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部 英雄寂寞

文/温瑞安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瀑布阅读直达底部

这灵堂跟别的灵堂,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如果勉强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筛幡上的字,是当今第一流的书法名家墨迹,各种笔路都有,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同。人死了,再也听不到别人对他怎么说了;然而他一生所听到最真的活,却因为兀了再也听不见了。

人把掩盖自己一付臭皮囊的东西,叫了各种各式的名称,既叫灵枢,又叫寿木,十分讲究,既画花乌,又加桐油,无非是死了还不甘愿从此真的死去,是要保存这一付血肉之躯万世之名。由是,棺材店都雅号为“长生”、“福寿”不等。

可是人死了,还是死了。

——除非有人能死了还等于不死。

精神不死,流芳百世,英名不堕,古来有之;或遗臭万年,唾骂历代,也可能毁誉兼而有之——但人死,又怎能复生呢?

当然,李沉舟之死,显然有些不一样。

这灵堂确实没什么特别,如果说真正特别的,是通向这灵堂的唯一道路——花园。

这“花园”是李沉舟生前一手布下的重地,若无季沉舟同意,进入这花园的人,至少要通过一百零一种埋伏——其中六十四种活捉,二十六种活杀的陷阱。

灵堂上往日有许多人,为李沉舟生前每日冗听帮中上下报告处。这厅堂几幅字画,却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桌于是好的紫檀木,高大,甚巨,古老,椅子坐垫甚高,使人坐上去,比站着报告的人还高。

本来坐在这里的人就是无尚高大的人上人。

李沉舟喜欢隔着一张桌子跟人说话,他喜欢人有距离,但也喜欢以直觉与人相交。

现在他死了,他的桌子也不见了。

他的桌子已改成了棺材,他自己的棺材。

这决定的人是柳随风。

——柳随风在李沉舟死后立即这样做,只有两个可能;忠或极不忠。

权力帮就算再没落,当然也不致于买不起棺材,柳随风这样作,究竟是想毁灭了代表李沉舟权力的事物,还是将李沉舟心爱的物品拿去陪葬,因为恭谨仰奉,而不敢冒读私留。

没有桌子,却还有椅子。

椅子上没有人坐,一张空椅子。

空椅子对面却有一个人。

一个淡青色、沉思的人。

他支颐蹙眉,向着空椅子沉思。

那些平时来“报告”的人,都不在。人事是会变迁的,李沉舟一死,许多人都变了样,就算没变更的,柳五也没让他们来。

因为他们无济于事。

而要来的人又委实太过厉害。

——柳随风对着空椅子,是在怀人,还是在筹思人事无常、翻覆不定的变幻?

这时一行六人,自曲径通幽的国圃中走了过来,六个人都神色淡泊从容,毫不张惶。

柳随风静静地看着他们到来,他们也镇静地从容走进来。

柳随风在想:帮主才死,便有人闯入了“花圃”;闯进来的人心里暗忖:躺在这里的,就是名震天下,鼎鼎大名的权力帮主么?

柳随风缓缓抬起了头;进来的人慢慢止住了脚步。

进来的人心里一震:这用手支颐、淡淡微笑、好象一个含忧带笑的少年公子,居然就是慑人千里之外的柳五总管柳随风?柳随风心里有一种感受,这些人仪表高雅、相貌堂堂、风度翩翩,高手气态洋溢于眉字间,除了“慕容世家”外,江湖上再也不会有别家。

这使得他心中有一般莫名的愤怒。

愤恨。他出身是没有人要的“狗杂种”。“狗杂种”就是他十二岁前一直被人叫的名字,他一直在烂泥堆里打滚,在垃圾堆里我吃的东西;有时跟叫化子抢残饭剩肴,有时跟露出两只尖牙的狗抢肉骨头。

十三岁以后,他学得了功夫,把叫过他“狗杂种,的人,不管有恩还是有怨,全部杀淖,一个不剩,从此以后他摇身一变,变为“公子”。

可是那一段经历,他忘不了。

他小时候又脏又破又烂,爬在地上的时候,一些小闺秀掩眼惊呼,退开或跑过,一面以怜悯的眼光,掩嘴同情的看他……他那时只有一个意愿:把这些自以为身娇玉贵的女孩子强奸掉。

一直到他长大了,还是这样。直到他遇到另一件事更深地撞击他心灵后。

他现在丹田有一般火起,真想把前面那穿绎裙轻纱的女子扯过来,撕破她衣服,供他淫辱。

虽然他也知道这女子不好惹:江湖上又漂亮又不好惹的女子中,她一定名列前三名之内。

这女子当然就是慕容小意。

慕容小意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是她知道,她会不会还这样想:这看来询询儒雅、翩翩俗世的佳公子,就是著名心狠手辣,亲手杀害她的哥哥慕容若容的柳五总管么?

