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章 闸桥底下的水怪 · 1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说话是在解放前,民国某年春节前后,捞尸队带头的老师傅因故身亡,郭师傅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人头儿熟,地面儿也熟,由他在捞尸队挑了大梁,当时队里总共也没几个人,全指望这份差事混口饭吃,这些人算不上正式的警察,搁现在跟临时工性质差不多,每月赚不了几块钱,收入甚至不如街面儿上的臭脚巡,平时还得找别的活儿养家糊口,咱们说“桥下水怪”这件事情,是发生在转过年来的夏天。

事发地点在闸桥附近,以往所说的闸桥,是指三岔河口附近一道水闸,闸旁还有座大桥,建造于清朝末年,可以过人过车,实际上闸是闸桥是桥,大闸和大桥两码事儿,只不过挨得很近,人们习惯合起来叫“闸桥”。

当时天热得好似下火,闸桥河沿儿上整日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做买做卖的很多,天津卫是聚宝盆,养活穷人也养活富人,富人多了,贼偷就多,现今往往把贼和偷混为一谈,在旧社会却有不小分别,偷一般是指在街上掏人钱包的勾当,到店铺里顺手牵羊也算偷,贼这个行当同样分为好几种,有钻天儿的飞贼,窜房越脊,走千家过百户,拧门撬锁,窃取财物,更有入地的土贼,挖坟掘墓,专门在死人身上发财,另外又有一路水贼,既然是水贼,可想而知离不开水。

西头住了个水贼,这人没大号,有个小名叫鱼四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贼,拿天津卫老话来说是鸟屁一个,不值一提,可还有句老话——“鸟屁成精,气死老鹰”,鱼四儿就有点那个意思,本事不大贪心不小,他也没别的手艺,只会编“绝户网”。

咱得先说说什么叫绝户网,通常在河上打鱼,都是撑开一张网,围着网有圈竹篦子,伸到河里沉一会儿,然后抬上来,这样从河中捞出鱼虾,有时候能捞出鱼来,有时候捞不出来,捞一网水草淤泥河底的破鞋也是常事,鱼四儿编的这种绝户网,是河有多宽网有多宽,整个拦在河中,用竹竿子打桩,渔网缠着竹竿子绕上好几层,形成一个用网墙围成的迷宫,外边仅留一道口子,鱼从上游过来,到网前就给拦住了,河里的鱼哪识得厉害,只顾顺着网墙往口子里游,进去就让重重渔网困住了,好像进了迷魂阵,怎么绕也出不来,而且这渔网的网眼格外细密,再小的鱼也钻不过去,所以叫绝户网,这招太狠了,河里的鱼有一条是一条,不过来则可,只要过来,全得让这张“迷魂绝户网”给兜进去。

鱼四儿每天夜里偷着设网,天不亮再把网撤掉,早上出摊儿,叫卖晚上打到的鱼,各种各样的河鱼河虾大小不一,装到木盆木桶里吆喝出去,官面儿上不让用绝户网打鱼,河里平时还要行船,缠到网墙上也容易出事,鱼四儿怕让人逮着,总得换地方,这一天云阴月暗,他天黑之后到闸桥底下插网,忙活完了已是半夜,一个人在桥上蹲着抽烟。

此时有个拉车的,刚送完客人收车回来,正好打桥上过,这个拉车的认识鱼四儿,俩人是多年街坊,好心告诉他:“闸桥底下水深,夜里经常有人在桥底下看见水怪,那俩眼跟两盏小灯似的,据说前些年还个女的在这投河,至今没捞到尸首,平时游泳的人们都不敢上这来,你可小心着点。”

鱼四儿啐道:“别你妈吓唬四爷,四爷捞了这么多年的鱼,也没瞧见这条河里有什么出奇的东西,真要是捞个女尸上来,四爷就把这死人抱回家当媳妇儿,不图有用图热闹呗。”

那拉车的借着说话走过来,找鱼四儿对个火抽烟,俩人在桥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鱼四儿问:“你今天抽的是哪门子风,怎么这么晚才收车?不怕你媳妇儿在家偷汉子?”

拉车的一脸得意:“今天拉了个好活儿,给钱多,就是道儿有点远,这才刚完事儿。”

鱼四儿不信:“嘛玩意儿就钱多?你个臭拉胶皮的见过钱吗?”

拉车的也骂:“吹你妈嘛牛逼,就好像你见过似的,接着捞你的鱼吧。”

说话要走,鱼四儿也想回去眯一觉,到后半夜再来撤网,这时候忽听河面上有动静,好像有人摇晃那些撑着网的竹竿,俩人好奇,起身往桥下看,桥底下的河面上黑漆漆一片,只看见插在河里的竹竿不停晃动,鱼四儿大喜,准是兜着大家伙了,挣扎起来能把整个网搅得直晃,想来这东西小不了。

民国初年,曾有人在三岔河口逮着过磨盘大的河鳖,鱼四儿就寻思:“有可能是河里的大鳖,听闻鳖头里有颗肉疙瘩,把这东西挖出来泡水,然后再用这个水洗眼,有明目之效,瞎子洗过眼都能看见东西,该着四爷时来运转,今儿个可你妈发财了。”

想到这,他赶紧让拉车的跟着帮把手,俩人在桥上起网,此时夜色正深,把渔网整个提到大桥上,看不清那里面兜着什么,反正是挺大的一团,瞅那轮廓既不是鱼也不是鳖,似乎有胳膊有腿,散发着一股死鱼的气味,臭不可闻。

拉车的胆小,到这时候有点害怕了,跟鱼四儿说:“四哥,你先忙活着啊,我媳妇儿还在家等留着门我回去呢,时辰不早了,我可得先走一步……”嘴里说着话,扭头拔腿要跑。

鱼四儿贼胆包天,伸手拽住拉车的,看那洋车前头挂着一盏马灯,他一把摘下来,说道:“走哪去?先借你马灯照照,我得瞧瞧我从河里捞出来的这是什么东西。”

拉车的本不想借,奈何鱼四儿手快,只好一同去看,两个人走到近前,挑着马灯察看被绝户网缠住的东西,但网子编造得太密,不解开根本看不见里头有什么,鱼四儿也不敢把网子整个解开,扯开条缝儿往里看,一看看到了,吓得他叫了声:“哎呦我的妈妈娘呀,是个死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