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章 戚继光墓(5)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Shirley杨早就已经猜到了我和胖子的疑惑,接着说道:“你听我和你们细细说,这幅卷轴是戚继光大人的亲笔,不会错的,这上面还有戚继光大人的题跋!”Shirley杨给我们指了指这篇文章后面的印跋,接着说道,“戚继光大人被钦差押回京师之后,关入大牢,最后承蒙张居正所救,但是还是被软禁在府邸当中。因为戚继光大人刚正不阿,在朝廷中曾经得罪了很多的奸臣和宦官,这些人都想借此机会落井下石致其丧命,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时有张居正在保护他,这些奸臣碍于张居正的权势,都暂时偃旗息鼓,不再声张,但是都各自暗寻办法想找机会再次置其于死地。就这样,在张居正的保护下,戚继光将军过了几年稳当的日子,然而世事难料,张居正竟然没过几年,就病死了,这下戚继光将军在京城没有了庇护,很多朝中的仇家都摩拳擦掌,准备派杀手暗中将其杀死,然后伪造成病死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陈光勋的人出现了,这个陈光勋就是陈拓将军的爷爷。因为陈拓将军的父亲,也就是陈光勋的儿子,他就是那个帮戚继光将军隐藏倭寇财宝的那个发了死誓的将领。这下都明白了吧,为了保护戚继光将军,陈光勋在死牢里面找了一个和戚将军长得比较像的死囚,把他打扮成戚将军的样子,让他吃饭睡觉都待在戚将军的屋子里,并且放松了戚家的警卫。果然不出几天,就不知是被哪个仇家派来的杀手用一种暗器杀死,和在夜间暴病而死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戚将军家的家奴也按照陈光勋的意思放出话去说戚将军是病死的,而真正的戚将军已经暗中被护送回了山海关,并被秘密地安置在之前藏有倭寇财宝的这里。财宝就放在之前那间空无一物的屋子,然后戚将军就暗中住在这间小屋子里面,每天一日三餐都由陈家派人送进来。他在这里等待着机会,准备用这抗倭的钱财出去招兵买马,有朝一日出去推翻这个荒乱无度、民不聊生的皇帝,另立明智的皇子为新的皇帝。结果天算不如人算,就在戚将军住在这儿不久,由于这个密室是建在海面以下,阴冷潮湿,而且戚将军多年征战打仗,身上旧伤无数,结果寒气侵身,便病倒了,没想到,这一病便如山倒,到了最后戚将军已经起不来床了,每日必须要仆人服侍。他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推翻昏君的大业他已经不可能完成了,所以他就把陈拓将军的父亲叫了过来,对他说,让他把这里面的财宝统统转移走,然后招兵买马,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还和他说他死了之后不要下葬,他就要葬在这座老龙头里面,他就算死了,也要和这座老龙头一起镇守祖国边关,不让倭寇侵犯。”

Shirley杨说到这里,我和胖子不禁黯然,戚继光将军真的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铮铮铁汉,临到了死去的时候还想着保卫边关,保卫国家百姓,真是让人敬仰。

“可是,还有一件事很是让人不解。”Shirley杨接着说道。

“有什么事情让人不解?说来听听。”我说道。

“老胡,胖子,你们看这个卷轴,这里……”Shirley杨边说着边指着让我们看,这篇文章里面,被人用圆圈特意圈出了“阳”、“清”、“观”、“三”这四个字,而且“阳”这个字和另外三个字还不一样,它被圈了两圈,另外三个字都只被圈了一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四个字被圈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字被圈出来,肯定是代表着什么,我在脑海里把这两天在山海关经历的事情逐一捋了一遍,突然脑袋里面灵光一闪,顿时想起,这里面这“清”、“观”、“三”三个字重新排列组合一下,那不就是山海关有名的那个道观,三清观嘛!这条线索肯定是在暗示下一条线索就应该是在三清观!

我激动地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一下,他们都表示赞同!可是问题又出来了,这被两个圆圈圈住的“阳”字,又指的什么呢?算了,这个字还是留着吧,我想,等我们去到了三清观之后,可能这个谜底就会迎刃而解了。

我激动地和Shirley杨和胖子说:“咱们现在就去三清观!向咱们下一个目标前进!”可是胖子和Shirley杨却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很是奇怪:“怎么了你们俩,难道发现了这个线索,不高兴吗?”

“老胡,海水是不是进到你的脑袋里面去啦?虽然咱们发现了线索是让人高兴,可是,咱们现在已经被困在这里面啦,这可怎么出去啊?”胖子说道。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沉浸在发现谜底的兴奋和喜悦里,早就已经将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赶紧将我的思路转移到现在我们的处境上来,我再一次环视了一下这间屋子,屋子很小,摆了书架、桌子、床等之后就显得更小了。我在屋子里面环着走了一圈,感觉这间屋子里面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也不像有机关的样子,这可怎么办?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间屋子里面肯定会有其他的通道出去,不可能只有之前栈桥那一条通道,可是这个通道到底在哪儿?

我坐在床上仔细思考着,Shirley杨和胖子也都或站或坐,在那里默不做声,想着办法,这间小屋里面出现了难得的安静。可就在这个时候,在屋里静得出奇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耳边有轻微的“嘶嘶”的声音响起,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见什么,就好像有一个人在耳边悄悄地说着话。

“Shirley杨,胖子,你们听,你们听,你们能听到什么吗?”我问道。

“听到什么?”胖子问道。

“你们谁也别说话,静静地听着。”

顿时屋里如死寂了一般,谁也不在出声。

“嘶嘶,嘶嘶……”

“我听到了!我听到声音了!”胖子说道,“可是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风的声音,有风,就说明这个屋子肯定有地方和外面通着!”我高兴地说道。

“哈哈哈哈!我们能出去啦!”胖子高兴得喊起来。