慕容小意轻轻蹙起了蛾眉:怎么一点也不象自己心中所想的形像?

这时慕容世情说:“我们慕容家一共来了九人。一个死在‘花园’中,两个中了埋伏,剩下六个人,老夫、小女、‘铁胆’濮少侠,以及‘慕容三携,来拜祭李沉舟李帮主英灵。”

“慕容三斜是慕容小天,慕容小睫和慕容小杰,是慕容世家的旁系。慕容三小男的眉清,女的目秀,不但武功高,而且人清秀,在武林中颇有快名。“濮少侠”即是“铁胆屠龙”濮阳白,这人自小寄居在慕容家里,少年时名声已不径而走,因为他真的屠了一头“龙”。

“傲剑狂龙”馈愧。

馈愧一死,濮阳白可谓名震天下,目前他是追求慕容小意的人中最有希望的一个。

柳随风皱皱眉头,没有作声,慕容世情又道:“当然,你也看得出来,我们自远道而来,除了吊祭李帮主的遗体外,你还得请我们坐上一坐……”柳随风随便一摆手道:“这里没有其他的椅子,地方倒挺大的,你随便坐吧。”

慕容世情一笑:“这里有一张椅子,又何必坐其他的地方。”

柳随风淡淡地道:“这张椅子不是你坐的。”

慕容世情眉一扬,笑道:“难道是你坐的?”

柳随风也是眉一挑道:“不是。”

慕容世情斜乜着眼问:“那么是谁坐的?”

柳随风摇头:“没有人坐。”

慕容世情笑着说:“让我坐坐不行吗?”

柳随风摇首,说:“帮主才可以坐这张椅子。”

慕容世情又笑了,他的眼边泛起了鱼尾一般的纹路,他说:“这就是了,我就是要坐这张椅子。”

“我还知道这张椅子,左边把手,有一道机关,可以开启权力帮的所有资料;右边把手,有一张地图,可以寻找权力帮所有宝藏;背垫有控制全帮上下人手名册和机关,坐垫是李帮主自己的诗文记传和武功秘辛……你可不可以让一让,让我来坐坐?”

“如果可以,这椅子对面永远可以有你。”

“如果不可以,你也将永远看不见这张椅子。”

他说完了之后,眯着眼睛,眼睛在细缝里却象毒剑一般地盯在柳随风的脸上,在等着他的答复。

柳随风没有回答。

他只是以指甲磨指甲,嗒嗒弹了两下。

慕容世情一直笑着,可是眼睛一直未曾离开过柳五;他的眼睛就好象盯着一条昂首毒蛇一般,稍为松懈,很容易便会被它一口咬死。

这时灵堂上、灵堂后也传来“喀喀”、“咯咯”两声;慕容世情又笑了,他笑起来象只老狐狸,多情、聪明而可爱的老狐狸。

“我知道了,你在叫人。”

“你在叫‘刀王’和‘水王’,他们俩常年守在这张椅子的左右。”

“你一定是在叫他们,”慕容世情笑得刺骨,揶谕:“现下权力帮除了他们,也没什么人可以叫了。”

柳随风仿佛没有看到他那恶意的笑容,只是淡淡地说:“他们就够了。”

慕容世情的脸上,忽然没了笑容。

刚才他还在笑着,可是他的笑容,几乎是说没有就马上没有了。

一点笑容也没有。

有笑容的他,和没有笑容的他,判若两人。

慕容小意走进一步,道:“爹,这人交给我收拾好了。”

——收拾?

柳随风表面上平淡如昔,但心里无名火起:收拾!这岂不是当年他象狗一般趴在街上,给人误为偷饽饽的贼时,所听到的话!

——可是那家店子的老板,后来让他乱刀分了尸,那家店子的老板娘,也让他逼疯了,一丝不挂的尖叫着跑到街上去。

——她一辈子做不成人。

柳随凤用右手握着自己的左手,他左手在抖。可是他现在不能抖。一抖,就会让敌人看出。看出,就得死。但他不能想到这些,想到那女子脱光了衣服跑到街上的一幕,他就不由自主的抖。他缓缓闭上双目,心里狂喊:赵姊,赵姊……唯有在喊这名字时,他才可以不颤抖。

