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四章 僵尸媳妇儿鬼孩子 · 5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住在周围的老人们就说了:这可不是巧,你知死的这位是谁?这年轻人的祖上,是地方上有名的孙善人,开了个孙记杂铺,杂铺就是杂货铺,老天津卫人说话吃字,说出来说成孙记杂铺,把货字省了,孙记杂铺的老掌柜,一辈子专好积德行善,扫地不伤蝼蚁命,在身上逮个虱子都不忍心捏死,年年到蟠桃宫八臂斗姥庙里烧香,当时蟠桃宫后殿老鼠多,年年庙会来偷灯油啃蜡烛,庙里看香的火工道不饶,打算收拾这些鼠辈,孙记杂铺老掌柜得知此事,劝火工道给那些老鼠留条生路,咬坏多少蜡烛偷吃多少灯油,这笔账都由孙记杂铺的老掌柜加倍还给火工道,这不是孙家杂铺的后人死在灰坑里,有只当年受过恩的大老鼠,把河神郭师傅引到这,要不然谁能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找到这个死尸?民间传说胡黄白柳灰是五大家,老鼠是其中的灰家,尤其常年在庙里的老鼠,谁敢说它们没点灵性?

人们说着说着,又说到因果迷信上去了,郭师傅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一看老梁铁青着脸,赶紧让大伙别说了。可那些人仍是议论不绝,还说清朝那会儿出过一件老牛鸣冤的案子,有个乡农与人争执遇害,凶手把乡农的尸身埋到路面野地里,地僻人稀,凶犯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成想杀人埋尸的经过,都让农夫牵的老牛瞧在眼中,后来农夫家人牵着这头老牛去耕地,每次走过埋尸的地方,这头老牛就跪地流泪,怎么打也不肯走,人们感到这老牛的举动反常,挖开地面看到了遇害者的死尸,于是报官破了案,八臂斗姥庙附近确有其事,既然以前有老牛鸣冤,如今出这件事也不稀奇。

老梁听完一脸的不悦,但他不想跟那些人多说,将郭师傅叫到一旁,他说按常理来看,大灰坑里的死者,很可能是意外陷进泥水溺亡,天气太热,尸体已高度腐败,具体原因还要送去进行尸检才会知道,至少三天以后才有结果,他对郭师傅以前提到过捞尸队点烟辨冤的事,感到难以置信,他认为郭师傅脑子里的迷信思想根深蒂固,怎么可能从香烟上看出死人有没有阴气和怨气?他想让郭师傅在这当场来一次点烟辨冤,看看在捞尸队传了几百年的迷信方法,究竟是怎么做,会练的不如会说的,只会耍嘴皮子的人往往说得神乎其神,却未必有什么真本事。

老梁这是想难为难为郭师傅,他认为看烟辨冤根本不可能,打算当着围观人群的面,让大伙都看看,这终归是旧社会的迷信手段。

郭师傅何尝不明白老梁同志的意思,水上公安平时只管捞出浮尸,从不过问人是怎么死的,可今天这事来得蹊跷,他要有个担当,听了老梁的话没法在推脱了,一摸口袋里没带烟,只好问老梁借。

老梁有包前进牌香烟,解放初期很普通的一种烟,他掏出来低给郭师傅,问道:“老郭,这种烟能行吗?”他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说:“等会儿你那套迷信手段不灵,可别怪我给你的烟不好。”

他之前听郭师傅提过,从河里捞出一具腐臭发胀的死尸,巡河队点根烟就能瞧出这个人是不是有冤情,因为死人有阴气,掉在水里淹死的是横死,死后被人抛尸在河中,那是冤死,这两者的阴气不同,阴气重的有冤情,区别在于是不是死在河里,抽烟时看看烟雾,就能分辨出阴气,未免太悬了,老梁是坚决不信。

郭师傅接过烟说:“不分好坏,是烟卷就行。”划火柴点上烟卷,然后蹲在死人旁边,一口接一口的抽烟,看也不看那具浮尸一眼。

老梁心想这和我往常吸烟没什么不同,哪看得出阴气?他问郭师傅:“怎么样?瞧出什么没有?”

郭师傅不说话,连着抽烟,抽完这根烟,站起来对老梁说:“有冤气,准是死后被人抛尸。”

围观的人们一阵哗然,都听过巡河队老师傅会看烟辨冤,但谁也没见过,今天看见郭师傅只蹲在死尸身旁抽了根烟,站起来就说有冤情,简直神了。

老梁暗中摇头,心说:“故弄玄虚,我一直盯着你在死尸旁边抽烟,我怎么没看出哪里有冤气?”

从灰坑污水中打捞出的浮尸,很快被送去检验,过后老梁又把郭师傅找来说:“上次还真让你蒙对了。”

郭师傅说:“咱可不是蒙的,当年巡河队老师傅传下这法子,专看河漂子身上的阴气,十个里头至少能看准九个,只不过官面儿上有官面儿上的章程,我们这土法子上不了台面,一般只在私底下看看。”

老梁说:“胡扯,抽根烟就能辨出死人有没有冤气,那还要公安和法医做什么?”

郭师傅说:“咱们这个五河捞尸队,每年打捞的浮尸难以计数,见这种事见得太多了,积年累月总结出一些土法子,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子女,逢人不可告诉,只能师傅传徒弟,一代接一代口传心记。”

老梁很固执:“你要不把话说明白了,究竟怎么从烟卷中看出有冤情,我就信不过你,只好认为你这是迷信残余。”

话说到这个份上,郭师傅也没法子了,不得已,只好把看烟辨冤的实情告知老梁,他在死人身边抽烟,不是看烟卷冒出的烟呈现出什么形状,喷云吐雾之际也看不到阴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