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一章 回信放在牛奶箱 · 五

文/东野圭吾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敦也当然知道这件事,只是不知道发生在一九八○年。

当时还是东西方的冷战时代,一九七九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首先声明将发动杯葛,表达抗议立场,并呼吁 西方各国响应。日本一直吵到最后一刻,最后还是决定仿效美国,采取抵制行动──这是翔太从网络上查到的内容概 要。敦也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详细经过。

“既然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可以写信给她说,日本明年不会参加奥运,所以现在忘了比赛的事,专心照顾 男朋友就好。”

听到敦也的回答,翔太把脸皱成一团。

“即使这么写,对方也不会相信。事实上,听说在正式决定抵制之前,代表日本去参加比赛的选手都相信能够去 比赛。”

“那就告诉她,你是在未来……”说到这里,敦也皱了皱眉头,“对喔,不能说。”

“她一定以为我们在整她。”

敦也咂了一下舌,用拳头敲着桌子。

“那个,”刚才始终没有说话的幸平吞吞吐吐地说:“一定要写理由吗?”

敦也和翔太同时看着他。

“我觉得不写真正的理由也没关系吧,只要叫她不要再参加训练,专心照顾男朋友就好,这样不行吗?”

敦也和翔太互看着,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没错,”翔太说,“这样当然可以。她希望有人可以告诉她,她到底该怎么做,是一种想要抓住救命稻草的心 态,所以,不必告诉她真正的理由,只要明确告诉她,既然真心爱她男朋友,就要陪他到最后一刻,她男朋友内心也 期望她这么做。”

翔太拿起原子笔,在信纸上写了起来。

“这样可以吗?”

他拿给敦也看的内容,和他刚才说的几乎相同。

“很不错啊。”

“好。”

翔太拿着信,从后门走了出去,然后把门关上。当他们竖起耳朵时,听到牛奶箱盖子打开的声音,也听到了关上 时啪的声音。

几乎在下一秒,前方传来啪沙一声,有甚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敦也走出店面,探头看着铁卷门前的纸箱,发现里面有一封信。

非常感谢您的回信。

老实说,我并没有料到您会给我这么明确的回答,还以为您会写得更模糊不清,更模棱两可,最后还是必须由我 自己做出决定,但是,您并没有这么不干不脆,难怪“消烦解忧的浪矢杂货店”会这么受欢迎,这么受到信赖。

“既然爱他,就应该陪在他身旁直到最后一刻。”

这句话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我认为说得太好了,根本不需要犹豫。

但是,我不认为他内心也期待我这么做。

我今天和他通了电话,我打算听从您的建议,告诉他我放弃争取参加奥运的机会,但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抢 先一步对我说,既然有时间打电话给他,不如拿这些时间去练习。他说,虽然听到我的声音很高兴,但他很担心我在 讲电话的这些时间,就会被竞争对手超越。

我很不安。如果我放弃奥运,他会因为失望导致病情恶化。在没有人能够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之前,我不敢开 口告诉他。

是不是因为我很脆弱,才会有这种想法?

  月亮兔 

看完信之后,敦也仰头看着满是灰尘的天花板。

“莫名其妙,她到底想怎样啊?既然不听我们的建议,一开始就不要来谘商。”

翔太叹着气。

“不能怪她啦,她根本没想到她谘商的对象是未来的人。”

“她说她今天和她男朋友通了电话,代表她并没有和她男朋友生活在一起。”幸平看着信纸说,“真可怜。”

“她男朋友也真让人火大,”敦也说,“他应该懂得体谅女人的心情,奥运说穿了就是豪华版的运动会嘛,只不 过是运动比赛嘛,男朋友得了不治之症时,当然没有心思运动啊。虽说他是病人,但也不能这么任性,让那个女人为 难嘛。”

“她男朋友应该也很痛苦吧,因为他知道去参加奥运是那个女人的梦想,不愿意她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放弃。这不 知道该说逞强还是故作大方,总之,他也很牺牲啦。”

“就因为这样,才让人火大啊。他陶醉在自己的这种所谓的牺牲中。”

“是吗?”