可是这在慕容小意来看,是极大的污蔑。

她俏媚的容貌,未曾有一个男子,敢当着她面前,闭上眼睛。

——就算眼睁睁看着剑刃刺来,也宁可瞪着双眼看着她才死得甘愿。

她真想把这人的眼珠挖出来。

不过她虽然生气,可是她没有那么狠的心。

上次她杀了一个采花大盗,足足恶心了三四天,以后再也不想杀人了。

她虽没那么狠的心,但她却很有信心。

因为她确信自己有那么好的本领。

这时灵堂上又出现两人,着青衫的脸上,有一般淡淡的杀气,他躬身向柳随风道:“总管,这雌儿交我料理。”

柳随风轻轻颔首,慕容小意气得粉脸通红,一咬银牙,正要出手,三人倏地跃出,道:“小意姐,我们来掠阵。”

说话的人是慕容小杰,他对这个“小表姊”,自也有“醉翁之意”,便要出来作护花人,以获慕容小意心中感激,可是话未说完,迎面只见一片刀光。

他急忙跳避,刀光紧随追到。他躲过一重刀光,又见数重刀光,躲过数重刀光,却是千万刀光。

所谓“刀影如山”。“刀王”这柄刀,正是“如山宝刀”。

慕容小杰先机尽失,眼见不出三刀,就要死在兆秋息刀下;慕容小睫、慕容小天手足情深,连忙过去相助,谁知人踪未到,两道水花,直向二人卷洒而来。

两人连忙闪躲相斗,才知道不是水流,而是双袖;“水王”的袍袖飞卷,困住二人,使他们无法赶过去营救慕容小杰。

正在这时,“咯噔”一声,星火四溅,兆秋息的“如山宝刀”,被另一柄大刀封住!

这刀黑漆如墨,却锋利无匹,“如山宝刀”才一交锋,即多了块米粒般大小的缺口。

兆秋息收刀退式,叱道:“好刀。”

濮阳白冷笑道:“我这柄刀,是万刀之王刀。”

兆秋息也冷哼道:“我这个人,却是刀中之王。”

濮阳白大喝一声:“看刀1金刀大马,连环三刀,兆秋息刀走偏锋,连架三刀,也连换了三柄刀,而三把刀都被震崩了缺口。

濮阳白发了三刀,正待换得一口气,一道凌厉至极的刀气逼来,他全力一闪,“嗤”地已被对方在左胸划了一道半尺来长的口子,鲜血如泉喷涌,他定了定神,见“刀王”的左手有一层淡淡的金芒,宛如刀气一般,他大吃一惊,失声道:“手刀1兆秋息脸色庄穆,点点头道:“你有‘万刀之王刀’,我却是真正的‘刀王’。”

鞠秀山左袖如长江翻浪,右袖如飞瀑横空,始终缠住慕容家的两个高手,便在这时,人影一闪,一条苗条的人影,“霍”地掷出西条长纱,迎面向“水王”卷来。

鞠秀山倏地一惊,知道厉害,以双袖反舒而出,登时四袖上下舒卷,如凤迎蝶,如云迎鹊,煞是好看,斗得十六八招,两人双袖交错,往回反卷,相互一扯,而人功力互相抵消,扯不动对方分毫。

然而两人脸色都有些变了。

在鞠秀山心中,甚是诧讶慕容小意年纪小小,袖功如此灵活,而且以小巧柔劲,化去自己的大力;在慕容小意心里,也暗震讶于“水王”只是权力帮中“八大天王”之一,也有此功力,居然借水一般的无匹巨力,使得自己拔之不动,更无以借力打力。

两人僵持不下时,“刀王”那儿已占先机,忽然人影一闪,兆秋息与之对了六刀,竟震得虎口欲裂;鞠秀山也觉一股大力,震开自己和慕容小意的双袖,那人双袖翻飞,鞠秀山接得五六招,便觉天旋地转,把桩不住,十七八个旋身转了开去,差点儿没摔个倒栽葱!

兆秋息这时惊叫道:“手刀1原来对方,正是用“手刀”之技来破他的“手刀”。鞠秀山那边也呼得一声:“水袖1对方也是以他的“水袖”之法来破他的“水袖功”。这“对方”乃同是一人,定晴看去时,正是当今“慕容世家”的主人,慕容世情。

慕容世情出手,以袖消袖,以刀破刀,正是江南第一世家慕容氏的“以彼之道,还彼其身”之绝技,瞬息间便击败“权力帮”中的两大天王!

