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九章 崔老道伏魔 · 9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9】

霎时天昏地暗,一阵阴风刮进来,里屋的油灯也灭了。卖炸糕的躲在崔老道身后,吓了他一个半死,魂不附体,魄绕空中,两条腿都软了。打人不过先下手,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吃亏。崔老道将手背在后边,见里屋的灯让风吹灭,那头陀也冲他来了,他端起一个大碗,碗中是下午宰鸡放出的鸡血,趁黑往前一扔。一大碗鸡血全泼在了头陀脸上,“啪嚓”一声响,碗也砸得粉碎。

头陀猝不及防,当头挨了一碗鸡血,又让四壁上的镜子困住了,东撞一头西撞一头,困在屋中找不到路。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有鸡鸣声传来,但听屋门响动,有个东西撞开屋门逃了。崔老道和卖炸糕的,两个人躲在里屋不敢出去看。他们等了又等,好不容易等到天光放亮,跟随血迹找过去,在陈家沟大佛寺殿门前找到一只大蝎子,六尺多长,色呈青灰,尾有金钩。陈家沟村民早上起来种地,抬眼瞧见一个大蝎子,全身是血,上了大佛寺殿顶,正要往檐角中躲,赶紧招呼其余村民,连同大佛寺中的和尚,先用烟熏,又用长竿木棍追打。崔老道和卖炸糕的找过来,蝎子早让村民打死多时了。陈家沟一带的村人都说:“半夜常见佛殿宝顶上放光,不想是这个魔头作怪!”

当时有两种说法,其一说崔老道打的是蝎子精,打得它万年道行一朝丧尽。其二说崔老道打的是个头陀,那头陀也不是好人,是个“魔古道”。过去的老天津卫,习惯将旁门左道称为“魔古道”。反正民间传说,你说你的,他说他的,怎么说的都有,信不信由您。

总之崔老道救了卖炸糕的一命,卖炸糕的千恩万谢。崔老道别过卖炸糕的要走,他还得出去批殃榜算卦去,一天不出去一天没饭吃。卖炸糕的想起家中有几个炸糕没吃,那是头一天在南运河边捡回家的几个炸糕,放了一夜,冷了也还能吃。他非要给崔老道带上,回去的路上可以当早点,又看崔老道没有家伙拿,顺手拿起个油篦子,用麻绳穿上,扎住了勒好,当成竹篓子,装下三五个油炸糕。打发走了崔老道,卖炸糕的关起门来,在家中挖地三尺,到处找宝。他找他的,不在话下。

崔老道拎上一篓子油炸糕,动身往余家大坟走,要带回去给家中老小吃,心想:不枉贫道出来走一趟,挣了几个油炸糕。他边想边走,城外荒坟野地,没什么行人,来至南洼一带,看见对面过来个人,四五十岁,灰头土脸,一双夜猫子眼,身穿粗布衣衫,抽一根半长不短的烟袋锅子,腰上拴了一枚铜钱,胯下骑了一头黑驴。来人一见崔老道,开口招呼:“崔道爷,又去批殃榜吗?”

崔老道抬头打量,认得这个人是取宝的窦占龙。他对窦占龙说:“当今天下,四海分崩,八方播乱,谁家死了人还批殃榜?贫道闲戏三山,闷游五岳,到处走走。”

窦占龙说:“崔道爷,你走不成了,你得了这件宝,瞒得过旁人,可瞒不过我。”

崔老道让他说愣了,暗想:“我一个批殃榜的穷老道,有什么宝?”他问窦占龙:“贫道穷得身上一个大子儿都没有,家中又无隔夜之粮,哪来的宝?”

窦占龙说:“崔道爷,你身上这个东西了不得,说开华岳山峰裂,道破黄河水逆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