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四章 僵尸媳妇儿鬼孩子 · 6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老梁说:“你瞧,我就说在死人旁边抽烟什么也看不见,这不是装神弄鬼又是什么?”

郭师傅说抽烟时看不见鬼,却真能看出有没有冤情,怎么回事儿呢,天津卫是九河入海之处,河岔坑洼交错分布,河道中出现的浮尸,不光是游野泳淹死的人,各种死法都有,清末以来,世道荒乱,各路帮派林立,盗匪多如牛毛,杀人之后弃尸于河的事情屡见不鲜,捞尸队整天不干别的,只跟这些河漂子打交道,虽说不管破案,可见浮尸见得多了,总结出不少经验,比如说这看烟辨冤,不一定非得用烟卷,当年也有烧黄纸符的,反正是能烧出灰的东西,或是烟灰,或是纸灰,或是香灰,拿这个灰撒到死人身上,看烟灰能附上多少,附的多阴气就重,阴气重说明有冤情。

这个阴气,很难明说,没法形容,也许能感觉到,但是看不见摸不着,捞尸队说阴气重,是指河漂子必然有冤,如果是死后抛尸下河,那死人气息已绝,与在水中淹死的人绝不相同,不过河道里出现浮尸,大多是在天热的时候,发现得早还好说,发现得晚那浮尸肿胀腐烂,面目都没法辨认,清朝那会儿,官府不作为,捞出的浮尸,先让巡河队的人看一下,看出有冤再去报官,巡河队的师傅们久而久之,摸索出一些经验,也相当于半个仵作了,拿烟灰纸灰撒到浮尸身上,能看出是不是有冤,所谓有冤,就是说入水前人已经死了,当年没有不迷信的人,直接说有冤没冤,不会有人相信,非要说阴气重,人们才肯信,民国以后,司法逐渐完善,这种土法子很少再用,至于其中的原理,郭师傅说不清楚,师傅也没告诉过他,可这法子是真准。

老梁听完郭师傅的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说:“你以后真应该带几个徒弟,把捞尸队这些经验和方法传下去,对咱们破案大有帮助,但你可不能再提什么阴气冤情了,那全是封建迷信。”

说罢看烟辨冤之事,老梁又跟郭师傅说起灰坑里那具长满白蛆的腐尸,经过验尸,发现死者是被凶手用利器击打后脑毙命,抢走身上财物之后抛尸灰坑,解放以来,相同命案出了七八起,从凶器和作案手法上看系同一人所为,凶器是件很锋利的铁器,不是斧子,斧子砍人脑袋是竖口,这个却是横口,估计该凶器是木匠用的刨锛,这东西像锤子,铁头的一端扁如鸭嘴,另一端钝如榔头,下边接着个木柄,刨锛打劫在百余年前已有,始于关外黑龙江,凶徒通常是半夜时分,选地僻人稀之处下手,趁前边走路的人不备,从后快步跟上去,抡起刨锛朝那人后脑勺就是一下,这个手段非常狠,也叫“砸孤丁”,比打闷棍抢劫的危害更大,因为刨锛锋利沉重,砸到脑袋上非死即残,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被撂倒了,夜里孤身行走的没有有钱人,只不过能抢得少许财物,有时遇害者身上一毛钱也没有,仅揣着两个烧饼,为这两个烧饼就把命搭上了,所以说刨锛打劫最遭人恨,抓住行凶之辈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木匠使刨锛干活儿的越来越少,很少再有这类的事情发生,没想到解放后居然还有人用刨锛打劫,公安人员虽然掌握了凶器的线索,却找不到来源,因此这几件案子一直没破。老梁知道郭师傅熟悉本地情况,这次又要请他帮忙。

郭师傅曾听过刨锛打劫之事,那是老时年间的传闻,以前哪个地方一有刨锛打劫的案子发生,当地木匠全跟着受牵连,木匠们为了避嫌,不敢再用刨锛干活儿了,到如今,刨锛这种东西已经很难见到,总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搜,他答应老梁留心寻访,天底下没有破不了的命案,不管隔多少年,准有个结果,斗姥庙里的老鼠深夜叩门,引他在灰坑找到死尸,你能说这不是阴魂报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