慕容世情抽手负背,水王和刀王面面相觑,脸如土色,慕容世情悠然道:“你们别急,要拦住我,也得看看你们总管柳公子的意思。”

兆秋息和鞠秀山望去,只见柳随风皱着眉,食指横放在上唇,其他四指,则支在下额,不但没有出手的意思,看来连激动和愤怒的意思也没有。

兆秋息这才真的目瞳收缩,就指道:“你……五公子……你……”鞠秀山嗫嚅道:“柳总管,帮主生前,待你不杯…”、慕容世情满怀笑意地瞧着柳随风,截道:“那你们就有所不知了。以前李沉舟身边还有个‘老水王’公共工,‘老人王’官古书,后来他们一个退隐江湖,一个远在塞外,你道他们怎地?

便是因只听命于帮主,不听命于总管……”慕容世情嘿嘿一笑又道:“偏偏你们帮主,又很信任总管老五,便将一个放逐,另一个见机不妙,也息隐江湖,以苟全身……这才轮到鞠老弟你阁下,以及南海邓玉平走马上任……”慕容世情的笑容似鱼尾一般,既讥俏但又令人易生好感,他继续说,并以眼角余光瞧自己微跷的脚尖。

“何况……我只是要坐那张位子罢了,对你们帮主的遗涵…可不会有丝毫不敬,你们又何苦如此看不开?”

“刀王”兆秋息和“水王”鞠秀山脸如死灰,神色沮丧,柳随凤以食指轻搓人中,似丝毫没听到慕容世情的话语一般。

这时忽听一个声音道:

“我不要位子,我只要在棺村里躺着的人心口扎一刀。一刀就够了。”

这时有十个人走了进来。

这十个人中的九个人走进来,偌大的厅堂,尽是杀气。

这九个人走进来,就如一整支军队走进来一般。

而且是镇守边疆、终年征战、杀人无算的军队。

这九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没有杀气。

这人脸带笑容,年纪最轻,看来最年轻。

这人走在最后,直至他踱入大厅时,柳五才皱了皱眉头。

这人什么气都没有,反而有些和气。

这九个人走了进来,都没有说话。

看他们的神气,是在等人。

等一个真正能代表他们说话的人。

果然那原先的声音又说话了,还是从花园外传来:“我们十个人来,十个人都到齐。”

话才说完,这人已走了进来。

花园很大,这人的轻功,真可谓高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更可怕的是,权力帮自有“花园”以来,也不是没有人闯入过,只是从没有十个人进来,十个人仍是活生生的进来过。

慕容世情却笑花花地道:

“墨太侠近在咫尺,说话却能远在天边,‘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内功,果真已练到了前人未有的境地。”

墨夜雨冷笑,眼角瞧着自己腰间漆黑的刀鞘,淡淡地道:“不过我成名绝技,却是刀。‘千万头颅,斩于吾手’的刀法。”

慕容世情一翘拇指,大笑道:“好!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要椅子,你要棺材,咱们都有所好,愿亦各有所得,彼此河水不犯井水,不挡他人财路。”

墨夜雨冷笑,捉紧自己的刀,冷电一般的眼神,冷毒地盯着柳五,冷锐地道:“你要替我打开棺材,看看李沉舟是真死,还是假死,或者由我一刀把棺材劈为两爿?”

忽听一个声音拍手笑道:“听了你们的话,我好生为难,如果我位子也要,棺材也要,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开罪诸位?”

慕容世情、墨夜雨、柳随风是全场中有些许震动的人,然而慕容世情恢复得最快,他叹道:“看来李沉舟一死,什么人都来了。”

柳五听了这句话,脸上忽然挂了两行泪珠。

走进来的人有三个,一个青衣罗帽,一个老迈不堪,一个是懒慵慵的少年。话是少年人说的。他身着白色长袍,长袍上处处都是污垢。

慕容世情瞑目叹道:“连唐十七少都来了……李沉舟一死,权力帮真是美饵。”

柳随凤听了这句话,突然握紧了拳头。

唐君秋淡淡一笑道:“现在除了朱大天王……好象该来的,都已经来了”慕容小意冷冰冰地道:“要动手的,也该动手了。”

唐十七少忽然说了一句话。

“只不知李沉舟是真死,还是假死。”

墨夜雨的眼睛里忽然闪起了两道冷电,紧握漆黑刀柄的手,又握紧了一些,青筋凸露。

唐十七少唐宋又加了一句:“如果他没死,也似以前一般,一出拳就将墨大侠的贤弟墨决绝打死,那岂不是我们才是饵?”

