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七章 九棺黑煞(3)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就在这顷刻间,胖子已经陷入了绝境,就在眼看两只黑煞的手臂都要打在胖子身上的时候,胖子猛地向后一躺,就势一滚,两只黑煞都砸了个空。这时Shirley杨已经强忍着疼痛给手枪换完了子弹,费力地托着右手瞄准一只黑煞的膝盖打了一枪。Shirley杨不愧是美国海军的优秀学员,在受伤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依然准确无误地打中了黑煞的膝盖。这只女黑煞身形单薄,一只膝盖被打中后明显站立不稳,向前扑倒,砸在对面的黑煞身上,两只一起摔倒在地。胖子见状赶紧疯了一样跑出黑煞的攻击范围,向我们跑来,边跑边换子弹。倒地的两只黑煞腾地又弹了起来,快速地向我们跳来。胖子发了狠,回身蹲下,咬牙切齿地说道:“胖爷我不发威你们就不知道什么才叫厉害。妈的,受死吧!”说完举枪瞄准,“吧吧吧”三枪,将两只黑煞的膝盖骨登时就打得粉碎。两只黑煞腿部没有了支撑,顿时倒在地上,不停地蠕动。

胖子见九只黑煞目前已经没有了威胁,赶紧跑到我的身边扶我坐起来,Shirley杨也忍着疼痛挪了过来。这时我已经冷得快要失去了知觉,手脚麻木,全身发抖,阴寒之气在体内不停地游走,经过哪里哪里就生发出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胖子见我这样子发了急,问Shirley杨:“他怎么搞成这样的?”Shirley杨也急得快哭了,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老胡为了救我扑到了一只黑煞的身上,我估计应该是黑煞身上的黑毛带着极重的阴寒气,传到了老胡的体内。”

胖子将我的上衣解开,果然发现我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全扎满了黑毛,尤其手上最为严重,已经呈现出一种青灰色。不过幸好由于穿着迷彩服,衣料厚实,身上倒并没有扎上黑毛。胖子急忙问我:“老胡,你是不是冷?你哪里难受?你快说啊!”Shirley杨看见我痛苦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掉落,抽泣着对胖子说道:“咱们当务之急是先把老胡身上的黑毛清除掉,否则留在肉里会一直产生毒素的。”说完撕下一块衣服将手指包好,抱起我的手替我仔细清除那些黑毛。胖子见状也学Shirley杨帮我摘除手上脖子上的黑毛,但是黑毛又细又密,摘了半天也没有摘干净。胖子眼见我手上的青灰色逐渐蔓延到了手臂,急得团团转。突然胖子大步转身走到了一个石棺前,掏出伞兵刀用力锯下来一块柳木的内棺,扔到了我的附近,又回头接着锯,不一会儿锯下了七八块。胖子回来用锯下的柳木条搭了个火堆点着,将我抱到火堆边上烤着。Shirley杨继续仔细地给我摘着手上脖子上的黑毛。烤了一会儿火,我渐渐觉得手脚似乎暖和过来一点了,意识也有了一点恢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胸腔也不那么火烧火燎得难受了。我睁开眼睛,一眼就见到了胖子和Shirley杨焦急的脸,还有我身边的火堆。我哑着嗓子问道:“胖子,你这哪儿来的木头生的火?”胖子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激动道:“妈的,老胡你终于醒了,你他妈再不醒我就以为你要交待在这儿了。你就别管那火堆怎么生的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被胖子气个半死,这厮永远抓不住重点。我刚要张嘴骂他,突然觉得一股格外强劲的阴冷之气猛地在身体里上蹿下走,顿时我觉得全身仿佛掉进了万年寒冰的冰窟,忍不住猛烈地颤抖起来。Shirley杨一见我的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声对我喊道:“老胡,老胡,你坚持一下。这火堆的木头是从内棺上劈下来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在迷乱痛苦中勉强听见Shirley杨的回答,心里暗暗骂道:“王凯旋你个王八蛋,老子差点儿被你害死了。”我费尽力气哑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死胖子,你他妈把这火堆赶紧灭了!”

胖子听见一愣,Shirley杨赶紧用脚把火堆踢散,招呼胖子把余火踩灭。胖子把火踩灭后我顿时觉得好了些,刚才那股猛烈的阴寒之气变得弱了,但仍旧在体内游走。我让Shirley杨掏出我背包里带的黑驴蹄子,细细地切成粉末。胖子纳闷儿道:“老胡,你都冷成这样了,干吗不让我点火啊?”我有气无力地说道:“胖子,你丫这是要害死我啊!那柳树本就是阴性极重的树,更何况养过百年古煞,那他妈就是个养尸木。你还用来生火,这木里的阴寒之气全被逼出来了。我本来就中了黑煞的阴毒,再受点寒气,要不是我八字硬,早他妈见老马、老恩去了。赶紧蹲墙角自己给自己二十个嘴巴。”

