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章 血印(3)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老揣“呼啦”一下扯开衣服,看了也不看,奋力丢出老远。Shirley杨和胖子不约而同地扭头去看自己的肩背。

“我操,亏你忍得住!”胖子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脱下衣服大骂晦气。Shirley杨迅速地脱下了外套,她顺手拿起胖子的外衣查看:“大小、模样分毫不差,可就是有一点太奇怪了。”经她这么一说,我也注意到掌印的特别之处,忙捡起老揣那件看了看。三件衣服一比,我立刻发现了其中的蹊跷:这双手没有指纹。

老揣问:“会不会是假的,有人躲在暗中,吓唬咱们,说不定连血都是假的。”

我说不会这么简单,费尽心机,钻了四个人的空子,就为了吓唬我们?那这人肯定闲得蛋疼。

发现手印有假,我的心稍微安稳了一些。“既然都没事,咱们先专心眼前。如果真有人在暗中捣鬼,迟早会露出马脚。咱们以不变应万变,做好心理准备就是。”

说话的工夫,工兵铲已经下了土。我选的位置偏南,从地图上看离主城最近,顺利打进去之后直通我们要去的庙堂。挖着挖着,地下忽然传来清脆的撞击声。我停下手里的活儿,蹲下身,用手拨开泥土,一只鹅黄色的粗陶坛赫然出现在眼前。我抬头准备喊他们过来看,就见老揣挥手喊道:“快来看,这地下有东西。”老揣下铲的地方就我边上,隔了不过三四米的距离。

“挖出宝了?”胖子大步流星从另一头奔了过来,他低头看了看老揣刨出来的坑,随即掉过头对我喊道,“老胡,奇了!又是黄陶坛子。”

从外表看,老揣找到的坛子与我在墙根下挖出来的是同一副模子。Shirley杨来回看了两圈,断言说我们找到的陶坛与营地里找到的属于同模同宗,一个窑里出来的同胞胎。

“这么说,他们也打算挖进去。这墙根底下岂不是埋满了人脸罐子?”老揣心有余悸,“那我之前摸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在地下埋了上千年,怎么还会动?”

“说那么多废话干吗,打开看看不就结了。”胖子与我合力抬出两口鹅黄色的陶土人面坛,挨个儿摆在众人脚下。三道清晰的人脸纹分布在陶器周身,与我们在营地里发现的不差分毫,果真如Shirley杨说的那样,三只坛子同宗同源。想着延绵千米的城墙脚下埋满了大量纹有残破人面的陶土器皿,我心中不禁打起了边鼓,作为守护镇库城的第一道防线,人面陶到底代表着什么,藏在陶器肚子里的东西难道真如老揣形容的那样,是活物?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掏出了打火机和匕首,飞快地起开了封口木塞。众人围在我边上,眼巴巴地瞪着它,恨不得一眼望穿坛底。我卷起衣袖,准备探手进去。老揣哆嗦道:“要不还是算了,反正……”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摸进了坛肚内部,器皿比我想象中要深一些,初探之下摸了一手沙泥,再往下使劲,并未摸到其他东西。我往回缩了半寸,又朝边上摸去。老揣蹲在我身旁,两手捏成一团,紧张地看着我。我说:“你别吓唬我,老子现在连个屁都没摸着呢。”他擦了擦额上的汗说:“安全第一,别泄气,安全第一,你慢慢来。”

摸着干燥粗糙的泥沙,我有点后悔没有戴手套,但眼下也没工夫计较那些。我又往左边移了几下,忽然从指尖传来针扎般的刺痛,我本能地抽搐了一下,随即迅速地朝前方握去。激烈的跳动瞬间顺着黏湿的触觉传遍了浑身每一处神经。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对胖子喊道:“准备口袋,抓到了!”