江湖上谁都知道,墨家墨夜雨的亲弟“一去无还”墨决绝是死于“权力帮”帮主李沉舟手下的,唐宋一说完了这句话,墨夜雨就开始迈步。

他一旦始步,任何东西,任何力量,都抵不住他的决意。他握着腰间的刀,向前迈去。向前迈去。

慕容世情淡淡地道:“李帮主,我只要你位子,不要你棺材,你怨不得我……你的好兄弟柳随风是聪明人,何况,天下的凳子多的是,不只是这一张,他不必跟我争……赵师容迷上萧秋水,是不会回来了……李帮主,你既死了,多补一刀又何妨,无伤大雅的事,你的手下也不是蠢人,当然不必多管闲事……,他的话是故意说给大家听的,目的是要权力帮留下来的人不要插手。

这时墨夜雨已逼近棺材。

三十步。

他昂直走去。

慢,但有力。

那九个人的杀气骤然都不见了。

杀气只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而且强烈了十倍。

二十步。

灵堂前的百数十支白蜡烛,被一般无形的气焰,逼得火舌后吐,闪烁不已。

墨夜雨的脸却无表情。

烛光闪烁不定,映照在他布满筋虬的脸上,如千百条蜈蚣蠢动噬咬一般。

他要一刀劈开那棺材。

他要一刀把棺材里的人斩为两半。

不管棺材里的人是死人还是活人。

大厅静得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仿佛棺材里有个僵尸的心跳声,大家正在倾耳聆听一般。

可是大家都没有心跳声,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

墨夜雨的杀气,已不见了。

杀气都聚集在他的手上。

青筋虬结的手上。

他的手,就是力量。

摧毁一切的大力量。

十步。

距离只剩十步。

墨夜雨一行出去,仿佛永不回头。

众人只望见他的背影,都想不起他原先的脸容。

记不起他的脸目,想象的脸容比事实更可怕。

他要斩碎棺材里的人,因为棺材里的人曾打碎他弟弟的脸。他唯一弟弟的脸。

李沉舟没有杀他。但他的脸成了墨家的屈辱。

墨家子弟只有死,没有屈辱。也不能被侮辱。

墨夜雨的黑披风背影,似夜晚一般巨大无朋。

他身上的杀气已不见了。

他手上也没有杀气。

他的杀气已移转到刀上。

他自信他的刀一击,能粉碎一切。

而且就算他的刀不拔出来,他已经胜了。

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胜在哪里和为什么。

只听一声大喝:

“站住1

任何事物都不能使墨夜雨站祝

可是这一声大喝,使墨夜雨霍然立祝

他站住的时候,心里已肯定,他站住的代价是叫他站住的人死亡。必杀。

叱喝他站住的人是柳五。

柳随风用一种平时绝对从他那儿见不到的激动大喝道:“谁要碰帮主的棺材,先杀我柳随风1兆*锵ⅰ⒕闲闵蕉肆成希庇辛讼采?裣仓*

——柳总管果然是柳总管!

——柳五果然是帮主的兄弟!

墨夜雨停步,但没有回身。柳五的话一说完,他又开始前进。

他的手依然按在腰畔的刀柄上。

就在这时,青影一飘,李沉舟的棺前多了一条人影。

柳随风。

墨夜雨依然没有停步,他一步一步地迈过去。

而且他笑了。他绝少笑,几乎已不懂得怎样笑了,他的笑容极是难看:“也好。杀了你免留祸患。”

五步。

墨夜雨和柳随风的距离只剩下五步。

“刀王”和“水王”的额角有汗,双手握紧。

“赵姊姊”还没有回来,他们的主力,只剩下了柳随凤。

——柳总管你不能败!

——柳总管你不能死!

四步。

唐十七少笑了。权力帮和墨家的事,当然与他们唐家无关。

慕容世情也眯着眼睛笑了。慕容世家当然也不必膛这趟浑水——他自己仿佛也知道自己,眯起眼睛来笑时狡猾得很好看。只有他这样成年男子才有这样智慧的好看。

三步。

三步是一个伸手可及的距离。

何况有刀。

柳随风却无刀。

但柳随风是一个很绝的人。武林中人人都知道他“绝”。他出手有三绝,但这“三绝”,纵连他的结义大哥李沉舟,也捉摸不透;甚至李沉舟戏谑地说:宁愿要用一个帮,来换取他的三道绝活儿,但都换取不到。

拔刀。

墨夜雨终于拔出了他的刀。

一把将一生性命、一身血气都灌注进去的刀,自然非同凡响。

可是墨夜雨的刀,却没有刀。

只有刀柄。

就在这时,刀光一闪。

那和气的人出了手。

他一跃就到柳随风背后,就在柳五全神灌注对付墨夜雨时,骤然出手!

这一刀力足以动鬼神、惊天地!

何况是这等情形下出手!

——这一刀自然是一击必杀。

必杀的一击!