“对啊,绝对是这样。他自以为是悲剧的女主角……不对,是悲剧男主角。”

“那要怎么写回信?”翔太把信纸拿过来时问。

“就写要先让她男朋友清醒,明确告诉她男朋友,只不过是运动而已,不要用运动来绑住自己的女朋友。奥运和 运动会没甚么两样,不必为这种事执着。”

翔太拿着原子笔,皱着眉头。

“这些话,她应该说不出口吧。”

“不管说不说得出口,不说就无法解决问题。”

“你别强人所难了,如果她做得到,就不会写这种信了。”

敦也双手抓着头,“烦死了。”

“要不要由第三者去说呢?”幸平淡淡地说。

“第三者?谁啊?”翔太问,“她男朋友生病的事没有告诉任何人。”

“问题就在这里,连父母都不说,恐怕不太妥当吧?只要说了之后,大家都会理解她的心情。”

“就这么办,”敦也打了一个响指,“不管是女的父母或是男的父母都好,总之,要先告诉他们生病的事。这么 一来,就不会有人要求她去拚奥运了,翔太,你就这么写。”

“好。”翔太回答后,拿起原子笔写了起来。

他写的回信如下──

我能理解妳的彷徨,但是,请妳相信我,就当作是上当,按我说的去做吧。

恕我直言,妳男朋友错了。

只不过是运动而已,虽说是奥运,但说穿了,只是大型运动会而已。妳男朋友的日子不多了,为了参加运动而浪 费和男朋友相处的宝贵时间,未免太愚蠢了,必须让妳男朋友了解这件事。

如果可以,我很想代替妳这么告诉妳男朋友,但可惜做不到。

所以,不妨请妳或他的父母告诉他这些话。只要说出生病的事,大家都会向妳伸出援手。

不要再犹豫了,赶快忘了奥运,就这么办,我不会骗妳的,日后妳一定会庆幸听了我的建议。

  浪矢杂货店 

翔太出去把信放进牛奶箱后,从后门走了进来。

“这次再三叮咛了,应该没问题吧?”

“幸平,”敦也对着前门的方向问,“有收到信吗?”

“还没有。”幸平的声音从店铺的方向传来。

“还没有?真奇怪,”翔太偏着头,“之前都是马上就收到回信,难道是因为后门没关好吗?”他从椅子上站了 起来,似乎准备去确认。

这时,店铺的方向传来“来了”的声音,幸平拿着信走了过来。

好久没写信了,我是月亮兔。您给我写了回信,但我隔了一个多月才再度提笔,真的很抱歉。

虽然我告诉自己要赶快写信,但很快就开始集训了。

其实,这也许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回信。

看到您在信中明确说,他的想法错了,我有点惊讶。看到即使他已经罹患了不治之症,您仍然用毅然的态度断言 ,他的想法错了,不由得让我肃然起敬。

您也在信中说,只不过是运动比赛、只不过是奥运……也许您说得对,不,我觉得您言之有理,搞不好我是在为 很无聊的事烦恼。

我无法对我男朋友说这些话,我渐渐了解到,对其他人来说,这件事根本不重要,但毕竟是我和他曾经全力以赴 、投入的运动。

我知道他生病的事早晚要告诉双方的父母,只是目前还不是时候。因为他妹妹刚生完小孩,他父母还沉浸在抱孙 子的喜悦中,他说,希望可以让父母多享受一下幸福的时光。我非常了解他的这种心情。

这次集训期间,我曾经多次打电话和他联络。当我告诉他,我很努力练习时,他很为我感到高兴,我不认为那是 装出来的。

但是,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忘记奥运的事,是不是应该抛开训练,专心照顾他?这真的是为他好吗?

越思考这个问题,越感到犹豫不决。

  月亮兔 

敦也很想大叫。他在看信时,就忍不住感到心浮气躁。

“这个笨女人在干嘛?已经叫她别练了,还去参加甚么集训,万一她去集训时,她男朋友死了怎么办?”

“因为她男朋友督促她,所以她不能不去参加吧。”幸平用悠然的语气说道。

“但集训去了也没用,甚么越思考这个问题,越感到犹豫不决。好心告诉她,她为甚么不听嘛。”

“因为她考虑到她男朋友啊,”翔太说,“她不愿意夺走她男朋友的梦想。”

“反正早晚会夺走,反正她最后还是没办法参加奥运。妈的,有甚么方法可以让她了解这件事吗?”敦也不耐烦 地开始抖脚。

“就说她受伤了?”幸平说,“如果她因为受伤无法参加奥运,她男朋友只能放弃吧。”

“喔,这个方法不错。”

敦也也表示赞同,但翔太反对。

“这个方法不行啦,最终还是夺走了她男朋友的梦想啊。正因为兔子小姐做不到,所以才会烦恼啊。”

敦也皱着眉头。

“梦想、梦想,烦死人了,又不是只有奥运才是梦想。”

翔太突然张大眼睛,似乎想到了甚么。

“有了!只要让她男朋友知道,并非只有奥运是梦想就好,让他拥有其它的,可以取代奥运的梦想。比方说…… ”他想了一下说:“小孩子。”

“小孩子?”

