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七章 起死回生(3)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胖子问我怎么办,我说:“这事不查清楚,其他人也有危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真他妈的肏蛋,这才多大工夫,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胖子挠挠头,叹气道,“那就走吧,从这里到洞口也就十分钟的路,要是没有,咱们再折回去跟Shirley杨会合。”

王清正没有发表意见,估计他此刻脑袋里边也是一团糨糊,弄不清东南西北。我们三人一路小跑,沿着来时的神道向出口快速移动。奇怪的是,地上再没有出现任何血迹,这说明汉克根本没有折回来。

“这回可真郁闷了,“胖子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盗洞,缰绳还挂在洞口,“流了那么多血,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爬上去。你那个大兵恐怕……”

王清正冷着一张脸,沉默了半晌,最后开口说:“走吧,我们没有时间浪费。”

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放弃了,可仔细一想,他会这么决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汉克说到底不过是王家雇来的伙计,他的死活王清正会在意,但不会挂心。而王浦元比我们早入墓室,祖孙二人到现在都没联系上,他自然更加担心亲人的安危,相较之下,必然果断放弃寻找汉克,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行程上去。

“那汉克怎么办?”

“中国人有句话叫’生死有命’,他收了钱就该有这种觉悟。”王大少看了我一眼,“所以我一直搞不懂你们几个,不要钱、不要命的,到底为什么搅这趟浑水?”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胖子就抢着说:“谁说我们不要钱了,君子好财,取之有道。咱们生财之道各有不同,都像你们家那样搞垄断,世界人民还要不要过了?”

因为没有找到失踪的汉克,三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脚步也愈发沉重。我带着他们沿原路返回,心里不停地琢磨事情的始末,还是找不到半点儿头绪。好端端的一个人,平白无故地从我们眼前蒸发,难道还真叫鬼叼去了?

我们回到集合点时,李教授已经清醒过来,他坐在路边上,手里抱着水壶。Shirley杨见了我,露出一个苦笑。我朝她摇头,示意没有发现。欧文举着步枪一直在他们身边戒备,见王大少回来急忙上前打听情况。他简单地将血迹的事讲了一下,然后扭头质问起李教授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李教授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他板着脸回答说:“我有什么好隐瞒的,知道的都已经说了。”

我深知老头儿的脾气,解释说:“您别在意,这小子欠揍没治了。我一点儿也不怀疑您的说法,要不是您发现得及时,说不定连我也捎带着遇难了。我就是希望您再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细节。比如他的神态,他说了什么,他周围有没有特别的东西。”

Shirley杨说:“这些我都问过了,李教授受了刺激,不太记得当时的情况。我看你们还是别逼他了,万一再背过气去谁负责?还是说说你们那边吧,有什么发现?”

“屁!”胖子一屁股坐在路边,“除了一摊血,连个鬼影都没有。你说这黑人兄弟是不是真叫粽子叼去了,可就是死了也该留个尸首啊!这真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奇了大怪了。”

王清正也在一边噼里啪啦地向欧文解释情况,我不甘心,又凑到李教授边上悄悄地问:“我当时看见你在和他说话,后来他还笑了。你还记得他说了什么吗?”

李教授哆嗦了一下,紧紧地盯着我说:“他、他掐着女声,又低又尖,说了好几遍,说’有去无回’。我没有听错,我听得非常清楚,不会记错。”他说完又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小胡,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了,我……”

我忙说:“您没毛病,那些不是幻觉,汉克恐怕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此地不宜久留,您能走吗?不行我背您,咱们快点儿离开。”

李教授点点头,表示自己能走,我偷偷跟胖子说了汉克的事,他瞪起眼睛勾住我的肩膀,低声说:“这事还不够诡异?我看着墓里八成不干净。这么重要的情报老头儿怎么不早说,我肏,想想都瘆人啊!”

我说李教授恐怕真被吓得不轻,这事别提了,让大家都提防一点儿。

“不告诉他们?Shirley杨也不说?”

