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章 重归故里(4)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杨宅所在的位置离镇上有一段距离,隔着半片长满野草的田地,看上去颇为惨淡。我记得她曾经提过,自从杨教授过世之后,镇上的祖产大多已经处理变卖交由中介打理。唯有这处房产,一直抽不出时间打理。听她的意思,这趟回来除了祭祖之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收敛老屋。

我俩到了地方,两人顿时都傻了眼,不知为何房子周围被人竖起了隔离带,密密麻麻的钢丝线绕得老高,大门前挂着木质告示牌,警告大家远离此屋。大老远的回趟老家,这副光景任谁见了都会恼火。Shirley杨大步上前准备翻墙,我瞥见篱笆一角,急忙将她扯了回来。

“有电。”

她吓了一跳,顺着我指的方向才发现角落有一部发电机。

“农用机。附近到处都是这种牌子,”她犹豫了一下,转头问我,“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手法粗陋,”我检查完隔离网,安慰她说,“起码可以肯定不是有关部门对你们家有意见。回镇上问问吧,说不定是查水表的来过,人家一直找不到房主,收不上钱,只好出此下策……”

“好了好了,到了你嘴里,什么事都没个正行。”Shirley杨白了我一眼,“不管怎么回事,先进去看看。我觉得这事不对劲。”

“不好吧,私闯民宅。”

“这是我家!”她挥起拳头,一巴掌将告示牌拍得老远。Shirley杨鲜有如此大的火气,我不敢怠慢,立刻提议说可以借助房子周围的树木攀进去。杨宅周围有一大片盘藤老树,不少枝头已经越过电网伸进了院子里。她点点头,三下五除二就上了树,我在她身后,心里忍不住开始琢磨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距离Shirley杨上次返乡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杨家遭到如此待遇?在她先前的描述里,我一直觉得杨家在当地混得不错,跟周围的居民就算谈不上亲密无间,起码也是相安无事。现在回头想一想,其中可能有猫腻。

因为长期无人打理,院墙里的杂草已经长得比人的个头儿还高。一落地,眨眼间就被野草包围了。在外边看的时候不觉得这地方有多大,进来之后才发现,光后院就快赶上两个足球场了。我想起包里还有指南针,立刻伸手去掏。Shirley杨倒是轻车熟路,一路小跑带着我朝大门方向奔去。

“你想什么呢?”

“万恶的资本主义。”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我快迷路了,你要把好舵。”

我东拉西扯闲聊了一路,Shirley杨终于暂时走出了被封屋隔离的阴霾。两人来到门前,发现大门上的锁头早就被砸烂了,走廊上挂着两盆枯萎的吊兰,叶子枯黄干瘪,稍微碰一下就碎了。与四周茂盛的野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Shirley杨眉头紧锁,似乎并不想进屋。我说:“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自家的房子有什么好犹豫的,要不我先进去?”

“你不懂。我有点害怕。”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震惊了。认识她这么久,还从没听她提过一个“怕”字。上山下海,斗里来墓里去的,Shirley杨已经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自以为很了解她,可她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我顿时不知道该接些什么才好。她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推开了曾经的家门。

这间旧屋通透性非常好,此时日头已经从云层里透出了光。我抢先一步,跨进了屋子。放眼望去,屋内的布置再普通不过,屋中有大梁顶天,四壁有雕花明窗,头顶上的藻井嵌着大玻璃,迎面一道山水照壁将视线断在了前厅。要说跟普通人家唯一的区别,那大概就是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别说桌椅板凳,连一块多余的木板都没有,简直就像一间巨大仓库。

“爷爷走了之后,我们就搬家了。”Shirley杨指着那堵照壁说,“后边是书房和卧室,楼顶是爷爷的地方,还有些零碎的家当留在里面。”她说着在屋里屋外转了一圈。我纳闷儿道:“就这么大点地方,为什么有人要在外边竖电网。回来之前,联系过镇上的朋友吗?”

她摇头道:“不熟。都是老爷子那一辈的人。上次回来忙着入殓,只有神父来过。行事匆忙聊的也不多,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

谈到这里,我俩都沉默了。大门上的锁很明显遭到了外力破坏,房子周围的隔离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Shirley杨心里肯定比我还纳闷儿,不过碍于面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罢了。这个时候要是胖子在,起码能插科打诨把事情先糊弄过去,可眼下就我们两个傻瞪着眼,气氛实在很尴尬。

“要不你再盘点一下,有没有其他损失。然后咱们回镇里问问情况,你说的神父他今天上班吗?我怎么记得外国和尚好像没有法定节假日。”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有几本古籍文献,一直没找到。说不定还收在上头。”Shirley杨指着楼梯说,“不如带回去给二爷,他也就那点爱好了。”

我跟着她上了阁楼。楼上空间不小,堆了很多大件家具和箱盒。我顺手起出一件陶塑摆设,发现是仿唐三彩的制品。

“这是我小时候做的,”Shirley杨放下手头的箱子,从我手上把东西抢了过去,“没想还在。”

“有两下子,打小就学会制假贩假。做得还挺精细,要不是捏了个鸟人,说不定还能搁进店里鱼目混珠。”

“这叫天使。”

“外国神仙,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