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二章 河底电台 · 6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当天傍晚,郭师傅带着丁卯,开始在铁道桥的桥膀子底下蹲守,夜间躲在乱草丛中喂蚊子,这份罪简直不是人受的,可天黑后连个鬼影子也没见到,唯有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四处一派沉寂,他们两个人白天要当班,夜里到桥边蹲草窝子,野地里蚊虫多,尤其是有毒的海蚊子,在这说“海”,也是方言土语,是大的意思,海碗是大碗,海蚊子单指野地里的大蚊子,黑白相间带花翅儿,逮着人往死里咬,咬上一口好几天不消肿,只能多穿衣服,蒙住了头脸,好在河边荒地半夜很凉快,勉强可以忍耐,苦等到天亮,河面上始终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出现,要是换成旁人,一天也受不住,郭师傅他们可真能咬牙,坚持到第三天深夜,看到河里有东西出来了。

那天有雨,雨下得很密,郭师傅和丁卯下了班,等到天一擦黑,俩人又去铁道桥货场一带蹲守,将自行车放倒,披上雨皮坐在乱草丛里,下雨不至于再受草蚊子叮咬,可三伏天捂着又厚又不透气的雨披子,身上捂出了湿疹,痒得忍不住,一挠全破了,躲在湿漉漉潮乎乎的蒿草中,要不错眼珠儿地盯着河面,有月亮还好说,如果天色阴沉,深夜里远处什么都看不见,又不敢抽烟提神,就这么熬鹰似的盯着。

按丁卯的意思,没必要俩人全跟着受罪,可以一个人轮流盯一天,这么一晚上接一晚上的盯下去,忍受河边的闷热蚊虫潮湿之苦,白天又得当班,换了谁也是撑不住。郭师傅不这么想,铁道桥下边传出水鬼拽人的事情,接连出了两条人命,全出在深更半夜,透着邪行,他不放心丁卯一个人蹲守,两个人在这盯着,可以倒班睡一会儿,不至于放过和面上的动静,万一遇上事,哥儿俩也能有个照应,别看这么苦这么受罪,他是一点怨言没有,不是说觉悟高有多高,那时没别的念头,只是觉得海河里出了人命,水上公安理所当然该管,吃哪碗饭办哪桩差,天经地义不是?

等到半夜,雨住了,天上有朦胧的月光透,紧跟着蚊子就出来了,河边蚊子最多,因为蚊子在水里产卵,如果拿手电筒照过去,能看见一圈圈黑色的雾团在飞,那都是野地里的大蚊子,咬完人身上长红点,专往人身上传疟疾和丝虫,哥儿俩有经验,一是捂严实了,二是带了两头大蒜,一旦让蚊子咬到,马上用蒜在红痒之处涂抹,虽说是土方子,可真管用,那也架不住河边草丛里的蚊子狠盯,半夜丁卯身上一阵阵发冷,他跟郭师傅说要去拉肚子,他们俩躲在河边桥膀子处,居高临下盯着海河,丁卯说完话刚要起身,看河上有个人,只露出个脑袋,在河面上一起一浮,像是在游野泳。

天津卫四季分明,冬天冷死,夏天热死,每年七八月份,都有太多人到海河里游野泳,不过可以确保安全游泳的地方不多,因为这条河道大部分是锅底坑,有很深的淤泥水草,下去就上不来,真正能让人安全游泳的河段,只有那么几处而已,铁道桥下绝对不适合游泳,此地河深水急,水草又密,很少有人到这游泳,何况又是黑天半夜,再看那个人随着河流起伏,本身却一动不动,不像晚上游夜泳,倒像河漂子。

哥儿俩跟海河浮尸打了十多年交道,看见河漂子早已见怪不怪,丁卯的肚子立时不疼了,他同郭师傅蹿出草丛,下到河里抓住那具浮尸,天黑看不清,拿手一碰感觉不对,只是个人头,没有身子,份量也轻,再一摸才摸出是半个西瓜皮,半夜在河上漂过,看起来跟个死人脑袋一样,丁卯骂声倒霉,随手将西瓜皮扔到河边,哥儿俩正想回去,就看桥墩子下的水面上,突然冒出好大一个脑袋,脸上蓝一道红一道,分明是在河里泡烂的浮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