可是柳随风一早就等着他。

他出手时,柳五猛返身,全力出手。

一只手臂飞到了半空。

手指修长,而有力,秀气,且骨节露。

血溅。

柳五的左手不见了。

他的脸色惨白如刀。

那和气的人却倒了下去。

额角四分五裂。

可是他没立时死。

他“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内功,修为尚在他的“千万头颅,斩于吾刀”之上,所以能一时护住心脉未死,他挣扎地问:“你……怎知……我……我就是……墨夜雨?”

柳随风咬紧了牙,道:“因为你就是墨夜雨。”

——这个答复无疑是最好的答复。

因为墨夜雨就是墨夜雨,住谁也化装不来。他跟着那九个子弟兵,一跨入厅来,柳五就注意着他。柳随风天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有着野兽一般本能而敏感的人。权力帮创帮时的七大高手,只剩下李沉舟和他,也许就是因为靠了这种本能。

这人才是墨夜雨。那按刀柄的人是他的大弟子墨最。

——他的弟子年纪比他还大。

江湖中人只知道墨翠山死后就是墨夜雨当“巨子”,谁也不知道墨夜雨有多大年纪,他当领袖已十年了——其实墨夜雨十六岁就当上墨家的“巨子”,而且地位、爱戴及名望,有着无人可动摇的根深蒂固。

被李沉舟打裂脸孔的墨决绝,系墨夜雨的兄长,而不是弟弟。但墨决绝却唤墨夜雨作“哥哥”。没有人敢叫墨夜雨做“弟弟”。连他父亲也不敢唤他作“孩儿”。

——这样的人,却终于死在柳随风手下。

柳随风的出手,使是他三道杀着之一。

他昔日在浣花路上杀和尚大师是另一道杀手。

他还有一道绝招未曾用过。

墨夜雨死了,墨最却立即出手。

他的眼发红了,他出手也拼尽了全力。

其他九名子弟,也疯狂地出手。

这些人以一敌一,柳五举手投足间即可置之于死地;可是柳五却受了伤,而且这些人都不要命了。

——墨家的死士,世所闻名。

兆秋息和鞠秀山也迎了上去,他们也杀红了眼。

柳五公子舍身为保存李帮主的灵枢,他们也可为他舍身拼命。

江湖中本就有为朋友两胁扬刀在所不辞的道义。

慕容世情暗暗叹了一声,仿佛觉得惋情。

但就在他发出一声叹息的同时,他的身子蓦地飞了起来。

他说要那椅子,可是他扑向那棺材。

柳五不去维护那张椅子,而去守护那副棺材——棺材显然比椅子更重要。

——而慕容世情不认为柳五是为了维护李沉舟的遗海他是老狐狸。他很有信心,一眼就可以看出小狐狸的尾巴来。

慕容世情自十七岁已渐稳握慕容世家的大权以来,以他惊人的绝世才华,骄人的博学睿智,一生洞透世情,明见万里,料敌如神,很少判断有误。

他可以说是武林中犯错最少的五个人之一。

他扑近棺材,一掌就震开棺木。

柳随风瞥见,全力掠了过去。

所以他没避开墨最的一爪。

那一爪使他的眼角、口唇、鼻孔、额头、额下,出现掀翻了血口,从今这一爪便毁了他清秀英挺的容颜。

慕容世情一掌震开了棺盖,他愣祝

李沉舟在棺中。

李沉舟没有站起来。

李沉舟的确是死了。

他杀人无算,更阅人无数,他一眼就可以看出,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李沉舟看来似是真的死了。

无论是不是真的死了,他都要补上一掌,以策万全。

就在这时,柳随风已经到了。

柳随风全力扑击他的背后。

慕容世情就算再轻敌,他也不致于敢轻视柳随风这样的大敌。

何况柳五好象不要命了,谁敢碰一碰李沉舟的遗体,他都似是不要命了。

慕容世情只好回身全力对敌。

就在此时,五道流星,急打李沉舟的尸身!

唐十七少唐宋,终于在此时出了手!