“就是婴儿啊。她可以假装自己怀孕了,怀的当然是他的孩子,这么一来,他就不得不放弃奥运了,但又可以拥 有即将有后代的梦想,激励他活下去。”

敦也在脑海中整理了这个点子,随即拍着手。

“翔太,你真是天才,就这么办。这个主意太完美了。她不是说,她男朋友只剩半年的时间吗?即使说谎,也不 会被拆穿。”

“好。”翔太坐在桌前。

“这个方法应该没问题。”敦也心想。虽然不知道她男朋友甚么时候得知自己生病,从之前的信看来,不像是发 生了好几个月的事,他们之前的生活都很正常,应该也有做爱。或许他们有避孕,但这种事随便扯个谎就可以敷衍过 去。

当他们把回信放进牛奶箱后,再度从邮件投递口收到的信中,却写着以下的内容。

拜读了您的回信,意想不到的点子让我大感惊讶,同时也深感佩服,让他拥有奥运以外的新梦想,的确是出色的 方法。一旦得知我怀孕,他应该不至于要求我不惜堕胎,也去争取参加奥运的机会,一定会希望我生下一个健康的婴 儿。

但是,这个方法有现实上的问题。首先是怀孕的时期。我和他最后一次性行为大约在三个多月前,现在才发现怀 孕,会不会很不自然?如果他要求我出示证明,我该怎么办?

而且,如果他相信,应该会告诉他的父母。当然,我也会告诉我父母,亲戚和朋友都会知道这件事。但是,我不 能告诉他们,我在说谎骗他们,因为这么一来,就必须解释为甚么要说这种谎。

我不擅长演戏,也不喜欢说谎,我没有自信可以在大家都以为我怀孕之后,继续演下去。而且,肚子始终不会变 大也很奇怪,所以,必须设法伪装,我不认为有办法瞒过大家。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他的病情没有恶化,很可能到了我虚构的预产期那一天,他仍然还活着。万一到那 一天小孩子仍然没有出生,就会知道那是一场骗局,只要想象他在得知这一切时的失意,我就心痛不已。

虽然这个点子很出色,但因为以上的原因,我可能无法做到。

浪矢先生,真的很感谢您努力为我设想,您至今为止提供的建议,让我感到很满足,内心也充满感谢。我了解到 ,这是必须由我自己解决的问题。您不必回这封信没有关系,很抱歉占用了您这么多时间。

  月亮兔 

“甚么意思啊!”敦也把信纸丢到一旁站了起来,“之前一直要别人帮她出主意,最后却说甚么不必回信没有关 系,这是甚么意思嘛,这个女人到底愿不愿意听别人的意见?她根本完全没有听嘛。”

“我觉得她说的话也很有道理,要一直假装的确很辛苦。”幸平说。

“少啰嗦,她男朋友随时都可能会死,在这种情况下,她哪有资格说这种话?只要有死的决心,任何事都可以做 到。”敦也坐在厨房的桌子前。

“敦也,你要写回信吗?笔迹会不一样啊。”翔太问。

“这种事情不重要啦,不好好训她一顿,我咽不下这口气。”

“好,那你就教训她一下,我照你说的写。”翔太在敦也对面坐了下来。

月亮兔小姐:

妳是笨蛋吗?不,妳真的是笨蛋。

既然已经告诉妳这么好的方法了,妳为甚么不照做呢?

叫妳忘了奥运的事,要说几次,妳才听得懂呢?

即使妳以争取参加奥运为目标拚命练习也没有意义。

妳绝对无法去参加比赛,所以,赶快放弃,不要浪费时间。

妳根本没必要犹豫,有时间犹豫,不如赶快去陪妳男朋友。

他会因为妳放弃奥运难过?

他会因为过度难过导致病情恶化?

开甚么玩笑,只不过是妳不参加奥运而已,有这么了不起吗?

世界各地都在发生战争,也有很多国家根本没办法参加奥运,日本也不能置身事外。妳很快就会了解这一点。

算了,没关系,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妳可以按妳的想法去做,然后用力后悔吧。

最后,我再说一遍。妳是笨蛋。

  浪矢杂货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