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九章 散魂孔(2)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我心说,穿着这玩意儿束手束脚的,穿上去连跑都跑不溜,要不是情况特殊,你送我我都不要。读书人就是喜欢穷讲究,野外考察还带这玩意儿。不过嘴上我还是千恩万谢,保证回去之后找裁缝师傅做一套新的还给他。

小王八的临时脱队在心理上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我举起火把,走回已经闭合的墓道跟前,仔细查看之下发现,墙与墙当真没留下一丝缝隙,不禁后怕如果当时再晚上一步将会酿成多么骇人的结果。

Shirley杨的脸色有些发白,她双臂紧扣在胸前,自责道:“我的分析过于草率,才会给大家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在这件事上我必须做检讨。”

“拉倒吧,咱们投票决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扛大包了。我这不好好的嘛,手脚健在、大脑清晰。要检讨那也得等出去之后,咱先把那小王八蛋抓回来问清楚要紧。”

胖子早就沉不住气了,大步流星地来到北墙脚下,指着我们最先调查的六号门说:“这些脚印是新踩上去的,那小子跑不远,看老子这次怎么收拾他。”

李教授不解道:“这道门不是早就查过了?不像能通行的样子啊!”

我还记得先前进去检查的时候,门口的蛛网已经被我清理得七七八八,继续深入却发现好像有什么物体堵在洞内,当时被Shirley杨喊去看蜡块,也就把这档子事忘在了脑后。现在回过头来再看六号门,果然可疑。六道门中只有它颓显古旧失修之态,倒像有人故意布置成这样。小王八醒过来之后一眼就看出我们所在的墓道是一条陷阱,随后几乎没有做片刻犹豫就冲进了六号门中,照理说就他那点儿本事,借他十个胆也不敢乱闯,看来王浦元果然给他留下了线索,而这条线索只在他们祖孙之间通用,外人无从得知,否则我留意了一路不可能没有发现别人特意留下的标记。看着漆黑深邃的墓道,我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一路上我们都被蒙在骨子里,不管是林芳还是王清正,都对我们有所保留。他们最终在寻找的是什么,难道真就如李教授说的那样,是为了传说中长生不老的秦王仙丹,或者在诸多势力交杂的娘娘坟中还埋葬着一段更加神秘的故事?

Shirley杨见我闷声不语,也没多说话,打着手电带头走进了六号门。直到她的背影逐渐被黑暗吞噬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上了队伍。胖子知道我心理负担很重,打趣道:“你看你这个人,该愁的时候不愁,现在这种情况,你想得再多也无济于事,还不如把精神放在寻找主墓室上。我看Shirley杨那样子八成是生气了,你小子,嘿嘿……”

我也觉得这次自己有点儿不一样,顾忌的东西越来越多,可又说不上到底是为什么。看着Shirley杨稍显单薄的身影,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到年纪,该收收心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其实这种感觉在很久以前就隐约出现过,只是被我刻意忽略了而已。

“胖子,我觉得自己老了。”

胖子看看我担心道:“你是不是病了?”

我正考虑要怎么跟他探讨如此深刻的问题,Shirley杨忽然在前边喊了我的名字,声音中稍显慌乱。我和胖子急忙跑上前去,她背对我们站着,手中的光束直指前方,我注意到,就在前面五步不到的地方,墓道戛然而止,被一股不可名状的物体堵得水泄不通。挡路的东西周围包裹着厚得惊人的蜘蛛网,简直就像一片白色、丝状的海洋。我举起火把想要靠得更近一点儿查看它的真面目,不料这玩意儿的吸光能力惊人,光线一到它面前就被吞噬殆尽,如同射进了无尽的海底。

“二师弟,快出去看看,咱们是不是进了盘丝洞?”我一时间不太能接受眼前看见的景象,推了推胖子,让他再确定一下。胖子冲我摇头:“别做梦了,这种地方可没有女妖精洗澡。依我看,此地妖气冲天,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不可能,“李教授几乎要冲进密集的丝状海洋,“我明明看见王清正朝这个方向跑了。他一定在里面,他穿过去了!”

我一把拉住老头:“要查也是我去查,您老就别凑这个热闹了。待会儿再晕过去,咱可没人手照顾您。”

李教授这次倒是没有坚持,乖乖地给我让开了路。Shirley杨有些迟疑地说:“路障这么密集,怎么也不像有人刚走过去。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管他是不是这条路,总要调查清楚,不明不白的东西横在眼前,看着就难受。我就随便看看,先得确保它没有危险再说。”我试探性地朝前走了两步,挥舞着手中的火把想要清一条路出来,岂料这蛛丝比想象中的还要粘人,稍微一碰就粘了个满怀,缠在手臂上越缠越多。胖子见状拔出匕首上来帮忙,连砍了好几下,无奈这蛛丝韧性惊人,总是断的少、缠的多。

“我怎么觉得越搅越黏了?”胖子被粘住了左臂,连甩了好几下就是无法从白色的丝状物中抽身,他那柄匕首早不知道被甩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反手抄起火把,沿着蜘蛛网的边缘一路烧了下去,一股刺鼻的黑烟顿时冒了出来。胖子皱起鼻子骂道:“什么玩意儿这么呛人。咳咳咳,快熏死了。”

我忙抬脚将火种踩灭,Shirley杨捂着鼻子咳嗽道:“这个味道你们不觉得在哪里闻过吗?”开始我光觉得它呛鼻刺目,被她这么一说,还真想起来一个人。胖子几乎与我异口同声道:“余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