唐宋的暗器,叫做“送终”。

他的暗器一出,敌人就只好送终。

他的暗器一旦出手,连柳随风都未必躲得了,何况他暗器打的不是柳随风,而是李沉舟。

而且李沉舟已是死人。

可是柳随风扑起。

慕容世情一掌打在他脚骨上,喀喇喇,他的脚骨碎了好几根,他人却掠到了棺边,扑在李沉舟身上,嗤嗤嗤嗤嗤,五枚“送终”,都打在他背后。

柳五身子一阵抽搐。

这时就算瞎子部知道柳五维护的是李沉舟的尸身,却不是棺材中有什么秘宝;而棺中的李沉舟的确是死人,否则他断不会不出手。

慕容世情和唐宋虽判断错误,但柳五也成了废人——就算没死,也是个“没有用”的人了。

可怕的反而是他们彼此对方。

——慕容世情和唐宋。

慕容世情是何等精明人物,他即刻道:

“我认为我们两家,不宜相斗,先解决这里一切,我们再来瓜分,人人都有份。”

“好1唐宋更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

“别人这时希望我们两家打起来,我们就偏不打起来。”

慕容世情大笑。姜是老的辣,狐狸是老的狡,解决了权力帮和墨象,回头再慢慢收拾你。他心中想,长身而起,扑向那张空椅子,笑道:“如此两家都好……”他的“好”字一出,忽觉背后急风陡起。

——暗器破空之声!

——比一切暗器更可怕、更尖锐、更快疾的划空之声!

他硬生生止住,扑下,就地一滚——他以前辈身份,雍雅气度,从未这么狼狈过!

——但为了生命,再狼狈也顾不了。

“啸啸啸”三声,二道暗器自他头上飞过,哧地一声,划破了他的衣襟,险险击中了他。

他勃然大怒,翻身跳起:

——他决不能让这狡狯小子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但就在他跳起的同时,有三个人倒了下去。

——他自家的人。

慕容小杰、慕容小天死于唐土土之手;濮阳白却死在唐君秋手下。

慕容小睫和慕容小意之所以未死,也许不过是因为唐君秋“寡人好色”。

慕容世情本来正恚然大怒,含愤出手的,但他现在连怒都不敢怒了。

——因为他发觉这少年远比他更象狐狸。

——而且这少年正等着要他忿怒。

——对这样的人,恼怒的结果就是:自取灭亡。

——何况他现在已没本钱憎怒:他现在只剩下一个女儿。

——他已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不愿死而无后。

他笑了。虽然勉强,可还是要笑,而且一面鼓掌。“你很厉害,我很佩服。”

“唐门三绝,听说除了唐肥是唐妈妈调教外,其他唐绝和世兄您都是唐老太太亲手训练的,果然将门虎子。”

“可惜慕容家未有你这等人才。”

他一面说一面叹息,仿佛很惋借。

——只有他心里知道,他的叹息和微笑一样,都是武器。

——杀人的武器。

——拖宕时间,使敌人疏于防范,让对方错误判断,就是这两招的好处。

——致命的武器,往往不是兵器,而是表情、语言,或者其他更象不是武器的武器。

慕容世情当然很懂得这个道理。

可惜他不知道唐宋更懂得这个道理。

唐宋微笑道:“我不厉害,绝大少才是真正的厉害。”

慕容世情故作讶异地问:“绝大少就是唐绝?”

唐宋慵懒地道:“绝大少只有一个,正如唐十七也只有一个。”

慕容世情不可置信地道:“唐家还有年轻人强过你么?那实在是不可能的事1唐宋淡淡笑道:“他当然比我强,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唐大少绝哥在哪里。”

慕容世情叹道:“其实有你唐宋世兄出马,唐大少来不来,都没有关系。”

唐宋笑了。他摇着檀香扇,笑得一点敌意也没有,可是他说的话却如利针一般刺进对方的心房:“你在这时候,还跟我说这么多做什么?是不是想找机会杀我?”

慕容世情并不动怒,他叹了一口气,道:“说真的,我一直在找机会,可惜找不到。”

唐宋眯着眼睛笑道:“你刚说的那句话,是想借辞夸奖我,让我有些飘飘然,你才一击搏杀我,是不是?”

慕容世情本待出手,听到了这句话,他才打消了念头;只得又叹了一口气。人生在他而言,不是笑即是叹息。

唐宋轻摇折扇道:“我唐宋不是那么容易给人逮着机会的。你的‘以彼之道,还彼其身’,是不是没有把握,不敢出手?”

慕容世情自从跟这少年交上了手,处处受制,步步下风,心中懊恨至极决意无论如何,都要将局势扳过来,他道:“不是不敢,而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一旦出手,一击必杀1“对了1唐宋收起折扇,做作地轻拍了一下手掌,道:“你可以学放暗器,你刚才说的,正是发射暗器的基本道理。”他突然将脸色一沉,又道:“其实你一直拖宕时间,来窥出我的疏虞处,这计策正好中了我的计。”

慕容世情一愣,他不知道唐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唐宋说:“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你背后是否有一些些麻痒?”

