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三章 人皮炸弹 · 3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早在清朝雍正年间,出了东门,在海河上有座东浮桥,清朝末年建成了永久性钢梁大桥,底下也有水泥桥墩子,钢桥上能过有轨电车,海河上有大轮船经过的时候,钢桥可以通过电力启合转动,整座大桥坚固无比,固若金汤,得名金汤桥,一九四七年,赶上一次几十年不遇的大旱,海河金汤桥下这一段都见底儿了,政府组织民夫挖河床上的淤泥,结果挖出两个白铁桶,揭开一看,铁桶里有一个死人,尸身被大卸八块了,尸块分别装在两个铁桶里,沉到河底下毁尸灭迹,警察将铁桶和尸块上的衣服做为线索,顺藤摸瓜破了一起出在十几年前的凶案,不是这场百年罕见的大旱灾让海河见了底,永远不会有人发现这两个装有尸块的白铁皮桶,人们都说天降大旱才让河底屈死鬼的冤情得以见天,是冤情不泯天意如此,这个案子郭师傅也曾亲眼见过,每次路过金汤桥他都能想起来。

五十年代初期,不像现在路灯整夜照明,半夜十一点大桥上不供电了,月影朦胧,桥梁又宽,对面过来个推三轮的人,到金汤桥中间那辆三轮车突然推不动了。

郭师傅看对方推得吃力,他也是热心肠好管闲事,问了句:“用不用帮忙?”那人一听他说话,扔下三轮车就跑。郭师傅有心想追,却发现三轮上放着一团物事,上边拿草席子遮住,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招了许多苍蝇嗡嗡乱飞。

他吃了一惊,以为草席子下是个死尸,揭开一看是几条死狗,心说这不怪了吗,用三轮车拉着死狗,为什么怕让人撞见?揭开三轮车上的草席,看那几条死狗肚子鼓起,用手一摸梆硬,显然填满了东西,立刻想起来在爆肚馆里听说的人皮炸弹,这是想炸大桥?

此时有巡逻的部队经过,郭师傅叫来当兵的帮忙,急着转移装在死狗肚子里的炸药,结果发现死狗里没有炸药,填的全是烟土,抽大烟的烟土,顺藤摸瓜查下去,破了一个案子,是解放前一个拉煤的,解放军攻打天津时,他趁着打炮打得厉害,到街上撬开一家烟馆,进去没找到钱,只偷了几箱烟土膏,这几年一直把烟土埋在自家房后,到乡下寻了买主,大烟膏能镇痛,比如得了骨癌这种绝症,疼得人恨不得求死,就需要大烟膏来镇住痛楚,乡下一些土郎中听说拉煤的有货,肯出钱买,但烟土膏子是违禁品,苦于运不出城,这天拉煤的想了个办法,套来几条野狗,勒死之后掏去内脏,将烟土塞进狗肚子,拿三轮推着,装成送去肉铺的死狗,想借着天黑混过检查运到乡下,没想到过桥时三轮车链子卡住了,遇上郭师傅问他一句用不用帮忙,那人也是心虚胆怯,扔下三轮跑了,要不然还不至于让人发现,这个拉煤的不仅似偷运烟土,身上居然还背着人命案。

公安人员去拉煤的房后挖剩余烟土,有住在附近的邻居来举报,说这拉煤的两口子住一间小屋,小屋在一条很偏僻的死胡同里,那地方在鲇鱼窝,居民大多是社会底层苦力,拉煤的日子过得很穷,有钱也不用拉煤了,身上穿的衣服是补丁摞补丁,可经常炖肉吃,隔着半条胡同都能闻见他们家炖肉的香味。

那一片的住户全是贫民,穷得连稀粥都喝不上,鲇鱼窝日子过得最宽裕的人家,逢年过节才舍得买手指大小的一条肉,还是最贱最贱的刮骨肉,买回来全家包顿饺子,因此对炖肉的香味儿格外敏感,大伙就纳闷一个出苦力拉煤的,一个月能赚几个钱,怎么总吃炖肉,而且是半夜才炖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