“说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白担心。怪力乱神的事越谈越容易出事。”

我提醒大伙儿留心周围的情况,然后调整了一下队伍,打算尽快走出神道。王清正与欧文依旧打头阵,我让Shirley杨带着李教授走在队伍中间,自己和胖子负责垫底。胖子单手托着步枪,向我竖了一个拇指表示没问题。我叮嘱Shirley杨戒备好四周,她问我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情况,我心说这娘儿们太了解我了,嘴上却依旧持强说:“没事。”

大概汉克的事情给大家造成了太大的打击,一路上大家都没怎么吭声,整个队伍陷入无比沉寂的状态。如果不是因为能够亲眼看见彼此,我几乎要以为自己是独自一人待在墓室之中。Shirley杨回头瞅了我一眼,然后停下脚步对胖子说:“咱们换个位置,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我不知道Shirley杨这个时候找我想聊什么,她直勾勾地盯着我,搞得人浑身发毛。又走了好一会儿,她还是不说话,我只好开口坦白:“杨参谋明察秋毫,我有罪,我承认。”

Shirley杨眨眨眼说:“果然有事瞒着我。”

“这你也看出来了?”

“一半是感觉,一半是猜的。”

“那不就是瞎蒙嘛。”

“严肃点儿,老实交代。”Shirley杨瞪了我一眼,小声说:“你瞒着我不要紧,其他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在这种地方,一个小小杂念就能掀起轩然大波。钩心斗角的事我们见得还少吗?”

我清了清嗓子,解释说:“其实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李教授刚才告诉我,他听见汉克说了一些不太正常的话,声音也不对,怀疑是那种东西作祟。”我见Shirley杨皱眉,又急忙补充说:“李教授当时情绪不稳定,保不齐是听错了,留心就是了,千万别当真。”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还是告诉王清正,让他的人也留个心眼儿。”

“你刚不说了吗?怕大伙儿有杂念,这种事没根没据的,说了反而招人嫌。”

“事实就是事实,不能因为我们无法解释就假装它不存在。”

我看Shirley杨在这件事上十分坚持,就松了口,答应一会儿休息的时候亲自去向王大少解释。她这才消了气,转过头去看着我们身后的神道,说:“汉克为了等你们两个,与前头的队伍拉开了距离。那段时间他是独自一人待在黑暗中的,但咱们前后距离最多也就二三百米,如果真是突然遭到了袭击,至少应该有时间呼救。何况他带着机枪,为什么一枪都没打出去就忽然死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李教授听到的不是幻觉……”

我顺着她的视线,也掉头看了看漆黑的神道,心跳莫名地快了一截:“这事可不好说,阴宅多生精怪,何况这里又是个巨冢,如果真的盘踞了一些脏东西,也无可厚非。摸金发丘之辈要面对的除了先人留下的机关陷阱,更多的就是这些未知的威胁。这东西可不像粽子,塞两只黑驴蹄子再打两梭子就能打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聊越觉得口干舌燥,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太紧张,总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要把我拖进去一样。Shirley杨扯着我的衣袖问:“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她急道:“后边,后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忙屏住呼吸,侧起耳朵仔细辨听,果真听见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窸窸窣窣地朝我们靠近。我停下脚步,转过身将手电照向刚才走过的路,那声音越来越响,不断地在黑暗中回荡。这时,胖子他们也停下了脚步。王清正举起步枪跑上前:“什么声音?”

“不知道,从后边追上来的。”一旦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身后追上来,大伙儿一下子紧张起来。像是为了呼应我们的感觉,黑暗中又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这次是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声音,简直就像在耳边响起来的一样。不光是我,所有人都吓白了脸,欧文直接拉开了保险栓,朝着漆黑的神道”砰”地放了一枪。

那声音并没有随着枪声而消失,而是越来越近。欧文眼见威胁没有效果,又接连放了几枪。我只恨自己不是孙悟空,看不清黑暗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向我们逼近。

“跑?”胖子举起枪询问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