慕容世情几乎整个地跳起来,他的脸色变了。他无法控制笑言,也来不及叹息,因为他背后确有些麻痒,唐宋笑道:“你的内功精湛,换作别人,早已倒下,但是隔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你纵死不了,也很难再有力量动手了……”唐宋说到这里,一句一句地道:“我是唐宋。唐宋的暗器,只要划破你的衣襟,也可以把你毒死1唐宋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开始处于下风,源自于你的骄傲;现在招致死亡,乃因为你自以为是老狐狸,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唐宋爆出一阵猖狂至极的笑声道:“你当自己是聪明人,但是却不知天下间聪明人多的是1他一说完,暗器就发了出去。

唐宋从不给人机会。

慕容世情只好死去。

慕容小意和慕容小睫惨呼着,掠上前来,唐土土便要下重手,唐君秋制止,他轻易地截住双姝。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至少响起了十来声“笃笃”。

他也是暗器名家,当然知道自己已中了十来支尺长的钢针。

但他却不觉得痛苦,只有一点点麻,一点点痒。

可是这使唐君秋更为害怕,他嘶声回首:“你……你……我是你叔父……”放暗器的人是唐宋。他微笑道:“必要时,我不惜弑父。”

唐君秋嘎声道:“你为什……什么要杀……我?”

唐宋轻摇折扇,眯着眼睛道:“老奶奶说,你若好色,并不打紧,如果误了公事,那不管事大事小,日后必成祸胎,凡是对唐门不利的事,都该根绝后患。”唐宋脸色一寒,又道:“刚才你说杀了这两个丫头,可是你没有做,所以我先杀你,再杀柳五,再杀这两个丫头1遇到唐宋这样的人,连唐君秋也只好死了。

他临死前曾恐怖地大叫道:“四阿哥会来的……你没权力处死我……他马上就会来的,快给我解药……我跟他说去……快给我解药……”唐门的“四阿哥”唐君伤是负责杀人的,身为老三的唐君秋,也不知他是谁,只知道这“四阿哥”比他年轻许多岁。

唐宋笑了。他当然不会给解药,虽然他也未曾见过“四叔”。唐门四当家唐君伤和五当家唐灯枝,一直是唐门中最神秘的两个人。对这件事,他很满意。他一进来,即轻易清理了门户,杀了唐君秋,使得他父亲的地位,日后在唐门中自是大大的提高。而且重创了柳五,他现在要杀柳随风,是举手间的事情。更难得的是杀了慕容世情。这只老狐狸真可谓精似神仙,至于墨夜雨,也死在柳随风手上,武林中仅存的“慕容、墨、唐”三个世家,现在只剩下了“蜀中唐门”,更可贵的是,连“权力帮”的大权,都垂手可得。

这仅仅是一个下午间,发生在权力帮中灵堂上的事。

真是赏心乐事。

他决定先杀柳五。

柳随凤虽然垂死,但他却有潜力。

慕容小意和慕容小睫虽未受伤,却无潜力。

唐宋向来分辨得一清二楚:哪个该先杀,哪个该后杀。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象他这种人,才能活到现在。

他正要下手,兆秋息和鞠秀山在苦战之中,拼力杀出重围,由于旨在赶来护主,所以身上受了多处的伤。

他们身上如果有十处伤口,定有五处是墨最砍的,其他九人只占上另外五道伤痕。

墨最是墨夜雨的得意大弟子,他的武功最高。

兆秋息挥刀冲过来,大喝道:“五公子,帮主是英雄,你是好汉,我们愿做一个死士……”鞠秀山挥舞双袖,卷了过去,补上了一句:“不止一个……”那边的慕容小意和慕容小睫,也向唐宋背后冲了过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其他都可放开一边。

唐宋笑了:

“你们都是贤徒孝女,都是好汉,就让我这个小人得志,哈哈哈,你们是寂天寞地的英雄,我却是吐气扬眉的小人,你们又能怎样!哈哈哈……今天一齐给你们这干寂寞豪杰送终吧!

他就要出手。

冲来的人一共是“刀王”、“水王”、慕容小意、慕容小睫,甚至加上垂死的柳随风,他也不怕。

他深信他自己的暗器。

他甚至暗地里知道,若论定力及沉着,他可能不如绝老大,但论暗器上的成就,唐绝老大也未必如他。

一柄轻轻的檀香扇,就装上十一道绝门歹毒的暗器,其中有八种在江湖上还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只要按檀香扇柄上的一个机括,就可以全部发射出来——这样的布置,唐绝能及得上他么?

就在这时,他也听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声音:“英雄不寂寞!五弟,你不会死的。”

他返过头来,就看见半空飞来了一个他见所未见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