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四章 听着披头士默祷 · 三

文/东野圭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跑路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浩介无能为力。父母叫他赶快收拾行李,但他完全提不起劲。

有一天,他去图书馆时,平时走的那条路在施工,他只能绕道而行,结果发现有一群小孩子聚集在一家店门口。他们看着店内的墙壁,笑得很开心。

浩介走过去,站在那些小孩子身后张望,发现墙上贴了好几张看起来像是信纸的东西。

问:怪兽加美拉一边打转,一边飞,头不会晕吗?

  加美拉的朋友 

回答:加美拉应该学过芭蕾,芭蕾舞者即使转再快,也不会头晕。

  浪矢杂货店 

问:我模仿王贞治选手,用金鸡独立式击球,但完全打不出全垒打,该怎么办呢?

  右野八号 

回答:先练好双腿站立击出全垒打,再来挑战金鸡独立式。如果两条腿也不行,不妨再增加一条腿,试试三条腿。总之,不要一开始就想一步登天。

  浪矢杂货店 

喔,原来是这家店。浩介立刻了解状况了。他之前曾经听同学提过。

听说这家杂货店的老板会解答所有的烦恼,但几乎没有人认真谘商烦恼,都是让一些杂货店老板爷爷伤脑筋的问题,大家都想看爷爷怎么回答这些恶搞的问题。

无聊死了,根本是小孩子的游戏。浩介立刻转身离开。

但是,下一剎那,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他回到家里。贞幸去上班,当然不在家,纪美子也不在。

他走进自己房间,拿出报告纸。他不太擅长写文章,但花了三十分钟后,终于完成了以下的内容。

我爸蚂打算带着我跑路。

因为爸爸欠了很多钱,没办法还债,公司也快倒闭了。

他们打算在这个月底,带着我偷偷逃离这里。

他们叫我转学。

我很想阻止他们,听说讨债的人会追到天涯海角,想到一辈子都要逃,我就觉得很害怕。

我该怎么办?

  保罗·伦农 

他看了几遍之后,把报告纸折成四折,放进牛仔裤口袋,再度走出家门。

他沿着和刚才相同的路回到浪矢杂货店附近,在不远处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店内没有客人,浪矢爷爷在里面看报纸。现在是大好机会。

浩介深呼吸后,走向杂货店。他刚才已经确认过投谘商内容的箱子,刚好放在爷爷不容易看到的位置。应该是浪矢爷爷特地这么安排的。

他看着爷爷,走进店内。爷爷仍然在看报纸。

浩介从口袋里拿出折成四折的报告纸,站在墙壁前,假装看着墙上的贴文。箱子就在前面。他的心脏激烈跳动,内心有点迟疑。这么做没问题吗?

这时,他听到小孩子的声音。好像有好几个人。惨了。如果那几个小孩子来店里,自己就没机会了。

他鼓起勇气,把纸投进了箱子,没想到发出“咚”的声音,浩介忍不住缩起身体。

这时,几个小孩吵吵嚷嚷地走了进来。一个看起来像是五年级的少年一开始就问:“爷爷,鬼太郎的铅笔盒呢?”

“我问了几家批发商,帮你找到了,是不是这个?”

少年立刻感动地惊叫:“太厉害了,就是这个,和我在杂志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爷爷,等等我,我现在就回去拿钱。”

“好啊,路上小心。”

浩介背对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走出了杂货店。那个少年应该订了有“鬼太郎”插图的铅笔盒。

走去马路之前,浩介一度回头,发现杂货店老板的爷爷也正抬头看着他。两个人四目相接,他立刻快步离去。

走在路上时,他已经开始后悔。早知道不应该把那张纸投进去。刚才被那个爷爷看到自己的长相了,把纸投进去时发出了声音。等一下爷爷打开箱子,发现那张纸时,就会知道是自己投进去的。

但是,他在担心的同时,也有一种豁出去的心情,觉得这样也无所谓。那个爷爷会像平时一样,把“保罗·伦农”的信贴出来,只是不知道爷爷会怎么回答。重要的是,这个城镇的人都会看到那封信。

