑起来时,嘴角便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南乔看得有点晕眩,便打断他的笑,说:“不用找了。”

时樾抬头又笑,友好地提醒:“南小姐,还有15%的服务费。”

“……”

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南乔极少在这种地方花钱。过去偶尔在外面吃饭,结账也都是周然在操心,她从来不知道这种简单的事情,都能让她陷入这种窘迫的境地。

南乔张开嘴又合上,努力几次,终于吃力开口:“那我重新选一瓶。”

时樾低笑,合上酒水单,道:“南小姐第一次来,服务费就免了。不如留个电话,加入我们VIP会员,以后会有定期优惠和秀场表演信息推送。”

南乔迟疑了一下,说:“我没有电话。”

时樾淡笑了下,漆黑的眼睛深深扫了她一眼,没有再勉强,起身去和侯跃和姬鸣攀谈。他对着两个男人谈笑风生,明显没有方才面对她时的礼貌和疏离,轻轻松松便要到了两人的名片和私人电话。

那瓶龙舌兰几乎有三分之二被灌进了南乔肚子里。

南乔每每想说投资的事情,就被侯跃和姬鸣两人扯开话题。到最后她也认了,说了句:“我南乔今晚喝这么多,诚意难道还不够?商业计划书两位之前都看过了,希望两位能考虑一下。”

说完,她便再也不多说一句话,任着他们灌酒。

酒喝得多了就会想起一些以往的事情,比如周然。以往的事情想得越多,她也就喝得越多。如此迷迷瞪瞪的也不知道到几点,南乔只觉得身边群魔乱舞,她有如陷在软乎乎的白云朵里。

最后欢场尽散,侯跃和姬鸣架着她往外走,她残留着最后一线清明,拒绝了他们。挣脱回来,一头栽倒在了沙发里边。

沙发前面来了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说:“时哥,这女的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