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二十章 地觉(3)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胖子被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小人,不需要我们帮你寻找梅花笺,却也不放我们离开,又怕我们跟你争夺,你还真是里外便宜都想占尽了。”

陈先生说道:“王先生你这就是意气之言了,纵使你们答应不跟我抢夺梅花笺,我又怎么可能在找到之前放你们走呢。兵不厌诈啊!”

胖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就在这时原本因为被胖子斩断长须而弯曲起来的地觉蓦地伸直了,而砍断的长须也已经重新长好,我们见了大吃一惊,原来这地觉刚才弯曲竟是在凝聚精力让断须重新长起。而此时缠住小吴的地觉也已经吸完了精气,松开了小吴的尸体,挥舞着长须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这两只地觉的重新进攻让我们又陷入了危险的境地,小谷和另一名男子举起手枪就射击地觉,但是子弹打到地觉身上便如同击中一块破棉布,虽然打穿了尸体,却不影响地觉的进攻。就在一根长须马上伸到陈先生面前的时候,陈先生一把抓过小魏扔了过去。长须瞬间便缠住了小魏,将小魏拉至本身面前,所有长须顿时将小魏缠了个严丝合缝。小魏还没等神情变异,砰的一声一枪被人打穿头部而死。我和胖子大吃一惊,转头发现竟然是陈先生开的枪。陈先生轻描淡写道:“他心智已然受损,留着也没用,反倒成为我们的拖累,不如替我们暂缓一下地觉的攻势。”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只地觉也挥舞着长须向老陈和陈先生冲过去,老陈学陈先生故技重演,一把抓过我想送过去。我四肢疲乏无力反抗,刚想叫胖子救命。胖子趁老陈抓着我分神的工夫一脚踹在了他的腰间,老陈一个趔趄将我扔了出去。我落地的时候正好腰压在一块小石子上,疼得我龇牙咧嘴。这时一只长须猛地缠住了我的脚腕,将我向地觉尸体拖去。我紧紧地扒着地面的砖缝不让地觉拖走我,一时间双方僵持了起来。那边胖子和老陈已经同缠着小魏的那只地觉打了起来。那地觉因为小魏已死,身上精血不旺而攻击性并不十分强。胖子和老陈手握短刀才与之斗了个平手,斩落了不少长须,但是手臂上却也尽是被长须缠上后残留的毒液和伤痕。

缠住我脚腕的长须越来越多,只有一部分长须因为长度的限制而没有缠上来。我的脚腕很快就麻掉了。长须猛地一拽,顿时我手上的指甲就因为在地上拖拽而掀了起来,疼得我咬牙切齿。因为地上太过平滑没有能抓住的地方,马上我就被地觉拽到了面前,我没回头都清晰闻到了尸体腐烂的奇臭无比的味道,我大声喊道:“胖子,救我!”

胖子听见我喊,一回头看见我的样子,大惊失色,转身就想跑过来救我,刚跑出去一步,就被一条粗壮的长须拦腰缠住,猛地向后一拽,顿时一个不稳,趔趄着退了好几步。就在这一耽搁的工夫,我的脚已经抵到了地觉的身上,顿时一根长须迅速地缠住了我的大腿。我心里一凉,完了,这下不死也得残废了。就在这时,一把短刀利落地斩断了缠在我脚踝的长须们,我顿时觉得身体一松,后拖之势停止。我立刻捡起一把伞兵刀一刀割断了缠在我大腿上的长须,趁地觉还没有重新袭击来,赶紧爬了起来躲开了。

我站起来之后发现竟然是陈先生救了我,大感诧异。还没来得及细说,转头一看胖子那边已经应付不过来了,身上被缠了好几圈长须,眼看就要被拽过去了,我赶紧上前斩断长须将胖子拉了出来。

胖子见我行动利索还挺惊讶,悄悄问我:“那死老头把穴位给你解了?”

听见胖子这么一问,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身体又有力气了。老陈是绝对没有给我解穴的,难道是时间长了穴位自然就通了?

我回头看向老陈,发现他对于我解穴这事像我们一样震惊,看来我这穴位不是时间长了自己解开了。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意外”两个字。我揉了下刚才被石头硌疼的腰,顿时明白了。我拉过胖子小声告诉他道:“我刚才被死老头摔出去的时候腰正好撞上一块石头,估计是爷运气太好,正好把穴撞开了。你别说出来,装得神秘点儿。”

胖子点点头,偷偷竖了个大拇指。我们六个人站齐一起面对着两只地觉,都在思索究竟怎么过了这一关。那两只地觉因为长须尽数被砍断,正在弯曲着重新聚集能量,因此我们暂时是安全的。现在我们六个是一根藤上的蚂蚱,只能先合力把这些地觉击退,再进一步寻找梅花笺。

正在我们冥思苦想的时候,陈先生问我道:“胡先生,你觉得这地觉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这个问题把我问愣了,地觉究竟是什么,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沉吟了一下道:“我以前对地觉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也知道这地觉是死者怨念所聚形成的,属于恶灵的一种。但是这地觉与一般怨念、恶灵的区别是,死者生前服用药物变成地觉却是自愿的事情,而让死者产生怨念的是死者不得不采用变成地觉这种方式,因此怨念中的阴寒之意格外的重。所以地觉这种东西邪恶之气比一般的恶灵要少,但是更易渗透和扩散。”

陈先生点头道:“胡先生果然学识渊博,不愧是摸金一派的翘楚。这地觉中的恶灵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魇神。这魇神的存在全凭借死者的怨念加上服下的药物两两反应,生成后被存封于死尸体内。不管经过多长时间,死尸是风干还是腐烂,只要留存有一点皮毛,地觉就会无止境地繁衍,那些长须会越长越长、越长越粗。直到尸体彻底腐烂得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完全融入泥土开始物种新的循环,才会枯竭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