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五章 秦王金鼎(4)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王大少一听这话又要开骂,被他爷爷挡了回去。”这个好说,你们出了这么大把的力气,分财自然不在话下。”

老头儿一句话就将我们的敌对关系扭转过来,让胖子想赖都赖不掉。这招先礼后兵用得实在狡猾,无论我们事后如何反悔,道理都在他王家人手中,到时候就算打也打得出师有名。

我个人对金鼎倒是兴趣不大,只是多方人马为了夺它伤耗惨重,如果不能将其中的秘密调查清楚,这一趟真是白来了。胖子执意出去之后再交出金鼎,其实是有意刁难对方。谁都知道这里是酉水地界,我们在地下困了十余个钟头,解放军的后援部队肯定已经赶到了营地。王家祖孙只要敢在地上露面,管他是不是美籍,都难逃厄运,更别说想从我们手里夺鼎。可王老头做事向来善留后手,我担心他早就安插了人马在山头待命,到时候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就在我犹豫之际,四周的景色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不知何时,山泉咆哮之声已经慢慢变得弱不可闻。我心中一惊,其他人也发现情况有异,纷纷起身聚作一团。

“老胡,这有点儿眼熟啊!”胖子警惕地盯着四周,心有余悸道,“不会是,那些家伙……又起尸了?”

王清正退到他爷爷身边哀号道:“惨了!是雾,起雾了……僵尸……鬼……那些怪物……它们要来了!”

王浦元眉头一紧,瞪向端坐在一旁的竹竿子:“你早知道?”

“我早说过,要逃的是你们。”他颓然咳嗽了一声,喷了一地的血,“不知道金鼎的厉害,还敢擅自毁坏棺椁。它们是来索命的冤鬼,你们等死吧。”

我尚未弄明白他这话的深意,雾气已经迅速升腾起来,周围变成了一片花白色的海洋。我与Shirley杨背靠背比肩而立,胖子见状喊道:“都别看了,还不快跑。”

他这一喊,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哪里还管得上争什么金鼎,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我拉着Shirley杨突入迷雾之中,胖子也从侧面跟了上来。我问他林芳和李教授现在人在何处,他翻出我画的那张地图说:“耳室里,我让他们藏在你说的那个放药的暗室里头。”

“好,一会儿如果被围,咱们分头跑,暗室集中。”

“不,我和你一起走。”Shirley杨果断地拒绝了我的提议。我本来还想辩解其中利弊,可一回头正对上她那双坚定不移的眼睛,顿时不敢再做申辩。胖子苦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工夫唱梁祝。他娘娘的,一会儿没给粽子叼去,先叫你们给酸死。”

我脸上虽笑了一下,可脑中全无心思去搭理他。眼前路早就被大雾所遮蔽,何况想回到暗室还得穿过乱石滩和古城,这两处均是开阔地形,不利于我们躲避掩藏,想越过重重尸堆,简直比登天还难。可事已至此,除了赌命一搏,我们再无其他良策。我凭着记忆领着他们两人一路亡命而逃,很快就回到了最初的乱石滩。胖子摸着地上的石头安心道:“是这地方没错,我们回来的时候绳索没有撤,快找,应该还挂在崖底。”

Shirley杨指着周围的浓雾说:“大家小心,雾里有黑影在晃动。”我心头一紧,果真发现几道黑影正在离我们不远处来来回回地晃荡。

“这么快就出来了。走,尽量不要发出声音。”我记得当初在古城中的屋子中,破棺而出的僵尸明明离我们只有几步之遥,却径直跨过我们身边夺门而出,直奔丧钟声而去。所以,我判定它们是靠声响来分辨位置,眼下僵尸还未密集,正是脱身的好机会。Shirley杨掏出手枪丢给我说:“这次别留光荣弹。”

我接过枪,爽快地一点头,随即与他们两人一同冲向了崖壁。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减少声响,但乱石滩上铺满碎石,我们又急于亡命,跑动起来难免会发出噪声。白雾中的黑影立刻如追着我们蹒跚而来。我回头看了一眼,暗自庆幸他们行动的速度有限,按这个势头下去,安全脱身并非难事。

Shirley杨带着我们在崖底摸索了一阵,喜道:“找到了,你们快上去。”

胖子推了推我说:“你先上,我断后。”我扯了扯白色的绳索,确定已经捆牢,然后便憋起一口气朝着崖顶攀爬。我爬到一半处,已经看不见脚下的景象,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就像站在云端一般。

我加快步伐登上了悬崖之后,又将Shirley杨和胖子先后拉扯了上来。”这次总该安全了吧?”胖子浑身大汗道,“我可没听说过僵尸会爬杆的。哎哟喂,累死老子了。”

“不能放松警惕,别忘了,咱们还在人家的地头上。”我话还没说完就被Shirley杨猛地推到了一边,她力道极狠,我差点儿磕破了脑袋。一回身,只见浓雾之中不知何时蹿出了一只枯如干柴的黑皮粽子,刚才那一下如果不是Shirley杨及时将我推开,估计现在我的脑袋已经被削去半截了。先前因为雾气的关系,我一直没有看清黑皮粽子的真面目,现在近看之下,果真与先前见到的是同一个品种,非要找个形容词的话,只有四个字:奇丑无比。

胖子抬手就要射击,我说:“枪声一响只会引来更多粽子,它行动僵缓,咱们跑。”他一咬牙,放下了手里的枪,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带头跑进了古城之中。我和Shirley杨不甘示弱,追着胖子的身影再次冲入浓雾之中。不知为何,那只黑皮粽子像是认定了我们几个,居然一直远远地追在我们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

“老胡,这跟你说的可不一样,“胖子扭头大为失望道,“牛皮膏药一样,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心里比胖子还急,自从入了古城之后,雾中的黑影就越来越多,我们有好几次跑到一半又不得不改道。照这个势头下去,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群尸体包围,成为它们腹中的晚餐。这个时候,Shirley杨忽然停住了脚步,我以为她受了伤,刚说要背她走,不想她紧盯着我腰间的金鼎说:“是不是这个东西在作祟?”

我低头看了一眼圆鼓鼓的背包,心说不至于这么邪门吧?那些个黑皮粽子一路追着我们,就为了把金鼎弄回去?

“我觉得Shirley杨说得很有道理。”胖子一把夺过背包,“你们还记得那个浑蛋说的话吗?他说拿到金鼎才刚刚开始,现在想来不是普通威胁,他一定是知道什么才会这样说。”

我不敢犹豫,此时,浓稠的黑影几乎要填满这座古城,我们躲在一处碎垣背后,如果它们真是追着金鼎而来,我们迟早要被发现。我取出金鼎,信手丢到了墙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