胖子听我说完猛一拍脑门儿,说道:“他妈的,差点儿一个不小心把你给害死了。这要真是把你害死了,你放心,我肯定陪你一块儿死。”我心里暗骂道:“我都死了,你他妈陪我死了有个屁用,还不如盗了这陈家大墓的斗,好好享快活呢。”心下虽然这样想,却也难免对胖子的这一番情意感动。扭头去看Shirley杨,正眼圈红红地用伞兵刀仔细切着黑驴蹄子。我赶紧笑着说道:“杨参,是不是刚才黑煞那一下把你打疼了?疼了就哭可不像你的行事作风。”Shirley杨白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却是满眼的关切。我刚想再斗几句嘴,体内的阴寒之气又卷土重来,我重又陷入了奇冷无比的境地,全身哆嗦,牙齿打战。Shirley杨见状大惊,眼见我又要陷入昏迷,忙使劲掐着我的人中,急得对我说道:“老胡,你让我切这黑驴蹄子有什么用?是不是能治这黑煞带来的寒毒?”我被Shirley杨一掐人中,恢复了些意识,听见Shirley杨的问话,费劲地回答道:“我背包的最下面,有一小瓶二锅头。你把黑驴蹄子的粉末倒进酒里,喂我喝下……”Shirley杨二话不说拽过背包就开始翻,在包底找到了一瓶二锅头,然后小心地将黑驴蹄的粉末倒进去,晃了晃。黑驴蹄的粉末遇见酒立刻就产生了反应,生发出大量细小的气泡,整个酒的颜色变成了深褐色。我示意Shirley杨喂我喝酒,胖子将我扶起来,Shirley杨拿着酒瓶放到我嘴边,我喝了一大口,一股辛辣腥咸的味道充斥在嘴里。我缓缓地将酒咽下,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食道慢慢流进身体,逐渐扩散开来。

这暖流停在丹田位置不动了,渐渐越来越暖,暖到将丹田内的阴寒之气逼成一团,在体内不安分地颤动。暖流越来越暖,甚至都滚烫,寒气也越来越不安分,拼命地向上拱着,我五脏六腑仿佛都被绞烂了。Shirley杨和胖子见我一脸痛苦急得团团转,问我我又答不出话来,只能焦急地盯着我。突然,我猛地喷出一大口黑血,正喷在胖子身边。Shirley杨赶紧扶住我,为我擦拭嘴角。胖子低头仔细观察那黑血,只见那黑血黏稠腥臭,隐隐带着一股凉飕飕的感觉。胖子一拍大腿道:“杨参,赶紧再喂他喝一口酒。这黑血想必就是黑煞传给老胡的寒气,看来这酒能将寒气逼出!”

Shirley杨又要喂我喝酒,可是我肚子里正翻腾得天昏地暗,处于无意识状态中,Shirley杨熟练地捏住我的下颌骨,将酒灌进了我的嘴里。又有一股暖流进入了丹田,我接连喷出好几口黑血,渐渐喷出的血色不再黑得那么吓人了,我也觉得自己好了很多,没有了阴冷的感觉。我缓缓睁开眼睛,只见胖子和Shirley杨都紧张地盯着我看,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没事了。”这句话一说出来,胖子和Shirley杨都松了一口气,Shirley杨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胖子看见了揶揄道:“这女人一恋爱,甭管多大年纪了怎么都跟十七八的小姑娘似的,动不动就哭鼻子抹眼泪的。”Shirley杨狠狠地白了胖子一眼,柔声地问我道:“老胡,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我仔细感受了一下,好像没什么难受的地方了,就是身体有些虚,想必是阴寒之气没有排干净,不过能捡回这条命已经不易了。我摇了摇头,对Shirley杨说道:“刚才你被黑煞狠击了一下,没事吗?”

Shirley杨说道:“没事,当时虽然很疼,但是现下已经好多了。”胖子不耐烦道:“你俩差不多就行了,我这在旁边当电灯泡都快把整个悬阳洞照亮了。老胡,地上这些黑煞怎么办?”

我在Shirley杨的搀扶下站起来,说道:“小胖,你去拿这黑驴蹄酒倒在一只黑煞身上试试。”胖子依言将酒洒在一只离得最近的女黑煞身上,顿时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黑煞的身上冒起了白烟。黑煞不住地颤动,渐渐不动了。胖子弯下腰一看,惊奇地对我说:“老胡,这黑煞被洒了酒的地方,黑毛掉了!”

我点点头说道:“看来这黑驴蹄二锅头是好东西,胖子你收好了,没准儿咱们接着往下走还会遇上点粽子。”Shirley杨扶着我道:“这黑驴蹄子泡白酒能克制黑煞,这是什么原理?”我斟酌道:“其实我想到用黑驴蹄子泡酒也是一时之智,黑驴蹄子素能克制尸变,这你们都是知道的。白酒性热,更何况是二锅头这种高度白酒,更是性热得不得了。这黑煞养在柳木棺中数百年,全身生出的黑毛正是百年阴寒之气的物化形式。与阴寒之物相克的自然是性热之物,本来这白酒的热性没那么强,但是遇上黑驴蹄子这种本来就克制阴邪之物的利器,却生发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可能是黑驴蹄子中的某种物质与白酒的热性发生了化学反应,恰好产生了能克制黑煞阴毒的物质。我老胡真是八字够硬。”

Shirley杨打量着我的脸色说道:“等我们出了这个陈家大墓你还是要马上找人驱一下你体内的寒毒,这黑驴蹄白酒肯定没有完全驱除你体内的毒性,现在你脸色还是铁青的。”我点点头。胖子说道:“胡司令,咱们是不是该走了,儿女情长这些事等出了大墓再说。”我知道胖子着急找明器,尤其是在吃了黑煞这么大的亏以后,更是憋着一股劲不找到明器誓不罢休。我深吸一口气,觉得身体没什么大碍了,一挥手道:“王副司令,派你去前线查看大门情况,如果一切妥当,我军即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