这个城镇有人打算跑路──大家都会讨论这个传闻吧?传闻散播后,搞不好会传入借钱给贞幸公司的人的耳朵。他们可能会怀疑是和久贞幸准备跑路,到时候,应该会采取甚么因应措施。

当然,最好是父母先听到这个传闻,取消原本的跑路计划。

这是浩介下的赌注。对国中二年级的他来说,这是一场最大的赌博。

第二天下午,浩介走出家门,直奔浪矢杂货店。幸好浪矢爷爷不在店里,可能去上厕所了。浩介觉得眼前正是大好时机,抬头看着墙壁,发现比昨天多了一张纸,但那不是他写的信。那张贴文上写了以下的内容。

致保罗·伦农:

我收到了你的烦恼。

回答放在我家的牛奶箱内,请去店铺后方取信。 

*致各位:

牛奶箱中是浪矢杂货店写给保罗·伦农的信。

请其它人不要去碰那封信,擅自偷看或偷窃他人的信是犯罪行为,请各位自重。

  浪矢杂货店 

浩介手足无措,眼前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的信没有贴出来,原本他打算孤注一掷,没想到挥棒落空了。

但是,他很在意浪矢爷爷到底在回信中写了甚么内容,爷爷针对自己的信写了相关建议吗?

浩介走出店外,确认四下无人后,走进店旁一公尺宽的防火巷,一直走到底。来到杂货店的后门,发现那里有一个木制的老旧牛奶箱。

他战战兢兢地打开牛奶箱盖子,里面没有牛奶瓶,而是放了一封信。他拿出信后,看了信封表面,发现上面写着“保罗·伦农先生收”。

浩介握紧信封,沿着防火巷往回走。正打算走回马路上时,发现有人经过,他慌忙缩着头。确认周围没人后,才回到马路上,一路跑了起来。

他来到图书馆,但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图书馆前小公园的长椅上,再度打量着信封。信封用胶水黏住了,可能为了预防第三者偷看。浩介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

信封内放了好几张信纸,浩介用来写信的报告纸也放在里面。他打开信纸,看到上面用黑色钢笔写了满满的字。

致保罗·伦农:

看到你的信了。老实说,我吓了一跳。因为附近的小孩子调侃我这家店叫Nayami(烦恼)杂货店,所以我开了烦恼谘商室,其实只是和小孩子之间的游戏,和那些孩子之间的拌嘴而已,但你的信中写了真正的烦恼,而且这个烦恼很紧迫。看信的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搞错了,听信了浪矢杂货店可以解决所有烦恼的传闻,所以才会写这么严肃的内容。果真如此的话,我认为必须将信退还给你,因为你应该找其它更合适的人讨论这件事。所以,我随信附上了你写给我的信。

但是,如果我甚么都不回答,似乎很不负责任。即使是你误会了,也曾经想要找浪矢爷爷讨论这件事,所以,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回信一下。

于是,我开始思考,你到底该怎么办,用血液循环渐渐变差的脑袋拚命思考。

最好的方法,就是请你的父母放弃跑路的念头。我认识几个跑路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目前的下落,但我猜想他们过得并不幸福。正如你所说的,即使可以暂时比较轻松,债权人都会一直追他们。

但是,你可能无法说服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也是在了解所有这些情况的基础上做出了决定。正因为他们的想法不可能改变,所以你才会这么烦恼。

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对父母有甚么看法?你喜欢他们吗?讨厌他们吗?信任他们吗?还是说,你已经无法再相信他们?

