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六章 尸油河(5)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Shirley杨在下面焦急地问我:“老胡,你没事吧?”我故作轻松地答道:“我很好,很有些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就是有点高处不胜寒,你们快上来陪我吧!”Shirley杨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刚才吓死我了。”胖子哈哈大笑道:“胡司令,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红四方面军的领袖人物,现在像只猴子似的抱在柱子上,实在是有损我军军威啊!”

我本来抱在柱子上就有些心惊胆战,被胖子一嘲笑,加上Shirley杨还站在下面看着,顿时有点儿脸红。我对胖子说道:“王凯旋你现在尽情地嘲笑我吧,一会儿你也要荡着绳子过来,看你还笑得出来吗?”胖子恐高症不轻,听见我这么说,正好戳中他的心病,讪讪地不吱声了。我见胖子偃旗息鼓,正得意地准备继续叫嚣,突然发现岸边的一只人灯摇摇欲坠,连接两个人灯的绳子已经被烧断了。我刚要招呼胖子去看看,那只人灯却扑通一声掉进了河沟。

霎时间河沟里便起了大火,火苗呼地一下就蹿了一米多高,瞬间蔓延开去,整个河沟变成了一条大火龙,吐着火舌企图吞噬一切。我们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Shirley杨最先反应过来,对我喊道:“老胡,那河沟里的液体是尸油!你快抓着旁边的绳子想办法到对岸去!”

Shirley杨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抓住了垂在我身边的绳子,可是不料因为我手松开了柱子,只有双腿紧夹着,在抓住绳子的同时我竟然因为没有受力点一下子大头朝下了。Shirley杨一声惊呼,胖子一急就要冲过来,我赶紧喊道:“我没事!小胖你别过来!”说着我手上暗暗使劲,慢慢抓着绳子爬了上去,终于颠倒了过来。胖子见我正了过来对我喊道:“老胡,你别磨蹭了,一会儿绳子该被烧断了,你赶紧过去吧!”

我低头一看,绳子下端已经被烧着了,过不了多久火苗就会顺着绳子烧上来。我赶紧一腿盘好柱子,一只脚踩在柱子上,勉强找了一个着力点,想要一咬牙荡过去。突然听见Shirley杨在底下叫道:“老胡,不好!风扇转起来了!”我抬头一看,原本锈得死死的风扇竟然缓慢地转了起来,更要命的是连接风扇和铁架的杠杆竟然也转动了起来,顶着风扇正从右边缓缓地转向左边。我本来手抓着绳子腿盘在铁架右侧的铁柱上,而绳子被Shirley杨套在了杠杆上,现在杠杆向左侧转动,我也随着绳子慢慢地转向了左边。我号叫道:“王凯旋,老子杀了你!你不说这锈死了吗!”胖子见状也吓呆了,赶紧对我说道:“老胡,你快撒手,别拉着绳子了,一会儿风扇转到左边你会被带得掉下去的!”

我赶紧松开了绳子,依旧双腿双手抱着柱子,一时进退两难。底下的火越烧越旺,热浪不停歇地扑上来,烤得我大汗淋漓。我感觉自己再烤一会儿就要虚脱了,赶紧咬了一下舌尖,顿时清醒了一些。Shirley杨在下面对我喊道:“老胡,风扇越转越快了,你小心些别被打到。”我转过头一看,风扇已经转得起了速度,就像是谁在生锈的轴承间涂了润滑油一样,越转越快。这七片硕大的风扇叶锋利无比,飞快地转动起来就像是一台快速切割机。我看了暗暗心惊,这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肯定胳膊都会绞折的。还好杠杆可能锈得比较死,转动得比较慢,现在转到左边正慢慢地转回来。我暗自估算了一下,杠杆大约长半米多,也就是说风扇离铁柱大约半米多,那么这半米就算是这台切割机的盲区,只要我保证抱着铁柱不超过半米的范围,那应该还是安全的。可是我自从上了铁柱到现在,已经有十分钟了,再加上下面的火烤烟熏,体力消耗很大,实在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再不赶紧想办法过去,恐怕真要掉下去变成烤乳猪了。绳子已经被火烧断了,Shirley杨想再套过来一根,可是不知怎么无论如何也套不上杠杆。

胖子见Shirley杨套不上绳子,急得直骂娘,眼见我越来越支撑不住,站在岸边又实在帮不上忙,对我吼道:“老胡,管他娘的,直接跳!这距离我看了,也不算很远,拼死跳了没准儿还能过去,总好过掉下去直接被火烧死!”Shirley杨一听见胖子这样说,顿时急了:“王凯旋!你怎么能这样说!万一老胡跳不过去呢!”说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声。听见胖子和Shirley杨的话,我心一横,反正不跳是肯定死,跳了没准儿还能活,趁着还有力气干脆跳吧。想罢眼睛一闭,心一横,一腿盘紧柱子,右脚撑在柱子上,心里默念着“一、二、三!”右腿猛地使劲一蹬,整个人就扑了出去。

砰地一下,我重重地撞在了对岸的河沟壁上,然后开始迅速下滑,我的手拼命地抠住地面,脚使劲抵住沟壁,终于停住了滑势,吊在了对岸边缘。还没等我暗自庆幸,一股滚烫的感觉自脚底传来,我没法低头看,可我也知道肯定是我垂下的身体碰到了凶猛的火苗。可是我的胳膊和腿已经酸软无力了,我想爬到岸上可是使不上力气。突然我觉得小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想必是火苗烧着了我的裤子。这时Shirley杨在对面凄厉地喊了一声:“老胡!”我听见她凄楚的声音,顿时不知从哪里生发出一股力气,双臂猛地一使劲,脚下使劲一蹬,爬上了岸。我就地一滚,腿上的火苗被压灭了,可是我低头一看,裤腿已经烧着了一半,小腿也起了很多大水疱,其他部位也有少许的烧伤,惨不忍睹。

不过还好我过来了!我站起来向对面的Shirley杨和胖子挥了挥手,胖子使劲对我竖着大拇指,Shirley杨偷偷用手背擦了下眼泪。我见他俩为我着急的心情,不禁也有些动容。胖子冲我喊道:“老胡,你真牛逼!我承认你是正司令了!我甘愿在你手下当副的!”

我笑骂道:“你大爷的!我本来就是正司令!”

“正司令,您老过去了,我和杨参谋怎么办?风扇转得太快了。”胖子喊道。

我抬头一看,果然风扇已经越转越快,快得都看不清扇叶了,杠杆看起来也活动开了,快速地转着。现在的铁架子整个就是一台绞肉机,恐怕就算是钢筋铁骨也禁不住这一绞。我心下着急起来,胖子和Shirley杨不进来,难道我自己一个人进去找陈家大墓?他俩肯定不放心我自己进去,我自然也不放心他俩留在这儿,万一又有什么机关就麻烦了。

“司令,干脆你在那边等会儿,我和杨参谋等火停了就过去。”胖子把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喊道。

“胖子,这沟里的油应该跟人灯里的油一样,是尸油,这么多恐怕要烧几个月才能烧完。”Shirley杨面露难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