他脸上露出狂喜,揪起那件踩在脚下的外衣,张开双臂圈在陶器外围。“来来来,我准备好了!”在他的督促声中,我握紧了拳头,准备将手中的东西从坛子里移了出来。

“活的,在动。”我也不知道坛子里养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时隔千年还活蹦乱跳到处蹦跶。Shirley杨和老揣也跟着围了过来。他们三人用胖子的外套把坛口塞了个水泄不通。我这才缓缓地抽出拳头。那东西圆滑无比,与老揣形容的一模一样,我不得不以左手捂在右拳上边防止它逃脱。

“快撒手,你流血了。”Shirley杨单手举着电筒,光柱停在坛口微微地晃了几下。她喊得莫名其妙。我险些松手,再仔细一看,果然有黏稠的血浆顺着指缝缓缓滴落,可我并未受伤,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摇头说:“不是我的血。”

胖子张大了嘴巴问:“你不会把它捏死了吧?”

“不至于吧。”我稍微松开了手指,那东西不再跳动,仿佛一颗死珠。

大家见了我脸上的表情,也猜到了七八分。老揣松了口气,捂着胸口说:“死了也好,快看看是个啥玩意儿。”

面对大家既失望又期盼的神情,我心中充满了愧疚,觉得自己辜负了组织上的信任,特别是胖子。以我对这厮的了解,他八成打算抓个活的回去转手兑现,狠敲一笔。我安慰他说:“好歹落了个全尸,跟那些干尸粽子一个道理,照样卖钱。”说着我张开了手掌,八双眼睛齐刷刷地凑了过来,大家伙都对埋在镇库城下的活物充满了好奇。我自己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屏息凝视,不敢分半点神。

昏黄的电筒光下,我手中的圆珠周身透着淡淡的青光,大小与乒乓球无异。胖子食指戳了一下,将它翻了个面。众人瞬间大惊失色。看着那一圈圈熟悉的光晕,我瞬间意识到,这是一颗眼球,一颗属于人类的眼球。

就在众人诧异的瞬间,球面上放大的瞳孔忽然紧缩起来,老揣吓得大叫:“活的!活的!”毛骨悚然的景象让我慌了神,想到握在自己手中的是一颗活动的眼球,整个右手开始变得不受控制,仿佛麻痹了一样。眼球“嗖”的一下滚落在地,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消失在漆黑的废墟中了。

超出常识的景象使得我们一干人陷入了疯狂的臆想中,没有人能说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对刻在城墙上的警世铭文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感。堆砌在山脚下的尸体与深埋在城下的眼球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真如镇库城留下的诅咒一样,意图闯入这座地下古城的人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也许埋在坛子里的眼睛正属于那群野蛮的盗墓贼。如果那条警告传达的消息属实,我们四个人是否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成为古城中游荡的冤魂?想到这里,背脊上的汗毛纷纷竖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其他几个人也露出了恐惧神色,大气都不敢喘。

Shirley杨望着另外一尊陶器问:“要不要,再检查一下?”

老揣如临大敌,死命地挡在她与陶器之间:“我的小姑奶奶,使不得啊!你刚才也看见了,邪门啊,碰不得。”

“要不给它们埋回去得了,兹当咱们不知道呗。”胖子扛起坛子往土里放。我让他悠着点,别忙着下土。

“咱们已经冒犯了,于情于理都不该送一只空坛子回去,得塞点什么进去。”

“塞什么?总不能挖了自己的眼睛赔它吧。”胖子摸着头,四下扫了一圈,“我兜里还有两张粮票,要不,就当精神损失费,先垫着?”

“你那两张毛票子,还是算了。人家也不一定收。最好是古物,与镇库有关联的最好。”

经这一说,老揣忙从怀中掏出他的布兜:“胡先生,你看这枚古币行不行?”

我倒是忘了还有这一茬儿,喜道:“再好不过了。这枚古币出自镇库,现在物归原主,我们用它当买路钱,也算跟先人们套个近乎,比粮票靠谱儿。”

“行了,只要它不挖我们的眼球,别说镇库币,金条我也照埋。”胖子把那只完好的陶器原封不动地埋了回去。我们沿用老揣刨的坑洞挖了一条通完内城的盗洞。我安排他们三人先进了洞,自己则垫在队伍后边,安置那只放入镇库的人面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