你在信中问的不是你的家人该怎么办,而是你自己该怎么办,所以,我想要了解一下你和父母之间的关系。

我在这封信的最初已经提到,这是浪矢杂货店第一次收到严肃的烦恼,所以,还无法回答得很好。你感到失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如果你想继续和我讨论,可不可以请你先坦诚地回答我的问题?当你告诉我之后,下次我一定会回答得更具体。

下次不必再把信投进谘商箱,本店晚上八点之后会拉下铁卷门,你可以在铁卷门拉下之后,把信投入邮件投递口。我会尽可能在第二天一早把回信放在牛奶箱里,你可以在开店前或是打烊后来取信。我每天八点半开店。

很抱歉,我的回答很不明确,但这是我拚命思考后的结果,请见谅。

  浪矢杂货店 

看完信,浩介陷入了沉思。为了充分咀嚼信中的内容,他又重新看了一遍。

首先,他终于了解浪矢爷爷为甚么没有把这封信贴出来的原因了。其实只要仔细想一下就知道,浪矢爷爷之前收到的都是一些开玩笑的烦恼,因为觉得很好玩,所以才贴出来给大家看,但遇到像这种严肃的谘商时,当然不可能轻易贴出来昭告大众。

而且,浪矢爷爷并没有拒绝严肃的烦恼,而是努力用严肃的态度响应。这件事让浩介感到很高兴,想到有人了解自己目前的境遇,就觉得心情稍微轻松了,也很庆幸自己写了那封信。

但是,浪矢爷爷并没有明确回答自己的问题,信中说,要先回答他提出的问题,他才能针对问题做出回答。

那天晚上,浩介再度在自己房间内,摊开报告纸,准备回答浪矢爷爷的问题。

你对你的父母有甚么看法──

浩介偏着头思考。有甚么看法?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上了中学后,他经常觉得父母很烦,因为他不喜欢被父母干涉,也不希望被当成小孩子,但并没有讨厌他们。

可是,因为这次跑路的事,他的确对父母感到失望,如果要问他现在喜欢还是讨厌父母,他只能回答说,很讨厌他们现在的样子,也失去了对他们的信任,所以才会感到不安,不知道按他们的方式去做是否可行。

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个答案,他只好如实写了下来。写完之后,把报告纸折好,放进口袋,走出了家门。纪美子问他去哪里,他说去同学家。可能她满脑子都在想跑路的事,所以并没有多问。贞幸还没有回家。

因为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浪矢杂货店已经拉下了铁卷门。浩介把折成四折的报告纸投进投递口,立刻转身逃走了。

第二天早上,他七点多就起床了。其实,他几乎一整晚都没睡。

父母都还在睡觉,浩介偷偷溜出家门。

浪矢杂货店的铁卷门拉着,他迅速观察周围,确认四下无人后,走进了防火巷。

他轻轻打开牛奶箱,和昨天一样,里面有一封信。他确认信封上的文字后,马上离开了。

他等不及到图书馆才拆信,看到有一辆小货车停在路旁,立刻站在小货车旁看信。

致保罗·伦农:

我非常了解你的心情。

在目前的情况下,你的确很难对父母产生信任,会讨厌他们也很正常。

但是,我无法对你说,“干脆抛弃这种父母,走向你认为正确的路”。

在家人的问题上,我认为除非某个家人去追求更好的发展,否则,全家人应该尽可能团结在一起。如果因为讨厌或是无法信赖等原因各奔东西,就不是真正的家人。

你在信中提到“很讨厌父母现在的样子”,我对“现在的样子”这几个字抱着希望,也就是说,你以前曾经喜欢父母,今后的发展也可能让你对父母改观。

既然这样,你只有一条路。

跑路不是正确的行为,如果可以,很希望你的父母能够改变心意,但如果无法改变,我认为你应该跟着父母走。

我相信你的父母有他们的考虑,他们应该知道,即使逃走,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可能只是暂时躲起来,日后在适当的时机逐渐解决问题。

也许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也许会经历很多苦难,但是,正因为这样,一家人更必须在一起。虽然你父亲在你面前可能没说甚么,相信他也作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家人,你和你母亲必须支持你父亲。

最不幸的是一家人因为跑路这件事而丧失了向心力,那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虽然跑路绝对不是正确的选择,但只要全家人在一条船上,就有可能一起回到正轨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年纪,但从你写的文章判断,应该是中学生或高中生,总有一天,需要由你来支持你的父母。期待你努力钻研学业,为迎接那一天的到来做好准备。

相信我,即使现在再怎么痛苦,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美好。

  浪矢杂货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